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二陆瑶(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叫做《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墨池溟鱼”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郝二陆瑶,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看着失心疯的陆瑶,陈皮头皮发麻那镰刀确实是勾魂使的兵刃不假,但眼前这女人的修为最多是厉鬼八层境,虽说有神兵加持,比自己厉害一点,但绝不至于没有胜算“胭脂!臭婆娘,你若是回来,我们一起联手,还能对付她;要是你跑了,今后谁他娘还会给你卖命!”他这一声,把陆瑶的目光吸引过来不说,连带逃走的胭脂也不由的停下脚步“找死!”陆瑶轻蔑道,身后的白衣女子再次挥舞着镰刀朝着陈皮挥下!“妈的,你当老子白混的吗?……

小说: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

作者:墨池溟鱼

角色:郝二陆瑶

热门新书《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墨池溟鱼”所著的都市小说小说。文章简述:为了掩饰,胭脂还破格让他做了二当家,毕竟是自己“表弟”,否则帮里姐妹总会起疑。“这本命魂器到底是个啥?我怎么总是想不明白?”“看过电视里的剑客吗?你现在有功法,那是修炼内功的;这魂技便是招式,比如剑法,散打、泰拳、咏春……这些都有招式,魂技就是鬼修的招式。而本命魂器就是刀剑这类器具。”“大姐,那你的…

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

第6章 结怨 免费在线阅读

无间地狱中鬼魂无数,阴气最重,自从开启了《聚魂诀》的修炼,郝求,不,郝二也渐渐能感知到空气中弥漫的阴气。只是这些阴气,与刚刚化为鬼尸的不同,更为驳杂得多。

帮里上上下下知道郝二便是郝求的,除了胭脂再无旁人。对外只说郝求坏了规矩,死在了KTV的包房。

为了掩饰,胭脂还破格让他做了二当家,毕竟是自己“表弟”,否则帮里姐妹总会起疑。

“这本命魂器到底是个啥?我怎么总是想不明白?”

“看过电视里的剑客吗?你现在有功法,那是修炼内功的;这魂技便是招式,比如剑法,散打、泰拳、咏春……这些都有招式,魂技就是鬼修的招式。而本命魂器就是刀剑这类器具。”

“大姐,那你的本命魂器是什么?”

“骷髅头!”

话音一落,胭脂一跃而起,身后凝出一个巨大狰狞的骷髅头,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血管皮肉,短短几个呼吸,就变成了一位容貌秀美,勾魂摄魄的美女头像。随着胭脂一掌推出,美女头所过之处万物皆被侵蚀,变成粘稠的黑色物体,看上去极为恶心。

郝二看了半天,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回过神:“这能比子弹快?”

“滚犊子!魂技不需要换弹夹!这点常识都想不明白吗?”胭脂白了郝二一眼:“你现在只是鬼魂,自然害怕那些桃木、狗血之类的东西,但是当你到了怨鬼,或是和我一样的厉鬼境,你就会发现,这些东西只能伤了你,已经再也杀不死你。到那时,鬼修之间比拼的就是魂技和修为了。”

“那迫击炮、导弹呢,他们不需要换弹夹。”

“好!你杠就是你赢!来,先给姐造个原子弹试试,你他娘真是个人才!听好了,像陆瑶那样的鬼尊,本身就是行走的核弹!她一镰刀下去,数万鬼族就得灰飞烟灭,还等你引爆炸弹?等着完犊子吧!”

“那我怎么凝出自己的本命魂器?”

“首先是闭目凝神,心中要想着自己熟悉的事物,然后气沉丹田。每个鬼修的魂器都不相同,不过一定与身前的执念有关。像我,我的执念就是这容貌,所以……”

胭脂说着说着,眼珠子不由得瞪大,郝二的身后居然出现一个女子的人形,但是非常模糊,渐渐地那女子化作一团白光……哗,光芒越来越刺目,最终从光里跳出一颗黑白相间的——足球!

胭脂一拍脑门,背过身,气得双手叉腰:“造孽!还是第一次见鬼用自己的短处做本命魂器,真是做鬼都不放过霍霍这球。好啦,与它多沟通,它就是你的本命魂器。将魂力注入其中,就能发动魂技攻击,你也可以给它的攻击命名,比如假球,臭球……”

第一次凝聚出了本命魂器,郝二乐得合不拢嘴,虽然自己一直想着的小白,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居然成了足球。

要是他知道,凝出人形本命魂器能发动威力翻倍的魂技,估计他就笑不出来了。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闹着玩的也好,认真也罢,总是要替自己买单。

……

思乡市三环的势力被重新划分,胭脂帮吞了火狼帮一条夜市街,其余的火狼帮地盘却被别的帮派收走。因此胭脂帮在三环也成了一方霸主,不过这可惹恼了同在三环谋生的虎鲨帮。

郝二现在是胭脂帮的二当家,新收回来的三环夜市街,胭脂暂时交给他打理,郑甲一直没消息,这也让郝二心中牵挂,胭脂帮派了不少人打探,但还是渺无音信。

这天开市,郝二带着人来夜市闲逛,见林记小龙虾还有空位,便进了店:“老板,来五斤小龙虾,两件啤酒。”

“二哥,这才几点,你就开喝了?”

身边的女子是胭脂帮的打手春花和秋月,也算的上秀色可餐,但更重要的是贴心知暖,特技了得。不然也不会被郝二带在身边,毕竟他现在可是胭脂帮出了名的招牌“公子哥”。

“老林,别多话,赶紧的,要特辣的!”郝二一边说,一边搂着两位佳人坐在空桌旁,顺带扫一眼四周:“奇怪,今晚怎么没见花仔呢?”

林老板乖巧地搬出啤酒,送到郝二身边:“二哥找花仔?他已经三天没出工了,估计是换码头了。”

花仔是这条街上卖花的男童,平日里二哥身边经常跟着不同的各色女子,他自然也最会讨好二哥,每次看见,总要买一送一,一来二去,两人也成了熟人。

“二哥要送我俩花吗?”春花笑盈盈地看着郝二,眸子中都渗出了水。

郝二点点头:“别的东西二哥送不起,就这花,它能天天送!”

“看二哥说的,你要是真想送,怎么不送个戒指?你看我这手上……”说着,秋月将纤细的手抬到郝二身前。

三人正在说笑,身后传来一声发动机的轰鸣,郝二懒懒回头,一辆银色保时捷停在了身后,车门打开,一位染着红发的男子下了车,身旁还带着一位穿粉色抹胸超短裙的时髦美女。

郝二没见过这人,也懒得搭理,回过身打开啤酒,继续和春花秋月调情。

那二人进了店,坐到了三人隔壁桌,偏偏那女子坐在郝二对面,她那裙子已经短到腿根,刚一坐下,裙底的风光便一展无遗。

郝二噗一口,喷了一桌,这娘们太辣……眼睛了,里面居然啥也没穿!

秋月见了,白一眼对方,一把将郝二的头掰到一边,眸子里闪着酸意:“二哥,你往哪看呢?”

往哪看?这是自己想看吗?分明就是人家便宜给自己看的。

郝二心里委屈:“有你们在,我敢瞎看吗?”

“那咱换个方向!”

为路边这么一道风景得罪自己手下,郝二可不愿意。一边答应下来,一边起身换位子。

好巧不巧,林老板端着五斤特辣小龙虾出来,为了避开他,郝二那藏不住的屁股,不小心碰了那位红发青年一下。

“你他娘没长眼睛啊?”

“眼睛?”郝二莫名其妙,这条街都是他二哥一人说了算,碰一下顶多道歉了事,至于出口伤人吗?再者说,这种事别说今日的郝二不会忍,即便回到过去,郝求也不会忍。

“小兄弟,嘴巴干净点,这里可是三环夜市,不是游乐场。碰你一下,是不小心,何必出口伤人?”

红发男子缓缓起身,转过头,玩味地看着郝二:“长得帅了不起啊?你他娘知道你碰了谁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