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徐溺傅祁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徐溺傅祁白)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是由作者“三春里”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徐溺傅祁白,其中内容简介:明面上是代职,实际上是造势,向着后方更磅礴的傅家改革迈进,这是一件极其恐怖的现实,医院是第一步,傅家百年大族,旗下产业遍布国内外,涉猎无数领域,傅家兄弟姐妹几个明争暗斗这么多年这傅归渡才刚刚回国,就直接上任谁心里不惊涛骇浪?她丈夫都不能轻易去找傅归渡问罪,她哪里来的胆子?**徐溺没有化妆,自行开车直奔医院昨天傅祁白给她打了电话她直接将他拉黑了现在他找不到她人,昨天的事绝对让这个男人彻夜难……

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

作者:三春里

角色:徐溺傅祁白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三春里”的一本书《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讲述了

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

第6章 免费在线阅读

傅归渡显然只是路过。

他淡淡一扫,抬腿要走。

那俩老总像是看到了什么连他们都得摇尾乞怜的大人物,连忙冲出去拦下。

“傅先生也来这里吃饭?不如一起?”

赵扬也奇怪的看向傅归渡。

傅先生?

傅家的人?

他顿时眼睛一亮。

傅家,那可是金字塔尖儿啊!

他当即一把抓住徐溺的手臂拉着往外走。

徐溺皱眉。

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赵扬强制拉到了男人面前。

徐溺:“……”

傅归渡若有似无垂眸瞥她一眼。

徐溺顿时觉得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杨总还在盛情邀请,不难看出他极其想要搭上傅归渡。

但傅归渡性情着实淡漠,一言不发,叫人毛骨悚然的。

赵扬一急,立马说:“傅先生,这是徐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是傅家科力集团少爷的女朋友,同为傅家人,你们也算亲戚了吧?”

徐溺:“……”

赵扬这傻逼。

攀什么亲戚。

她本来就想要钓这男人,对于跟傅祁白男女朋友的关系本就是忌讳,赵扬倒好,偏偏往她枪口上撞。

这回。

傅归渡才看向她。

殷红的唇一启:“不识。”

徐溺:“……”

亲她那么狠,还扔下楼,这会儿不认识了?

赵扬也傻眼了,没想到傅归渡竟然这么难搭腔。

正抓耳挠腮时。

却听傅归渡道:“裙子脏了。”

所有人一愣。

皆看向徐溺。

徐溺也低头。

领口滴了不少酒水,洇开一片痕迹。

她抬眸看他,莞尔一笑:“多谢提醒。”

傅归渡收回视线,也不屑于跟其他人多费口舌,迈着长腿便走,任凭杨总林总怎么呼唤,都无济于事。

徐溺去了趟洗手间。

喝酒喝的太猛,现在她头也是昏昏沉沉的,并不是很舒服,纵然她酒量再怎么好,也不太能扛得住对瓶吹。

不过也算是巧合的解难。

他的出现倒是让那些人不再将注意力落在她身上。

也就化解了这场灾难。

来洗手间的时候她观察了一下。

他去的包厢是更高规格的,轻易接近不了。

今天怕是没办法跟他接触了。

这一场饭局下来。

没有人再继续为难她,徐溺也轻松不少。

合同拿到手,尘埃落定。

晚上十点半。

徐溺站在饭店门口,这边恰好是风口,吹得她胃里翻江倒海。

她脚也酸的厉害,干脆坐在旁边花坛边缘,脱掉那十二厘米的高跟鞋,露出一只小巧白皙的纤纤玉足。

指甲涂着烈焰般的红色指甲,在夜色里格外醒目。

娇的令人想掐出自己的痕迹。

汽车在路边停下。

前方拥堵,水泄不通。

昏暗的后车,玻璃上折射灯光,看不清人影。

前面,司机小心翼翼看了看后视镜:“五爷,可能还得堵一会儿。”

须臾,后方才传来声音。

“嗯。”

司机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

却发现五爷正侧头看着车窗外。

傅归渡慵懒地支着颧骨,视线淡淡落在路灯下的那抹身影。

黑卷发被风吹得肆意飞舞,肌肤白的惊人,好像是易碎的娃娃。

涂着红指甲的脚,骨骼形状极其漂亮。

比他玻璃橱柜里的那些标本更美丽。

傅归渡整个人匿在幽暗之中,令人看不清他神情。

但是司机刚好能够观察到情况,自然注意到了那边的徐溺。

心中不免惊涛骇浪。

五爷竟然会关注一个女人。

他当即小声开口:“五爷,要不要请那位小姐上车来?”

**

**

徐溺喝了酒,车不能开了,代驾又叫不到,只能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

眼前投下一片阴影。

迎来一阵雪松淡香。

徐溺心一沉。

抬起头。

男人正好朝着她伸出手,修长、骨节漂亮、指甲干净圆润,令人浮想联翩的手。

“要帮忙吗?”

徐溺缓缓挑眉,有些猝不及防。

但现在她确实是不舒服,心有狐疑,也浅浅地握住那只手指尖,声音似乎在风中颤抖着,可怜又脆弱:“我感觉胃里好像被灼透了,不太舒服,你能……送我去一趟医院吗?”

他没有说话。

只是弯下腰,凑在她面前,那双黑瞳深不可测。

徐溺呼吸仿佛被遏制。

他却说:“能自己走吗?”

徐溺想要摇头的,但想了想,他喜欢清纯的,她那么不矜持会惹这个男人不喜欢的,需要掌握一些尺度。

“我可以。”

她声音低低的,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眼圈红红的,媚与纯糅杂其中让人分不清。

傅归渡喉结嗡动了下:“嗯。”

便直起身。

徐溺重新踩上高跟鞋跟在他身后。

心中猜疑不断,不停打鼓。

傅归渡为什么突然会来跟她搭腔?

她不解地看着他后脑勺。

男人身高极高,她就算踩着高跟鞋,才只到他耳朵。

要知道,她身高也有168。

这身高形体着实是有安全。

路边停着一辆宾利。

徐溺上了车。

他吩咐了去景圣医院。

随后狭窄逼仄的空间便安静下来。

加上没有开灯,昏暗的看不清周遭。

只有他淡淡的气息环绕,让徐溺有一种自己已经陷入一处陷阱的惊悚感,四面八方都是未知的危险,好像已经有凶猛的恶兽在黑暗中悄然嗅着她的脖颈是否甜美。

而他,始终慵懒又清冷地坐在身侧。

高高在上无人能及。

徐溺后背都不由微微浸出汗意,不由得紧张。

好在这段路程不算太过漫长。

抵达景圣医院时,人流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傅归渡带着她从地下车库上楼,抵达了急诊科。

显然他在这里就是绝对的权威,一看到傅归渡,那些医生护士连忙问好:“副院,您怎么过来了?”

傅归渡示意看徐溺。

“喝多了不舒服,血清乙醇浓度查一下,肝功能,胃部检查。”傅归渡语速不算慢,但听在耳膜里格外清晰,低沉好听的要命。

徐溺顿时扶额,似乎更晕了。

——这嗓子去拍三级,一定能卖爆。

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其余医护人员表情顿时怪异起来。

徐溺权当没看到。

躺在床上接受检查。

景圣医院高昂的医疗服务,她也想感受感受。

不久。

医生拿着结果过来道:“这位小姐,你肝功能指标低一些,还有现在你胃部灼烧反酸,还是输一些液体的好,奥美拉唑葡萄糖等等,代谢酒精作用。”

徐溺头皮一紧,“美女姐姐,我可以不输液吗?”

医生都表情一诧:“你不嫌胃疼?”

徐溺:“那可以在脚上输液吗?”

医生:“……嗯,也不是不可以,但为什么?”

徐溺下意识瞥了一眼帘子外的身影。

“我手容易肿,扎了就淤血,会很影响美观。”

再者。

她真的特别怕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8:29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