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妖册(净莫焱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百妖册最新章节列表

奇幻玄幻小说《百妖册》,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净莫焱熙,作者“莫焱熙”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说到风铃城,两只巡城小妖,悠哉悠哉在城内走着此二妖,一只唤作鬂浜,一只唤作浜鬓,原是山里妖怪,势单力薄加入群妖,又安排了巡岗的差事今日无事,二妖手持钢叉巡至渡河,却见一人倒于河边二妖行至河边,却见此人已无生气鬂浜道:“不幸也,不幸也,此城有瘟疫,无活人矣”浜鬓道:“不幸也,不幸也,此人不能活,吾等埋了去罢,大王巡城时,也见得干净些”鬂浜应允,二妖便将钢叉悬挂后背,一前一后抬起尸首,往河……

小说:百妖册

作者:莫焱熙

角色:莫焱熙

奇幻玄幻小说《百妖册》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莫焱熙”。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翌日,众人醒来,便收拾行囊继续赶路。众人出了得青竹林,往前行了一段路,便至一丛林,丛林尽是参天古树神,枝叶遮天蔽月,定然是神隐丛林。众人牵马进入神隐丛林,只见古树环绕,四周阴暗无比,几人放慢脚步,缓缓前行,行一段路,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声响,不一会,一群黑鸦从树林深处飞出,过一会,又一阵吼声传来,众人驻…

百妖册

第6章 神隐丛林逢妖道 净空识破万般法 免费在线阅读

这青竹林,原来灵气逼人,引来两妖精到此修炼。二妖常年不遇生人,如今恰好碰见净空几人经过,妖性未改,又想起那吃人的勾当,便使幻术,变出美酒佳肴,被净空识破,便使法术遁走。

二妖遁走,净空见天色已晚,便道:“天色已晚,既然妖物遁走,何不在此歇息一晚?”

虎蛮道:“如此甚好,赶一天路,着实累人,虽然庙破,不至于无瓦遮顶。”说罢,几人收拾一下屋内,便挨着墙角歇息。

翌日,众人醒来,便收拾行囊继续赶路。众人出了得青竹林,往前行了一段路,便至一丛林,丛林尽是参天古树神,枝叶遮天蔽月,定然是神隐丛林。

众人牵马进入神隐丛林,只见古树环绕,四周阴暗无比,几人放慢脚步,缓缓前行,行一段路,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声响,不一会,一群黑鸦从树林深处飞出,过一会,又一阵吼声传来,众人驻足眺望,却见一庞然大物立于眼前。篱染墨定睛瞧去,却见不远处,一巨猿双足矗立,站于岩石之上。

看见巨猿,篱染墨顿时心头一紧,随手便抽出长弓,猛地拉弓射出一箭。那巨猿闪躲不及,胸口中了一箭。巨猿吃疼,猛地大吼一声,用巨爪拍断箭矢,又猛然跳落巨石,往丛林深处逃去也。

篱染墨告知众人:“丛林深处有猛兽,方才射出一箭,中其前胸,诸位前行,务必小心谨慎。”众人应允,又继续前行,行一段路,却见一参天大树,树前有一青岩石,宽数十米,表面光滑。

众人赶路多时,见青岩石,便商议在岩石上歇息一阵。众人方才坐下,却见树林内阴风四起,四周落叶纷飞,古裕风顿感不妙,起身立起神机剑匣,抬首眺望,却见一灰袍道士,手持一白色拂尘,脚步若风,一脸嬉笑往这边走来。

见那道士走来,古裕风忙上去问道:“道长,丛林凶险,敢问何去?”

那道士挤眉弄眼一会,笑道:“贫道乃五行山道士,修炼数十载,今下山历练,经过一青竹林,见一妖怪成精,遂设法收服,不曾想这二妖道行不浅,破我法器,逃窜而去,吾一路追踪至此,方才遇到诸位。”

古裕风行礼道:“原来如此。”

那道士挤眉弄眼朝岩石走去,边走边道:“诸位可见妖怪?”

虎蛮道:“却见得一巨猿,高大无比。”

道士点点头,道:“那妖擅使幻术,变得巨猿不出奇。”

待靠近岩石,那道士突然嘿嘿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把金粉,猛地一撒,随即化作一阵白烟消散,再看那树上,不知何时蹲着一只巨大鼹鼠,那鼹鼠见道士得手,忽地抛出一张巨网,朝众人罩去。

原来,青竹林逃走那二妖,被净空识破障眼法,心中愤愤不平,又想着吃人的勾当,便一路悄然尾随,见这丛林阴风四起,下手定是时机,便由壑窳化作道士,鼹鼠精藏匿树顶,时机一到便撒出金粉化作幻境,鼹鼠精抛出巨网困住众人。

金粉散开,众人眼前变漆黑一片,见不得半点星光,天空中更是无故出现一张巨网笼罩而来,古裕风急忙催动神机剑匣,数道利剑朝巨网轰去,到了半空却纷纷坠落,篱染墨拿过琉璃弓,朝天射出一箭,亦是软绵无比,仅仅数秒,众人法力皆失。不一会,巨网便将众人罩住。

巨网落下,二妖以为得手,便现出原形。

鼹鼠精恭维道:“以为这几人不易对付,还是不敌汝之法器也。”

壑窳笑道:“多亏鼠兄相助也。”又咬牙切齿道:“今晚定食那秃驴皮肉,弃其筋骨,食其五脏,弃其六腑,生死不能让其好过!”

二妖正得意间,巨网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只听得“嘭”的一声,巨网碎成一团,净空和尚手持念珠,从烟雾处走出,其余人仍昏睡地上。二妖震惊,那网不是一般网,乃五行观内神仙器,五道六士造此网,授于观内自在功,化作弟子诚焚香,方得星罗布网诀。如今却被净空破解了!

壑窳咬牙切齿,隔空变出一道纸符,口中念叨咒语,不一会儿,四周便燃起熊熊烈火,二妖顺势爬到树上,任那烈火蔓延。

净空看了一眼火海,微微一笑,随手一挥,便化作一阵妙风,熊熊烈火瞬间熄灭。

壑窳在树上看着,惊道:“不得了,这和尚识破我法!”

那鼹鼠精亦叫道:“如何是好!”

壑窳道:“逃也去罢!”

二妖嘀咕间,净空已凭空画出符咒,只见天空冒出滚滚天雷,二妖只道一声“不好!”,却见空中降下两道天雷,正中二妖,只一下,鼹鼠精便毙命于天雷。

鼹鼠精尸首从树上掉落,已成黑炭,那壑窳却是奸诈,用幻术化成树枝,趁净空不注意,从树上跳窜逃去也。净空见众人被妖术迷幻,不便追去,便回至青岩石,解除障眼法,打坐歇息,静候众人醒来。

说回那壑窳,急匆匆窜出丛林,仍胆战心惊,想到净空和尚那无边法力催动滚滚天雷,心中不免一阵后怕。但壑窳此妖,心胸狭隘,不一会又气愤道:“这死秃驴,三翻四次坏我好事!如今我不是你对手,且去万妖祠求助,定报今日之仇!”说罢,便喷出一道白烟,往万妖祠遁去了。

传闻这万妖祠,乃百妖之始,足有千年渊源,原是十方居民念妙莲仙子下凡幻形救苦救难感恩戴德所造宗祠。后因妙莲仙子动了凡心,受上苍责罚,降下天雷重伤仙子,又将仙体封于祠中。日久天长,仙子渐生怨气,又受山精野怪蛊惑,终成妖后。百妖以万妖祠为尊,盘踞百里,祸乱凡间。

净空一行人与万妖祠之渊源,乃是后话。说回净空一行人,净空使出雷法将鼹鼠精消灭,便于岩石上打坐歇息,一直到傍晚,古裕风一众才浑浑噩噩醒来。虎蛮摸着脑袋,迷糊道:“方才见巨网袭来,此般莫不是到阴曹地府去了?呀,却是死的不明不白矣。”

古裕风摇摇头,又看了一眼四周,见净空仍在打坐,便道:“别瞎说,你看四周,仍是密林,遍地皆是断绳,想必是净空破了障眼法。”

众人看向地面,果然是断绳,顾晨曦仔细打量一下四周,却是“呀”地大叫一声,原来是看见鼹鼠精的尸首,被吓了一跳。

净空睁开双眼,微微笑道:“初见那道人,感觉不妙,便留个心眼,皆是障眼法,不足挂齿。”

篱染墨道:“幸得净空识破万般法,如今天将黑,还是赶路要紧。”

一行人应允,便急匆匆收拾行囊,随后往黑风崖方向赶去。行数里路,果然出得神隐丛林,此刻天色已晚,只见眼前出现一处断崖,崖上立一座孤寺,寺高数十丈,似铁塔模样,中间全无灯光,唯独塔尖上,亮一盏明灯。

古裕风望见孤寺,便道:“如此看来,此处定是黑风崖了。瞧见远处,有一座铁塔孤寺,此时天色已晚,不如往寺庙暂住一宿。”

众人应允,便走上黑风崖,往铁塔孤寺走去了。不一会,众人来至寺庙前,却见寺庙面前,两扇红漆铁门紧紧锁着,门上立着一块巨大牌匾,牌匾上刻着“黑风寺”三个大字。

古裕风往前去敲门,只听“铛铛铛”敲了三下,却无人应答。虎蛮又上前,用力拍打大门,又听“铛铛铛”三下巨响,仍无人应答,虎蛮便高声喊道:“庙里可有人呼?”

虎蛮声音洪亮,却是将塔顶两只小妖吓醒了。原来此寺早已荒废,仅剩“哼哧”、“哧哼”两只小妖。这两小妖,一只手上戴了枷锁,一只脚上扣了镣铐。二妖起身,想起数十年前,二妖假扮船夫,偷摸吃些过河的人,恰逢雨季,遇到一高僧渡河,被识破法术,逃窜不得,只得苦苦哀求。高僧念其诚心,便给上了枷锁、镣铐,告诫其于黑风崖黑风寺塔顶,诚心日日点灯,感念上苍,有缘人将卸其枷锁,自此好生修炼,将成正果。听此言,二妖果真夜夜来此点灯,一晃便已过数十载。

哼哧被虎蛮吵醒,想起往事,愤愤不平,道:“听那和尚言,兄弟二人困于此寺多少年?焚香斋戒,夜夜点天灯,哪来的菩萨显灵?”

哧哼道:“唉,如今被上了枷锁,奈何去?幸也,早些年还有些僧侣念经诵佛,还要悄摸摸爬上塔顶点灯,如今此寺荒芜,就剩我们兄弟也。”

那哼哧又道:“方才听闻声响,不知何事也?”

哧哼从塔尖探出头去,望见古裕风一行人,惊道:“呀!寺下貌似一行赶路人!”

那哼哧亦探出脑袋来,道:“果真!”

两妖又回至塔内,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那哼哧挠了挠脑袋,说道:“这枷锁上了法力,不如让赶路人,帮咱们摘了去!”

哧哼道:“如何敢?”

哼哧道:“那高僧不是让咱们等得有缘人?此番便是缘也!”

哧哼道:“如何办?”

那哼哧便对哧哼耳语一番,随即二妖收拾一番,往塔下窜去也。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4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