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云舒贺远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云舒贺远哲)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最新小说

霸道总裁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主角分别是云舒贺远哲,作者“云舒”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云舒急了,疯狂地按喇叭贺衍时还是站着不动云舒牙一咬,心一横,缓缓地开着车子逼近贺衍时还是不动,一瞬不瞬地看着云舒将车子开过来夜里无风,大灯的光线落在他的眉目上,将他深邃的五官勾勒得更加清晰借着灯光,他看到了车内紧紧攥着方向盘的云舒车子缓慢,一点点碾过地面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云舒终于心态爆炸,死死地踩住了刹车她从车上冲了下来:“你疯了?知不知道再不躲……

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作者:云舒

角色:云舒贺远哲

经典霸道总裁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云舒”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云舒回了一声,话语里溢出她自己也不懂的失落。这一夜,注定是不眠夜。贺衍时回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公寓顶层,脱下衣服后,便将自己扔进了冰冷的浴缸里。那个吻的后劲有点大,他用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平复好…

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第16章 让我们先见见二婶吧 免费在线阅读

云舒低头踢着鞋尖,声音越来越小。

贺衍时看着少女的发旋,轻笑:“不用。”

他怕住在一起,再发生今天的情难自禁。

“哦。”云舒回了一声,话语里溢出她自己也不懂的失落。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夜。

贺衍时回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公寓顶层,脱下衣服后,便将自己扔进了冰冷的浴缸里。

那个吻的后劲有点大,他用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平复好。

云舒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天刚蒙蒙亮,才睡了过去,可是还没有睡几分钟,门外就传来了砸门的声音。

云舒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她拖着沉重的身体打开门。

一开门,云宰和便一把拉着她的手往电梯走去:“跟我走!”

云舒扭着手腕:“爸,你要干嘛?!”

“你现在必须去民政局和远哲结婚!”

云舒听完,更加用力地扭动着手腕:“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嫁给他!我不想死!”

此时,电梯门正好打开。

云宰和一把将云舒推进了电梯里,疯狂地按关闭键:“你要是不嫁给他,公司明天就破产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去见你爷爷?”

“为什么公司会破产?”

云宰和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你还不明白吗?云家是贺家扶持起来的,你最近处处忤逆贺远哲,贺远哲要撤资了!贺家一撤,云氏集团就是个空壳子!”

云舒如遭雷劈:“公司发展了这么多年,还和贺氏有千丝万缕关联?”

她一直以为,云氏早已经摆脱了贺氏的影响,就算有贺氏在帮忙,也只是偶尔介绍几个单子。

云宰和涨红了脸。

云氏的确想过摆脱贺氏,但是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只要没了贺氏的帮忙,别说是赚钱,不亏本就已经是老天赐福了。

云舒粲然一笑。

难怪父母铁了心也要傍上这根大腿。

“小舒,爸爸也不想这样的,现在只有你能救爸爸,你也不希望,云家彻底没落,再无翻身可能吧?”

云舒噙着泪:“所以为了家族,就要牺牲我吗?”

云宰和不敢看云舒的眼睛:“小舒,这也是没办法的,身为大家族之后,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

云舒发出凄凄的笑声,看着眼前养育她的父亲,痛苦地吸了吸鼻子,问道:“贺远哲呢?”

“他……应该是在公司。”

“带我去见他。”

“小舒……”

云舒冷着脸:“走吧。”

云宰和动了动唇,终究不敢再说什么,带着云舒前往贺氏集团。

总觉得如今的云舒不再像是以前那般听话了。

……

贺氏集团CEO办公室里。

贺远哲带着贺衍时参观完办公室,沾沾自喜道:“怎么样?这办公室是我亲自监督装修的,格调是不是不一样?”

贺衍时目光敏锐:“你今天心情不错。”

贺远哲低头轻笑:“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了二叔的眼睛。”

“说吧,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一大早就把我叫过来。”

贺远哲的笑已经到了眼底,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件事不敢跟别人分享,也只能和二叔说说了,还记得前几日我去民政局的事情吗?”

贺衍时不动声色,微微颔首。

“说来也奇怪,”贺远哲拢着眉头,“工作人员愣是没有调出云舒老公的资料,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

他倏地又展开眉头:“今天她要离婚了。”

贺衍时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语气却陡然一沉:“哦,为什么?”

话落,外面有人敲门:“贺总,云小姐要见您。”

“云舒?”贺远哲看了一眼贺衍时,“二叔,您……”

“让她进来吧。”

“是。”贺远哲走到门边,拉开门,对秘书道,“去把她叫来。”

秘书点头,转身下楼接云舒。

“云小姐,贺总请您上去。”

云舒正坐在会客厅里,目光呆滞,脸色苍白,身上穿的还是睡衣,只裹了一件风衣,整个人有着几分憔悴的茫然。

听到秘书的声音,她稳了稳心神,跟着秘书到了贺远哲办公室门口。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贺远哲一贯冰冷的声音。

“进。”

云舒推门。

办公室里,贺远哲坐在大班椅上,手指不停地敲击着键盘,似乎很忙。

云舒开口:“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贺远哲头也不抬:“你现在应该在民政局。”

云舒深吸了一口气,在贺远哲的对面坐下。

“你不能撤资,我也不会离婚。”

贺远哲抬起头,笑了:“云舒,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很清楚,”云舒心平气和道,“我是今天才知道,云家是靠着贺家才维持着体面,你要我一个肾,的确不过分。”

说到这,她低头抿着红唇笑了:“不过,为了和云思情在一起,要我死,就过分了。”

贺远哲蹙眉:“云舒,你别给我扣帽子,我什么时候要你死了……”

云舒摆摆手,打断贺远哲:“砸在云氏的钱,是你的,你想要撤资,无可厚非,但是总要给云家一个喘息的机会吧,我算过了,只要公司账面上还有五千万,就足以运转一段时间,我希望你可以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凑够这笔钱。”

贺远哲轻嗤一声:“半个月?五千万?云舒,你真是活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真以为全世界都会围着你转。”

“你就说给不给吧?”

云舒看着贺远哲的眼睛,目光坚定。

这般强势的她,还是贺远哲第一次见到。

他的心脏处,莫名地跳了一下。

他慌忙移开视线:“云舒,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其实我们本可以不闹得这么难看的,只要你嫁给我,把肾给思情,思情健健康康,你不掺和我们的事情,乖乖地做一个傀儡少奶奶,就可以高枕无忧一辈子,可你偏偏要和一个穷小子结婚……”

云舒脸色陡然一变,语气冷冷:“你没有资格评价他。”

她这般维护,让贺远哲的心头很不舒服。

“呵,不就是……”

“贺远哲,”云舒蹭地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睨他,“我不希望在你口中听到他。”

他很好。

贺远哲不配提他。

说罢,她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语气:“你要是不同意,我只能将手术的事情告诉爷爷。”

她不想用这一招威胁贺远哲。

贺远哲从惊愕中回过神,眉头快要皱成一个疙瘩。

“云舒,别太嚣张了!”

云舒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贺远哲。

在等他的答复。

贺远哲藏在桌底下的拳头握成了拳,看云舒的目光中夹杂着厌恶愤怒还有他说不清的恨意。

半晌,他才冷笑一声松开拳头:“哼,半个月五千万,好。”

眼见着云舒舒展眉眼,贺远哲冷嘲热讽:“不过,要是你筹措不到五千万,就必须离婚和我结婚。”

云舒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惨白,良久,才嗯了一声。

她走后许久,贺衍时才从休息室走出来。

看在瘫在大班椅上的贺远哲,他唇角勾起浅浅的笑意。

刚才云舒和贺远哲说的话,他一字不落全都听进去。

尤其是那句你没有资格评价他。

“二叔?”贺远哲注意到了出来的贺衍时,疲惫唤道,“你都听到了?”

贺衍时点头。

贺远哲嘲讽道:“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半个月后,她就会知道,和我做对的下场。”

贺衍时唇边的笑意蔓延,不置一词。

贺远哲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二叔,听说你下个月要带二婶去见大爷爷?见大爷爷之前,能不能让我们先见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06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