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天路罗子良夏雨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天路天路)天路天路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天路天路)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天路天路》,是以罗子良夏雨婷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金鸡纳霜”,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老陈在办公室里招架不住两位老板的不停追问,只好来找罗子良罗子良笑道:“你让他们到我这里来吧”“好,好”老陈松了口气,这种信访部长的工作不好干呐陈秘书回到办公室,郑重地说:“我们罗乡长有请两位”“哪个乡长?你们乡政府可有不少乡长,我们要找个说话管用的”陈胖子说那家伙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知道很多门道道,可不是让人随便应付的陈秘书说:“政府的领导们说算都管用,再说,这次让你们去的是我们……

小说:天路天路

作者:金鸡纳霜

角色:罗子良夏雨婷

《天路天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金鸡纳霜”。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陈秘书回到办公室,郑重地说:“我们罗乡长有请两位。”“哪个乡长?你们乡政府可有不少乡长,我们要找个说话管用的。”陈胖子说。那家伙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知道很多门道道,可不是让人随便应付的…

天路天路

第028章收拾残局 免费在线阅读

老陈在办公室里招架不住两位老板的不停追问,只好来找罗子良。

罗子良笑道:“你让他们到我这里来吧。”

“好,好。”老陈松了口气,这种信访部长的工作不好干呐。

陈秘书回到办公室,郑重地说:“我们罗乡长有请两位。”

“哪个乡长?你们乡政府可有不少乡长,我们要找个说话管用的。”陈胖子说。

那家伙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知道很多门道道,可不是让人随便应付的。

陈秘书说:“政府的领导们说算都管用,再说,这次让你们去的是我们的罗乡长,正的,门牌上写得清楚,谁还骗你们不成?”

“那样呀,郑老板,走吧。”陈胖子听到这么说,才不情愿地站起身来。

两人走在过道上,郑珊小声地提醒:“陈老板,在政府办公室可不要乱说话,说什么不管用的,犯忌。”

陈胖子无所谓地说:“怕什么,我只不过在说实话而已。——你不信,等着吧,看看那个什么罗乡长能说出什么花来……”

看到两人进来,罗子良起身,微笑伸出手:“两位老板,幸会,幸会!”

陈胖子看到年轻的罗子良,怔了一怔,问道:“你就是罗乡长?”

罗子良说:“罗子良,老板贵姓?”

陈胖子说:“陈实。”

罗子良“哦”了一声,心想,这名字倒实在,称呼了声:“陈老板。”

郑珊握着罗子良的手不放,娇笑道:“我叫郑珊,罗乡长好年轻呀。”

“哪里,也就比郑姐年轻了那么两岁,来,都请坐。”罗子良不卑不亢地说。

“咯咯咯……,罗乡长真会说笑,你郑姐老喽。”郑珊一边咯咯直笑,一边打蛇随棍上。

“郑姐年轻貌美,谁敢说郑姐老,我跟谁急。是不是陈老板?”罗子良笑笑。

“那倒是,郑老板美貌不减当年。”

郑珊离婚多年,一个人打拼,事业有成,保养得也很好,这陈实早就垂涎三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呵呵,和罗乡长说话倒是有趣,不过,接下来的话题有可能不太愉快,罗乡长可要有心里准备哟。”郑珊暗示地说。

“郑姐,别把问题说得太严重,吓着我们的陈老板就不好了。”罗子良激了一下陈胖子。

“是呀,我们要说的事情,是吓着我了,我的血压升高了不少,所以来找罗乡长安抚安抚。”这陈实倒是名符其实,说话干脆利落。

“哦,我以为陈老板见过大风大浪呢,没想到一个范老板,就让你血压升高,夸张了点吧?”罗子良不动声色。

“罗乡长认为范老板这件事情是小事?”陈实看到罗子良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不是装的。

“这只是一点小风浪罢了,不足为虑。”罗子良正色道,“乡政府和范老板恰谈的项目我原先确实不知道,我昨天回来后发现问题有些不对劲,早已经安排人去寻找范老板了,不日将有消息。”

“既然罗乡长实诚,我们也不瞒着,当初我和陈老板也是看在范老板手上的协议里有你们乡政府的公章大印,才相信他的,如今出了事,那请问罗乡长,这件事情怎么解决?”郑珊说。

“对,对,对!我们就想看乡政府的态度。”陈胖子接口道。

“首先,我得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乡政府做得草率了,不过,大家理解一下呀,你们来的时候就应当知道,我们这个乡那么落后,好不容易碰到个前来投资的老板,心里一高兴,把关不严了,那也是为了当地的村民嘛。”罗子良说道。

“那罗乡长的意思是?”郑珊连忙问。

“乡政府失察在先,但是,你们两位老板也有错,在不了解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交纳了诚意金,对吧?我说了,范老板我们会联系政法部门把他逮回来,你们的损失得通过法律手段才能解决了。

“这件事情的解决必须互相理解,不论是我们,还有你们,都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吃一堑长一智嘛。话说回来,村民的房子已经拆迁了,盖还是要盖,没有他范老板,还有张老板,李老板,到时可能还会找两位合作呢。”

郑珊和陈实两人面面相觑,用眼睛互相问询。人家罗乡长说得在理,是自己把钱送给范老板的,如果一味地找乡政府麻烦,也不妥当。再说,这个项目以后还是要建,何不留个余地呢?

“罗乡长,那个范老板能抓回来吗?”郑珊想了想,问。

“能,一定能!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但是,你们的钱能追回多少,这方面我就不知道了。”罗子良说。

“那好,我们就相信罗乡长一次,”郑珊用目光和陈实交流了一下,站了起来,向罗子良伸手握了一下,“希望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会的,会的,来日方长嘛。两位老板慢走。”罗子良向他们挥手告别。

送走两个讨债的老板,罗子良松了口气,刚坐下来喝了口茶,没想到陈秘书又找来了:“罗乡长,又有村民为这件事情来闹了……”

罗子良不想再一个一个的做工作,干脆给受到影响的村民开个会得了,但他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现在通知已经来不及,就对老陈说:“陈秘书,你跟来的人说,让他们先回去,顺便通知一下其他村民,明天早上在办公楼前集合,我给大家一个说法。”

“那感情好。”老陈回去跟村民交待了。

第二天早上,办公楼门前聚集了二十几个村民,有的一家子都来了。

罗子良准时来到大门前,清了清嗓子,说:“乡亲们,我们建设本乡集市的事情遇到了点麻烦,但只是暂时的,请大家放心,我说了,没有他范老板,还有张老板李老板,现在什么可贵?土地!大家看看我们乡的村民多实在,一说建设,哗啦的就把房子拆了,哪个开发商遇到过这种好事情呀?”

“说得是。不过,罗乡长,听说那个范老板跑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有村民问。

“跑就跑呗,俗话说东方不亮西方亮,死了张屠夫,咱还吃带毛猪不成?”罗子良轻松地说。

“哈哈哈……”村民们笑了起来。

“大家放心,不出半个月,我保证这里就会开工建设……”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7:42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