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有毒,冷王慎食楚云舒萧行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楚云舒萧行止)狂妃有毒,冷王慎食最新小说

《狂妃有毒,冷王慎食》是网络作者“楚云舒”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楚云舒萧行止,详情概述:聂明薇拢了拢敞开着露出一大片雪肌的寝衣领口,朝着在床榻角几上冒着袅袅香烟的炉鼎瞥了一眼,面色不由阴沉了下来原本,她打算亲自侍奉萧行止沐浴洗完热水澡,身体气血上涌,再配合她老早提前在房里点燃的欢宜香就算萧行止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仙人,也必定中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万万没想到,万事俱备,临门一脚时,正主竟说走就走,可恶!越想越不甘心,聂明薇低吼着命令烟翠:“你现在偷偷跟上去,看王爷是不是真的……

小说:狂妃有毒,冷王慎食

作者:楚云舒

角色:楚云舒萧行止

《狂妃有毒,冷王慎食》小说是网络作者“楚云舒”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同一时间,无霜苑。聂明薇端坐在梳妆台前,对镜仔细地描画眉毛。她身后的婴儿床上。小家伙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厚实锦袄…

狂妃有毒,冷王慎食

第16章 送你去地下找你的死鬼娘亲! 免费在线阅读

转眼就到了满月宴这一日。
傍晚,暮色才稍稍低垂,天还亮着。
九王府内,已经华灯绽放,熠熠生辉。
前来赴宴的达官显贵,在下人们的引领下,络绎不绝地抵达宴会大厅,好不热闹。
同一时间,无霜苑。
聂明薇端坐在梳妆台前,对镜仔细地描画眉毛。
她身后的婴儿床上。
小家伙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厚实锦袄。
脑袋上,戴着一顶小虎头帽,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嗯嗯啊啊”地挥着小粉拳,蹬着小短腿。
“小姐,宴会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宾客。”
“暮秋斋那边,那个草包王妃楚云舒也带着贴身侍女前往宴会大厅了。”
早早奉命去外头打探消息的烟翠,急匆匆地从外头进来,恭敬地禀告出声。
闻言,聂明薇画眉的动作,微微一顿。
她姿态优雅放下眉笔,柔声问了句:“王爷呢,他现在人在何处?”
“小姐,奴婢回来的时候,王爷正在府门口迎殷贵妃的銮驾。”
“估摸着现在王爷和殷贵妃应该在前往宴会大厅的路上。”
话音落下,聂明薇妆容精致的明媚容颜上,带起一抹成竹在胸的笑容。
她慢悠悠地从软凳上站起身,款步走到婴儿床边。
俯身将穿戴得严严实实的小家伙,抱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啊嗯啊……”
顿时,怀里的孩子就冲着聂明薇天真无邪地笑了起来。
盛装打扮的聂明薇,透着悲悯的伪善眼眸里,闪过一抹戾辣的光芒。
这时,她饶有兴致地将涂着殷红蔻丹的水葱玉指,放在小家伙吐着小奶泡的小嘴边。
似是逗弄小家伙般,皮笑肉不笑地柔声开口。
“小外甥,姨母送你去跟死鬼娘亲到地府团聚,开不开心?”
“嗯嗯……嗯嗯……嗯……”
小家伙挥着小拳头,发出小奶音。
聂明薇嘴角噙着笑意,温柔的音调逐渐变了味道,阴恻恻道。
“小外甥,姨母知道你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找你那死鬼娘亲了,姨母这就带你去。”
话音落下,聂明薇放在小家伙嘴边的玉指,力道骤然加重几分!
“嗯嗯嗯啊……嗯啊嗯啊……”
小家伙软乎乎的小嘴巴,乍得被聂明薇的指甲戳痛,不由啼哭起来。
聂明薇对孩子的哭声充耳不闻,这时,冲着一旁的烟翠,漫不经心地扬声。
“走,咱们抄近路,去前往宴会大厅必经之路旁边的湖畔凉亭,守株待兔,等着楚云舒上门送死。”
“是,小姐!”
烟翠透着奸诈的眼底,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很快,主仆二人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了湖畔凉亭。
半个月的精心策划,成败就在今晚。
恰时,一对主仆的熟悉身影由远及近。
“小姐,她们来了!”
烟翠看到楚云舒主仆朝凉亭方向走来,奸诈的眼底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低声嚷了起来。
聂明薇伪善的眼眸里,掠过一抹胜券在握的戾芒,沉声吩咐烟翠。
““你现在立刻去宴会大厅,不管用什么方法,务必把宾客都往凉亭方向引。”
“小姐放心,这些宾客要是听到草包九王妃要害死王爷和小姐您的孩子,估计都得跑着来凉亭瞧热闹!”
烟翠信誓旦旦地扬声,随即,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
烟翠前脚刚离开凉亭,后脚凉亭里就进来两个人。
楚云舒带着元宵走了进来。
“王妃姐姐,好巧哦。”
“妹妹我刚刚才打发了烟翠去暮秋斋请你出席孩子的满月宴,你人就来了。”
聂明薇将自己那明艳动人的伪善容颜,朝向楚云舒,故作姿态地讨好道。
闻言,楚云舒眸色微微一沉。
曾几何时,眼前这个蛇蝎女子,也是用这种人畜无害的伪善口吻,追着她口口声声喊“姐姐”的。
眼底幽光一闪而逝,楚云舒看着眼前这张跟曾经的自己容貌酷似的明媚容颜,被绣工精美的衣袖遮住的素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
“嗯……嗯……”
忽的,躺在聂明薇怀里哭累的小家伙,发出了奶奶的哼唧声。
几乎是同时,楚云舒本能地将注意力,投向了自己的儿子。
小家伙今日虎头虎脑的,看着煞是可爱。
只一眼,楚云舒心里升腾起的那点对聂明薇的憎恨,就被儿子给融化了。
罢了,今天是我儿子的满月宴,一辈子就一次,就暂且放过这个贱人!
楚云舒面色沉静,一板一眼地开口。
“聂侧妃,慎言。”
“本妃是家中的小女儿,上头只有三个疼爱本妃的哥哥,并无什么姐姐妹妹。”
“聂侧妃这‘姐姐妹妹’张口便来,若是让府中那些出身显赫的宾客听了去,恐怕会贻笑大方。”
“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傅府教养出来的小姐,没规没矩,不成体统。”
女子不咸不淡的话音,在凉亭里,悠悠荡开。
伴着冬日傍晚清寒的晚风,拂过凉亭旁的平静湖面。
岸边华灯璀璨,泛着凌凌波光的湖面上,涤荡着层层涟漪。
聂明薇目光落在荡漾的水面上,那娇柔的伪善眼眸里,一抹阴狠一闪而逝。
楚云舒,你一个草包,还一口一个规矩、体统?
本侧妃现在纡尊降贵喊你一声“姐姐”,你就该感恩戴德。
哼,蹬鼻子上脸,什么东西!
心念微动,聂明薇不动声色地朝着楚云舒所站的位置靠近。
不偏不倚地挡住楚云舒观察通往宴会大厅那条路上,是否有人前来的视野。
算算时辰,王爷和殷贵妃应该快要过来了。
此时,二人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半臂。
聂明薇暗自计算着,抱孩子的双臂不动声色地加重了力道。
顿时,怀里的小家伙就被勒得很不舒服,“嗯嗯啊啊”地啼哭起来。
听着儿子不安的啼哭声,楚云舒眉头蹙紧,本能地伸手要把孩子从聂明薇的怀里夺过来!
见状,聂明薇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光芒。
她故意让孩子被楚云舒抱住,但自己却不撒手。
随即,聂明薇一改之前良善温柔的恭敬模样,趾高气扬地逐字逐句道。
“楚云舒,你这副心疼孩子的模样,若是让旁人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孩子的亲娘呢。”
“你想抢孩子,不就是想利用孩子,勾搭王爷吗?”
“你以为,今天我还会让你得逞?!”
挑衅的话音落下,聂明薇在孩子的襁褓外头,狠狠地拧了一把。
“嗯啊……嗯啊……嗯啊嗯啊……”
小家伙本来在聂明薇的怀里,就被勒得很不舒服。
现在突然又被拧了一把,沙哑的小嗓门,嚎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聂明薇一脸的得意,暗自窃喜:小外甥,给姨母好好地哭,大声地哭。
你哭得越大声,引来的人就越多!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4:41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