景黎成厌(成总别醋了,夫人已经和你领证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成总别醋了,夫人已经和你领证了景黎成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火爆新书《成总别醋了,夫人已经和你领证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江家喵喵”,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景黎醒来的时候,只觉浑身上下酸痛无比,脑袋更是疼的像要炸开一样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感受着包围在身边陌生但并不讨厌的气味,景黎眨了眨眼睛,随后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滚落而下她没死,她真的没死!不,不对,准确来说她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重生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前世的昨天晚上,她被人算计下了药,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关在一起,被前未婚夫成厌当场抓获成厌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房门被……

小说:成总别醋了,夫人已经和你领证了

作者:江家喵喵

角色:景黎成厌

现代言情小说《成总别醋了,夫人已经和你领证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家喵喵”。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不过她掩饰的很好,毕竟是重活一世的人,又是表演出身,不可能连这么些小场面都应付不过来。在计灵茵‘好心’扶自己回房间休息之际,她趁着药效还没发作,计划好了接下来的一切。她知道计灵茵的药还没用完,因为等会她还会给那个男人喝。在计灵茵没有察觉时,景黎成功从她包中将药拿了出来…

成总别醋了,夫人已经和你领证了

第3章 你想地下情? 免费在线阅读

景黎来不及多想重生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没有时间庆幸回来的时间竟然是这天晚上。

因为此时,她已经喝下了那杯加了料的酒。

虽然回来的不算早但也不晚,那杯酒她只喝了一口。

看着面前计灵茵虚伪的嘴脸,景黎只觉得一阵恶心,外加内心翻江倒海的恨意。

不过她掩饰的很好,毕竟是重活一世的人,又是表演出身,不可能连这么些小场面都应付不过来。

在计灵茵‘好心’扶自己回房间休息之际,她趁着药效还没发作,计划好了接下来的一切。

她知道计灵茵的药还没用完,因为等会她还会给那个男人喝。

在计灵茵没有察觉时,景黎成功从她包中将药拿了出来。

然后耍性子说自己丢了东西,要计灵茵回去找。

计灵茵清楚景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只能忍着怒火回去帮她找东西。

在计灵茵离开的间隙,景黎算好时间,迅速开了一间对门的房间,然后拿了瓶水将药粉倒了进去。

等到计灵茵回来的时候,景黎早就靠在墙边等她了。

看着她跑的满头大汗,景黎非常‘贴心’的将那瓶水递了过去。

计灵茵原本不想喝,但景黎一副你今天不喝,我就不跟你走的态度,计灵茵没有办法,只能打开喝了一口。

在她喝水的时候,景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剩下的药粉放回她包中。

药效上来没有那么快,景黎从喝到现在过去了十多分钟,才刚开始有了反应。

她早已不是从前的景黎,三年来她的心性已经被打磨坚韧,这么点不适她还是能硬扛的。

实在不行,她就使劲掐自己掌心。

又在外故意折腾了十分钟左右,景黎总算同意让计灵茵带她回房休息了。

刚到房间,她也非常配合的‘失去’了意识。

计灵茵这时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她将剩下的药粉全部倒入一杯酒中,对着男人说道:“喝了吧,这是能让你快乐的东西。”

男人拿钱办事,自然不会违背计灵茵的意思,再说那个景黎可是个实打实的大美人,他怎么可能放过?仰头就将杯中的酒给喝了个干净。

他喝的多,药效起来的自然也快,加上计灵茵那边时间正好差不多,两人没一会就不受控制地抱在一起啃了。

景黎趁机回了自己开的房间内,通过猫眼观察外面的一切。

直到成厌和一群记者先后脚找上门,直到她再也忍不住跟着成厌上了车。

最后的记忆景黎断片了,但是从身体上各种不适来看,她和成厌是睡了的。

至于是谁睡的谁,谁管它呢,反正对她来说都不亏。

报恩也好和成厌攀关系也罢,都在她的计划范围内。

成厌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景黎坐在床上默默垂泪的画面。

得到她的好心情只持续到这一刻,成厌沉着一张脸走到床前,将手中端着的粥递到景黎面前。

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话传入景黎耳中:“怎么?后悔了?”

景黎闻声抬眸看他,一时间竟然有些看呆了去。

成厌还是以前那个成厌,肤色白皙,好看到有些张扬的样貌,一双看似多情实则无情的勾人桃花眼。

眯着眼懒懒散散看人的时候,自认为不是颜狗的她都被勾的三魂丢了七魄一样。

自己真是可笑,就因为前世和他的婚约一直让她带着有色眼镜看他,殊不知他要是长相不出色,又怎么可能吸引来了那么多的狂蜂浪蝶。

没有得到景黎的回应,成厌加重几分语气道:“说话!”

听到声音的景黎迅速回神,想到他的性格,她不敢逗他,直接表示道:“没有,我没有后悔,只是……只是太高兴了……”

“高兴?”成厌一挑眉毛,显然不信她的鬼话,“因为什么高兴?”

他脸上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景黎就是知道他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见人被成功哄好,景黎再接再厉。

她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娇羞道:“你说呢?”

说着话故意当着他的面拉了一下被子,欲盖弥彰一样。

看着她洁白的肩头印着点点红梅,成厌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了头。

不用问也知道,她说的高兴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仔细一想,成厌脸又再次沉了下去。

抬头盯着景黎的眼睛咬牙切齿问道:“前天晚上刚给我发完退婚消息,昨天晚上就出去寻欢作乐是吧?要不是碰上我,你准备去找谁?”

景黎被他盯的脊背发凉,她很想说那条短信真的不是现在的她发的。

但话到嘴边,只能无力撒谎道:“如果我说,那条短信其实是我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惩罚,你信吗?”

说完怯怯得看着成厌,眼神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这样子的景黎成厌是没有接触过的,面对他的时候她大多数都是横眉冷对,要么就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跑了。

这么灵动又会在自己面前撒娇卖萌的景黎,让成厌产生了些许不真实的感觉。

再加上昨天晚上两人刚有过亲密的行为,即便她说的话漏洞百出,但成厌对她也根本就生不起气来。

要换做以前,成厌肯定会来上一句。

“是吗?跟谁玩的游戏,打电话确认一下。”

但此刻,他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她。

甚至还接着她的话说道:“以后别玩这种幼稚的游戏,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婚期也该提上日程了。”

本来还以为会费一番功夫,没想到景黎却直接答应了他的提议。

“我也这么觉得,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去把证领一下?”

成厌狐疑地看了景黎一眼,见她不似在玩笑,再次确认了一遍。

“先去你家里提亲,再领证?”

但这次,景黎没有同意。

领证可以,和家里提亲大可不必。

前世的种种已然让她看清了那个所谓的‘家’,她不想因为和成厌结婚后,会让他们获取到任何利益。

再说成厌自杀前为什么要杀了景臻她还没有弄清楚,既然重生回来,她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一生了。

结合以上几点,景黎对着成厌诚恳建议道:“直接领证吧,上门提亲的话规矩太多事情太繁琐了,我不想这么大张旗鼓的,可以吗?”

成厌听闻眉峰动了动,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反问她:“给我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

理由景黎自然早就想到了,但就是不知道说出来后这家伙会不会发疯。

但她有自己的打算,成厌这关过不了的话,今后一切都是枉然。

即便知道他会生气,景黎也不得不说。

“我今后还想在娱乐圈混的嘛,已婚的身份会限制我的发展,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你了。”

成厌:“?”

“你想和我玩地下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54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