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迁诡云石更张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升迁诡云)升迁诡云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升迁诡云)

《升迁诡云》中的人物石更张悦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不否”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升迁诡云》内容概括:在伏虎县石更不敢用办公室的电话跟俞凤琴联系,打公用电话又要跑好远,所以这半个月可是把他难受坏了大约两个小时以后,两个人的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躺在床上……休息了半个小时,俞凤琴爬起来穿上衣服去厨房做饭了石更躺了一会儿也起来了“怎么样,到那边工作和生活还适应吗?”俞凤琴一边忙活着一边问道石更从身后保住俞凤琴说道:“都还好,就是不能每天见到你,这是我最郁闷的”石更不是故意挑好听地说,让他两三天不……

小说:升迁诡云

作者:不否

角色:石更张悦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不否”的一本书《升迁诡云》。简要概述:出了办公楼,石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段子润说道:“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好像是刚过完十一,具体哪天我忘了,但肯定是一个周末。因为如果周末不是我值班,我周五下了班肯定就走了。但那个周末我没走,因为领导交给我的活儿没干完,我就寻思周六上午加个班,等中午的时候再回春阳。结果早上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两个…

升迁诡云

第9章 免费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几分钟,黄风帆与李丽珍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只是偶尔能听到两个人发出“啊”和“嗯”等本能的一种声音。

听得石更和段子润口干舌燥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决定到此为止。

挂了电话,两人来到门口,脱了鞋出去后,拿着鞋在地上一直爬到走廊的尽头,才穿上鞋下楼。

出了办公楼,石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段子润说道:“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好像是刚过完十一,具体哪天我忘了,但肯定是一个周末。因为如果周末不是我值班,我周五下了班肯定就走了。但那个周末我没走,因为领导交给我的活儿没干完,我就寻思周六上午加个班,等中午的时候再回春阳。结果早上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两个人正在办公室里忙活着,我这才知道两个人有事。”

“李丽珍每次值班黄风帆都过来?”

“应该是吧。反正自从两个人搞到一起去以后,李丽珍周末值班的次数比谁都多。你想想,如果她不是为了和黄风帆干事,那她就是有病,大周末的谁愿意值班啊。”

“他们在别的地方有过吗?”

“我看过他们从车里有过。但那还是去年的事,我闲着无聊跟踪李丽珍发现的,之后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除非去外地,否则在县城里,很多人都认识黄风帆,他要是去开房,太容易被人发现了。所以我估摸除了在办公室,应该就是在车里了。”

到了汽车站,段子润提醒并叮嘱道:“他们的事情你绝对不能往出说,黄风帆马上就要接书记了,要是让他知道了,咱们俩以后在伏虎县可就没法呆了。”

石更笑着说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跟别人说呢。”

上了车,石更脑子里不断的回荡着黄风帆和李丽珍在一起的画面,以及他们之间的对话。

蓦然,石更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能不能利用黄风帆和李丽珍的事情去帮助卞世龙呢?

这个念头让石更有些激动,一路上他都在想这件事的可行性。

经过周末两天的思考,石更认为可行,但光靠这一件事,恐怕难以保证让卞世龙上位。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十拿九稳才行,所以计划还得再丰富一下才能付诸于行动,绝不能贸然行事。

至于为什么要帮卞世龙?自从进入官场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打上了卞世龙的标签,他对自己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靠山硬了,自己才能水涨船高。

转天回到伏虎县,晚上石更给张悦按摩的时候,两个人闲聊天,聊到了周文胜。

“您觉得周科长这个人怎么样?”石更问道。

张悦说道:“很好啊。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在待人接物方面都很得体,对待工作也是非常的认真负责。最重要的是非常有才华,你看过他写的文章吗?”

“没有。”

“有时间你看看吧,他的文章经常上市报,文笔非常好。其实以他的才能和资历,仅仅只当个科长,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他完全应该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去。”

“他不被重用应该是有原因的吧?”石更觉得县里的主要领导不可能不知道周文胜的能力,知道而不用,必然有其原因。

“我也是听说。据说之前孙书记挺看好他的,一些稿子也点名让他来写,私底下大家也都觉得他前途不可限量。可是后来好像跟孙书记之间发生了矛盾,孙书记对他的态度一下子急转直下,被打入冷宫的他也就再没有得到被重用的机会。”

张悦一直挺为周文胜感到惋惜的,这么有才能的一个人,却得不到重用,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按摩完,张悦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你平时可以多和周科长接触接触,在他身上你可以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石更点了点头,一脸感动地看着张悦说道:“您对我可真好。”

张悦笑着说道:“这就算对你好了?你倒挺容易满足的。”

“您不容易被满足吗?”石更只是顺嘴搭音儿那么一说,但说完之后发觉这话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张悦听了俏脸一红,还真误会了。

无心之语惹得张悦羞涩,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为了避免尴尬,石更转移话题问道:“按摩一周了,您的腰有没有感觉比以前好了很多?”

“确实好了很多,以往都不敢轻易弯腰,现在就不是很怕了,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张悦说的都是实话,她没想到不打针不吃药,只是每天按一按就能祛除她的疾患,真是多亏了石更,不然她还不知道要被腰伤折磨多久呢。

“只要您身体健康就比什么都强。如果您认为有必要的话,我以后每天晚上继续过来给您按,您要是觉得没必要我就不过来打扰您了。”

“怎么是打扰呢,我乐不得你每天晚上过来呢。”话一出口,张悦意识到她的话也挺容易让人误解的,便马上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的腰伤已经困扰我好多年了,虽然最近没犯病,可也不代表就已经完全好了。就算好了,需要巩固治疗一段时间。”

看到张悦不自然的表情,闪烁的眼神,石更心说她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石更没敢多想,因为别说不确定,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敢轻易把张悦推倒。

张悦和其他人女人不一样,不仅是他的领导,似乎还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除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他绝不会为了一时痛快而毁了自己的前程。

周一上班,想到昨晚张悦说的话,石更就以请教写作方面的问题为由,再次提出晚上请周文胜吃饭。

通过上次吃饭聊天,周文胜发现虽然他与石更在年龄上有一些差距,可是他们却有共同的话题,很聊得来,使得他对石更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所以这次他也没有拒绝石更。不过他说晚上必须由他来请客,石更要是不同意,他就不去了。石更没跟他争,只说一切都听他的。

晚上在饭店里,周文胜针对如何把文章写好一事侃侃而谈,说了很多他的心得体会,石更听了不禁竖起大拇指,一通夸赞。

石更有恭维之意,但也是发自内心的,他的笔杆子本来就硬,所以周文胜说的在不在理,有没有水平,他一听便知。

在他看来,周文胜的文学造诣,即便去省报社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窝在小小的县城里真是屈才了。

聊个人聊着聊着,就从写作文学方面聊到了伏虎县官场。

“现在大家都在私下谈论孙书记走了以后由谁来接班的问题。很多人都说黄县长的机会最大,您也这么觉得呢?”石更问道。

周文胜从不谈论官场中的事情,听到别人谈,他也是敬而远之从来不听。但今晚他高兴,外加又喝了不少酒,就破例聊了聊。

“除了省里的一二把手以外,市县两级政府的一二把手,基本上都来自于本市本县,所以从常规而言,黄县长接班的机会是最大的。不过也不排除上级会下派,官场上的事情总是瞬息万变的,不到正式的任命下来,谁都说不好。”

周文胜说到此处,就不由得想起了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之前他当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事情可以说都板上钉钉了,但在最后关头又付之东流,他由此知道,只要正式的任命一天不下来,就可能存在变数。

“一个重要领导干部的任命,一般都会受那些因素的影响呢?”石更对这方面不太懂。

“这可就多了。比如说在前一个工作岗位干得怎么样,资历如何,群众基础好不好,在工作和生活中是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一个党员应有的本色。拿黄县长来说,如果上级想任命他当县委书记,组织部门在考察的时候,还会找孙书记询问他的情况。孙书记评价的好坏,也会对黄县长的任命产生一定影响。”

“真的吗?”石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周文胜。

“当然了。你想啊,两个人在一起搭班子工作了那么长时间,彼此一定是很了解的。如果孙书记说黄县长某些方面不行,甚至是不适合当一把手,上面是不可能不考虑他的意见的。不过这只是从常规而言,如果黄县长人脉关系硬,即便他有一些负面的东西,也不会对任命产生影响。”

“那黄县长的关系硬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想应该是没什么关系吧。他比孙书记还大三岁呢,如果他上面真有人脉,关系还硬,不可能现在才捞到当一把手的机会。”

“这么说孙书记上面的关系挺硬啊。”

周文胜笑了笑:“不硬的话,能从县委书记升任市委副书记吗。”

周文胜的话令石更受益匪浅,在如何帮助卞世龙一事上,石更不仅思路一下子清晰了,计划也变得更丰富了,这让他非常兴奋。

石更举起酒杯说道:“周科长,我敬您一杯。”

回到宿舍,石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把计划从头到尾的过了一遍又一遍,看哪里想得还不够周全,还需要近一步完善。确认完全没有问题之后,他才安然睡去。

周二晚上吃完饭,石更到外面的公用电话给俞凤琴打了个电话。

石更问道:“卞世龙跑官的事情怎么样了?”

俞凤琴说道:“跟我预想的一样,没有任何进展。”

石更说道:“我想出了一个可以帮助卞世龙上位的计划……”

石更言简意赅的把计划说了一下,俞凤琴笑着说道:“好好好,非常好。亲爱的你太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想出帮助卞世龙的办法来。”

俞凤琴的一句“亲爱的”,叫的石更心神荡漾,让他恨不得从电话里钻进去,马上见到俞凤琴,痛痛快快的爽一次。

可惜他只能想想,而且还不能多想,不然干憋着那股滋味真是谁憋谁知道。

石更说道:“我今天晚上想找卞世龙谈谈,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俞凤琴说道:“我没什么想好的,但我知道卞世龙要是知道了你能帮他,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临挂电话前,俞凤琴不忘又撩拨了一下石更的心弦:“周末回来我会好好犒赏你的。”

回到宿舍,石更先去张悦那做了按摩,做完之后他去了卞世龙所住的304房间。

石更敲了半天门,一直没有动静。他猜卞世龙一定是故意的,就不停的敲。

十分钟以后,门终于开了。

“你要干什么?”卞世龙面对石更一如以往的没有好脸色。

石更平静地说道:“我有事跟你说。”

“周末回春阳再说。”卞世龙说着话就要关门。

石更伸手推住门说道:“我要跟你谈的是关于你升官的事情,你真要等到周末再谈吗?”

卞世龙一愣,石更跟他谈他升官的事情,他没听错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