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安安宫熠北(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易安安宫熠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中的人物易安安宫熠北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云锦一”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内容概括:可她这边才坐上床,对面的电视机就又亮了起来屏幕里又又又是时瑾言的那张脸就在时念初想着要不要把电视给丢出去的时候,时瑾言立马抓紧时间把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我这边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你帮忙!”“没空!”时念初拒绝得干脆利落转身拿起了放在床头上的相框这个相框的材质是水晶的,时念初上下抛了抛,重量还不错,应该能够把电视屏幕砸个窟窿“是爷爷开的口!”时瑾言看着时念初的举动连忙说道“爷爷?……

小说: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

作者:云锦一

角色:易安安宫熠北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云锦一”的一本书《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讲述了

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

第12章 免费在线阅读

时念初盯着这句话看了片刻,然后纤细的手指一滑,再次回了对方一个简单的:

“嗯。”

“那我们还是在老地方见,我等你!”这一次对方回得很快。

而且似乎是很愉悦。

时念初收起手机,就站起了身。

“念念,你是要出去了吗?”一看到时念初这副举动,禹承安的心也跟着痒了起来。

“你文件处理完了?”时念初冷眸给了他一个眼神。

“……没有。”禹承安的声音压得低了一些。

“那你问这个干什么?”时念初眼底的冷意更深了。

“我知道了,我会留在公司好好工作的。”禹承安脑袋搭拢着。

一脸认真的开始翻阅面前的文件。

那样子像极了一只被驯服成家狗的野狼崽子。

只是他这幅模样,骗得了其他人,却骗不了时念初。

“阿大,你留下来。”时念初吩咐了一句。

“是!”阿大立马应声。

禹承安一听到这话,但是有点不淡定了。

要是阿大留下来,他还怎么偷懒啊?

“念念,你这次出来就只带了阿三和阿大,你对南城这边也不太熟悉,还是让他们跟着你一起出去吧,这样我也放心一点。”禹承安一副兄妹情深的模样。

时念初却只是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又吩咐了一句阿大。

“要是他敢逃跑,或者是偷懒,就把他的腿给我打断!”

“是!”阿大定声。

禹承安:“……”

“念念,不用做到这个份上吧?”禹承安用一副带着商量的神情看着时念初。

然而时念初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转身就带着阿三出去了。

“念念……”禹承安还想要追上去,可是阿大却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禹承安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的膝盖有点疼了。

然后重新拿起了面前的文件,无比用心的看了起来。

阿大他们把时念初的话当成是圣旨一样。

虽然说他也算是他们半个主子,可他们根本就不是会懂这种人情世故的人。

真的自作孽不可活呀。

禹承安不得不接受了自己打工人的事实。

而时念初这边,从公司出来后,就直接给阿三报了个地址。

半个小时后。

车子停在了一家私人会所面前。

“你在外面等我。”时念初吩咐了一句,就直接下了车。

她要去见的那个人,不太适合带着阿三一起去。

她的胆子最多也就只有蚂蚁大小,阿三他们身上杀气太重,去了估计那丫头话都说不利索。

“是!”阿三虽然有点担心,但是看着时念初那坚定的神情,也就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当即低声应了一句。

时念初一进入会所,坐在大厅靠窗的位置看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害羞的女孩。

梳着厚厚的刘海,戴着老气的黑框眼镜。

明明都已经成年很久了,穿的衣服还是学生时代的T恤牛仔。

她从进来后就一直不停的往门口看,这会见到时念初进来,不由一愣。

时念初当即迈步朝着她走了过去。

自顾自的坐到了她的对面。

而许语微还是一脸呆呆的看着时念初,完全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我这张脸就这么好看?”时念初微微的挑了挑眉,语气里还带了几分调戏的味道。

“……啊?我……”许语微一下子就回过了神来,小脸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

手足无措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唉唉……

看着她这副模样,时念初之恍若未闻的叹了口气。

“怎么一年没见了,你还是这副动不动就脸红的模样,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一直都是这样。”许语微的声音特别的小,一举一动都透着胆怯和内向。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时念初。

“但是你好像变了很多。”

“是吗?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呢?”时念初伸出手招来了服务员,然后点了一杯烈酒。

“安安,喝酒伤身,你还是少喝一点。”许语微连忙开口。

“安安?”时念初听到这个称呼,低低笑了一声。

“啊,我忘记了,你现在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对不起,我一下子顺口就喊出来了。”许语微看着时念初脸上的神情连忙道歉。

“我都说了,你不用总是动不动的就跟人道歉,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时念初以前就很看不得许语微这幅谨小慎微的模样。

如今恢复了记忆,就更加是看不了了。

“我……”许语微的脸又红了,小时候不安的揪着自己的袖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算了,先吃饭吧。”时念初很清楚,许语微这样的性子一时半会是改变不了的。

直接点了些吃的,好让许语微先放松一下。

要不然,她今天这一晚上估计都不会再开口说一句话了。

许语微吃东西都是非常小心翼翼的。

安安静静的坐在那边,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

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脑袋埋的低低的。

时念初看着她这副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

许语微是许向晴的妹妹。

不过是那种被所有人都不喜的私生女。

她的妈妈是一个舞女,因缘际合下认识了许父。

看着人还有些家产,就动了歪心思。

用了一些手段偷偷生下了许语微。

想要以此母凭子贵。

哪知道,许父那个人无耻到了极致。

压根就不想认许语微。

许语微的母亲痴痴缠缠了好些年,却依然没能得到半点好处。

最后精神失常,直接跳楼自杀了。

许父没办法,就只得把许语微接回的许家。

只不过,许语微在许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甚至连个下人都可以随意的欺负她。

她们之所以能成为朋友,也是时念初无意间帮了她一次。

这个单纯的家伙就把她当成了过命的朋友。

总是时不时的找她。

慢慢的两人也就成了朋友。

可以说,许语微是时念初失去记忆的那三年里,感受过的唯一的温暖。

后来她恢复了记忆,跟南城这边所有的人都断了联系,但是却唯独没有拉黑许语微的联系方式。

这一年来,两人偶尔也会聊上几句。

或许这次,她可以劝她一起离开。

而就在时念初思绪飘远的时候,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许家的那个私生女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01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