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天下(阿回燕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宠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穿越重生小说《盛宠天下》是作者“李尔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阿回燕回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燕回神情依旧,站起身往床榻走去,吩咐道:“你去休息吧”岁秋知道燕回并不会因为被官家下旨嫁到李家,身心都会倾覆到李家,燕回与汴京中所有的姑娘都不一样她甚至清晰的记得,燕回说过‘谁说女子不如男?我偏要在这世间开辟出我燕回的一片天!’燕回的一片天就是‘经商’,那些年老爷夫人没有出意外的时候,姑娘就像匹野马般叱咤在经商之路上,不过后因为老爷夫人意外逝世,姑娘去了王家后,才彻底安静下来想来这些年在王家……

小说:盛宠天下

作者:李尔尔

角色:阿回燕回

穿越重生小说《盛宠天下》的作者是“李尔尔”。故事梗概:’但舅舅从来就没有说过,像这种底蕴雄厚且并非她想象中莽夫的心怎么能抓住?燕回明显感觉到男人的神色有了轻微的变化,却还是说道:“你我都心知肚明,你们既知道我不过是个假的却还是接到了郓城,不就是难以与官家交代?但你们既知道我并不是王家的女儿,难以反抗官家却要把你们李家所受的气撒在我这里,难道,你们李家也…

盛宠天下

第6章 免费在线阅读

岁秋和赵迟听着年轻男人那隐晦不明的话语,都相继的退至一边,这也算是从那驿馆过后,二人又一次的见面。

不过从头到尾,燕回都是这场博弈中的棋子,谁也没有想过她的处境。

“难道不算刁难?”燕回虽明确前来的这里的目的,也知晓在这种视女人为草芥的世界,这个男人算是她另一种救赎,就像离开帝都时,舅舅那晦暗的话语一样。

‘阿回,只要你能抓住你夫君的心,在那北境之地就没人能欺负你。’

但舅舅从来就没有说过,像这种底蕴雄厚且并非她想象中莽夫的心怎么能抓住?

燕回明显感觉到男人的神色有了轻微的变化,却还是说道:“你我都心知肚明,你们既知道我不过是个假的却还是接到了郓城,不就是难以与官家交代?但你们既知道我并不是王家的女儿,难以反抗官家却要把你们李家所受的气撒在我这里,难道,你们李家也就只能欺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伶牙俐齿。”李苏彧微眯的双眸里闪过轻微的暗芒,轻声道。

燕回红唇轻动,清幽的双眼中漫开寒气,看不出喜怒:“信物今日归还给对方,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即刻返回帝京?”

赵迟一看这个从帝京而来看似柔弱的女子似乎并不像表面那般好糊弄,他紧张的看向李苏彧,生怕事情越闹越大。

“燕姑娘言重了。”李苏彧蹙眉,深想着燕回刚刚所说的话,剑锋越发蹙紧,他也没有想到从军营匆匆赶来却是这样的局面,祖母给的下马威明显用错了人。

“既李家不认,也不满我这个人,那……”

李苏彧直直的看着燕回那眉梢的嘲讽,打断了她的话:“是李家做事欠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燕回眉梢拧起,那清亮的瞳眸中隐隐呈现着几丝笑意,然后福身,疏离道:“多谢李将军体谅。”

赵迟张口结舌,就这?他怎么感觉这燕回要的就是二哥一句交代?

李苏彧看着淡淡光线下的少女,一缕金辉的光芒撒在她的眼梢,那端庄矜贵之态,昳丽之色着实让这暗淡的酒楼染了几丝艳丽。

“燕姑娘客气。”李苏彧眼神冷然,视线从燕回的脸上移开,定格在燕回那露出一半的手腕上,那通透的白玉镯着实罕见。

燕回察觉,立即用衣袖遮挡手腕。

似不经意的举动却是让二人心中都谨慎起来,燕回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难对付,毕竟不出声的狗才最危险。

如果李苏彧与李家一样的态度,她还好对付,偏偏李苏彧明显与赵迟前来的目的不一样。

而李苏彧却觉得燕回不像王家人也不像他所调查的燕家人,举手投足的贵气,还有那处处都彰显着的财气,这并不像落魄到寄人篱下的女子。

“从驿站回来后就在军营中,今日得知你抵达郓城才回城。”李苏彧的言外之意就是赵迟所做的事情他并不知情。

燕回敛眸。

李苏彧意态冷淡,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开。

燕回听着那沉重的步伐踩在楼梯的声音也让她感觉到那人的微薄的怒意。

他生气?

赵迟连连对燕回说了几声抱歉就掉头离开。

岁秋见状,走到燕回身边:“姑娘,李家是打算不认你这个媳妇?你可是官家亲自派人送你前来北疆的,李家敢抗旨不遵?”

“就是因为不敢,才要待我刚来郓城就来个下马威,李家这么做我也能理解,只是可惜了,理解是一回事,想要羞辱我,又是另外一回事。”燕回当然不可能把信物还给李家,若真蠢到把信物还给李家,那接下来不知多少难听的话入她的耳中。

“可这样进了李家岂不是更难过?”岁秋蹙眉,她想到王家内宅那些尔虞我诈就后怕不已。

燕回冷眸微动,转身走进房中没有出声。

岁秋走进房中关上房门后,继续说道:“若准姑爷还是一个不心疼姑娘的,姑娘你后半辈子可怎么过啊。”

燕回敛神,坐在窗户边,指尖拨弄着桌面上摆放的茶盏,静静道:“我抵达郓城无形间也给了李家羞辱,我是假的,李家不接受也正常,但官家的人就盯着李家大办婚事,待我进了李家门后才会返回帝京,李家不敢把我如何,只是膈应我占了李苏彧正妻之位罢了,其实我与李家都一样,喉咙里有着一口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但明显李家对付错了人,只要进了李家,无伤大雅的事情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燕回也算是说的很直白,除了要了官家给的正妻外,其余的跟她都没有关系。

“姑娘、”岁秋看着如此淡漠的燕回,心疼道:“姑娘,你的命真苦。”

燕回红唇轻扯,转头看向窗外,漫天的日光洒在黑瓦黄墙衔接相连的房屋上,她眼底闪过笑意:“这北疆的郓城也是美的。”

——

申时。

因着李家要大办婚事,全府所有人都在忙碌着。

虽不满官家安排的人,但怎么也是李家老祖宗最宝贝的孙子成婚,也不能含糊了事。

李苏彧跨过庭院,盔甲还未褪去,眉目轩然,浑身萦绕着一袭疏冷之气。

走进堂屋中,刚刚还吵闹的声音瞬间消散。

众人只见李苏彧一张脸冷冷淡淡,漆黑的眼直视高堂之上坐着的李家老太君,姜氏。

“苏彧回来了。”老太君自然欣喜孙子回来,只是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姑娘,有些为难:“二媳妇,带着他们都下去吧。”

另一面身着贵气的妇人站起身,福身过后率先出了房中,接着坐着的女人们都纷纷离开。

老太君身边的姑娘也起身,正打算说要离开的话却被老太君拉住:“蕴儿,你坐下。”

姜蕴看了一眼那英气逼人的男人,羞涩的低下头却并没有坐下来。

“你也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你以为躲在军营中就能躲得过去?官家既让一个假货做李家媳妇,那我们李家挑选心仪的姑娘做平妻,也算是对得起管家送来的假货,蕴儿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你也清楚,此番便都娶了,你也别说些让我这老不死寒心的话,我这老太婆就只想看你子嗣繁荣,别的,我也不会管。”

老太君把话撂出来:“我也就想要有一个我满意的孙媳妇,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

李苏彧眼神微冷,静静的看着姜蕴:“你出去。”

姜蕴被李苏彧的冷淡声吓得垂眸,也没有顾及老太君就直接转身离开。

老太君见状,胸口一口气差点没有出得来,她指着李苏彧,骂道:“你这不孝子孙,你……”

“祖母,是你让赵迟去要回信物?”李苏彧也不知道是带着怎样的情绪问出来的,只觉得心口上好似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本就是假的,我还不能要回?”老太君也不装模作样了,端庄的坐在那里:“怎么,那姑娘就向你告状了?”

“那祖母觉得你派的人能拿的回信物吗?”李苏彧眼神微深,唇边似有笑:“祖母想给别人下马威,让别人知道她是假的,李家根本不会认这媳妇,让别人知难而退?然后就算进了府,从此在府中也是伏低做小?”

老太君神情微凝,肃然道:“赵迟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祖母,我只能说,帝京来的那位燕姑娘并非祖母想的那般,只是闺阁中的女子,若祖母再想节外生枝,孙儿也不介意祖母再给孙儿七八个平妻。”

老太君见李苏彧从未这般冷然又肃然,把话也听了进去,开始沉思起来。

李苏彧见状,转身就走出堂屋中。

恰好遇到还留下来的姜蕴。

“苏彧。”姜蕴看着连眼神都没有给她的男人,喊道。

李苏彧侧眸,眸冷如刀,语气淡漠:“你还不死心?”

姜蕴双手紧紧相握,胸口起伏的厉害,她问:“听说那帝京来的女子明艳动人,你也心动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