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锦鲤妻棠鲤卫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摄政王的锦鲤妻)摄政王的锦鲤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摄政王的锦鲤妻)

主角是棠鲤卫擎的现代言情小说《摄政王的锦鲤妻》,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桔子面条”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这一头,棠鲤换上了新衣服卫擎给她买了两套,一套是粉色的,一套是青色的,都是很活泼的颜色棠鲤穿得是青色的那一套,穿上刚刚好她穿好后,就到正在做饭的卫擎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棠鲤问道男人总说对她没兴趣,这激起了棠鲤的好胜心,总有一日,她要男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卫擎抬眸看了一眼少女的肤色本就白,这青色衬得更加白了,嫩生生的小脸,挺俏的睫毛,精致的五官,还有那窈窕的细腰,像是一只翩跹的蝴蝶,……

小说:摄政王的锦鲤妻

作者:桔子面条

角色:棠鲤卫擎

小说《摄政王的锦鲤妻》是由网文作者“桔子面条”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苏大夫三十五六的年纪,穿着带补丁的粗布麻衣,衣服洗得泛白,但是很干净。“苏大夫,你采药的时候能带上我吗?”棠鲤直截了当道。苏大夫很惊讶:“你不会想上山找银铃草吧?虽然这一带环境适合银铃草生长,但是要是有早就被人采了,所以别费力了。”“试试吧,万一有呢…

摄政王的锦鲤妻

第十五章 找到药材 免费在线阅读

棠鲤去找了苏大夫。
苏大夫是几个村子里唯一的大夫,不同于一般的赤脚大夫,苏大夫的医术很高明。
据说苏大夫原本上京最大的医馆的首席大夫,后来不知道怎么治死了人,就被赶出了上京,没医馆敢收他,他只能来这小山村里过活。
棠鲤敲开了苏大夫的门。
苏大夫三十五六的年纪,穿着带补丁的粗布麻衣,衣服洗得泛白,但是很干净。
“苏大夫,你采药的时候能带上我吗?”
棠鲤直截了当道。
苏大夫很惊讶:“你不会想上山找银铃草吧?
虽然这一带环境适合银铃草生长,但是要是有早就被人采了,所以别费力了。”
“试试吧,万一有呢。”
棠鲤道。
她明明生得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却有一股执拗劲。
苏大夫看着她便想到了自己,为了自己爱的人,无论希望多渺小都要尝试。
苏大夫答应了她。
苏大夫要去背药篓,棠鲤连忙抢在他前面背上了。
她这是找苏大夫帮忙,当然得勤快一点。
两人刚要出门,从门里跑来一个妇人,那妇人边走边咳嗽,身体十分弱。
多年的旧病之下,她的脸色泛黄,整个人十分瘦弱,像是风一吹就会刮跑一般。
“风这么大,你跑出来干嘛?”
苏大夫皱眉。
“这馒头带着,饿了吃。”
她往苏大夫的怀里塞了两个馒头。
“好好,你在家待着,别跑出来了。”
苏大夫,眼睛带着一抹担忧。
她对着棠鲤笑了笑,就进了门。
她是痨病,村子里的人都怕她,她也不敢太接近棠鲤。
苏大夫和棠鲤一起往山里走。
在路上,苏大夫向棠鲤描述了银铃草的样子。
巴掌大的叶子,叶子的形状像铃铛,一般都是四片到五片,根茎有小指一般粗,高到人的膝盖左右。
棠鲤记着银铃草的样子,四处搜寻着。
她们锦鲤的运气向来好,她更是锦鲤一族里运气最好的崽,棠鲤对找到银铃草很有自信,最多只是时间问题。
苏大夫任由她去,等怎么也找不到,她就会死心了。
这座山都快被他翻过来了,他连银铃草的影子都没见到过。
他唯一一次见到这药材,还是在上京,京城回春堂里唯一一株银铃草,后来给太后治病才用上,可见多珍贵!
“山里有蛇,你小心一点,别离我太远。”
苏大夫交代道。
棠鲤应了,四处走着。
苏大夫采着药,时间流逝。
突然,他听到一声叫,苏大夫抬起头,就看到棠鲤匆匆朝自己跑来。
“苏大夫,你快来!”
棠鲤的声音里满是激动。
苏大夫心想,这么急是找到银铃草了?
不可能吧?!
但还是站起身,背起药篓,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穿过山林,走到一条小溪旁。
棠鲤指着小溪旁的一颗巨石下方:“苏大夫,你看!”
苏大夫顺着她的指着的地方看去,眼睛一下瞪大了,嘴巴也变成了O型,震惊到了极点。
铃铛一般的叶子,叶子偏红……三棵银铃草挨着一起生长着!
苏大夫怀疑自己眼花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没错!
正是银铃草!
他在这山上采了四五年的药能没看到银铃草,这丫头第一天来就遇到了,这究竟是什么运气?!
苏大夫几乎是颤抖着手,把那三棵银铃草挖了出来,然后放到自己的背篓里。
和银铃草一比,他采的其他药就跟野草一样。
苏大夫把背篓给了棠鲤:“你背着。”
两个人下了山,这一路上,苏大夫已经把这个药怎么处理告诉她了,还重复了好几遍,生怕她处理坏了,浪费这么好的药材。
苏大夫看着背篓里的药,表情纠结,欲言又止。
他的妻子病了这么久,每晚咳嗽,已经三四年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要是以银铃草的叶入药,可能能治好,就算治不好,也能缓解症状,睡个好觉。
但是这么珍贵的药材,他实在说不出口。
“这药特别珍贵,丫头你千万别让人知道你有这么好的东西,知道吗?”
苏大夫交代道。
“苏大夫,要不你帮我处理吧?”
棠鲤道。
“这……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就不怕我贪了?”
苏大夫忍不住道。
“苏大夫,我相信你的人品。”
她可是千年的妖精,看人的眼光还是在那里的!
“而且,这银铃草是我们俩采的,我也不能独吞了,到时叶子就归您,刚好给您夫人治病!”
苏大夫这一下彻底愣住了。
“这……这……我也没使什么力……”苏大夫都结巴了。
棠鲤把背篓拿了下来,塞给了苏大夫:“那就麻烦你了,等处理好了我来拿药。”
……棠鲤回到家中,就发现卫擎坐在院子中,伤腿搁在椅子上,正在编竹篮。
男人的身板大块,身体也实在壮实,这九月天,穿着一件粗布长衫,袖子撸起,露出壮实的手臂,就那样干着活。
他的手掌很大,手上还有粗粝的茧子,但是却很灵活,编起来很顺手。
他的脚边还放着编好的竹篮,看起来就特别结实。
“卫擎,我采药回来了!”
棠鲤喜滋滋的。
卫擎转头看她。
小妇人脸上沾着泥巴,但是笑意难以抑制地透了出来,忍着不说,想要他猜,想要炫耀。
那小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卫擎特别想把她搂进怀里,亲一亲。
棠鲤突然凑近:“我找到银铃草了!”
找到银铃草了?!
卫擎心中说不出的喜悦,看着人欢喜,这消息也令他欢喜。
卫擎直接勾住了她的脑袋,把她勾进了怀里,一低头,就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棠鲤一下愣住了。
她居然被亲了!
她的初吻被反派大人夺走了!
棠鲤手指往卫擎身上一戳,戳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流氓!”
只是她声音娇娇的,不像生气,反而像是在撒娇!
卫擎爽朗一笑:“别急,等我腿好了,我们再圆房。”
棠鲤:???
圆……圆房?
谁急了??
棠鲤真想敲开他的脑壳瞧瞧,看看里面是什么黄色废料!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