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秦诗盛孟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诗盛孟辉)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最新小说

《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是作者“梦初心心”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诗盛孟辉,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秦诗坐在床边今晚是她的新婚夜,没有婚礼,也无人恭喜气氛寂寥逼仄,她静静地等着她的傻子老公出现忽地,门被推开,她下意识抬头望去就看到之前接她过来的司机老黄醉醺醺冲了过来:“二少奶奶你长得这么好看,嫁给傻子多可惜?让老黄我来疼疼你吧,保证二少奶奶满意!”他搂住秦诗,低头去亲她的嘴秦诗使劲将他推开,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叫人?”老黄借着酒意,有恃无恐,“我告诉你……

小说: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

作者:梦初心心

角色:秦诗盛孟辉

网络作者“梦初心心”的经典佳作《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经过一夜,他似乎多了点胡茬,硬朗的脸庞透出几分沧桑的味道,却反而更加有男性魅力。看见秦诗进来,他摁灭烟头,拨通个电话:“把少爷带过来。”不一会,一个年轻女人抱着昨晚的那个小男孩走了进来。“你们两个轮班,具体怎么轮,你们俩商量着来…

娇妻鲜嫩,财阀大佬粘我不放

第14章 免费在线阅读

白天的豪门会所静悄悄,不复夜晚的繁华和奢靡。

秦诗在会所的顶层见到了邵易龙。

原来邵易龙就住在豪门会所里,整个顶层都是他的住所,里面的装修低调奢华,走进来就好像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服务生带着秦诗敲开他房间门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经过一夜,他似乎多了点胡茬,硬朗的脸庞透出几分沧桑的味道,却反而更加有男性魅力。

看见秦诗进来,他摁灭烟头,拨通个电话:“把少爷带过来。”

不一会,一个年轻女人抱着昨晚的那个小男孩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轮班,具体怎么轮,你们俩商量着来。”

邵易龙言简意赅地说。

秦诗点头,对小男孩拍拍手张开双臂:“思辛,来,阿姨抱抱你,好吗?”

邵思辛立刻挣脱那个保姆,朝着她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

秦诗心里发软,俯身将他抱进怀里。

一抬眼,她看见那个保姆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她。

“阿梅,跟她多学学。”

易少龙嘱咐那保姆。

阿梅这才收起惊讶表情,低眉顺眼地应了。

秦诗抱着邵思辛去了他的房间。

顶层那么大,竟然有一半的房间都是邵思辛的。

除了卧室,还有玩具间,衣帽间和游戏间,里面玩具、衣服、各种游戏设施一应俱俱全,甚至还有个大大的儿童游乐园!

秦诗不由感慨,有钱人家孩子果然真是什么都不缺。

看着邵思辛搂着秦诗的脖子,阿梅露出羡慕的表情:“秦小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秦诗不解地问。

“让小辛这么喜欢你,愿意跟你亲近。”

“小辛跟你不亲近吗?”秦诗有点意外阿梅会这么说。

阿梅点头:“我虽然能抱他,但他从来没有搂过我。这个世界上,除了易先生,我还从来没见小辛搂过别人。”

秦诗一怔。

她垂目去看怀里的小辛,他一只手搂着自己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正在专注地用手指绕着她的发丝,玩得聚精会神。

她的心里忽然闪过点什么,看向阿梅:“小辛他……”

阿梅有点讶异地压低声音问:“秦小姐,你不知道小辛的情况吗?”

秦诗摇头。

“小辛是星宝。”

“星宝”是孤独症儿童的代称,意思是他们是来自星星的宝贝。

秦诗心里疼了一下:“没做干预吗?”

“一直做着的,最好的干预机构,但效果不是很明显。”

阿梅幽幽回答。

她看向秦诗,眼睛里又燃起希望:“不过,刚才他竟然知道回应你的拥抱!也许你出现,会让小辛好一点?”

秦诗被她眼中的真诚感动了,微笑回答:“我会尽我所能带好他的。”

之后秦诗又跟阿梅聊了会,得知,阿梅是从大山里被人贩子拐卖出来的,后来被邵易龙救了。刚好那时,小辛刚出世不久,邵易龙就让阿梅照顾小辛。小辛可以说是阿梅一手带大的。

“他的妈妈呢?”秦诗忍不住好奇。

阿梅摇头:“邵先生从来没提过,我也不敢问。会所里的人,包括跟在邵先生身边的大胖,都不知道小辛的妈妈是谁。”

整个上午,秦诗都在陪着小辛。

大多数时间,小辛是不理她的,但当秦诗拥抱他的时候,他从来不排斥。

抓住这个特点,秦诗会在每次拥抱他的时候,都说同样的一句话:“姨姨抱小辛。”

小辛没有回应,但秦诗知道,只要自己坚持不懈,会有得到回应的那一天。

中午,小辛睡午觉了,秦诗让阿梅看着小辛,自己借口出去一趟,下了楼。

但她并没有离开会所,而是去了三楼。

她隐约记得五年前,盛孟辉带自己离开那个房间的时候,她看了眼门牌号是308,所以她打算去308再看看,确定一下是不是跟当年的感觉一样。

三楼静悄悄,就连走廊上的灯都没开着,四周一片昏暗。

秦诗沿着长长的走廊往前走,看着旁边的门牌号码。

终于,308到了!

秦诗深吸一口气,缓缓推开308的房门。

房间里的一切印入眼帘。

一张圆床,一个双人沙发,还有暗粉色的窗帘。

秦诗站在门口,有片刻的愣怔。

刚刚推开门的刹那,她有种陌生感,因为床、沙发和窗帘跟当年都不一样。

可是她环顾一周之后,又觉得有种熟悉感——一种熟悉的空间感。

好像,她在这个空间里呆过一段时间!

五年过去,床、沙发和窗帘都可能会改变,但只要房间结构不变,空间感就不会改变。

真的就是那个房间!

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后,她抚住心口,感觉心脏好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她靠着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重新从房间里走出去。

确定了具体的地点,想要打听五年前的事,大概是要找一下这边的安保部门了,看看有没有监控,不过五年过去了,监控还能保存的可能性不大。

又或者是找找这里工作时间长的人,也许能问出点什么端倪来。

她一边思索着一边往回走,忽然听到脚步声响。

她抬头,看到前面洗手间里走出来个身影,拐了个弯转瞬不见了。

她步子猛的一顿,本来是要朝相反的方向走的,却鬼使神差地改变方向追了过去。

那个背影虽然只是看了一眼,却有种熟悉感,好像是白沐辞!

她想到昨晚在大门口看见的那个背影,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可能只是一个跟白沐辞背影有点像的人而已,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追上去看个究竟。

她小跑几步拐了弯,恰好看见那个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那扇门里。

她快步过去,想要敲门,举起手来却又犹豫了。

应该不是白沐辞,自己这么执着去打扰别人是不是不好?

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放弃这种行为。

放下胳膊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房间的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秦诗就这么跟他打了个照面,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