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年代,她甜软又旺夫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阮棠霍放)重回八零年代,她甜软又旺夫最新小说

小说《重回八零年代,她甜软又旺夫》,现已完本,主角是阮棠霍放,由作者“月牙儿”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阮棠捏住鼻子,朝床后面退了退,“有话好好说,你别再靠近我了”姜招娣的脸一下子涨红,她在澡棚子里洗了好几次都没洗掉自己身上的味“都怪你,不然我也不会被罚扫猪圈,明天你替我去”姜招娣理所当然的指使阮棠“凭什么?凭你脸大?”“要不是你跟大队长说你跟霍放是一对,大队长怎么会罚我去打扫猪圈这事因你而起的,当然后果也得你来承担”阮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小心闻到了姜招娣身上传来的臭味,又赶忙捏住鼻子……

小说:重回八零年代,她甜软又旺夫

作者:月牙儿

角色:阮棠霍放

热门网络作者“月牙儿”的新书《重回八零年代,她甜软又旺夫》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疼疼疼”,李婆子哀嚎。她就不明白了,乡下女人闹架,谁不是对骂几个小时都不带往前走一步的。这个阮知青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一句话不说就动手了呢!李婆子被阮棠扯的生疼,连连求饶。“你刚才说的话有证据吗?”李婆子嗓子都破音了:“没有没有…

重回八零年代,她甜软又旺夫

第15章 免费在线阅读

李婆子这种为了一己私怨,张嘴就造谣的,阮棠见一个打一个。

李婆子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就朝阮棠冲过去。

阮棠学过格斗,但跟这老太婆打架还用不上。

在李婆子冲过来的时候,一把薅住她的头发,扯的她眼角都往上提了两厘米。

“疼疼疼”,李婆子哀嚎。

她就不明白了,乡下女人闹架,谁不是对骂几个小时都不带往前走一步的。

这个阮知青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一句话不说就动手了呢!

李婆子被阮棠扯的生疼,连连求饶。

“你刚才说的话有证据吗?”

李婆子嗓子都破音了:“没有没有。”

“没有证据瞎嚷嚷就是造谣,还有,我大哥是军人,我是军人家属。

你乱造军人家属的谣,小心有人请你去喝茶。”

原主的大哥的确是军人。

社员们一听,阮知青还有这档子靠山。

在畏惧她武力的同时,更加不敢招惹阮棠。

阮棠没忘记此行的主要目的,她来到大队长面前。

“大队上,你也觉得霍放给我的彩礼来路不正,所以才抓了他?”

大队长自觉不是李婆子那种口说无凭的人,挺起胸膛。

“对,我是接到群众举报,又经过调查才抓他的。”

阮棠点头:“那你有什么证据。”

大队长砸吧了一口旱烟:“证据就是你收了霍放两百元彩礼。霍放家里情况我们都知根知底,这个钱的来源只能是偷和抢。”

阮棠不信霍放会做出这种事。

霍放多老实的一个人啊。

被人陷害去派出所一声不吭。

自己随口一句话,他就跑去隔壁村请媒婆。

阮棠不信霍放会去偷去抢。

她戳了戳霍放的手臂,示意他赶快解释。

“你快跟大队长说,你这钱是哪里来的。”

霍放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

这两百的彩礼,必定会引起东风大队有些人眼红,在大队长面前煽风点火。

到时候大队长把他扭送派出所,警察一查证就会知道这笔钱的来历,证明他的“清白”。

而大队长刘建国因为办事不力,约束不好社员。

重则革职,轻则受处分。

只是他没有算到,阮棠会冲过来救他。

甚至为了自己,壮起胆子跟人打架。

面对阮棠的关心,霍放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我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霍放这话在大队长听来,就是变相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刘建国自觉自己没抓错人,胸膛挺得更高。

“好了,依我看霍放这笔钱和票,指不定是从哪个社员家里偷的,大家都回去点点,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大队长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霍放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阮棠眨巴眨巴眼睛。

看着霍放平静的表情,又想起他刚才安抚自己的话语。

突然明白了什么。

一旁的李婆子揉了揉自己还在发疼的脸颊。

听到大队长的话,突然眼前一亮。

她一拍大腿,哎哟一声:“我说我家的钱和票去哪了,原来是被霍放这个地主崽子给偷了!”

“不是吧李婆子,你家那房子四面漏风,耗子来了都得饿着离开,还能存下两百块?”

李婆子瞪了说话那人一眼,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闹。

“我家是穷,但我娘家有钱啊。眼下我三个儿子都要结婚了,我前几天回娘家,借了两百块和两张票给他们当彩礼。

谁知道前几天一睁眼,枕头下面的两百元和两张票就没了,一家人愁的几天都吃不下饭!”

阮棠站在李婆子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李婆子,你家要是被人偷了,以你的性格怕是早就闹起来了吧?”

李婆子理直气壮:“这钱我从我娘家借的,兄弟媳妇不知道,自然不敢嚷嚷。”

阮棠被李婆子的理由一下子逗笑了。

既然李婆子自己给自己挖坑,那她就替她挖深一点。

“你能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要是说假话污蔑霍放的清白,也是造谣,要被请去喝茶的。”

大队长都说霍放偷钱了那还有假?

李婆子一想到自己要白得两百块和两张票,点了点头。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家的钱就是被霍放偷了。

我想起来了,我那天晚上起夜还在院子里,看到了霍放逃跑的背影!”

李婆子一遍又一遍的暗示自己。

最后情绪激动,死死咬定就是霍放偷了她的钱。

一旁的社员们见李婆子这反应,真像是被偷钱了,连忙安慰。

阮棠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大队长。

“那大队长你还等什么,我们一起去派出所吧。”

“你是霍放的未婚妻,确实该一起去接受调查。”

今天不上工,一些胆大的社员想看热闹,也跟在大队长屁股后面。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村口的拖拉机站走去。

没想到大家没等到拖拉机,倒是等到了一辆小轿车。

这时候的小轿车是顶有身份的人才能坐。

好些东风大队的社员,活了这么些年才第一次见小轿车。

轿车停在了大家面前,坐在最前面的司机摇下车窗,询问道。

“老乡,请问一下东风大队怎么走啊?”

刘建国每年都去县里开会,知道坐轿车的都是领导。

他面色涨红,挤到最前面:“我就是东风大队大队长,你有什么可以问我。”

司机没想到他问个路,碰巧就遇到东风大队的大队长。

连忙转头,恭敬的跟身后的人说话。

后排的车窗被摇下,露出里面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

“同志你好,我是红旗公社的文书孙佑平,想来你们大队找一个叫霍放的同志,对他进行表扬。”

“您…您找霍放干什么?”

刘建国嘴唇发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犯错误了。

孙佑平性格儒雅。

见刘建国没听到,又重复了一遍:“对霍放同志进行表扬。”

“表扬谁?”

阮棠看不下去了,在大队长旁边重复。

“大队长,孙同志他说要对霍放进行表扬。”

到这一刻,阮棠已经能够确定,霍放的钱来源绝对没有问题。

而且说不定还和这个孙佑平有关系。

于是阮棠笑眯眯的看向孙佑平:“孙同志您瞧,霍放就在那呢。”

阮棠朝霍放所在的方向一指,随后补充道。

“不过孙同志您来的不巧,大队长正要送霍放去派出所呢,因为他说霍放偷了社员的两百元。”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4:15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