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疆夜游的闲人(天外奇缘)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天外奇缘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天外奇缘》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毛疆夜游的闲人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夜游的闲人”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面对潘凤的围捕,毛疆的身体在空中瞬间化作一摊墨水墨水砸落在地,融入潘凤的影子当中双手捧了个空的潘凤有些震惊,区区一只玄猫怎么会有这种灵技在他发呆的间隙,毛疆从他脚下的影子中蹦出吃我一技喵喵偷桃!带着猛烈的拳风,毛疆的右拳伴随着一声哀嚎击中了潘凤的裤裆“嗷呜!”潘凤捂着裤裆瘫倒在地于理,毛疆尚未知道兽晶的存在,所以并不觉得应该给予此人断子绝孙的惩罚于情,即使只用拳击下体也有些拔凉拔凉的……

小说:天外奇缘

作者:夜游的闲人

角色:毛疆夜游的闲人

奇幻玄幻小说《天外奇缘》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夜游的闲人”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下一刻,犹如按下了马桶开关,左爪上的旋涡快速旋转起来。毛疆瘦小的身躯也如马桶内的液体,随着旋涡缓缓地吸入到左爪按住的笼门上。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阿祖见了都立马收手,毛疆心中大急,想立马离开这个旋涡,可手却牢牢吸在了门上,无法挣脱。“喵喵喵!”毛疆用力掰动着自己的左爪,却始终无法移动分毫,随着身体逐渐…

天外奇缘

第3章 我要做什么? 免费在线阅读

望着眼前漆黑的环境,毛疆脑海浮现出前世在电梯里的遭遇,一样的黑暗、逼仄,让人窒息、绝望。

他不免皱了皱如今并不存在的眉毛。

随后立起身来,左爪探向笼门,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不再像先前那般虚弱,全身充满用不完的力量,使得毛疆此刻很想大喊一声“我要打十个”。

看来我昏迷的这阵子,身体恢复了不少,起码能唱能跳了,可这也没法让我离开这鬼笼子……

毛疆思索着逃脱的方案,这时,他心中突发奇感,他好像能看脑海里有一个停滞不动的旋涡,那个旋涡下一秒便出现在左爪之上。

下一刻,犹如按下了马桶开关,左爪上的旋涡快速旋转起来。

毛疆瘦小的身躯也如马桶内的液体,随着旋涡缓缓地吸入到左爪按住的笼门上。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阿祖见了都立马收手,毛疆心中大急,想立马离开这个旋涡,可手却牢牢吸在了门上,无法挣脱。

“喵喵喵!”

毛疆用力掰动着自己的左爪,却始终无法移动分毫,随着身体逐渐消失在旋涡中,他心生绝望,终于完全消失在了门上。

可他发现自己这次竟没有昏迷过去!

随即意念一动,毛疆惊奇地发现,他能看到外面的景象了!并且自己的视角能随着自己的意念而移动。

我这是……进入了“铁笼”里?

铁笼外,一盏铜灯照亮着整个营帐。

帐内简单地摆放着木床、木桌和木椅,桌上堆放着打开着的古朴书籍与卷轴,这些物件对毛疆而言,统统算得上是“古代的东西”。

还能住单间,看来待遇不错啊,比无良公司提供的双人间好多了!

想到这,毛疆迫切地想要捂脸,他随即意念再次一动,身体像是找到出口般被冲了出来,出现在了铁笼顶部。

从“铁笼内”出来的毛疆,捂了下自己的猫头,感受到身体似乎流失了什么,随即左掌托着下巴,陷入了思考当中。

这应该是那旋涡赋予我的能力,老天还算公平。

可啥说明都没,这算什么挂?一点服务精神都没有!

这能力,嗯……姑且先叫这神威吧。

冷却并不是很长,大概五六秒后就能再次使用。

五秒钟就用了一半蓝,以我现在的蓝最多10秒就能给榨干。

额……好像有点鸡肋。

不过聊胜于无,常言道攀比会使人幸福感降低,知足才能常乐,还是先离开这里。

思考完毕的毛疆侧头看向营帐出口,余光发现笼子上有一比自己略矮的木盒。

木盒做工精美,刻有藤蔓盘绕,栩栩如生。

毛疆好奇地向木盒走近,双爪稍微一捣鼓,打开了木盒。

只见木盒内固有防摔的柔软棉布,中心放置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琥珀。

褐黄色的琥珀内,有只身体近乎透明的蝴蝶,蝶翅上的花纹一圈叠着一圈,犹如重叠的眼眸,蝴蝶最后定格的动作,好似想奋力扇动自己的翅膀,挣脱这桎梏,可它早已固化在这凝固的树脂内,失去了生命。

一切都是徒劳。

毛疆小嘴微张,十分惊讶。

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琥珀,而现在这颗琥珀,好像艺术家特意想满足有钱人收藏欲望而人工制造的艺术品。

毛疆没有想过自己的爪子早已不如人手那般灵活,伸爪想取走这件艺术品。

对,取而非偷,对他来说这算是关他小黑屋的赔偿。

猫爪刚触碰到琥珀,意外突然出现!

脑海里又突然出现了猫爪上,不受控制地转动起来,爪子下的琥珀犹如他先前融入铁笼那般融入了他的身体。

毛疆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

卧槽!什么情况?这东西不是我偷的,得赶紧溜!

毛疆跳下铁笼,向着营帐门口走去。

“沵説縂隊潙倽嘂莪菛垨着彵哋營賬?”一人小声抱怨道。

听到声音的毛疆脚下一顿。

“莪厛尒骉説,洧戶亾傢畊甶溡挖菿孒寶粅,縂隊帶亾想掫冋唻,泹湜蕗仩喁賊孒,被熗孒,賊竾莈浞菿。”另一人小声道。

“厡唻洳泚,難怪熷咖孒惪垨亾薮。”

又是这鸟语!咋还有人看守?莫非我真是某种凶兽?

毛疆转身奔向营帐另一头,临近营帐边缘之时,他身形高高跃起,随即心念一动。

看我神威!无坚不摧!

毛疆想着通过神威像之前离开铁笼一样离开营帐,却没料到,神威失效,他一头撞在了营帐上。

喵喵喵?

营帐主人随时可能回来,没有时间思考缘由。

毛疆双爪扒拉开营帐底部,身体用力地钻了出去。

还未看清路况,又一头撞在营帐外用作照明的火盆支架上,火盆晃动就欲倾倒,可见作用力之大。

喵喵喵喵喵?

发现头并不痛,于是毛疆怀着发现自己变得头铁的愉快心情,绕着营帐,向外跑去。

毛疆刚绕过看守士兵,经过了几个营帐,那个被毛疆撞到的火盆这时忽地倒下,火焰扑向了营帐,迅速爬向顶部,在门口值守的士兵发现并回头时,大火已无法被轻易扑灭。

营区内顿时人影攒动,宁静的夜晚也变得嘈杂起来。

此时的萧苇正在会客厅内,接待萧家本部来的客人,那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正是萧家门主最小的三儿子。

“圳儿,这是要去报名江夏学院了?”

“是的,三叔。”男孩回应道。

萧苇膝下无子,对于眼前同样在家中排行老三的男孩十分喜爱,笑着说道:“这次三叔给你准备了送行礼。”

说着便想叫人取来,却听见屋外士兵的匆忙汇报:

“萧总队,您营帐走火了!”

收到士兵通知后,萧苇立马跑到营帐前,看到眼前情景,目眦欲裂,他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低吼道:“这下得十年了!”

……

营区门口,毛疆挠了挠头,对于门口无人守卫深感疑惑。

随即转头望向营帐耀眼的火光,才恍然。

还有篝火晚会,这公司福利不错!

无良老板害我!

……

南岭域,北域道关口内。

一条车队停留在关口北门。

“兄弟,为何不让我明家的商队通行?”微胖中年人向着守卫的士兵拱手问道。

“没看到军营失火了吗,没弄清楚原因前,禁止通行。”士兵不耐烦地回应道。

微胖中年回头望去,又对着士兵拱手道:

“火势并不大,兴许是有士兵不小心为之?与我明家并无……”

“若真是你们干的呢?”士兵打断道。

“明成商会与你萧家通商多年,信誉如何,你南岭域众所皆知,更何况进关前已受过盘查,你有何理由拦住我们,耽误了时辰你付得起责任吗?”

微胖中年也有些恼怒。

“少废话,军规如此,我也不能擅自放行。”士兵转头不再看向车队,闭口不言。

这时,一年轻士兵往这边跑来。

“走火原因已经查明,放行。”年轻士兵随即转向中年,拱手笑道:“误会一场,耽误了时辰希望明老爷不要放在心上。”

“哼!”

守门士兵向商队挥了挥手,靠向跑来的士兵耳旁轻声询问:“小马,营帐那边什么情况?”

小马回头应道:“记得今早的事?这次虽未见到人,但总队已断定是那贼人所为。”

“真是胆大妄为!”士兵看向商人车队,“你说会不会不会藏在商队里?”

“不会,总队说那贼人是名年轻女子,车队里也就只有大老爷们。”小马摆手道。

车队徐徐前行,而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一道黑影跃上了车队尾部一辆堆放粮草的马车。

穿过北门,便是瓮城。

瓮城城墙上的士兵来回走动,恪尽职守地巡视、警戒着。

不同于寻常瓮城,它仅有两面与关口衔接的城墙,没有第三面城墙连接两墙成为闭口,或者说它的第三面“墙”是那看不见顶端的骇人屏障。

屏障氤氲而神秘,虚无而缥缈。

瓮城内连接地面的屏障中心处,是一道巨大的光门,在黑夜下亮如白昼。

毛疆看向巨大屏障下的光门,犹如仙人洞府的入口,他想起前世在张家界所见过的天门山,震撼无比。

这……这是?传送门?

毛疆往粮草堆里埋了埋身子,生怕被注意到。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人生地不熟,对未来打算也一头雾水,而此时,他迫切地想要了解这个世界。

跟着商队,他便能离开驻扎军队的关口,去到人群的聚集地,去学习与了解这个世界。

因为,看到传送门的存在他觉得或许能找到回去的方法,这是他在这个世界无依无靠生活下去的希望。

商队缓缓行驶向光门,正如毛疆所想,光门连接着中原与南岭域,这是两片区域唯一能保证安全通行的域道。

此情此景,毛疆不免有些感慨,心中不由大唱起来: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2:09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