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贺远哲(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云舒”,主要人物有云舒贺远哲,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云舒的心脏,砰地一下炸开了如同是漂浮在汪阳大海中终于抓到了浮木仰头,正好与贺衍时的目光相撞他的眼眸没了漫不经心的戏谑,而是深情款款,有那么一瞬间,就连云舒都差点被骗过去了她慌忙看向云宰和和盛雅菊两人震惊跌坐进了沙发上半晌,云宰和先反应过来,抬起头问云舒:“小舒,怎么回事?”云舒刚要开口,就被贺衍时挡在了身后这种从未有过的被保护的感觉,让她脑子一片空……

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作者:云舒

角色:云舒贺远哲

经典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是网络作者“云舒”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云舒起身走向停车场,拿了保温盒走向对面的贺氏大楼。以前贺远哲加班时,她也会来送夜宵,大概是总被他冷漠以对,最后也就习惯了。可今夜站在这,却莫名紧张。“云小姐!”保安一眼便认出了云舒,目光带着几分同情,“是来给大少送夜宵吗?可惜大少不在…

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第53章 这个大钻戒可是送给我的 免费在线阅读

“嗨,别理她,自从圈子里传出她和贺远哲二叔的婚事是一场乌龙之后,这女人就疯了,”林淼淼迫不及待打开宵夜,嗅了一口,“好香,宝,我有多久没有尝到你做的菜了。”

云舒看了一眼停车场:“你先吃,我去送饭。”

“这么着急,不等孟瑶那个疯婆子走了再去?”

云舒笑了笑:“我大概知道她去找谁,不会撞上的。”

“哦,好,”林淼淼被美食勾住了,“那你快去吧。”

云舒起身走向停车场,拿了保温盒走向对面的贺氏大楼。

以前贺远哲加班时,她也会来送夜宵,大概是总被他冷漠以对,最后也就习惯了。

可今夜站在这,却莫名紧张。

“云小姐!”

保安一眼便认出了云舒,目光带着几分同情,“是来给大少送夜宵吗?可惜大少不在。”

云舒莞尔一笑:“不是。”

保安一怔:“那是?”

“给……”云舒一时语塞,半晌才道,“朋友送的。”

保安看了一眼几乎全黑的贺氏大厦:“是给顶楼送的吗?”

贺氏一共八十八层,顶楼一直是空置的,前段时间忽然收拾出来了,整个集团无一人知道发生什么事,保安就更不知道了。

只不过偶尔会在夜里看到八十八层的灯亮起。

就像今夜。

云舒也看了一眼顶层,既然淼淼说贺衍时进来了,那整栋房子只有顶层开了灯,应该就是了。

“嗯。”

保安给云舒开了通行道,看着云舒的背影,挠挠头:“真奇怪,顶楼好像只有一个男人吧,怎么都找他?”

云舒很快便到了顶层。

收拾过后的顶层焕然一新,奢华却又低调的摆设悬挂在走廊两侧,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薄荷味,云舒提着保温盒,心脏砰砰狂跳。

临门一脚,反而后悔了。

贺衍时说他们是床伴关系,既然这样,她何必吃力不讨好给他做什么宵夜呢!

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她捏紧了拳头,犹豫着转身。

可是一低头,看到保温盒,又心软了。

这么晚了还要工作,肯定是大消耗。

她咬咬牙,一鼓作气敲了敲门。

门没有关,里面传来一道惊慌失措的女人声音:“进来。”

云舒心脏一梗,莫名觉得这声音很耳熟。

她几乎是下意识推开门。

看到坐在办公桌边沿搔首弄姿的孟瑶,云舒手中的保温盒掉落在地。

孟瑶脸色也一变,完全没想到进来的会是云舒。

她连忙从桌上跳了下来,扯了扯旗袍:“怎么是你?!”

云舒浑身战栗,想到了那支口红。

“那支口红真的是你的!”

“什么口红?”孟瑶抚了抚刚做的长发,猛地意识到什么,“是你把口红藏起来了?!”

第一次见面,她的确偷偷往二爷口袋里塞了口红,为的就是让二爷来找她。

原来没来找她,都是云舒这个小贱蹄子在搞鬼!

孟瑶气得咬牙切齿,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算了,我和你计较这些做什么,看——”

孟瑶转过身,拿起桌子上放着的丝绒盒子,打开。

一枚罕见的粉色大钻戒出现在云舒的面前。

她脑子轰得一下炸开。

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孟瑶拿起那枚粉色的大钻戒套进食指内:“这是特意给我买的,美吧?”

钻戒在暖黄色灯光下折射的光线,割得云舒眼睛生疼,心脏也抽痛。

她按住心口的位置:“真的是你!”

贺衍时在外面的女人,真的是孟瑶!

“当然是我,”孟瑶完全误解了云舒的意思,得意洋洋,“不然还能是你吗?别做梦了,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你觉得,你配得上他吗?”

云舒的眼睛已经开始泛酸了,她眨了眨眼睛,狠狠咬住红唇,半晌,低低呢喃:“确实,按照规定,我没有资格过问,我先走了。”

说完,云舒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这般识趣,倒是让孟瑶措手不及,不过云舒走了,她也就舒心了。

低头,看着手指上的钻戒,孟瑶露出会心一笑。

好漂亮的钻戒呀。

要是真是送给她的就好了。

“谁让你进来的?”一道冷厉的声音陡然在孟瑶身后响起,随后,高大的身影逼近,一把将孟瑶手上的戒指撸了下来。

孟瑶疼得连连吸气:“二爷,疼!”

贺衍时一身冷气,连眼角的泪痣都是冷的。

“谁让你动我的东西了!”

孟瑶硬着头皮,撒娇:“二爷,这钻戒这么漂亮,就送给我吧。”

贺衍时眸光冷冷,忽地看到了地上的保温盒,眉头蹙起:“刚才还有谁来过?”

“没有呀。”孟瑶睁眼说瞎话。

贺衍时脸部线条绷得紧紧的:“我从不打女人,但也不介意打破规矩!”

孟瑶被吓得心肝俱烈:“是……是云舒……”

说完,她又道:“二爷,你千万不要被那个女人的表象迷惑,她不是一个好人,你和她不合适!”

“砰——”贺衍时一把推开孟瑶,捡起地上的保温盒,直接跃过跌坐在地的孟瑶。

在快要出门之际,贺衍时冷冷道:“哪只手指戴的钻戒,自己废了,没做到,下次见你,我帮你。”

孟瑶坐在地上瑟瑟发抖,一点力气也没有。

云舒下了楼,茫然无措地往停车场而去。

她的心很疼很疼,疼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可是她竟然希望,这种痛苦不要停止。

好似只要不停地被折磨,她就不会想起,贺衍时在外面的女人,是孟瑶。

她想过很多人,却唯独没有想过孟瑶。

车窗处,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云舒半天才反应过来,呆呆地转头看向窗外,看到贺衍时,她宛如是惊慌失措的兔子,慌乱地摸出车钥匙,发动车子。

贺衍时还在不停地拍打的车窗:“云舒,开门!”

云舒手忙脚乱地打着方向盘。

努力忽略车外的贺衍时。

贺衍时见状,皱眉,看向不远处的出入口,快步而去,站在栏杆处。

云舒开着车,大灯落在贺衍时身上,不断逼近。

他就像是一株傲然于世的青柏,纹丝不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