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云林湘(带着宝驴打九州)免费阅读无弹窗_带着宝驴打九州齐云林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完整版军事历史小说《带着宝驴打九州》,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齐云林湘,由作者“八只青蛙”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大燕王朝帝都燕京城郊,皇家禁苑里人声鼎沸,诸多王子侯孙、公主千金汇聚一堂贵人们加上所带的仆役、丫鬟、护院、亲卫,少说也有五千人聚集于此大家都在翘首企盼着今天最大的笑话出现驴公子就是那个笑话:当朝皇帝三杆子打不着的外甥、皇太子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弟、大燕王朝开国鲁国公齐家的庶出子嗣、大燕开国二百年以来最为年轻的锦衣卫世袭千户他上马不能提枪、下马不能科举前天穷的当了家里最后的楠木家具,才有了胯下……

小说:带着宝驴打九州

作者:八只青蛙

角色:齐云林湘

热门小说《带着宝驴打九州》是作者“八只青蛙”所著。小说精彩截取:突然之间,右侧赛道入口处一彪人马杀出,约有二十多人。来人个个膀大腰圆,身负投矛,手提长枪,杀气腾腾。为首一个精壮汉子约莫三十上下,一身银盔银甲,手中提着一杆亮银盘龙枪,胯下马得胜沟鸟翅环上还挂着一柄宣花板斧。来人领着这彪人马边冲边喊道:“侄儿莫怕,叔父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带着宝驴打九州

第3章 暗露拳脚 免费在线阅读

前边的定国公长公子发力狂奔之下,人倒是没事,马却受不了了。他胯下这匹骏马虽然喂养的极好,奈何平日里只是跟着纨绔公子在京城闯祸,从未像今天这般长时间狂奔。

不到一圈,这马速就慢慢降了下来,任凭长公子如何催促也跑不快了。

魏国公家的嫡长孙一伙迅速逼近,眼看就要抓住定国公家长公子。

突然之间,右侧赛道入口处一彪人马杀出,约有二十多人。来人个个膀大腰圆,身负投矛,手提长枪,杀气腾腾。

为首一个精壮汉子约莫三十上下,一身银盔银甲,手中提着一杆亮银盘龙枪,胯下马得胜沟鸟翅环上还挂着一柄宣花板斧。

来人领着这彪人马边冲边喊道:“侄儿莫怕,叔父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那魏国公家嫡长孙听到此言,心道不好,也不答话,用力拿手中刀尖一顶马屁股。那骏马吃痛,平日里哪受过如此虐待,撒丫子就狂奔出去了,不一会就追上了前边的定国公长子。

定国公长子听到来了追兵,双手抱头伏在马上大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救命,救命啊……”

只是他再抬头时,后面赶上来的人已经跑到他身前去了。他长出一口气:“好险、好险”。

回头一看,发一声喊,对着前边魏国公嫡长孙就喊道:“等等我,等等我!”也不管自己的爱马是否脱力,狠夹马腹,骏马吃痛再次加速前冲。

原来那定国公家的老二还是个要脸的,只是派人去浑水摸鱼。这魏国公家的老二就连脸是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亲自领着从边关归来的亲兵下场了。

这军队到了可不是一般,真是虎入羊群,猫入鼠窝,随便杀啊。

不消片刻功夫,魏国公一伙的仅剩的一个小侯爷和几十个家丁,外加后边追上的定国公一伙的残兵败家都被砍瓜切菜一般的解决了。

就在此时,那看台上一阵箭雨射来,只听肉球嚷道:“敢抢老子的生意,活的不耐烦了。”顷刻间射杀了五六名亲兵。

魏国公家老二大怒,扬手一挥:“投”。十数只投矛就精准的命中了看台上的射手,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

在北看台上,正志得意满的定国公家老二见状一口茶水喷出,一滴不剩的都落在了对面定国公的老脸上。

定国公也看到了那边的情形,顾不上擦脸,揪起自家儿子来吼道:“你个废物,这个肉球居然敌我不分,竟跟那边老二打起来了。既然魏国公府不要脸了,我们也不要了,你去,快带人给我上!”

定国公府的老二被自己老爹吓得连滚带爬,转身下场带上自家亲兵就冲向了那战团。

等定国公府上的人到了战团处,齐云主仆骑着犟驴也慢悠悠地到了这里。

这倒好,来了个三足鼎立。

这里就不得不说下魏国公、定国公、老齐家这三家的情况了。

魏、定两位国公都是开国四国公的后裔,只是传承中两家走了不同道路。

魏国公家子嗣有点繁茂,其实也不是很多。拿现任魏国公而言,他一共有十个儿子、九哥女儿、十五个孙子、二十个孙女、十个外孙、十二个外孙女。为了不让大家争来争去,魏国公在第一个孙子,也就是嫡长孙出生的时候就把他定为了下一任的接班人。

为啥嫡长孙是下一任的接班人,因为魏国公孙子出生后不久,魏国公大儿子就战死沙场了。因此魏国公家的老二对这个小屁孩侄子十分不满,一心想取而代之。

定国公府走了另一条路,子嗣也不多。现任定国公只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而且还是老来得子。

据说定国一脉一直就是这么传下来的,有一代还是独苗。所以定国公府上一直奉行的是优胜劣汰,只留下最好的那个继承爵位。

这才有了大公子十七了还没定下接班人身份,二公子当众上演玄武门之变却能安然无恙。

至于齐云,他家这一代明面上只剩他老哥一个,没了。

此时,三家鼎立,当然不算齐云了,是两家国公府上的老二和那肉球。

两家国公府上的老二也是急了,竟然不约而同的对肉球出手。

这肉球也是个脑子活络的,虽然胖,但是灵活。一个转身随手抓起两个手下,回身丢下台去,也不管是不是能砸到人了,大喝一声:“风紧扯呼!”带着人一溜烟的跑了。

真是来也滚动,去也狗爬,引得观众席上一阵大笑。

肉球虽然跑了,这仗还得打下去。

魏国公府老二是边关厮杀出来的,只相信手中长枪大斧。定国府上老二是阴谋算计出来的,打小为了超过老大,练了一身硬功夫,自家亲兵也是老国公从边关带回来的好手。

针尖对麦芒,大战一触即发。

“各位,借过、借过哈”。齐云骑着毛驴慢慢悠悠的从两队人中间串过,脸上依旧陪着笑。

看台上的观众早就被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搞得大气不敢出,就连鼓乐都停了,只听得风吹旗帜猎猎作响。

但是看到齐云经过,一个个又忍俊不禁。众人想笑又觉得气氛太紧张,想绷着脸又觉得太好笑,一时间场面极其诡异。

随着齐云一声:“诸位,冤家宜解不宜结,再说大家都是兄弟哈,我祖上也是阔过的。”

这句话一出,整个看台的观众再也忍不住了,爆发出热烈的笑声,还夹杂着呼哨声。就连皇太子都被齐云的给逗乐了,笑出了眼泪:“齐云啊齐云,不愧是头犟驴啊,还想着自家曾经阔过。”

赛道上的众人被这笑声骚的无地自容,虽然不是笑他们,但是此时跟齐云对话的却是他们,这简直就是掉价。

以后只要有人提起齐云今天的搞笑表现,一定会顺带着说上句:“那破落户是对着两家国公家的老二说的这话。”

魏国公家老二大喝一声:“谁跟你是兄弟,你家都给除爵了,如今开国的国公只有我们三家,与你齐家何干。”

说罢,大手一挥:“小的们给我杀!”

对面定国公家二公子也下了同样的格杀令。

双方本意是砍杀齐云,奈何目标就一个,双方加起来足有五六十人,所谓僧多粥少啊。

齐云主仆二人骑着那矮小的驴子,瞬间被淹没在高头大马的混战之中,刚刚清醒的雨墨小盆友自然是又被吓晕了过去。

这赛道得益于太子的恶趣味,特意铺垫了很多细土,要的就是看那骏马奔驰时扬起的尘埃。以至于现在整个赛道上烟尘大作,谁也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当先冲上去的两波人马,来不及砍杀齐云已经狠狠撞在一起,只得互相砍杀。后边来的则领会到了各自主子的意思,放慢马速,在尘土飞扬的战团之中寻找齐云的下落。

只可惜烟尘太大,不知不觉间双方人马又交织在了一起。

身处险境的齐云,低头看了下书童雨墨,小家伙睡得很安详,一个鼻涕泡还挂在鼻子上。

齐云见雨墨晕了,周围又烟尘大作对面不见人。随即气沉丹田,整个身子一沉,硬生生将胯下宝驴压的跪坐下去。双脚刚一沾地,双手立即翻飞开来,将砍过来的刀剑一一拍击出去,力道刚猛至极。

三柄长枪捅来,齐云握住枪杆向身前一带,枪头直刺穿身后兵卒甲胄,连带着将出枪的三人拽下马来。不等三人站稳,齐云迅速抽出一人腰间佩刀,反手画了一个半圆,三人颈间就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长刀在手,齐云如同猛虎下山,再也不是那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笑话。

烟尘之中齐云闪展腾挪,上砍人头下斩马腿,忽而从马腹之下划过,忽而从敌人背后偷袭。

一名家将抓住齐云空当,一个飞扑想要从后边抱住齐云。齐云察觉脑后恶风不善,双脚点地,硬生生的来了个平地鹞子翻身。翻到半空中,齐云双腿发力,狠狠撞击在来人背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家将脊柱被硬生生的踩断。

落地之后长腿向后一甩,直踢另一名跃马而来的家将马头,将其连人带马整个踹飞出了烟尘,撞在观众台壁上当场气绝。

鞭腿收回,齐云挥刀一个力劈华山,将一名家将连人带马分作两半。

混战之中,齐云故意将烟尘做大。从外面根本看不到烟尘中事物,只能听到人喊马嘶和阵阵惨叫之声。

五六十人的马战虽然比不上战场厮杀,但也是惊险万分。齐云在其中却闲庭信步,牵着犟驴不断前进。最终,两位国公家的老二来到了齐云面前。

二人都诧异于齐云是如何安然无恙的,相互交换眼神后,一起向齐云攻来。

齐云也不闪躲,放开驴的缰绳,任由其向前走去。自己则扎好马步,准备迎接二人的攻击。

二人催动胯下战马,人借马力马借人威,直冲齐云而来。

魏国公老二不愧是沙场打磨出来的汉子,知道齐云看似柔弱却深藏不露,因而上来就拿出看家本领。

他弃枪不用,双手提起两把宣花板斧。定国公老二虽然没有战阵经验,胜在生的天生神力,所谓一力降十会,举起长枪便刺。

齐云马步扎得稳,就要应接二人的攻击。待二人枪斧袭来,却扎了个空,不见了齐云踪影。

其实齐云在二人拉开架势冲锋之时已做好打算,用扎马步的方式迷惑对方,趁机使出轻巧功夫从他出偷袭二人。

二人果然中计,齐云一个金刚铁板桥从二人兵器下闪过,随后将魏国公老二挂在得胜沟上的长枪掏在手中。

只见齐云长枪舞动如飞,一杆长枪围绕他转个不停,仿若有点点星光缠绕其上。

齐云大笑一声:“好枪,这枪本少爷要了,”

魏国公老二大怒,拍马举斧便砍。

齐云也不硬抗,反而发足狂奔倒提长枪迎上来人。巨斧砍来,长枪顺着巨斧来势一斜,让巨斧顺着枪杆向下移动,从而卸去大半力道。只听得金属摩擦之声不绝于耳,兵器交接之处火花四溅。

齐云单手抽枪,双脚垫步扭转身形。一个后仰,双手持枪尾猛然上刺,正中魏国公二公子的甲页缝隙。

好一个神龙摆尾回马枪,直刺得魏国公老二胸口喷血,甲胄被鲜血染红。只见魏国公家老二晃晃悠悠的栽下马来,魂归天外。

见此情景,本还要上前厮杀定国公府老二,拨马便逃。

齐云这扮猪吃老虎的老手,哪里容得下有见证者存活。

左脚一跺地面,一柄长剑被振起到空中,一个旋身右腿猛然发力踢在剑柄之上。那长剑带着破风之声,尖啸者划过烟尘,直接将马上的定国公府上老二扎了个透心凉。

定国公老二尸体在奔马之上晃了两晃就一头栽下,找魏国公老二黄泉路上作伴去了。

至于其他小鱼小虾,只要是在齐云身边的都被他轻松解决,无人察觉到他扮猪吃老虎的惊人表现。

烟尘尽处,齐云抱着头,身上衣服早已被他自己扯破,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战团,甚是狼狈。

看台上众人看到齐云狼狈的样子先是大惊,诧异于齐云还活着,紧接着爆发出热烈掌声,当然嘲笑声仍然是更大的。

因为齐云这个笑话还没死,像没事人一样,在赛马结束前,他们还有乐子可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31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