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何音宛音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

书名叫做《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何音宛”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何音宛音宛,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第19章姚玉儿闻听隽王口讯,就像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呆愣住了这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啊!可她——没有新郎的软言温存,只有自己一人苦守孤灯!姚玉儿满脸委屈,暗暗寻思道:隽王平日里处事理性冷静,进退有度,也从不酗酒为何一反常态,在成亲当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醉酒?!会不会——她跟袁成筹的那件隐秘事,被他知道了?自从袁成筹到了天晟京城,天晟帝对其格外恩遇,极力笼络这让姚玉儿动了心思她……

小说: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

作者:何音宛

角色:何音宛音宛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推荐小说《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何音宛”。小说无错版梗概:她于是有意接近袁成筹,向他示好,求他帮自己早日嫁入隽王府。袁成筹哪经得住她的献媚吹捧,加上有尚季公主的进言,袁成筹爽快地答应下来,并帮她达成了心愿。那日在相府,袁成筹来找她,色眯眯地对她动手动脚,索要“谢礼”,还施加暴力占有了她。姚玉儿不敢得罪袁成筹,只得半推半就依了他…

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

《刚穿越,我就抢婚了冷戾王爷》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姚玉儿闻听隽王口讯,就像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呆愣住了。

这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啊!

可她——没有新郎的软言温存,只有自己一人苦守孤灯!

姚玉儿满脸委屈,暗暗寻思道:

隽王平日里处事理性冷静,进退有度,也从不酗酒。为何一反常态,在成亲当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醉酒?!

会不会——她跟袁成筹的那件隐秘事,被他知道了?

自从袁成筹到了天晟京城,天晟帝对其格外恩遇,极力笼络。这让姚玉儿动了心思。

她于是有意接近袁成筹,向他示好,求他帮自己早日嫁入隽王府。

袁成筹哪经得住她的献媚吹捧,加上有尚季公主的进言,袁成筹爽快地答应下来,并帮她达成了心愿。

那日在相府,袁成筹来找她,色眯眯地对她动手动脚,索要“谢礼”,还施加暴力占有了她。

姚玉儿不敢得罪袁成筹,只得半推半就依了他。反正在隽王眼里,她四年前就已不是完璧之身了,根本不会露出破绽。

可现在——

隽王新婚夜却不进洞房,会不会是因为她跟袁成筹的隐秘事——走漏了风声?

姚玉儿思来想去,觉得事情做得机密,应该不会泄露出去。

就这样辗转反侧,看着窗外星河一点一点黯淡,天空渐渐发白。

新婚夜,竟然成为她人生中第一个不眠之夜。

※※※

却说袁成筹在天晟京都已滞留多日,今日终于向天晟帝辞别,要返程回国了。

天晟帝早就忍耐不住这位骄横跋扈的瘟神了。

他假意挽留几句,回赠了丰厚的礼物,命隽王亲自带上禁军护送。

临行前他千叮万嘱,交待隽王一定要将其安全送到天承境内。

隽王一行浩浩荡荡出发了。

而何音宛,则快马加鞭,晓行夜宿,朝着天承和天晟交界处的泾源镇而去。

泾源镇行政上隶属于天承国,是天承最北边的村镇,面积不大,人口稀疏,但却是天晟、天承、天启和天景四国通衢之地。

音宛要提前到达泾源镇,在那里守株待兔,等候袁成筹。

这个恶贼竟敢殴打她的父亲何学士,不狠揍他一顿,替父亲出出这口恶气,她就不是何音宛!

之所以选择在泾源镇动手,是因为她要顾全天晟国的大局。

东北的天景国一直对天晟虎视眈眈,天承是天晟有力的外援,两国不能交恶。

既要报私仇,又得避免两国生嫌隙,音宛考虑再三,将动手地点,选在了泾源镇。

此时,镇上已经是华灯初上,街道上行人稀少。两旁的商铺、住户已关门闭户,街上显得有些萧瑟。

身穿男子装束的音宛,在镇里骑马缓行,沿途问了好几家客栈,却都已经客满了。

她只得继续往前,一直走到镇的最南边界时,终于有一个客栈出现在眼前。

这是泾源镇最后一个客栈了。

再往南,就是草木稀疏的辽阔荒原,人烟稀疏。

音宛抬头打量,见客栈不小,两串灯笼从门两边的高墙上垂下来,昏黄的光映着八成新的红漆门。

灯笼上贴着四个赭石色大字——嵩门客栈。

音宛敲开了门,见里面只有稀疏几间房里亮着灯,几个伙计端着水或茶点等,正在穿梭。

这个客栈不像别的客栈那般人声喧闹,反倒是冷冷清清的。

“客官,我们客栈被人包了,您要住店的话,到别处问问吧!”

开门的小伙计说完,就去拉门要关闭。

音宛快速地一抬手,抓住了门。

“天色已晚,其他客栈都住满客人,哪里去问?!你们客栈这么大,我只需一间房足矣,麻烦周全一下。”

“这……”

小伙计有些犹豫,不远处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嚷了句:“主人喜欢清静,不要让旁人打扰!”

小伙计赶紧示意音宛离开,就又去关门。

谁知音宛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泾源镇是四国通衢,各个客栈都已爆满。你们主子纵然财大气粗,可包下这么大个客栈,也算是占用公共资源,怎能心安理得?!”

见方才发话者朝她走过来,音宛向他提出了解决方案:

“要么,给我让一个房间;要么,我出钱包下这里,让你家主子离开!”

“嗬!你懂不懂啥叫先来后到?!……”

“阿源!那位公子讲的有道理,给他让一个房间就是。”

声音清澈有质地,如金玉相击,让音宛无端觉得讲话者,一定是位惊才绝逸的翩翩少年。

那个叫阿源的止住脚步,给小伙计递个眼色,示意他照办。

“多谢!”音宛对声音发出的房间致了声谢。

伙计将音宛领进屋。

不一会儿,伙计又送来了好几色精美的糕点、上等的茶叶,还有熏香、热水等物,说是包客栈的公子让送来的。

这位公子一定是个暖男吧,他真是细心体贴啊。

音宛心里暖融融的。

次日凌晨,音宛走马观花,沿着官道往前漫步,察看周围的环境。

回来时已是午后时分。

街上忽然出现了不少官兵,吆喝着驱散行人,看来是清街开道的。

袁成筹的车仗——很快就要到了。

音宛立即返回客栈,收拾好行李,骑马沿着官道向前驰去。

走到一处地方,音宛勒住了马。

她取出一支装了高浓度麻醉粉末的透明空心细丝,拦在官道半空。

丝绳如同蛛丝般柔软,能轻易扯断,但不易察觉。

这绳子就像半空版的绊马索,只要骑马之人碰到,就会在一刻钟内丧失神志。

每隔一段路,音宛就设一条药丝,高低位置各不相同。

十几条绳子设置好后,音宛直奔她之前找好的拦截地点——官道东边的一处树林。

这里树木阴翳,林中光线如同在黄昏时候一般。

音宛在林中打开行李,取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换上,戴上面罩,“蹭蹭”几下攀至大树枝梢,藏在繁茂的枝叶间,伸着脖子往来时路上眺望。

远处苍茫寥落,官道空空荡荡,没有人迹。

音宛一撮嘴,数声清脆的鸟鸣声从她口中发出。

她这是在为转换嗓音做热身。

不能让袁成筹听出她的声音,她在异世训练时,掩饰本来的嗓音也是必修技能。

一群鸟从枝叶间骤然飞起,在天空中旋了半圈,像雨点一般洒落得无影无踪了。

就在这时,在音宛的视野尽头,出现了星星点点闪耀的一片银光。

那是袁成筹护卫队身上穿的银色铠甲在映日闪光。

何音宛攥了攥拳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9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