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霍庭深宋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

最具潜力佳作《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霍庭深宋璃,也是实力作者“陆迟迟”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霍家老宅订婚宴自从那天跟霍老爷子闹了一番之后,他便再也没去找过宋璃,深色西装衬地他整个人越发低沉他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宋璃,要她将整套成品送来霍宅“温小姐已经来了,您还是快点下楼吧”身侧助理催了一句,霍庭深掐灭手里的眼,淡淡地应了一句:“嗯,让顾锦年着手准备吧”“是”助理应了一声,便看到男人的身影远去今天霍家老宅来了不少人,温诗晴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裙,包裹着她整个身子,显得越发修长,浓妆……

小说: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

作者:陆迟迟

角色:霍庭深宋璃

《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小说是作者“陆迟迟”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内容介绍:”叶临成压低嗓音,生怕惹恼了这个男人,手里还有个项目希望霍家能高抬贵手呢。叶家算得上是富贵人家,可在霍庭深面前,却是什么都算不了。他哪里知道,叶芙蓉居然惹上这个男人,也怪平日里自己骄纵惯了。男人弹掉手里的烟灰,冷笑一声:“叶总放心,我不是记仇的人…

岁月不曾对我温柔岁月不曾对我温柔

第27章 惹不起 免费在线阅读

叶氏集团大楼。

叶临成吓得缩成一团,等着叶芙蓉从医院回来。

刚把宋璃送回去的男人稳坐在沙发上,不出声,指间夹了一支烟。

“霍少,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叶临成压低嗓音,生怕惹恼了这个男人,手里还有个项目希望霍家能高抬贵手呢。

叶家算得上是富贵人家,可在霍庭深面前,却是什么都算不了。

他哪里知道,叶芙蓉居然惹上这个男人,也怪平日里自己骄纵惯了。

男人弹掉手里的烟灰,冷笑一声:“叶总放心,我不是记仇的人。”

叶临成一脑门的冷汗,点头哈腰:“是,是,等她回来一定让她给您赔礼道歉。”

门外进来两道人影,叶芙蓉一身华贵,收拾好了才过来,她一看到沙发上的霍庭深,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事不简单。

“你还知道回来!”

叶临成拽了一把,呵斥道。

“跪下给霍总道歉!”

他拽着叶芙蓉过去,男人坐在沙发上,双眸宛若鹰隼一般,霍庭深蓦地一抬头,盯着眼前两个在商量的人身上。

“哪只手打的璃儿?”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炸开,叶芙蓉怔了一下,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了:“我不知道那是您的未婚妻,要不然也不会……”

“我问你哪只手?”

霍庭深冷声道,给身侧保镖递了个眼神,两个黑衣人上前一人拽一只手,把叶芙蓉按在地上。

“霍总,我妈她也不是故意的,更何况她被气得心脏病复发,你。”叶子铮走过去,跟男人对视一眼,便觉得后背一阵寒风。

这就是宋璃的未婚夫啊。

在鹿城一手遮天的男人,整个气场都不一样,叶子铮拦在前面,不能让母亲白白受这样的欺辱。

“你懂什么,还不快滚开。”叶临成呵斥道,他面色煞白,“是我教子无方,还请霍总不要往心里去。”

“璃儿是我的未婚妻,叶太太欺负到我未婚妻的头上,还妄想我高抬贵手?”

男人起身,轻蔑地扫了叶子铮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就听到叶临成一巴掌打在叶芙蓉脸上,女人满脸懵逼,她捂着肿起的脸,以为那女人不过是个玩物,没想到霍庭深居然替她来这里出头。

叶芙蓉哪里还敢再说什么,扯了叶子铮一下。

她倒也识相,自顾自地跪了下去。

“妈……”

“是我的错,我不该羞辱宋璃,霍总要怎么出气都行。”

霍庭深掐灭手里的烟,漫不经心地道:“上门赔礼道歉,璃儿原谅你了就成,至于新城那块地,叶氏就别想参与了。”

“霍总!”

叶临成的心脏梗了一下,整个公司忙了两三个月的成果,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以为能分一杯羹,可谁知道就这样破灭了。

叶临成气得不行,可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霍庭深离开。

“都怪你!你这个丧门星,招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他的女人?”叶临成深呼吸一口气,看到痛哭流涕的妻子,气不打一出来。

办公室内乱成一团。

叶子铮有意阻拦,可知道父亲在气头上,而且这件事情也是叶芙蓉的不对,平白无故地对宋璃动手怎么都说不过去。

“我知道错了,我会亲自去给她赔礼道歉。”

“叶氏的损失,你让我怎么承担?”

叶临成一脚踹了过去,叶芙蓉本就是个养在外面的女人,因为生了个儿子转正,本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人,可自从做了叶临成妻子之后,她就发现这男人在外面偷腥,叶芙蓉恨极了三儿四儿,见着宋璃那张狐媚子脸,一个没忍住就动手了。

“把夫人带下去。”

“爸,霍氏临时变更主意,咱们不是有合同吗?”叶子铮一直没有说话,这会儿得空。

叶临成摇头,招标还没有结束呢,哪里来的合同,叶氏之前和霍家洽谈合作,基本已经快敲定了,谁知道来这么一出。

“霍庭深,比他爷爷雷厉风行地多,在他面前,你试图反抗,死的会很彻底。”

叶临成面色苍白,叹了口气。

叶子铮蹙着眉头,也不好说什么,事情经过也都了解透彻,都是叶芙蓉惹下的祸端。

……

半山公寓,漆黑的地下室内,温厉被捆在椅子上一天一夜没有进食,昏暗的灯光特别压抑。

他不知道是谁要这样对他。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男人倒了一杯红酒,坐在温厉对面。

“是你?”

“温家那几个老匹夫要是有你这胆子,也不会落到今天这地步。”男人阴沉着脸,隐匿在暗中,声音异常的平静,“你绑了我的儿子,你该庆幸他没受伤。”

“霍庭深,你想做什么?”温厉浑身一抖,对上那双眼睛,一瞬间被吓了一跳。

在外面也就是个高冷的形象,可是此刻坐在对面的男人,浑身透着杀气。

“温诗晴的走狗?”

“别拐弯抹角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要杀要剐一条命的事情!”温厉吼了一声,他不怕死,本就是在道上混的,刀尖上舔血。

“想死,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霍庭深沉声,眼眸之中那抹杀意越发深了。

“给你个机会,扳倒温家。”

男人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盯着满脸不可思议的霍庭深看。

“温家已经彻底凉了。”温厉抖着身子,明明霍庭深大获全胜,他为什么还要给自己退路,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为什么看不出来半点他的意图。

霍庭深勾唇,笑得邪魅。

凉了么?

还没呢,这只是一个开始。

“张润越当初嫁过去的时候,温家不止你继父一个儿子,他有个双胞胎,你帮我找到那个瘸子在哪里,我可以让你带走张润越和温诗晴。”霍庭深死死的攥着手。

“瘸子?”温厉愣了一下,“我没有在温家见过。”

“是你继父的兄弟,长得跟他一模一样,找到他,把他带到我这里来。”

霍庭深沉声,看着对面那个男人。

温厉身子一抖,点点头,应了下来。

就在男人离开地下室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底下传来,霍庭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