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吴北良翠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吴北良翠花)

奇幻玄幻小说《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男女主角分别是吴北良翠花,作者“三界新圣主”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离开了翠花的视线范围,吴北良放慢脚步,观察四周高大茂密的古树都是存活了几百年起步,树冠在上空勾勒成巨大的伞,阳光被隔绝在层层叠叠的茂密枝叶外,稀碎的光斑被一点点筛选,落到地面寥寥无几各种不知名的灌木,以及藓类,填充在古树之间,没有明显的道路吴北良感受着游离在空间中的浓郁灵气,心旷神怡“不愧是位于落虎山脉上的宗门,哪怕是屁股部位,灵气之盛,资源之多也远非小仙山上的仙鹤宗、升仙门可比这样的环……

小说: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

作者:三界新圣主

角色:吴北良翠花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它的作者是“三界新圣主”。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师弟们都默不作声等着看她如何被拒绝,可偏巧这时,林子深处,“轰”的一声,惊起一片飞鸟四散逃走。文哲蹙眉,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出什么事了?这次的任务是什么?”翠花也有点慌:“就抓何首乌,凤舞香什么的,不难啊,怎么搞出这么大动静?”慌乱之中,她也不忘趁机接近,一把拉住文哲的衣袖:“文哲师兄,人家好怕!…

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

第7章 免费在线阅读

翠花在石板路旁的树荫下画圈圈诅咒吴北良:“天尊保佑,别让他找到一株凤舞香,最好让他跌到哪个坑里,摔个半死,淘汰算了!”

“翠花,你在这干什么?”一个清风朗月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翠花大意了,诅咒的太认真,连熟悉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她挽了挽鬓角的发丝站了起来,圆如满月的大胖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眉眼微垂,娇声唤道:“文哲师兄,真巧,在这遇到你,你是刚试练完吗?”

来者身材高挑,五官俊郎,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一身青衫,虽是凌天宗的门派服装,却被他穿的格外潇洒不凡,即便与众师兄弟走在一起,他也是最亮眼的那一个!

大家都知道翠花暗恋文哲,但文哲自己总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毕竟,他喜欢吃素,翠花不是他的菜。

他停到翠花面前,白色剑柄垂着青色的坠子,朝着后面一指:“带师弟们一起做任务,刚完成,你是带实习弟子做任务吗?”

翠花点点头:“是呢,一些不省心的小家伙,都比不上师兄你……”

她抬起头,目光灼灼,不愿错过任何一次告白的机会,好像告白的次数多了,文哲就会被她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似的。

师弟们都默不作声等着看她如何被拒绝,可偏巧这时,林子深处,“轰”的一声,惊起一片飞鸟四散逃走。

文哲蹙眉,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出什么事了?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翠花也有点慌:“就抓何首乌,凤舞香什么的,不难啊,怎么搞出这么大动静?”

慌乱之中,她也不忘趁机接近,一把拉住文哲的衣袖:“文哲师兄,人家好怕!”

一个二百多斤的女胖子扭捏的自称人家,这画面实在辣眼睛,在场的男弟子纷纷以手掩面。

文哲眼皮跳了跳,右手在剑柄上摩挲,要不是这么多人在,他的人设不能崩,这片衣袖他当场就斩了!

“走!”他礼貌的挣开翠花的魔爪,带着师弟们冲进林子,翠花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而罪魁祸首吴北良,这会儿也惊呆了。

他就是够不着棘松果,便拿玄铁锹丢了上去,想着把棘松果打下来。

谁知道玄铁锹如此锋锐,一道寒光闪过,直接把北寒松偌大的树冠给干下来了!

树冠砸落在地,发出一声巨响,枝桠断裂,树叶松针四射,尘土飞扬!

若非吴北良反应够快,七手八脚连滚带爬,不够形象的逃窜,此时已经被树冠活埋!

“嘶,这破铁锹竟恐怖如斯!”吴北良拍打胸口,惊魂甫定。

目光看向躺在地上平平无奇的小铁锹,少年眸光闪烁,喃喃自语:“总觉得是你故意害我,可是我没有证据。

呃,等等,刚才动静是不是太大了?万一有人过来看到,我岂不是很麻烦?”

吴北良赶紧收了破铁锹,捡了摔得满目疮痍的棘松果,刚走没几步,身后一连串脚步声由远及近。

来人速度太快,他若逃走,必定引人怀疑!

于是,他装作受了惊吓的样子,直勾勾盯着巨大的树冠,脸色苍白。

文哲最先赶到,他先是看了看北寒松,然后探究的目光投到了吴北良身上。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某少年继续呆若木鸡。

“你是谁?可知道是谁将北寒松的树冠砍下来的?”北寒松树冠的断口处平滑如镜,必是剑道有成的高手所为,起码也要炼神巅峰才可做到!

吴北良回过神来,对文哲恭敬道:

“我是实习弟子吴北良,正在附近找凤舞香,突然,北寒松巨大的树冠就掉下来了,若不是我躲避及时,就被砸成肉饼了,吓死宝宝了。

哦,我只看到一袭白裙一闪而逝,没看清脸!”

看到,文哲锐利如刀的目光越来越冷,吴北良赶紧说重点。

这时,其余师弟和翠花到了。

胖大姐一看是吴北良,掐着水桶腰训斥道:“吴小子,我就猜到是你,让你找仙草,你砍树干嘛?”

吴北良忙解释:“不是啊翠花姐,我是受害者……”

“行了,不用解释,这次任务你就不用做了,回去吧。”翠花胖手一挥,打断了少年的话。

吴北良望向文哲,叫屈道:“师兄,我冤枉,北寒松枝干坚韧如石,我一个炼气半层的实习弟子可砍不断。”

文哲微微点头,就事论事道:“翠花,你看这树冠切口,如此平整,就算是我,也无法做到。”

意思不言而喻:这个是实习小子更不可能!

“原来如此,文哲师兄睿智,是我冲动了。”翠花声音马上温柔起来,看的吴北良目瞪口呆,心里一万头曹尼玛呼啸而过。

说罢,翠花对吴北良摆摆手:“赶紧去找凤舞香吧,时间不多了。”

少年心喜,正要撒丫子闪人。

“等等!你身上有棘松果的味道!”文哲声音骤冷,叫住了吴北良。

吴北良心思电闪,一拍脑袋道:“啊,文哲师兄不但心细如发,观察入微,鼻子也这么灵,佩服!”

说着,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两颗西瓜大的棘松果:“这是我刚才在树干这下面捡的,想着回去交给翠花姐的。”

“捡的?”文哲剑眉一挑:“刚才怎么不说?”

“忘了。”吴北良一脸无辜。

文哲冷笑,不知为何,就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实习弟子:

“刚才看你样子,都吓坏了,还有心情捡棘松果?”

吴北良耸耸肩,反问道:“棘松果可是黄品低阶仙果,文师兄看到难道不捡么?”

“锵!”

文哲抽出银亮的长剑,划过虚空,下一秒,便落在了吴北良脖颈上,剑气透进皮肤,一道纤细的血珠沁出皮肤!

“强词夺理,说实话!”文哲冷声喝问,肃杀的气息锁定了少年,仿佛只要他的回答。

吴北良心胆皆寒,心里狂呼:夭寿啦,小白脸要杀老子啊!

他已经准备好捏碎青松道长给的玉符摇人了。

“嚓!”

“什么人!”文哲人随剑走,贴着吴北良飘然而过。

少年回头,看到不远处一人多粗的树后,露出一截淡粉色的裙摆。

褚依菡怯生生的走出来:“文哲师兄,是我。”

文哲一脸的阴沉,瞬间荡然无存,只剩下掐的出水的温柔。

“依涵,你也在啊?”

他忙收起剑,歉然道:“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抱歉,我不知道是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12:12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