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许渺渺宋无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最新章节列表

以许渺渺宋无邵为主角的武侠修真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是由网文大神“青纱菀”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天空中灰蒙蒙的,乌云将太阳拦下,淅淅沥沥的小雨点点滴下空旷的街头女人一席薄纱空洞的坐在台阶之上,任由雨水将她冲刷周围的的商铺已经开始零零散散的摆开,女人好似一只断了线的木偶,提不起精神看着她这个样子,大宝心头一颤,明明入秋见凉的节气却感觉到温暖倍至“你在找我”大宝缓缓走近女人,语气不是疑问和质疑而是肯定,他承认看见许渺渺失魂落魄坐在台阶上时,有些心痛许渺渺缓……

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

作者:青纱菀

角色:许渺渺宋无邵

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是由“青纱菀”所著。内容概括:过来须臾,许渺渺才结束了这场治疗。盯着在椅子上发呆的宋未薇,许渺渺走了过去。“为什么要救他。”宋未薇呆滞的看着前面,轻飘飘的吐出这句话…

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

第三十三章 杖刑 免费在线阅读

宋未薇愣了一下,转身离开。

在此进来时,手上还拿着一把剪刀

宋未薇捏紧了手中的剪刀,锋利的一变径直对着昏迷不醒的男人。

“未薇!”

许渺渺将宋未薇呵斥中,看着女人几乎疯魔的模样和离许山只有几厘米的剪刀,她不敢相信,如果没有呵斥中宋未薇将会发生什么。

宋未薇反应过来,鼻尖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将手中的剪刀慢慢递给许渺渺。

过来须臾,许渺渺才结束了这场治疗。

盯着在椅子上发呆的宋未薇,许渺渺走了过去。

“为什么要救他。”

宋未薇呆滞的看着前面,轻飘飘的吐出这句话。

许渺渺眉心皱起,盯着她开口回应:“他有罪,但我们不能杀他。”

“为什么!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说着,宋未薇掀起自己的胳膊上的衣服。

上面被烫伤的和鞭打的痕迹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许渺渺心疼的将宋未薇的胳膊抬起,看着道道红痕,有些哽咽的开口:“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用吗,你除了能快慰我两句还能干嘛,你能替我报复那些人,你能杀了许山吗!”

许渺渺愣在原地,一时之间说不出话。

只能盯着宋未薇发狂的模样,将她安慰的抱在怀中。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何必让自己的手上沾血。”

宋未薇身形一愣,许渺渺将她松开转身给许山为了些药。

“咳咳咳—”

许山被水呛着,咳嗽两声,缓缓睁开双眼。

看见是许渺渺,许山咳嗽一声,语气激动:“许渺渺,怎么是你,你又想干什么!”

许渺渺拿起一根银针看着许山,语气发狠的开口:“许山,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男人眼神流转,将头扭向一变开口:“你将我害成这样,路遇山匪将我殴打一顿,还那刀伤了我。”

“胡说!”许渺渺拿着针灸向他步步逼近:“你三根手指之间泛黄,明显是经常摇骰子才留下的痕迹,你身上伤多,但都不致命,将你手指剁下的人甚至事先给你吃了麻沸散,肯定不是山匪所为。”

“你,你别过来!”

许山被许渺渺手上的银针吓破了胆子,步步后退:“我,我说。”

见她松口,许渺渺这才将银针收起。

“我和别人赌钱,输了,就被割了手指。”

“屡教不改!”许渺渺大声呵斥,眉间扭做一团。

“呦,你把她赎回来了。”许山双眼一眯看着许渺渺:“既然你都有钱给她赎身,那不然拿点钱来帮帮你哥哥我啊。”

“下作!”

宋未薇上前甩了许山一个巴掌,气愤的跑开。

“不对啊。”许渺渺边走便开口说道:“你这伤应该有了好几日了吧。”

许山面上一惊,害怕的瞪大了双眼:“别胡说。”

“许山,先皇驾崩国丧期间,你敢去赌博。”

“又不止我一个人在赌。”许山拉着许渺渺的手开口说道:“好妹妹,你就可怜可怜我,赏我一些银钱吧。”

“撒开!”

许渺渺将他的手一把甩开,语气又些冰冷的开口:“你自己做的事,总要你自己承担的。”

“我不管!”许山撒泼的躺下开始耍无赖:“你要是不给钱,我就不走了,天天赖在你们医馆门口,我看你生意还怎么做!”

“许山我对你仁至义尽,既然如此那可就怪不了我了。”

语毕,许渺渺转身离去。

“嘁,装什么装。”

许山不屑的哼唧一声,还不是自己一闹她就得乖乖给钱。

等了良久,也不见许渺渺回来。

许山撑起身子朝吴外探头,刚好与女人四目相对。

许渺渺的身后还跟着一众衙役,声势浩大的朝医馆走来。

“这,这是干嘛?”

许山看着将自己围起来的衙役,一下慌了神倒在地上。

“是他吗?”

衙役指着许山又看向许渺渺问道。

“是的,官爷。”

许渺渺点点头。

为首的衙役一个手势众人就将许山扛了起来:“有人揭发你国丧期间赌博,我们要好好审审。”

“哎,不行不行,松开我,凭什么抓我。”

许山还想撒泼打滚,可官兵都是狠角色,见他反抗,反手将男人扣在地上。

“许渺渺,你揭发自己的亲哥哥,你要被杖刑,你是会遭报应的。”

“哦,你们还是兄妹。”为首的男人看着许渺渺的眼神又多了一些倾佩。

许渺渺无奈的点点头,这个朝代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只要告发自己的手足、父母,不管是否属实,本人也得被杖刑十五。

杖刑许渺渺自然不怕,之前一直不忘他们对原主的养育之恩才没有报官,但她的纵容却只换来了许山的得寸进尺,她不能再姑息养奸了。

“许娘子,请。”

衙役对着许渺渺开口,她也要去衙门受刑。

一旁的许山还在不断叫嚣,宋未薇躲在拐角看着眼前的一幕,又中大仇得报的快感,眼泪却又不争气的眼眶涌出来。

看着许渺渺被带走的身影,宋未薇心头一揪。

看病的大夫都走了,宋未薇自然也没有带下去的理由,将医馆的门管好,准备打道回府。

夜色渐渐来及,宋无邵看见宋未薇一人回来,眉间皱起。

出声询问:“她,人呢?”

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直徘徊,宋无邵这才没忍住看口。

“我在这。”

一声虚弱的呼喊拉回两人的心绪。

宋未薇在门口看见躺在担架上被人抬回来的许渺渺,连忙迎上前。

许渺渺刚受完杖刑,一旁的衙役大哥就可怜她,招来两个人将她抬回来。

看见她这服模样,宋未薇一下红了眼眶,小声啜泣。

“好了别哭,我没事的。”

许渺渺耗费劲全身力气,才将宋未薇脸上的泪珠抹去。

“许渺渺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宋未薇将许渺渺的手打下,哭着跑开。

宋无邵看着床上的女人,一时间无言,眼底的阴霾越发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47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