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种(迟伏川陆井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坏种最新章节列表

网文大咖“信鸽不想念”大大的完结小说《坏种》,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迟伏川陆井桐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停!停手!许尧,你疯了吗!你给我松手!”许尧的腰被死死搂着往后拽,但是仍旧没有松开揪着对方衣领的手对方一脸淡漠,不似许尧的目光带着暴虐的狠厉,他眸色黯淡,像是蒙了一层灰,宛若深潭般寂静,抬着下巴,好像刚刚被打的不是他神情这般冷静,反倒让许尧不寒而栗了起来“我说了是误会,你到底听不听我说话?”苏夏执不顾身上的伤撕扯一般的疼,拼了命把许尧拽到墙角,气得差点上脚踹他许尧将苏夏执护在身后,死死盯……

小说:坏种

作者:信鸽不想念

角色:迟伏川陆井桐

热门小说《坏种》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信鸽不想念”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摊上这么个混蛋的爹,只能说命太苦了,希望迟伏川的出现能让他好受一点吧,以现在陆井桐对迟伏川的依赖程度,迟伏川对于他的治疗很有帮助。不过看迟伏川对他的上心程度,他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我的病,许尧和苏夏执知道吗?”陆井桐问。他昨晚爽约没去看苏夏执的话剧,有点愧疚…

坏种

第9章 我家的 免费在线阅读

“药按时吃,下个星期再来一次。”周熠也顺手摸了摸陆井桐毛茸茸的脑袋。

陆井桐整理好情绪从迟伏川怀里出来,说了句“谢谢医生”。

周熠目送他们离开,不由得想到,真是可怜的小孩。摊上这么个混蛋的爹,只能说命太苦了,希望迟伏川的出现能让他好受一点吧,以现在陆井桐对迟伏川的依赖程度,迟伏川对于他的治疗很有帮助。

不过看迟伏川对他的上心程度,他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我的病,许尧和苏夏执知道吗?”陆井桐问。他昨晚爽约没去看苏夏执的话剧,有点愧疚。但今早就收到了苏夏执的微信。

“你是不是生病啦,要快点好起来哦~”

然后附上了几张话剧表演的照片,照片里平日古灵精怪的苏夏执穿上了军装,神情严肃庄严,像个保家卫国的勇士。

“这是许尧拍的,嘿嘿,好看吧?”

“他们知道,他们也很关心你。”迟伏川帮他拉上外套的拉链,“我们都很关心你,所以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好不好?”

“人生最值得欣慰之处便是,每一天都有结束的时候,昨天是,今天也不例外,每一个难过的日子都不例外,都会结束的。”

陆井桐轻轻笑了,“知道了。”

“说好今天陪我的,不准反悔。”迟伏川在一家蛋糕店面前停下来,“我想吃蛋糕。”

“好。”

迟伏川让他选,他面对琳琅满目的小蛋糕们挑花了眼,最后指向角落里的巧克力蛋糕。他很喜欢吃甜的,但是距离上一次吃甜食是什么时候来着?

想起来了,是不久前苏夏执往他口袋里塞了两根棒棒糖。

他们坐在靠窗那桌,能看见外面人来人往的车流,看见小孩拿着气球撒野一般地疯跑,看见谁家的小狗赖在烧烤摊不走,看见卖烤红薯的奶奶笑着和旁边的行人说话。

好像也没有很糟糕,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可能是以前封闭自我,根本不愿意抬眼看看,当然不知道世界是有颜色的,不会一直黯淡无光。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吃蛋糕,没注意到迟伏川的目光,正温柔地看着他。

“那个……”陆井桐才反应过来,他是陪迟伏川吃蛋糕的,最后蛋糕就在自己这边,迟伏川面前空空如也。

“这下想到我了?”迟伏川笑道。

陆井桐手忙脚乱地用勺子挖了一点,递到迟伏川面前。

“不嫌弃我?”

他摇摇头。他还怕迟伏川嫌弃他呢。

迟伏川握住他的手腕,就着他的手吃了那一勺蛋糕,“这么甜啊。”

陆井桐忙低下头,小声问:“还要吗?”

刚刚被握住的手腕处还残留着迟伏川手心的余温,他的心颤了一下。

脸红了,第一次见面冷着脸说他多管闲事的酷小孩一去不复返了。

“就是买给你的,我不吃。”

“哦莫,哦莫哦莫,”陈若星提了一袋蛋糕踩着高跟鞋‘嗒嗒嗒’走过来,“伏川啊,这是谁家小孩?”

陆井桐闻声抬头,看见了一位漂亮姐姐,他眨眨眼睛,不知道这个时候需不需要他开口说话。

“我家的,行了吧。”迟伏川笑着回复,看向陆井桐的时候,果不其然,又脸红了,这下红到脖子根了。

“哎呀哎呀,这么好看呢啊,你哥知道吗?要不要我保密?”陈若星亲昵地坐在陆井桐身边,从她的袋子里掏出了两个姜饼人小饼干放在陆井桐面前。

“不用……啊,谢谢姐姐。”

“随你随你,”迟伏川无奈地看着陈若星给他塞饼干,临走还摸了摸他的头。

他真是不理解了,怎么每个人都要摸下陆井桐的头呢?有什么吸引力吗?

“我走啦,我去公司找你哥了。”

陆井桐见陈若星出了蛋糕店的门就转身回来了,眼里带着一丝笑意,亮晶晶地看着迟伏川。

迟伏川没忍住,伸手也揉了揉他的头。

这谁忍得住啊,这小孩眼睛亮晶晶的时候就像个摇尾巴的小狗,谁不想rua一下。

“她是我嫂子。”迟伏川拿纸巾把他嘴角的巧克力酱擦掉。

“真好看。”陆井桐认真地夸道。

*

“小陆怎么样啦?”苏夏执问。

“周哥给他开药了,这种心理疾病,肯定得慢慢治疗。”

“但是还是好生气哦,你听伏川哥说了吧,脖子上的勒痕欸,致死的欸,为什么有人这么坏啊,对自己亲生儿子下狠手?”

许尧叹了一口气,“禽兽不如了这。”

他一边说一边感慨,学校的论坛还是有点用的。要不是论坛里有人猜测陆井桐可能有心理疾病,他和苏夏执估计都看不出来,只会觉得他性格孤僻一点闷一点了。

他对抑郁症以及双向也是有一点点了解的,这种看似轻飘飘,甚至被认为是“矫情”的心理疾病,最难治疗,最难痊愈。

光靠药物没有用,还得靠自身的意志力以及能完全恢复的决心,也要靠身边人鼓励,万一某天让他收了刺激,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毕竟这种心理疾病的致死率极高。

他想想都觉得后怕。其实如果那天,陆井桐受伤的那天,如果没有被迟伏川发现,会落得个什么结果,他想都不敢想。

不过以目前的状态来看,一切都应该在慢慢变好了。

不过他怎么觉得伏川哥这么不对劲呢……再怎么说,陆井桐都算是个跟他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怎么就对他这么好?他是这么热心的人吗?还是说,另有所图?

“你想什么呢?”苏夏执轻轻锤了一下他。

“你觉不觉得伏川哥对陆井桐太好了?”

苏夏执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欸,但我才回国不久,跟伏川哥不熟,万一人家就是很热心呢?也说不定。”

“说到出国想起来了,我跟你讲哦,我一点都吃不惯国外的菜,我就想吃米饭,那边不是意面就是牛排,我都腻死啦。”

“还有,国外的美女超热情的,会对你抛媚眼的那种,帅哥也是,会笑着对你吹口哨,可撩了。”

许尧看他一脸花痴样就不爽,在他脸上掐了一把。“玩嗨了还回国干什么?去国外找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过呗。”

“切,我听许阿姨说你在这里乱谈恋爱,让我回来管管你,别霍霍人家小姑娘。”

“谁说我谈恋爱了?”

“哼,你就差把‘花心’两个字刻在脑门上了。长了一副有几百个前任的样子。”

“哪有几百个?我就谈过一个好吧?”

苏夏执扑到他背上,许尧顺势背着他,“你居然都不告诉我,还是不是好哥们了?哪家小姑娘,漂不漂亮啊?”

“你要听吗?”许尧说,“不是谁家小姑娘,是男生。”

苏夏执在他头发上狠狠揪了一把,“蛙趣……你快说你快说,这你都不告诉我?”

“不对不对,你先告诉我还喜不喜欢他了。”

“当然不喜欢了啊。”

苏夏执莫名松了一口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