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春秦木舟(惊鸿游)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惊鸿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惊鸿游》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稔山念旧”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惊鸿游》内容概括:隔日,清风林动,光暖柔情,我只觉得全身绵软,睁开眼时顾岚已经坐在床边擦拭水云剑,一道背影挺拔秀美,我裹在被榻里望着那道背影被光映衬地忽明忽暗,她的侧脸被光华镀了一层柔美的色彩,我盯得入神,直到她的声音打破我沉醉的眼神,才回转过神情离开被榻下床把包袱内的衣袍拿出来更换,我走到顾岚身后,点点她肩胛轻声问她要不要一起褪下来换掉,顾岚摇摇头,告诉我换下这身儿来会找不到合适的,我便未再多言,拿了衣服寻了地……

小说:惊鸿游

作者:稔山念旧

角色:小春秦木舟

小说《惊鸿游》是由“稔山念旧”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妞儿,你知道么,顾岚以前从来不这样看一个人呢。”“哈?”顾岚的眼眸转至沐随风身上,那道眼神颇有警告的意味,我却来了兴致地托腮望向沐随风缠着她继续说,这一路而来的人,要么就是倾慕顾岚的,要么就是被顾岚的气场给震慑的,从来没有那么一个人能告诉我顾岚的之前的真实,所以我算是心底好奇地,可是沐随风端起酒碗…

惊鸿游

第十七章终须一别 免费在线阅读

秋风动,落叶嚣。进秋时,我整个人蜷在顾岚怀里睡的香甜,难得地我们都没怎么醒,直至日上三竿,才觉得身子沉了,我才拨开被子起来,而今日顾岚约见沐随风要喝酒,我便随了一同而去,襄州的酒馆里酒香熏人醉,三个女人一台戏,沐随风又是个张扬的性子,怕是襄州府衙内都是些糙得不行的大男人,所以这沐随风,也是一副粗糙豪爽的样子。

我坐在一旁不知自处,两个人喝酒喝得豪情,我只好在一边抿茶,怎样都是两道景色,也许是我唯一看到顾岚如此解放天性的模样,喝到情处居然开始褪衣解发,而我亦不是个不解风情的,静坐着仿佛亭荷般不争不闹,反而坐不住的居然是沐随风,酒过三巡就一把抓了我的手腕。

“美人儿也太遗世独立了,怎么的不一起呢?”

我尽所能地摆出一副温婉的模样,摆摆手委婉回绝,我看着顾岚那双眼染了酒意之后更加透彻,仿佛一股炽烈的火能够把我吸进眸窝内挫骨扬灰,沐随风悻悻然放开我的手腕,然沐随风对于我同顾岚交织如火的眼神,有些吃不消地扶额。

“妞儿,你知道么,顾岚以前从来不这样看一个人呢。”

“哈?”

顾岚的眼眸转至沐随风身上,那道眼神颇有警告的意味,我却来了兴致地托腮望向沐随风缠着她继续说,这一路而来的人,要么就是倾慕顾岚的,要么就是被顾岚的气场给震慑的,从来没有那么一个人能告诉我顾岚的之前的真实,所以我算是心底好奇地,可是沐随风端起酒碗饮了口却不再多言了,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天造地设,天作之合。”

我抿着嘴努力压制下心中的羞赧,这两个词对于我同顾岚来说或许太远了,而顾岚却在桌上扑哧地一声笑出来,神情里蕴着我看不透的复杂,话锋一转,她同沐随风讨论着半月之后洛阳联动的事宜,而我听至此处却觉得心口窒闷,起身跟顾岚打了个招呼就要走出酒馆透气,顾岚顿了顿,极为复杂地交代我完让我注意安全,我拍了拍顾岚的手像是安抚我自己一般安抚她,才缓缓地走出酒馆。

酒馆外的树叶知秋,落在黄土之上一大半儿,我遥遥望着天际那边的云层流动,心中阴郁难疏,我知晓顾岚的打算,亦明白她那日问我的复国之事是我迟晚需要面对的事宜,尽再退缩逃避之能,我终究需要为了自己去殊死一搏,而这一搏的代价,除了我需要涤尽心智稚嫩之外,摒弃杂念与情感,专心地投身这万劫不复之中,最大的代价,是现下陪伴我左右的顾岚恐有日不能再携手,我沉痛地闭上眼,两股情绪犹如滔天的骸浪席卷心房,作为王女,我必须要做的,是复仇,作为珞曦,我只想同顾岚逍遥江湖,携手白头。

“为何,要这般为难我呢。”

“因为你是斓珞,凤鸣九天的王女。”

顾岚清脆利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击击中我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房,我的脸色极度难看,不敢回身去看顾岚的眼睛,而我耳边响起她沉稳坚定的脚步声,再后,我后背一暖,整个人便被她后拥在怀,我死死地咬着唇瓣,仿要咬出血来,泪血如同交融般被我压制住,顾岚带着一丝醉意的声音悄然落进我耳朵里。

“不要怕,岚在。”

好一个在,我倒抽一口凉气,而那股凉气随着喉咙一直窜进了心房,虽是秋时,我却犹如置身九寒冰窟,这一个在彻底打破了所有的力气,我软着身体努力站稳,顾岚的手一撑,我的身体便稳了稳,沐随风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被她的侍从们左右扶着回府衙,一曲清歌散落在长街内,词曲凄婉柔肠,沐随风亦是个有故事的女子,可我现下难得追究她是否故事。

顾岚抱着我,醉意却好像一股莫名的助力,她一路将我抱回了客栈,不顾众人的目光一脚踹开房门,将我丢在了床榻上,扑面而来的酒香顿时萦绕进我的呼吸里,我睁大眼望着就这样趴在我身上的顾岚,眼底那股烈火似乎快把她自己燃尽了,我亦是犹如葬身火海般热烈,我清楚,顾岚不是那种酒后乱性的人,她向来把自己克制地极好,而我心底沉痛只敷衍地别过头,顾岚覆在我耳旁轻声细语地劝。

“珞曦,你可别让岚失望啊。”

失望,是个何等沉重的词汇砸了下来,幼时母皇亦是告诉我,不该让她失望的,我不负所托地学艺,现下顾岚亦是这么同我说失望,我轻轻地笑出声来,本着对她的信任和爱慕只得斟酌之后,心房内迸发出来的声音告诉我。复国是我应该去做的。

“好。”

顾岚伏在我身上,轻轻地笑了一声,像是如释重负般地解脱一样,靠在我身上睡着了,一室醉人。

而我躺着榻上不能入眠,顾老同顾岚的恩怨还没解开,就算是顾岚身为顾家之女,依照顾老在当下皇朝中的势力如日中天,区区一个顾岚他尽然是可以放弃的,说到这里,我竟觉得有些头疼,因为之后的事情,全被压中了,而这团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被我和顾岚暂时搁置,次日,高明月和顾倾倾仿佛叫魂一般地敲锣打鼓,目的却是告诉顾岚与我,一桩天大的喜事,而这桩喜事之后,居然是我和顾岚最后一段安稳喜乐的时光了。

清晨风冷,我悠悠转醒时动了动因为顾岚压了一宿而酸疼的手臂,顾岚一骨碌地滚在一旁的床栏上,嗷了一嗓子,我眯着眼爬过去给她揉搓撞到的手臂,门外被扣响的声音愈演愈烈,我烦躁地揉揉头发,吼了句来了,爬下床榻去开门,门外高明月的脸看起来神采奕奕,一旁的顾倾倾小鸟依人地挂在她手臂上,我鄙夷地瞅一瞅两人。

“扰人清梦,什么事啊?”

“珞掌柜啊,羡君山那厮抓到了一个你们之间的老朋友。”

我努力整理着思绪,回转了两遍之后用复杂地眼神看着两个仿佛吃了药一般的女人凉凉开口。

“你俩吃什么药了,大早上的糊弄三岁孩子呢?”

说罢我便想关门,而被高明月一挡,她的弩箭和门板碰撞出一声剧烈的声响,我蹙着眉头把手一抱,她眼底那股嬉笑玩闹消失地无影无踪,而她的话却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折渡,被羡君山抓了。”

“你说什么?!”

我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惊诧,直接叫出来的,顾岚躺在里头也一翻身坐了起来走到我背后眉头一皱。

“在哪里?”

“现在在羡君山的房里,所以我和阿倾才来找你们,打算从长计议。”

而顾岚沉默着,手搭在我的肩上捏了一下,随着高明月他们离开了房内,而我被顾岚反手一推推进了房内,心道不好,利落爬起时不如顾岚的内劲,她将门朝外反锁,钥匙直接丢给了顾倾倾,她的意思,恐是顾家有什么变数,折渡就是最好的证据,顾岚把我关起来,不过是要身先士卒地先回皇城的顾家,一探究竟。而我想通这点,已经不知如何,只能一味地拍门。

“顾岚!你放我出去!你不能去!也不能把我放在这儿!”

“乖,会回来的。”

这是我最后在襄州听到顾岚的声音,犹如诀别之声,琴弦独断的破碎,打进了我的耳朵里。让我难以接受,这是成长的开始,命中注定终须一别,而那句不定的诺言,却撑着我等到顾岚回来时,将心中的笃定和仇恨推起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6:19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