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卢树高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卢树高飞)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最新小说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卢树高飞,由作者“卢树”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第14章这时卢树坐在门槛上开口:“老鬼,我刚刚的安排,就是王爷的布置,你听命行事就好!”老鬼有些意外:“那种战法能行吗?”卢树瞪了他一眼:“王爷精通兵法,你说呢?”老鬼脖子一缩:“那肯定行!”“哈哈哈……”大厅前众人又是一阵爆笑但,真的行吗?这种防御之法,闻所未闻啊!老鬼,心中没底!坞堡内院中此时司马府众人闻着从外面飘进来的烤肉香味,感觉饥火在胃里……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作者:卢树

角色:卢树高飞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卢树”的新作《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这是一本小说推荐的书。内容详情为:司马府众人闻着从外面飘进来的烤肉香味,感觉饥火在胃里燃烧!司马兰早已饥肠辘辘!她捧着俏脸,坐在马凳上,无力的问:“小戈,我们为何不与荒亲王一起吃面?”此刻。司马戈白皙的脸上满是锅灰,咬着牙,用力翻炒着锅中的牛肉,仿佛在与其较劲般:“你可是司马府的二小姐,未来的王妃,岂能与一群大头兵蹲在一起吃面?”“…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这时。

卢树坐在门槛上开口:“老鬼,我刚刚的安排,就是王爷的布置,你听命行事就好!”

老鬼有些意外:“那种战法能行吗?”

卢树瞪了他一眼:“王爷精通兵法,你说呢?”

老鬼脖子一缩:“那肯定行!”

“哈哈哈……”

大厅前众人又是一阵爆笑。

但,真的行吗?

这种防御之法,闻所未闻啊!

老鬼,心中没底!

坞堡内院中。

此时。

司马府众人闻着从外面飘进来的烤肉香味,感觉饥火在胃里燃烧!

司马兰早已饥肠辘辘!

她捧着俏脸,坐在马凳上,无力的问:“小戈,我们为何不与荒亲王一起吃面?”

此刻。

司马戈白皙的脸上满是锅灰,咬着牙,用力翻炒着锅中的牛肉,仿佛在与其较劲般:“你可是司马府的二小姐,未来的王妃,岂能与一群大头兵蹲在一起吃面?”

“更何况小姐从小锦衣玉食,那种粗俗之面,定无法入小姐之口!”

“小姐要吃的食物,定要精致。”

“做食物之人,定要大厨!”

“小姐,我做得对吧?”

“咕噜……”

司马兰肚子饿得咕咕叫,口不对心的认同:“您做得对!”

但,她看着锅里翻滚的牛肉,还是忍不住问:“大厨小戈,你的牛肉为何烧得黑乎乎的?”

司马戈冷酷的道:“是因为这是一头黑牛之肉!”

司马兰眼角青筋剧烈跳动了几下:“黑牛只是牛皮是黑色,肉不应该是红色的吗?”

司马戈嘴角勾起一丝倔强:“这一头比较特殊,肉也是黑色的。”

“哎……”

司马兰幽幽一声叹息:“那为何会散发出焦糊的气味?”

“你那独特的黑牛肉为何有火苗?”

话说到此处。

“轰……”

锅中牛油着火了!

司马戈大惊,身手矫健的从旁边拿起葫芦瓢,泼水灭火。

“轰轰轰……”

火更猛烈很多!

司马兰连忙拿起锅盖,毫不畏惧火势,重重的盖在锅上。

顿时。

锅中火被隔绝了氧气–灭了!

“哎……”

司马兰无奈发问:“我的大厨,怎么办?”

众死士面面相觑,个个生无可恋。

他们从小到大都只醉心练杀人技,弄菜做饭,不是他们擅长的领域。

更何况,在这个君子远离庖厨的时代,男人一般不下厨。

这也是由司马戈掌厨的缘由。

这时。

另一口锅中,米饭烧焦的糊味让内院更加乌烟瘴气。

“糟糕!”

司马戈一脚蹬出,临时搭建的乱石灶台垮了!

一口黑锅掉落在地,黑黄的米饭散落一地。

司马兰一脸无语:“小戈,你这样……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司马戈心态有些崩:“小姐,我是你的死士,要一辈子跟在你身边,不会嫁人的。”

“小姐你再忍忍,我再做一次!”

“一定会成功的!”

她脸如花猫,内心想哭:“做饭的难度如此高吗?”

就在众死士也心态崩崩溃的时候。

伤兵们端着一碗碗油泼面走进内院,面上的烤肉香味让众人馋涎欲滴。

小白看着一片狼藉的内院,脸上毫无异色,一脸微笑上前行礼:“司马小姐,王爷闻到内院有饭菜的糊香味,担心司马府的大哥大姐不擅长野外做食,特让我送来他亲手做的油泼面,请小姐您不要嫌弃!”

油泼面和烤肉的香味,已经让饥饿的众人无法抵御。

司马兰美目含笑,有些不解的问:“白总管,你为何会让王爷亲自下厨?”

小白脸解释道:“这油泼面是王爷自己琢磨出来的,其它人都不会,所以,这一次只能由王爷做。”

“王爷说,同路人,同食同宿,此面食普通,望司马小姐不嫌弃!”

司马兰嫣然一笑:“这油泼面是本普通,但由你家王爷亲手做出来,恐怕就是这世上最珍贵的面食了!”

“谢谢白总管送面!”

“小戈,这是王爷赏赐的新面食,还不快快接过,分给大家吃!”

“是!”

司马戈花着小脸,恶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谢过白总管!”

不久后。

小白带着众亲卫含笑退走。

司马兰走进厢房,美目中满是好奇,在桌子上拿起筷子,小小尝了一口。

顿时。

一股美妙的滋味包裹了她的味蕾:“真好吃!”

她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对着油泼面喃喃自语:“你的亲卫吃了你的面,定会感动万分,为你效死!”

“司马府死士吃了你亲手下的面,护你周全时,也定会尽心尽力!”

“这碗油泼面……煮得真好!”

“吃的是人心啊!”

然后。

她也顾不上保持贵女的优雅,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真的太好吃了!

“唏哩呼噜……”

内院中,吃面、喝汤的声音此起彼伏。

众死士是饿得有些狠了!

司马戈蹲在厢房门口,狠狠的吸食着面条,含糊不清的嘟哝:“小姐,你可不能因为他会做面条就喜欢他啊!”

“否则,你会守寡的。”

“砰砰……”

司马兰走过去,伸出玉手,在司马戈脑门上弹了两下:“吃了人家的东西,还觉得人家命不长,真是要不得!”

司马戈理直气壮的道:“我是为小姐着想。”

此时此刻。

坞堡大厅已经被一匹丝绸隔成两半。

老鬼第一个走进丝绸之内,看着半蒙面,只露出双眼的夏天一愣:“参见王爷!”

“无需多礼,节省时间!”

“是!”

老鬼坐在夏天面前,脱掉上衣,一道长长的刀伤横在他胸口上,伤口边缘的血肉又红又肿,有部分已经化脓!

看起来,很是狰狞。

夏天从旁边皮夹中抽出一根长长银针,将针尖放在点燃的蜡烛上撩烧:“你的伤我已经看过两次,第一次是初见面验伤时。”

“第二次,是洗澡时。”

“你的伤口之所以一直无法愈合,反反复复的红肿化脓,主要是因为伤口中的毒没有被拔出。”

“我先挑破你的脓,将脓头拔出,再驱除你伤口之毒,最后敷上本王独创的金疮药,你的伤就可以痊愈了!”

老鬼大喜!

夏天继续说道:“天狼人兵器上抹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被其所伤,那些奇怪的东西就会在你体内变成怪毒,虽然不会让你立即死亡,但无穷的痛苦将伴你一生,直到慢慢生不如死,很恶毒!”

老鬼眼中闪过一丝恨色:“王爷,天狼人在刀口上抹了什么?”

夏天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腐烂的牲畜尸水、粪便、毒蛇之液、铁锈水、毒草之水等,这些东西都很难缠!”

老鬼眼中闪过痛苦的回忆:“确实如此!”

“很多老兄弟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被这好不了的伤折磨而死!”

说到这里。

老鬼好奇的问:“王爷,您的医术师傅是宫中那些神秘供奉吗?”

在大夏皇宫中,有一宫之名为:“供奉殿”。

皇宫中有传闻,里面都是大夏皇帝搜罗的奇人异士,能够飞天遁地,呼风唤雨。

但供奉殿只有大夏皇帝一人能进出,所以,里面那些供奉是什么样子,只有他知道。

夏天拉回思绪:“本王的医术师傅叫做华佗,不是皇宫供奉,乃是隐世高人。”

“我学的银针之术叫做——青囊神针!”

“接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12:52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