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之天无盟(西溪别一棠溪若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天道之天无盟最新章节列表

奇幻玄幻小说《天道之天无盟》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西溪别一棠溪若水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麒麟爸比”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歇脚店一派阴气森森,墙壁上泛着点点绿光,把这里的氛围萦绕的不能再诡异了棠溪若木说了句话,犹如滴水进油锅啊西溪别一也看出双方不是同类了人家都是死鬼,他们是活鬼啊正说话间,门口进来两个鬼差,长衣大褂高帽子见这里乱哄哄的,就进来了鬼差经验多丰富啊,一看两人就知道不是鬼可不是鬼也不能抓,得先盘问要么鬼都叫恶鬼,一旦人死了变成鬼身上的热血就没有了没了热血,就变得不再有感情死了之后,刚开……

小说:天道之天无盟

作者:麒麟爸比

角色:西溪别一棠溪若水

奇幻玄幻小说《天道之天无盟》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麒麟爸比”。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在这里,他只认识棠溪若木和叶阳鸿鹄。看上去,叶阳鸿鹄和土伯老爷关系不错,所以他打算去找叶阳鸿鹄。一路打听而来,到了叶阳鸿鹄帐外,听得里面一男一女正在对话。听声音,该是叶阳鸿鹄和棠溪若木…

天道之天无盟

第7章 西北探鱼官 免费在线阅读

实话实说,那几个和西溪别一一起的所谓的远古族也是五迷三道。

什么三界大战,神魔争雄,他们完全不关心。

可是这里所有的大神都说来这里出战,是天道。

又是天道!

西溪别一被分了帐子,可他记得自己明明是来给万丛庄讨人情的。

在这里,他只认识棠溪若木和叶阳鸿鹄。

看上去,叶阳鸿鹄和土伯老爷关系不错,所以他打算去找叶阳鸿鹄。

一路打听而来,到了叶阳鸿鹄帐外,听得里面一男一女正在对话。

听声音,该是叶阳鸿鹄和棠溪若木。

叶阳鸿鹄道:“别一和我一起长大,我也不想让他去探子营。可土伯元帅军令已下。我该求得情已经求了,该辩解的已然辩解。除非我夺帅,我可以吗?”

棠溪若木道:“这不是让西溪别一去送死吗?我真怀疑,是不是我们五家所谓的远古族就是这场战役的祭品。先祖们哪里提过什么神魔之战?总之就西溪别一那两下子把式,跟着探子营深入敌营,去几次死几次。”

叶阳鸿鹄的声音明显有些担忧,道:“这……别一这些年都干什么了?”

棠溪若木冷冷的说道:“你们是世交,何来问我?叶阳鸿鹄,我今日便撂话于此,若西溪别一被分到探子营,我也要去。我带他来,必要毫发无损的把他带回。”

西溪别一默默的转头回自己的营帐。

这和人世间有什么不一样?在师门,重要任务从不派遣。

到了这里,要把他扔进探子堆里。

长这么大,也就是这次巧遇叶阳青鸾,青鸾待他如亲人般。

其余之外,也就是这个棠溪若木肯替他说两句话了。

天道到底是什么?

他又疑惑了。

转日,他便接到了军令,让他去探子营领管西北探马。

西北探马的头子倒是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西北探鱼。

营帐也随之搬到探子营,以便办公。

探子营专门划出一个战事营帐给他。

里面也有主要的地形图,和附近一带地形的沙盘。

可对于他说没什么用。

西北探鱼管下,有三十六个探子。

侍候他左右的执事有两个。加上他一共三十九个人。

由于帐子太小,所有人都站在帐外等他这个新任的探鱼训话。

只有左右执事在帐内等待西溪别一来掌令。

西溪别一进账之后,一眼就看到了棠溪若木。

棠溪若木对着他笑了笑。

西溪别一猛然想起先前她和叶阳鸿鹄的话,知道这姑娘估计是想来看着自己。

棠溪若木道:“西北探鱼旗下,左执事官见过探鱼。”

西溪别一道:“取笑了,你如何也在?”

棠溪若木道:“探鱼大人本事稀松,武艺平常。身为朋友,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西溪别一真后悔问他一嗓子。

右执事一看这气氛,知道这左执事和探鱼老爷有交情,忙退出帐外。

西溪别一和棠溪若木倒也没什么私语要窃窃。

西溪别一见帐外大家都在等候了,只得出账寒暄几句,道:“众家兄弟,小人初来乍到,万望各位多多提携。咱们大家同心协力,争取早日歼灭敌人。”

外站的探马们一听,新来的老爷真客气啊。

几千年都没听到这么谦虚的言语了。

纷纷称是,各个跪拜。

西溪别一一颗揪着的心放下了。

要说训练有素,还是人家这九幽之地。

上下尊卑如此严格。

众人散了之后,西溪别一和棠溪若木回到帐内。

右执事也在,可见自己仿佛多余,就躬身退帐了。

西溪别一道:“以你的本事,不应该给个先锋官副先锋官此类名目吗?”

棠溪若木道:“谁管他神魔之战?我本打算救那叶阳鸿鹄一命。一命换一命,我棠溪氏便不欠他叶阳氏人情了。至于到了此处,他们要打仗,便打仗。输赢与我无关。谁情愿掺和他那些琐事?你是我带来九幽的,便是要保证你还能跟我回去。回了地上,你我两不相欠。”

西溪别一道:“棠溪姑娘,你在此间并无牵挂,你可以走的。”

棠溪若木冷冷一笑道:“我无牵挂,你便是有牵挂不成?啊……我明白了,莫不是你也和叶阳鸿鹄一般,等着立功,论功封神呢吧。”

西溪别一听到这里,才知道为什么叶阳鸿鹄这么死心塌地的留在这里打仗。

西溪别一道:“高阳氏和薄野氏那边持什么态度?”

棠溪若木道:“那两个人我不认识,便是没有和他们说话。听叶阳鸿鹄的话,想来那两家人也不情不愿。这会子,大概正在找叶阳鸿鹄调剂呢。也不愿意冲锋陷阵。”

西溪别一点头,道:“我祖上从未有神魔大战这一说。想来你祖上也没有,那两人祖上也未可知。若神魔大战真是前日在军帐听到那般,为何祖先都留下训示给后人?”

棠溪若木也正在疑惑这一点。

半日过去,两人在帐内聊一会儿,休息一会儿。

似是百无聊赖。

又想到自己的身体还在上面藏着,随时会腐烂。

可眼前这情势,仿佛一时半儿还无法结束战争。

正在这时,右执事入内报:“报老爷,先前派出去的十六家探马已出,却未见有回,是否再派几匹探马去探?”

西溪别一摆了摆手,大致意思是随便。

黄昏时分,先后一共派出了二十四家探马,都没有回。

报至探鱼帐,西溪别一顿时醒了神。才一天的功夫,三分之二的探马都丢了。

棠溪若木起身道:“我去看看。”

西溪别一道:“我也去。”

余下的十二家探马见探鱼老爷要亲自外出,纷纷过来守护。

棠溪若木和西溪别一引着十二家探马出了大营,径自往西北去找。

哪里是自己的执事范围,右执事知道。

除了大营,越往前,搜寻的目标也宽。

西溪别一下令分头去找。

两人一队,两人一堆。

可谁也不敢离开,万一探鱼老爷出事,他们都要受到“天谴”。

棠溪若木道:“有我们两个左右执事在,料也无妨,搜寻兄弟们要紧。”

见下了死令,那十二家探马转身分散去了。

众人刚刚出马几步,却又都退回来了。

右执事叫道:“尔等怎地又回来了?”

有探马叫道:“哎呀,老爷,大事不好,敌人抄了我们的后路。”

霎时间听得身后有喊杀声。

对方一看,怎么就这么几匹战马?

这不值得埋伏好的大军出动。

可转念一想,万一这些马匹是探马呢?

随后一阵喊杀声就本想西溪别一这边。

棠溪若木从腰间掏出铜环鞭,准备迎敌。

西溪别一大声叫道:“对方人马众多,不可力敌。”

棠溪若木道:“可是那时我们大营的方向。”

西溪别一道:“如此回头,恐怕我们回不到大营。跟我走!”

西溪别一纵马顺着大道向前急奔。

身后众人拍马赶上。

棠溪若木只得也跟了上去。

身后的喊杀声减弱,似是没跟来。

西溪别一一回头,不是没跟来,而是大部队没跟来。

一小股追兵可是默默的跟在身后,紧追不舍。

看来他们的大部队绝对不是在等西溪别一他们。

可发现他们了,也不能就这么让他们跑了。

怎么办?分兵来追。

虽然是一小股兵马,可放眼望去也是黑压压一片,至少一百多骑。

右执事大叫道:“老爷,老爷,前方便是敌军的范围了。”

他们本来是一路向西方奔走,听到这个,见了岔道,折而向北。

身后的追兵一直跟着,黄沙之中,见马蹄印向北,他们也向北追。

棠溪若木道:“一直跑下去,却是离大营越来越远。天色已然全黑,有无地方歇马,如何是好?”

西溪别一仰望远处山边,有一处绿光,想来是一处所在。

他们可是说过,地上有多大,地下就基本有多大。

即便是神魔大战,偌大的世界,也不可能全民皆兵吧。

现在不管是什么所在,只能过去看看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6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