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明花儿总会凋零(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免费阅读无弹窗_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周明花儿总会凋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周明花儿总会凋零是作者“花儿总会凋零”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月英姑娘,你怎么穿的这么少?”周明赶紧撇过去了头,这小姑娘年龄小,身材还挺好就是年龄太小了,还不懂什么叫男女有别看来她是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研究那些东西上了……“怎么了,我刚洗完澡不穿这一身,穿什么?”,黄月英说完还原地转了转一身亵衣将那娇小的身躯包裹的,咳咳咳,太禽兽了……周明赶紧扯开话题,跟她讨论起一些关于小玩意儿的东西“我要走了,月英姑娘!”,周明看着认真在组装投石车零件的黄月英……

小说: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

作者:花儿总会凋零

角色:周明花儿总会凋零

小说《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重生文,它的作者是“花儿总会凋零”。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周明看着对面比他高出三分之二身子的壮汉说道。汉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没错,俺就是典韦,你刚才要是说的话是真的,那俺跟着你走!”“那就走吧!”周明转身就向远处走去,傅肜紧跟其后。不是他不相信傅肜,一个可以为了主公战死的男人,他相信傅肜的人格。可这一次去洛阳,有吕布这样的存在…

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

第5章 终见蔡文姬 免费在线阅读

“呵,你瞧不起谁呢?少爷说了,那就是真的,骗你干嘛!”,傅肜不屑的说道。

少爷也不知道找他干嘛,自己也可以保护好少爷去洛阳的。

对面那个铁塔汉子却没有在乎傅肜的话,直勾勾的盯着周明。

“我如果没有打听错的话,你就是典韦吧。”,周明看着对面比他高出三分之二身子的壮汉说道。

汉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没错,俺就是典韦,你刚才要是说的话是真的,那俺跟着你走!”

“那就走吧!”

周明转身就向远处走去,傅肜紧跟其后。不是他不相信傅肜,一个可以为了主公战死的男人,他相信傅肜的人格。

可这一次去洛阳,有吕布这样的存在。虽然自己很大的可能跟这货对不上,但就怕万一呢……他可不想把傅肜折在外面,有个典韦,可以带他们有很大可能走掉。

他这次过来,可是隐藏了行踪,也没打算去见那个家丁。

又是走走停停的三天,到了洛阳城门口。周明从马车上下来后,身边跟着典韦和傅肜。之前是着急忙慌的赶到陈留找到典韦,他可担心这一员猛将参军了呢,好在一切都赶上了。

周明看着这座古城,真的很大,很雄伟啊!跟电视剧里有些差距,城墙上的刀痕箭印,好像在叙说这座城的历史。

这时两个穿着兵甲的士兵走到他们面前说道:“入城,一人一株钱!”

周明付了三个人的入城费后,就走了进去。现在离董卓进京还有最多半个月的时间了,他得抓紧在这座城里布局了。

既然出山了,不得给这些王八犊子上一课,岂不是让人笑掉了大牙。这座古城之后会被这帮鳖孙搞得乌烟瘴气的,这次,就让我周明给你们脑袋瓜子上来一下吧。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傅肜问道。

周明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想了想说道:“先去酒楼住下吧,等会儿吃饱喝足了。我还得让你们两个出去办点儿事儿。”

典韦一听要吃饭,两个大眼睛亮晶晶的。

周明向着不远处的“福来客栈”走去,一路上的行人都被他们自动分开了。

“老板,三间客房,把上等的酒菜端上来。”,周明丢下一袋子钱后,就向上面走去。

“好嘞,客官,你里面请!”,小厮赶紧跑到前面带路。

“呼,真简陋,还是自己家里系统出款的软床舒服。”,周明看着这个简陋的房间,勉强凑合吧。

“你们这里有笔纸墨砚吗?”,周明看着小厮问道。

小厮一脸热情的说道:“有有有,只不过得需要……”

周明又扔了一袋钱,然后就道:“你只管拿来就好,这些钱能拿来多少就拿多少。”

小厮赶忙说道:“好嘞,客官,我这就下去给你拿。”,说完后就退了出去,还顺带关上了门。

周明看着傅肜说道:“傅哥,你去城里最热闹的勾栏处,多打听点儿有用的消息。现在整个洛阳的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打听。”,说完后就给傅肜给了一块儿金饼,这玩意儿能相当于现在一万枚五铢钱,价值很高。

傅肜退出房间后,就剩下了周明和典韦。他可不敢让典韦也离开,乱世中,身边有个武将在,多多少少有点儿安全感。

不一会儿,小厮就把酒菜和笔墨纸砚送了进来。

周明拿起笔就在竹简上写,洛阳最贵的就是纸张,这里说的纸都指的是竹简。

典韦在一边放开了喝酒吃肉,周明没有管他,只要这货别喝醉就好。

第一封信,就是给丁原写的,这个时候,董卓还没到洛阳,丁原也还活着。而且这家伙手里还握着一只兵马,跟董卓带的先头部队差不多的人数。

至于这第二封信嘛,就是送给咱们三国洛阳搅屎棍的王允了。说实话挺想见见貂蝉的,但王允这个老毕等不死,貂蝉是出不来了。还有一把匕首啊,据说削铁如泥。

当周明让小厮把这两封信送出去后,就坐在那儿喝了两杯酒后,就坐着等傅肜回来。

天快黑的时候,傅肜才回来。满脸的红嘴唇印,而且身上的酒味冲天。好家伙,我们在这儿等你回来,你在外面还挺潇洒的。

傅肜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然后就对周明说了自己一天来打听的消息。

周明听后,点了点,看来和自己看到的历史一样。这个时候的洛阳,真是权力真空期间。现在只有袁绍有成为洛阳的带头大哥的趋势,其余的都是差点儿。

曹操现在还是袁绍的小弟呢,算了,等曹老板把罪受够了再说。

袁隗,袁绍的叔父,担任太傅,三公之一。袁绍、袁术兄弟大肆屠杀宦官,就有袁隗在背后协调的身影。要不是董卓最后进京了,还真是让这个老毕等成功的把皇权拿到了手里。

第一个就先拿你开刀吧!

周明看着傅肜说道:“傅哥,明天你带着面具出门,然后穿着打扮一下,找些乞丐,把这些东西散发出去。”

周明把一封竹简递给傅肜,傅肜接过看完后,彻底懵逼了。少爷这是要大闹洛阳啊!

第二天天亮后,傅肜乔装打扮后就出门了。周明带着典韦直奔蔡府而去。

蔡府大门

周明让家丁通报后,就一直等着。片刻后,蔡邕就急匆匆的到了门口。

当蔡邕看到门口小孩儿时,有点儿恼怒,家丁通报是周明先生来了,可怎么是个小孩儿啊。

周明行礼作揖道:“伯父你好,晚辈是周明,从襄阳慕名而来!”,对待这样的文学大家,第一面的印象还是非常重要的。

蔡邕看着面前的小孩儿有点儿不确定的问道:“你可是跟水镜先生交好的周明?”

周明再次行礼拜道:“晚辈早年跟随水镜先生学习,前段时间下的山。”

蔡邕听后脸上终于露出的笑容,“快快快,里面请,是老夫孟浪了!英雄不问出处,有志者不在年高啊!”

周明随蔡邕到了客厅后,便开始了文学上的交流。多亏三年多的时间随水镜先生学了很多,这要是真按照穿越来的那点儿现代知识,人家最多会觉得你思想跳脱而已。

这种文学大家,一生都在钻研文学,如果你对文学上的作品研究不够深,人家连跟你交流的机会都没有。

“小友啊,等会儿在我府上用餐吧。刚好小女也在府上,她可是很喜欢你作的诗呢!”,蔡邕这会儿脸上全是笑意,周明对《离骚》、《诗经》、《论语》、《老子》、《春秋》、《左传》、《史记》的一些见解让他很是欣赏。

对于这些文学作品,后世的一些评价和研究、包括系统的备注、和自己这三年多跟水镜先生的共同探讨,早就深入内心了。

周明拱手说道:“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其实他还是想见见那个让老天都嫉妒的才女。才貌并从的人,还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让他很是好奇。

周明陪着蔡邕一直在聊天,下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就这样,两人准备去饭桌上时,一个穿着粉色装裙、肌肤白里透红的气质少女走了进来。

看起来好像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可出落的婷婷玉立。好一副大家闺秀的气质,而且两个大眼睛,配合着长长的眼眨毛,扑闪扑闪的甚是可爱。樱桃小嘴,未曾试妆粉黛,就能让人生出怜爱的想法。

进来的少女也在打量着周明,跟我互通两年多信的就是面前这个少年吗?怎么看着比我还小?

“放肆,没看见有客人在吗?文姬,平时教你的礼仪都忘了吗?”,一道温怒的声音打乱了他们两个的观察。

周明无语的看着这个老头,真的是,我都没在意,你在意个什么?

“文姬拜见先生!”,一道脆生生的声音说道。

周明赶紧从座位上起身,回礼道:“周明突然拜访,如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蔡文姬好奇的看着周明问道:“那两首诗,可是你所作?”

周明抬头看着蔡文姬的大眼睛认真的说道:“我说不是,文姬姑娘可信?”

蔡文姬思索了片刻后,笑道:“周明先生谦虚了,现在的诗歌都是以前乐府诗的形式出现。五言律诗还是从你这儿兴起,如果说是别人所作,恐怕写不出那样的绝美句子。”

周明无语了,才女啊,真不是我所写,为什么我越是反驳,你们就觉得是我在谦虚了呢?算了,你们说是那就是了,对不起了啊,白哥。

“咳咳咳,小友,我们先用餐吧,你也一路上舟车劳顿的,我这做主人的都没来得及好好款待你呢。”,蔡邕又打断了两人交谈。

这老头要干嘛,就不能允许我跟你女儿交流几句嘛。这还真不怪蔡邕,主要是难得遇到一个在文学上有很大研究的人,有点儿想迫不及待的交流之间的看法。

吃饭期间,蔡邕也会有很多文学上的见解跟周明交流,而蔡文姬安安静静的像个淑女一样坐在一边听着,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周明。

古人不是说,食不语的嘛,怎么这老头这么多话?

吃完饭后,周明挑着空挡的时间,对蔡邕行礼道:“伯父,此次周明来洛阳,是想见一面陛下,或者太后也行。不知道伯父可有法子引见一番?”

蔡邕有点儿惊讶,“你要出仕?”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