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阮璃洛尹宸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阮璃洛尹宸翊)

主角是阮璃洛尹宸翊的古代言情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林羽夕”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还真是个斤斤计较的男人望着男人先一步踏进王府的背影,阮璃洛在心里忍不住吐槽道阮璃洛亦步亦趋得跟在尹宸翊身后,总算是混进了雍王府不过——总跟着这男人,还怎么做坏事呀?于是,阮璃洛趁着几位大臣上前向贤王行礼的时候,便偷偷地溜走了尹宸翊用眼角余光淡淡地扫了一眼身后偷偷溜走的人儿,却并未阻拦他不动声色地睨了追风一眼,追风便立即心领神会追风向尹宸翊颔首示意后,便朝着阮璃洛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阮璃……

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作者:林羽夕

角色:阮璃洛尹宸翊

火爆新书《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是由网络作者“林羽夕”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追风,你什么时候成了这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觉得本王很闲吗?”被追风唤作王爷的男人浑身气质极冷,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黑眸更是深不可测。“王爷,息怒,是属下多嘴了,甘愿受罚。”追风态度诚恳地低下了头,要不是两人现在藏在树上,他怕是要立马跪下跟王爷认错。“下不为例…

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第4章 冷酷无情的男人 免费在线阅读

此时,刀疤男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已经被树上的两人听得一清二楚。

“王爷,这姑娘我们救吗?”

追风压低声音询问着身旁冷若冰霜的男人。

两人为打探朝廷重要秘闻,恰巧路过此处。

听到周围嘈杂的人声,无奈之下便选择藏在了树上。

“追风,你什么时候成了这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觉得本王很闲吗?”

被追风唤作王爷的男人浑身气质极冷,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黑眸更是深不可测。

“王爷,息怒,是属下多嘴了,甘愿受罚。”

追风态度诚恳地低下了头,要不是两人现在藏在树上,他怕是要立马跪下跟王爷认错。

“下不为例。”男人沉声道。

“王爷,这几个人牙子身上真的有我们要的消息吗?”

追风不解地问道。

“盯着就好,不该问的别问。”

男人不耐烦地瞥了追风一眼,吓得追风赶紧噤了声,不敢再多言语一句。

“大哥,您去马车里休息会吧,人我们看着就行。”

“贼眉鼠脸”的小弟开始劝说刀疤男去马车里。

“好吧,正好老子有些累了,你们几个给我轮流看守,人要是跑了,我拿你们是问!”

刀疤男举起手中的弯刀指了指他的几个兄弟。

“你们也去那边找个地方休息吧,我一个人看上半夜就行。”

“鼠脸男”看着几人渐行渐远,直至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后才大着胆子靠近了被绑起来扔在地上的阮璃洛。

“小美人,我来啦!”

“鼠脸男”先是忍不住摸了一下阮璃洛的脸蛋,那光滑如剥了壳的鸡蛋般的手感让他欲罢不能。

下一秒,就在他想要一亲芳泽的时候,阮璃洛醒了。

她瞪大了眼睛,刚刚清醒过来,就看见一张奇丑无比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她身手敏捷地侧过头,才躲过了他的香肠嘴。

感受到了身体上的束缚,阮璃洛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急中生智地和“鼠脸男”开始谈条件。

“公子,你别急啊,你想做什么小女子心知肚明,可是好歹也让小女子先知晓你的姓名啊!”

阮璃洛娇滴滴的嗓音听得让人浑身酥麻,树上看戏的两人也忍不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看着阮璃洛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鼠脸男”简直是喜欢得不得了,连忙自报家门。

“小美人,兄弟们都叫我大鼠,你就喊我一声‘鼠哥’吧!”

“鼠哥,人家这样被绑着好难受啊,你瞧我的手腕都被绳子磨破了,你帮人家松开好不好?”

阮璃洛一边回忆着她之前看过的电视剧里的窑姐儿的说话语气,一边矫揉造作地对着“鼠脸男”暗送秋波。

“这……这不行,不能把你放了,万一你跑了,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鼠脸男”没有轻易上当,他只是想在老大把这女人卖了之前随便玩玩,毕竟这样的绝色美人,兄弟们都不曾见过几个,但他可不想整出太多事儿。

“鼠哥,你就忍心人家这么难受吗?再说,这样绑着我,我们也玩得不尽兴啊!”

阮璃洛转变了思路,继续一点一点地对男人的心房发动攻势。

“我可以给你解绑,但是你得保证你不会跑。”

“鼠脸男”犹豫了片刻后,终于松口了。

“小女子保证不跑。”才怪……阮璃洛轻言巧笑道。

“鼠脸男”听到她的承诺后,一把还住她,将她搂在了怀里,趁着解绳子的空隙也要占人家的便宜。

阮璃洛强忍住恶心的感觉无奈地抬头向上看去。

这一看却让她发现她靠着的这棵树上居然有人,还不止一个。

两人都蒙着面,看不清样子,但是从身形判断这两人应该皆是男子。

不知这两人在树上看戏看了多久。

就凭他们见死不救这一点,她也不想轻易放过他们。

阮璃洛眨了眨眼,又心生一计。

“鼠哥,绳子解开了吗?”

“还没呢,王兵这小兔崽子绑得可太紧了,要想解开还得一会儿呢!”

“鼠脸男”软香在怀,哪舍得轻易放开。

他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不肯撒手,装模作样地在阮璃洛的身后“解绳子”。

“鼠哥,你先扶我起来,我腿麻了。”

阮璃洛知晓他的心思,便不再执意让他帮她解开绳子。

闻言,“鼠脸男”果然殷勤地搂着她将她扶了起来。

下一秒,阮璃洛就抬脚踹向了身后的树,嘴里还嘟囔着:“这棵树真讨厌,咯得我后背生疼。”

“鼠脸男”显然没有理解她突然之间的动作,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见状,阮璃洛又柔声道:“鼠哥,你帮人家踹几脚这树出出气嘛,小女子心里委屈着呢,人家好歹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被你们不声不响地绑来了,以后可怎么办呀……”

阮璃洛哭得梨花带雨,瞬间让“鼠脸男”心生怜惜。

“小美人别哭,我这就帮你踹树,给你好好出出气。”

“鼠脸男”一脚便对着树狠狠地踹了上去。

一脚不给力,再来一脚。

好家伙,这一踹,直接将树上的两人“踹”了下来。

“鼠脸男”甚至还没看清从树上飘下来的是什么东西,便一命呜呼了。

“鼠脸男”被追风一剑封喉,血溅了阮璃洛一脸。

恐惧在一瞬间涌上了阮璃洛的心头,只见她毫无骨气地立刻匍匐在地上,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腿。

“两位好汉,我什么都不知道,求你们千万不要杀我灭口,我只是被他们绑来的良家妇女啊,不对,是少女。我还没有嫁人,求求你们别杀我!”

我还没开酒楼呢……当然,这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要不是在树上看了半天戏,知晓这女人的演技,尹宸翊倒是真的要被她“骗”了。

尹宸翊无情地一脚踹开了抱着他腿的女人,嫌弃地扯下了被她触碰过的袍子,随手丢在了地上。

利落地做完这些动作后,他冷冷启口,语气嗜血。“追风,杀!”

听到男人“判”了她的死刑,阮璃洛知道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很快就会用他手里的那把剑抹掉她的脖子。

不,她不能就这么认命了。

“等等,我是护国大将军阮赫之女,二位公子若是今日肯放过我,定当会被我将军府奉为座上宾。小女子也会和爹爹如实相告,您二位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朝有用得着将军府的地方,小女子也一定会竭尽全力。”

“据在下所知,阮将军有两个女儿,你是其中哪一位?”

尹宸翊淡淡地瞥了跪坐在地上的女人一眼。

“小女子正是将军府嫡女,阮,璃,洛。”

阮璃洛一字一句地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后,她大着胆子微微抬起了头,不敢看向他的脸。

她的视线只能触及他腰间的玉佩,隐隐约约地瞧见上面有一个“翊”字。

是他?今日在狗洞门口见到的男人,当时,他的身上就挂着这个玉佩。

呵,他和她还真是孽缘!

这人白天溅了她一脸沙子,晚上他的手下就溅了她一脸血。

半个时辰后,阮璃洛被追风丢在了偏院的地上。

跌坐在地上的阮璃洛抬起头看向身后的墙头,哪里还有二人的身影。

忍着浑身的痛楚,她艰难地爬起身,直到躺在熟悉的床榻上,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27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