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春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宁朝阳江亦川)上京春事最新小说

《上京春事》是由作者“白鹭成双”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有啊”她开口,声音沙哑江亦川一听就皱了眉,想看她怎么了,这人却低着头她兀自道:“我得了一桩很重要的任务,一旦做好,明年升迁有望”“毒害我的人也有了报应”“回来的路上还看见了很好看的景致,这些都是能让我高兴的事”“但最重要的是——”宁朝阳抬头,漂亮的桃花眼微微泛红,眼尾却是一扬,朝他笑起来:“最重要的是,我遇见了江大夫你~”后头这一件,比前头那几件加起来……

小说:上京春事

作者:白鹭成双

角色:宁朝阳江亦川

经典热门小说《上京春事》是大神级网文作者“白鹭成双”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她捏着拳头道:“他欺负人的时候你不出来,我欺负回去你倒是有话说。”今日这场面,谁弱一分谁就是被拖拽走的那个,她只不过是学着赵郎将的作风行事,他不去责问世风为何如此,倒只责问她为何要如此。真是荒谬。沈晏明一怔,回头又看了看地上挣扎的痕迹…

上京春事

第10章 香甜的药 免费在线阅读

风拂过一缕青丝,轻轻飞过她的眼梢。

宁朝阳没回头,只拢袖负手问:“沈御医打算去告我?”

“没有。”他慢慢走过来,在她身后不远处停住,“在下不过是觉得既有理可讲,就不必恃强凌弱。”

朝阳冷笑了一声。

她捏着拳头道:“他欺负人的时候你不出来,我欺负回去你倒是有话说。”

今日这场面,谁弱一分谁就是被拖拽走的那个,她只不过是学着赵郎将的作风行事,他不去责问世风为何如此,倒只责问她为何要如此。

真是荒谬。

沈晏明一怔,回头又看了看地上挣扎的痕迹。

他来的时候只看见她对赵郎将等人动手的场面,对前头发生的事并不知晓。

张口想解释,面前这人却拂袖上了车,车帘一落,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马车骨碌碌地往回走。

程又雪缩在车厢里,瑟瑟发抖。

“宁大人。”她哭丧着脸道,“是我不中用,你别生气。”

宁朝阳觉得好笑:“你哪只眼睛看我在生气。”

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啊!

她咽了口唾沫,努力解释:“今日各位大人都出去忙了,只剩了我守在这里,我身上没令牌,没法调遣城防……”

“程大人。”宁朝阳打断她,“问罪是长公主的事,你不必在这里跟我解释。”

程又雪哽住。

她是凤翎阁里胆子最小的一个,在赵郎将面前还能撑一撑,可面对宁大人这张脸,她实在顶不住,嘴角一扁就哭了出来:“宁大人,对不起。”

宁朝阳:?

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在这一串眼泪里变得更糟。

她恹恹地问:“在你眼里,我是个恶鬼不成?”

不是。

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程又雪觉得自己很喜欢宁大人,喜欢她无惧无畏,不管什么都能做到最好。也喜欢她武功高强,每回都护在自己跟前。

可是,可是。

看着她那森冷可怖的眼神,程又雪一边哭一边发抖。

真的很吓人啊。

马车骤然在路口停住。

“下车。”宁朝阳道。

如获大赦,程又雪连连与她行礼,然后拢起官袍扭头就跑。

——朝夕相处的女官尚且怕她如此。

宁朝阳倚在车上冷冷地想,那可能当真是她行事有问题吧。

沈晏明那个人,说要挑衅她,那自是不会的,可要说他是真心劝诫,她也觉得不应该。

可能就是想膈应她一番。

她脾气差,做事霸道不讲理,恃强凌弱以权压人,她知道。

那又怎么了呢。

黑着脸放下帘子,宁朝阳揉着额角闭目。

马车晃晃悠悠的,不知在往哪里走。

她没问,只兀自生着气。

走了不知道多久,车轮突然又停下了。

朝阳不悦地睁眼,正想张口说什么,就见车帘倏地被人一掀。

一袭白衣涌了进来,扶着窗沿稳住身形。江小大夫伸出手,满脸严肃地探上她的额头。

“都没痊愈,你乱跑什么?”他有些生气,“不是给你留了粥菜在家里了?”

慢慢看清他的眉眼,宁朝阳一顿,接着僵直的嘴角就渐渐柔和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她轻声道,“我醒来的时候院子是空的。”

“我一早就来了花明村。”江亦川上下打量她,觉得不太对,“有人欺负你了?”

简单的六个字,听得宁朝阳心口闷气尽散。

她软下眉梢,愉悦地点头。

“嗯。”

“就是有人欺负我了。”

单纯的小大夫登时就信了,立刻给她把脉,又将那瓶宝贝的保魂丹拿出来塞进她手里:“不知道是什么毒,你先吃下保一保命。”

她捏着小瓷瓶,状似担忧:“恩怨两清?”

“这回不用,你只管吃了便是。”

实在忍不住,宁朝阳轻笑出声。

“笑什么?”江亦川后知后觉地退后两寸,“你又骗我?”

“不是。”她道,“我只是觉得高兴。”

这世上就是有香甜可口的药存在,并且还让她找到了。

运气真好。

轻晃瓶身,她深深地看向对面这人。

江大夫被她看得略微无措,捏着衣袖恼道:“你再胡说骗我,我下回可不会信你了。”

“嗯~”她尾音上扬,还想再逗两句,余光却瞥见了他的衣袖。

“这是怎么弄的?”她伸手,点了点他袖口上的污泥。

提起这茬,江亦川神色黯淡。

“上京药材价格飞涨,贫苦些的人户连一副药也凑不齐。”他道,“我想去山间碰碰运气。”

宁朝阳听得稀奇:“你看诊不是只用写药方即可?”

“是,但只有药方没有药材,也救不了人。”他垂眼,“穷人患病本就是厄难,若还无药可渡,未免就太过悲惨。”

“……”

她好笑地摇头。

这人分明自己过得也不怎么样,竟还看不得人间疾苦。只他一人上山,能采多少药、救几个人?

想劝他老实坐诊收钱,可话到嘴边,宁朝阳又咽了回去。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好不容易有个固守本心的,做什么非要他改。

“你先回去吧。”江亦川开口道,“我晌午也回去。”

神思微动,她颔首应下:“好。”

慈悲为怀的小大夫下了马车,匆匆又往山上去了。

宁朝阳倚在窗边看着那抹雪白的背影,想了一会儿,与车夫吩咐:“遣人去安永坊采买几车常用的药材,都送去花明村村口。”

“是。”

这可算不得讨好谁。

宁朝阳勾唇想,为官济民嘛,虽难济芸芸苍生,但一个村子需要的药还是不在话下的。

乘车回城,她心情甚好地在巷子口等着,料晌午时分会有人欣喜地回来,白袍一扬就站在她车前,羞怯又故作镇定地与她说多谢大人。

那模样一定比枝上新绽的桃花还好看,她要看个够,然后与他一起回小屋去,尝尝那盘野菜到底是什么味道。

想着想着,宁朝阳不由地为自己的精妙安排而抚掌。

然而,日头渐高,说好要回来的小大夫却始终没有出现。

眼看着午时就要过了,宁朝阳盯着巷子口来往的人群,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