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徐溺傅祁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最新章节列表

现代言情《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三春里”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徐溺傅祁白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二人之间的距离好似就是一触即发,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谁都想要寻一处慰藉,肉欲之欢好像最是微不足道尤其徐溺现在无法否认,她的确是有片刻脆弱对于她来说,无异于众叛亲离的局面在这么个昏沉绝望的雨夜,好像……是他把她打捞了起来虽然,傅归渡并没有多做多说任何气氛好像是黏腻起来,徐溺后背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她却始终迎着他的视线,只有抓着门框收紧的力道暴露了她此刻的紧张心情傅归渡眸光在她攥的发白……

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

作者:三春里

角色:徐溺傅祁白

现代言情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三春里”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这里是一处度假山庄,后方是滑雪场,前面靠海,本来今晚的派对打算航海出行,突逢大雨便计划取消。将这一群富贵子弟都困在了这偌大的别墅中。同时……她正牌男朋友此刻,正在与一漂亮女人在楼上做的热火朝天。徐溺眼里落了笑,分不清什么情绪…

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

第1章 免费在线阅读

深秋萧瑟,凉意渐浓。

徐溺指尖抚摸着咖啡杯沿,胃里滚滚酸胀,今天没少饮酒,看着神色如常,实则大脑恍惚。

她视线一抬。

看向楼上。

这里是一处度假山庄,后方是滑雪场,前面靠海,本来今晚的派对打算航海出行,突逢大雨便计划取消。

将这一群富贵子弟都困在了这偌大的别墅中。

同时……

她正牌男朋友此刻,正在与一漂亮女人在楼上做的热火朝天。

徐溺眼里落了笑,分不清什么情绪。

咖啡凉了。

徐溺起身。

一身白底抚青的旗袍,在她身上没有丝毫的端庄,反而妖的诡魅肆意,风情难敛,身材也不似那些一味追求白幼瘦的千金干瘪无味,妖艳而热辣,与徐溺那张算的上清冷的脸,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此时一楼比较热闹,别墅大的惊人,一层也能容纳一百多人狂欢。

徐溺算着时间。

从十五分钟前开始。

傅祁白带着那位海归女,随着人流上楼悄悄进入房间。

空出三分钟的调|情。

两分钟的热吻。

两分钟的宽衣。

三分钟的互慰。

五分钟的前戏。

这会儿该进入主题吃热菜了吧?

再不济地话,他傅祁白是多不行。

缓步上楼。

这边布局相对复杂,房屋纵横交错的设计,后方是犹如万花筒般的镜子,缭乱视线。

徐溺站在其中一扇门前。

听不到里面动静,隔音效果太好,楼下音乐声不断。

徐溺靠着那透着影影绰绰的镜墙,高跟鞋在地面碾了碾,手中把玩着手机,开了蓝牙连接,楼下有一块巨大的投屏,没人使用,她现在连接上,能搞一场精彩绝伦的直播。

免费的大片教学。

她神情闲适,甚至还有空给自己剥一颗糖吃,随后打开手机录像。

正欲踹门。

咔——

隔壁有动静传来。

徐溺下意识侧过头,开着录像的镜头便对准了那扇门。

隔壁房开了门,也不知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他刚好站在门口穿衣镜前整理自己白色休闲的衬衫,男人是背对着她的,身高极高,宽肩窄臀,比例性感,他正低头挽着袖口,动作慢条斯理,莫名透着一种禁欲之中杀出的极端诱惑来,那节手骨修长而圆润,白的惊人。

徐溺视线下挪。

男人腰身精细而有力,她好像大脑被片刻侵入了什么。

——看起来就很会做的样子。

这道声音在脑海响起。

徐溺舌尖顶了顶糖,忽然想起今天听他们聊起的一个人,傅祁白有个海归堂哥刚刚回国没多久,学医的,今天也来这派对了,在港城能只手遮天的,只有傅姓一家。

而傅家支系众多。

傅祁白算是家里旁支年纪比较小的。

底下的人,她都见过,名字也叫的出来。

但是这个男人。

她眼生。

她向来观察力惊人,这个男人那双手,太过精细,像极了拿手术刀的手。

——是医生。

徐溺忽而眯眼。

傅祁白的堂哥……好像比傅祁白更掌权一些。

短短几秒钟。

徐溺心思百转千回。

原本的计划,倏忽之间大变风向。

直播傅祁白和富家女做爱,对他来说只是短暂的笑柄,造成不了太大的实质性伤害,但她徐溺素来睚眦必报,十倍奉还,这事儿不能这么轻易不痛不痒翻篇。

顿了顿。

徐溺关了手机屏幕,朝着那男人走了过去。

许是听到高跟鞋响动。

男人在镜子里的视线一侧,落在她身上。

薄凉、冷淡、好像无欲无求的佛子。

整个人仿佛是冰泉润出来的。

徐溺后背都冒了冷汗,有点惊吓,又有种不明的漾动。她就那么迎着男人视线,走到门口,“傅先生?”

傅归渡淡淡睨着她:“什么事。”

徐溺舌尖将糖藏于舌下,头皮微微冒汗,男人视线明明那么冷淡,却有种难言的氛围烘托,她眼眸一弯,“我叫徐溺,大概您已经忘了,去年在傅家老爷子寿辰上我们见过,应该说,我单方面的关注您,只是您当时走得急,没来得及认识,我……一直记忆深刻。”

温言软语,算得上的娇媚。

这是徐溺天生拥有的特质。

当然了。

这话也是胡诌的。

她只是记得傅祁白提到过,这堂哥是个孝顺的,年年回来给老爷子庆寿,傅家百年望族,各大家族登门祝贺也是正常,她这么说也没什么漏洞。

像她这么个少有的大美人心心念念记挂一年多。

是个男人都心里会有波澜。

而她也拿捏着分寸,不至于过分唐突。

傅归渡徐徐转身,敛眸看着她,那神情她瞧不出端倪。

须臾:“徐小姐,看来你是个长情的人。”

这话仿佛开了个闸口。

徐溺:“嗯……不过能不能劳烦您帮我个忙?”

前言后语实在偏差甚大。

令人摸不着头脑。

傅归渡垂眸理了理袖口:“请讲。”

徐溺看向他身后屋内:“我刚刚在三楼不小心将手链掉你这间阳台了,我能不能去找找?”

傅归渡让开路,意思她请便。

徐溺往里面走,带过一阵馥郁香水味,并不俗气,反而十分特殊,有仿佛森林篝火沉欲其中的盛大,乍一闻,是清冷的,可后调却是绵绵缠缠的后味。

傅归渡下意识蹙眉。

他不喜欢太重的香水味。

偏头去看女人,她已经走到了阳台俯身寻找。

腰身细若杨柳,臀比勾魂。

画面有极强的冲击性。

傅归渡神情却仍旧淡泊。

直到。

徐溺回过头,“在下面一点,我够不着,傅先生能帮我捞一下吗?”

傅归渡沉默一阵,迈腿而来。

看着他走近。

徐溺握着护栏的手攥紧。

男人停下。

她微笑着让开,指了指一处。

傅归渡看了一眼,的确下边有一条细细闪闪的链条。

他也不拆穿什么,弯腰伸手去捞,他个子高,手长腿长,很容易拿上来,细细链条在他手指轻挑着,徐溺没急着接。

“傅先生怎么没下楼去喝酒?”

她反倒轻问一句。

傅归渡敛眸:“吵闹。”

徐溺却觉得虚伪。

既然人已经来了这派对,何必再如此嫌弃。

她歪歪头,视线落在他指尖手链,抬起手似无意地抚过他食指,轻若鸿羽,却容易瘙痒难耐。

将手链握在掌心。

她抬头,眼神算得上直勾勾:“要一起喝一杯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01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