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婚成宠:老婆竟是千亿大佬陆淮琛苏言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淮琛苏言蹊)契婚成宠:老婆竟是千亿大佬最新小说

《契婚成宠:老婆竟是千亿大佬》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陆淮琛苏言蹊,讲述了​言蹊觉得陆淮琛一定是跟她天生相克明明是一点橘子味道都闻不得,跟猫咪似的,厌恶这个味道她每次吃橘子都要躲着他,在他面前从来不吃结果,等她死了,他居然爱吃橘子了!言蹊:“我TMD……”真是服了!谁能想到,言蹊居然将所有橘子都吃光了,叶秋安只能尴尬地打圆场:“这丫头,太贪嘴了,爱吃橘子,也不能这么吃啊”“就是”程母阴沉着脸,“饿死鬼投胎,跟八百辈子没吃过……

小说:契婚成宠:老婆竟是千亿大佬

作者:佚名

角色:陆淮琛苏言蹊

《契婚成宠:老婆竟是千亿大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总是帮倒忙,言蹊嫌弃极了。叮嘱夏凝:“凝小姐,你以后不要总管我们的事情了,更不要让顾大爷帮我,这些事,我自己都能处理的。”夏凝还在出神,根本没有认真听言蹊说话,随意点了两下头,就挂了电话。这几日,言蹊都是跟赵姨在一起,赵姨可宠她了,要什么给什么,每天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契婚成宠:老婆竟是千亿大佬

第39章 免费在线阅读

就说嘛,不是夏凝要求,顾大爷那个眼高于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人,怎么可能会看到她。

不过,顾卿寒也太瞧不起她了。

怎么就笃定她考不上皇家医学院?

夏凝让他帮忙,他就好好帮呗,给找点资料,或者更好一点,给她报个考研班。

结果呢,直接让她保本校的研。

总是帮倒忙,言蹊嫌弃极了。

叮嘱夏凝:“凝小姐,你以后不要总管我们的事情了,更不要让顾大爷帮我,这些事,我自己都能处理的。”

夏凝还在出神,根本没有认真听言蹊说话,随意点了两下头,就挂了电话。

这几日,言蹊都是跟赵姨在一起,赵姨可宠她了,要什么给什么,每天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言蹊都胖了一点点,身上开始有一点肉,看起来朝气蓬勃的。

不过,虽然赵姨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样子,但是记忆却退化的越来越严重,总是忘事,有一次做饭忘记关火,差点把厨房烧了。

不仅如此,性格也发生了变化,经常一个人发呆,甚至有抑郁自杀的倾向。

叶秋安简直是胆战心惊,一刻不停地守着她。

夏德龙觉得这样不行,赵姨的病要尽快治,否则会越来越严重。

请来了著名神经内科专家,给赵姨仔细检查一番,又开了一些药。

“林大夫,赵姨的病情能恢复吗?”

叶秋安担心地问。

言蹊拉着赵姨的手,坐在后面的沙发上。

林专家一边写病历和医嘱,一边道:“很难,阿尔茨海默症几乎是不可逆的,只能减缓症状。”

叶秋安也知道阿尔茨海默症很难治,若是赵姨只是记忆退化,倒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她出现了自杀倾向,必须要强势干预。

“林大夫。”

叶秋安望了一眼身后的赵姨,语气哽咽:“昨天夜里,赵姨差点从窗户跳下,幸好,佣人发现的及时。

她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我真怕……”叶秋安说不下去,眼一眨,眼泪就滚落下来。

她只剩这么一个亲人了,母亲早逝,为了跟夏德龙在一起,又跟父亲决裂,脱离叶家。

她真的没什么亲人了。

闻言,林专家叹息一声,将医嘱推过去:“我这边是没有办法的,这个病症是世界性的难题……”说到这,见叶秋安眼中的光芒灭下,林专家到底不忍,话音一转:“不过,若是能求到陈鹤陈大师面前,说不定有机会,陈大师是国医圣手,一手出神入化的针灸疗法,可以说是天下无双。”

叶秋安目光升起希望,可很快又灭下。

谁不知道陈大师医术绝妙,只是陈大师早就退休了,一般人根本请不到他,而且他年逾百岁,已经动不了针。

据电视上的陈大师自己说,如今他眼睛花了,手也抖,脚也抖,最多给人摸摸脉,根本就无法施针。

林专家放下手中的笔,看向叶秋安:“我既然提到了陈大师,自然是有希望的。”

“真的?”

叶秋安惊喜,“难道陈大师还能够施针?”

林专家摇头:“不是陈大师,而是陈大师的弟子,众所周知陈大师有七个弟子,每个弟子医术都非常高超,但陈大师的针灸术太过高深复杂,这么多年,也就传了一个弟子,就是七徒弟。”

“噗——”言蹊正在喝水,听到这句话,差点喷了。

七徒弟,这说的是她么?

身后的动静引来叶秋安不悦的一瞥,让她老实点。

然后,叶秋安转回头,看向林专家,示意他继续。

“这位七徒弟非常神秘,从没在人前曝光过,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知道年幼时就跟在陈大师身边,很得陈大师宠爱,医术绝顶高超,完全继承了陈大师的针灸之术。

化名田七,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在杏林十分有名。”

听到这里,言蹊已经完全呆住。

她这么有名么?

还被林大夫这个国内知名专家称赞。

她自己都不知道?

自从决定放弃医术,支撑苏家之后,言蹊就很少关注杏林中事。

但她到底从小学习医术,骤然放弃,心中很是不舍,就化名田七,跟在师父身边,给人施针。

确实是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但她一直是师父的助手,有师父在一旁看着,才敢放心大胆地施针。

后来师父年纪大了,不愿意跟着她,她就自己出去给人治病,可这些她自己接来的患者,病情都不复杂,很好治的。

她最多就算是个半吊子,怎么到了林专家口中,就是医术绝顶高超了。

对面的林专家还在满口夸赞:“田七大师是真真正正的医者,医术高超,为人低调,又真挚热忱,不慕名利,只专注治病救人……”言蹊:“……”脸好红,要不要这么多彩虹屁啊,她没有这么好的。

隐姓埋名不是低调,而是怕治坏了病人,被人医闹。

嫌麻烦而已。

怎么到了林专家口中,就这么高尚了?

叶秋安听得心驰神往,语气激动:“那怎么才能找到田七大师呢?”

林专家面露难色,迟疑片刻,才道:“我有一个途径,但是很难。

田七大师从没有露过面,也没人知道他姓名和住址,只能通过QQ联系他。”

QQ?

这幼稚的联系方式。

言蹊脸又红了,当时她年纪小,所以才用QQ,现在都是小孩子才用。

叶秋安回头,正好看到言蹊红彤彤的脸颊,不悦蹙眉。

她害羞什么,又不是田七大师,戏真多!

叶秋安恳求地望向林专家:“求您帮我联系一下田七大师,或者把QQ好给我,我自己联系。”

“倒是可以给你,只是……”林专家轻叹,“田七大师已经两三年没有上过线了,兴许不用QQ也说不定。”

叶秋安神色坚定:“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哪怕仅有一线希望,我也要全力以赴。”

从林专家那里要到QQ号,叶秋安第一时间登录上去,给田七大师发信息:“田七大师,我是一个患有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晚辈,想求您出手救治患者。

这位患者对我非常重要,几乎是我唯一的亲人,求您,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叶秋安态度真诚,一个字一个字地打过去,点/击发送。

然后屏住呼吸等待那边的回复。

却不料,她刚点了发送,言蹊的手机就“叮”的一声响。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12:41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