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刘洋廖红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最新章节列表

都市小说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是作者“深海游龙”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刘洋廖红星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女人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刘洋就一手捂住了她的樱桃小口,一手搂住了她纤纤细腰,连忙低声说:“我求求你,你不要叫人进来抓我,我不是坏人……”“呜呜……”女人挣扎着,脸上也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落在刘洋的眼里,却认为她现在肯定是又羞又怒,恨不得马上就杀了自己越是这样,刘洋反而更加不敢松开她不仅仅没有松开,他的手臂还越榄越紧女人嘴里呼出的热气带着一股熏人的酒香,她的脸蛋儿变得粉红,冷冽的眼光……

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

作者:深海游龙

角色:刘洋廖红星

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是由“深海游龙”所著。内容概括:难道,他要重用自己,打算给自己调整工作岗位?可这也不像啊?一直到自己出来,王书.记可什么都没说,连句暗示的话都没有。一边想着,他出了里间屋之后,张健就笑着站了起来:“谈完了?我送你下去……”“这怎么敢当呢?我自己下去就行。”刘洋赶紧婉拒。笑话,市委一秘那是给市委书.记服务的,怎么能像二小子一样接送自…

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

第9章 免费在线阅读

一直到刘洋从王宜丰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他脑子里面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王书.记这么忙,把自己叫到他办公室里面,居然只是家长里短的和自己聊了十几分钟?问了问自己的专业,又问自己在接待办工作的怎么样,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能够看的出王宜丰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不是那种敷衍的关心,而是实实在在的关心。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和自己聊了十几分钟那么久。

难道,他要重用自己,打算给自己调整工作岗位?

可这也不像啊?一直到自己出来,王书.记可什么都没说,连句暗示的话都没有。一边想着,他出了里间屋之后,张健就笑着站了起来:“谈完了?我送你下去……”

“这怎么敢当呢?我自己下去就行。”刘洋赶紧婉拒。

笑话,市委一秘那是给市委书.记服务的,怎么能像二小子一样接送自己呢?来的时候人家怕自己找不到地方,亲自下来接自己还有的一说,现在再让人家送自己离开,可就有点不像话了。

“没事,我要不送下去,回头领导该怪我了,你总不想我受批评吧?”张健笑呵呵的说。

他这么一说,刘洋也就没有了拒绝的理由。总不能因为不让人家送自己,让张大秘回去挨批评吧?

坐进了电梯之后,张健好像有意,又好像闲聊似的,顺口便问:“你是B大毕业的?咱们领导最重视人才了,肯定不会让你明珠蒙尘地。”

刘洋赶紧谦虚的说:“张主任过奖了,我这算什么明珠啊?顶多算一块璞玉,今后还请张主任多指教、多批评……”

他不说自己是顽石,而说自己是璞玉,倒是让张健心里很惊奇。

张健就微笑的看着他说:“批评可不敢,不过说到指教嘛,我年龄比你大,参加工作的时间比你长,经常在领导身边,倒是学习到了一些经验,以后在工作中遇到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尽管来找我。”

“那就谢谢张主任了。”刘洋感激的笑了笑,顺口道谢。

“你看看?我拿你不当外人,你还跟我这么客气?今后没人的时候叫张哥。什么张主任啊?我那个副主任也就是担个名,其实就是在领导身边跑腿的。倒是你,上面有省里的领导支持,自己又是B大毕业的高材生,今后肯定会步步高升的,到时候别忘了你张哥就行……”

他一边说着,一边注意观察着刘洋脸上的神情。

听到他说自己在省里有人支持,刘洋心里猛然一动,心说我要是在省里有关系的话,何至于被廖红星那家伙差一点就欺负死?

不过,想想昨天在招待所碰到的那位姐姐,再想想今天王宜丰突然召见自己,刘洋脑子里面尽管还有点晕晕乎乎,但他也有点了悟,知道王宜丰忽然之间召见自己,很可能是因为看昨天那个姐姐的面子。

这么说起来,昨天那个姐姐就算不是省里的大领导,最起码也是在省里某个要害部门负点责。要不然的话,王宜丰堂堂的市委书.记,可不是谁的面子都必须要给的。

尽管心里想明白了,但刘洋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的神情变化,只是笑来了句:“张哥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不要说不可能有那么一天,真要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不认识谁也不敢不认识你张哥啊!”

电梯到了一楼,张健一直把刘洋送出了市委大楼的门口,这才和刘洋挥手告别。走进电梯上楼的时候,张健心里也不由得暗暗赞扬,刘洋这个人年纪不大,还真是沉得住气。

昨天省委组织部方部长在临上车的时候居然专门提到了他,这能是一般的关系?可人家小伙子居然不显山不露水的,愣是装的跟没事人儿似的。这人也不简单啊!

走进了办公室之后,王宜丰看了看他问:“送走啦?他怎么说?”

张健站在王宜丰面前,很恭敬的说:“他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哦?怎么个意思?”王宜丰饶有兴趣的问。

这一次,张健只缓缓的说了八个字:“不卑不亢,沉稳冷静。”

“哦?”王宜丰知道自己这个秘书一向也是眼高于顶,轻易不怎么说话的,他能这么说,可见刘洋那小伙子还真的不错。

昨天省委组织部部长方玉珠临上车的时候,好像很随意的说她有个叫刘洋的亲戚也在市里工作,这一次走得急就不见他了。

说者未必无心,听者更是有意。像她那样的大领导,哪一句话能是随便说的?

她既然对自己说有个亲戚在自己的手下工作,那肯定是想让自己“适当”的照顾一下了。但自己通过她这个亲戚,反过头来又可以和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方玉珠挂上关系。这本来就是互利互惠的事情,王宜丰怎么能不上心?

所以,送走了方玉珠之后,王宜丰才让张健找刘洋,就是想了解一下刘洋和方部长到底是什么亲戚。昨天没有找到,他又让张健通知刘洋,一大早什么事儿没干,上班就召见了刘洋。

可这种话,王宜丰是不适合亲自问出口的,所以才让张健送刘洋的时候试探一下,哪知道张健居然给自己说了这么八个字,这倒是有点出乎王宜丰的预料。

但想想刘洋那可是B大毕业的研究生,那脑袋瓜子肯定不是一般的精明。既然这小伙子这么沉稳扎实,倒是可以放心给他安排个合适的位置……

刘洋却不知道自己走后,王宜丰居然动了这么一番心思。出了市委大院,回到了市政府那边接待办自己的办公室,看到几个同事正挤在一起聊着什么,看他们一个个眉飞色舞,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只不过,看到刘洋进来,那些人立刻噤声,一个个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坐下。刘洋因为心里有事儿,也没有太在意那些人偷看自己的神情。

对桌的李珊珊却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伸着脖子,压低了声音问:“刘洋,你没事吧?”

这女人和刘洋差不多大的年纪,圆圆的苹果脸留着齐耳的短发,上身穿着一件小碎花的粉色紧身短袖,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扣,这么往前一探身子,胸前的两团饱满正好顶在了桌沿上,挣开的领口现出一片雪白的深沟,倒是显得比平常伟岸了许多。

我的个天,无怪人家说女人的沟都是挤出来的呢。

刘洋隔着桌子,挑高眼神,往她那一片山川俯瞰了一下,故意耸了耸鼻子,使劲儿嗅了嗅李珊珊身上的香气,也压低了声音说:“我能有什么事儿?怎么了,你听说什么啦?”

“讨厌……人家关心你呢!”李珊珊冲着刘洋飞了个媚眼,好像很享受刚才刘洋看过去的眼神。“我听人说廖胖子停了你的职,让你负责打扫卫生,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传的这么快啊?你们都知道了?”刘洋心想昨天廖胖子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没见有熟人在现场啊,怎么这个消息传的这么快呢?

先是夏兰听到消息之后给自己打电话说分手,现在李珊珊又问自己,想必刚才自己进屋的时候,那几个一向看自己不顺眼的同事,也是在议论这件事情。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人难道都长了一副驴耳朵?

想到这里,刘洋就笑着说:“不仅仅是让我打扫卫生,还让我写检查呢。爱咋地咋地,谁让人家的官大呢?”

“咋了,听你这口气,你还敢不写是怎么地?”李珊珊笑着,又往前伸了伸脖子。

说起来,李珊珊绝对算不上美女。但这女人身材饱满,胸前一对山峦跟揣着两个大气球似的。再加上她会打扮,身上的肌肤如雪,整个人显得白白嫩嫩的,倒是看着很养眼。

她公公原来是副市长,后来去了政协当副主席,从实权派变成了门前冷落车马稀的二线干部,在廖胖子的眼里那就是可有可无。

所以,她对廖胖子也没有什么好感,和那些仗着家里有钱有权势的小年轻也聊不到一块儿去。

在这个办公室里面,倒是和刘洋还能凑合两句。

“我不写,他能把我的……”刘洋正说着呢,一个带着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推门进来,粗声大气的喊:“刘洋呢?刘洋,你过来……快点儿,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这人是接待办二科的科长胡小平,正是刘洋的顶头上司。

这家伙平时和廖红星一个鼻孔出气,从来不把刘洋放在眼里。他那张阴沉的脸色刘洋早就习惯了,就不慌不忙的问了一句:“干什么啊胡科长,我这不是在这里么?”

胡小平冷哼一声,趾高气扬的说:“哼……干什么?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知道吗?你好大的面子啊。市中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亲自到市政府来抓人,你可真给咱们接待办长脸啊!”

随着他的话,唰的一声,办公室里六七道眼神全都盯在了刘洋身上。

刘洋听了不由的也是一愣,疑惑的问:“胡科长你什么意思?你说市中分局的局长是来抓我的?凭什么啊?”

虽然这么问,但刘洋心里却暗暗的想到:“难道,自己打了张强的事情,还是被公安局的人知道了?”

不可能啊?昨天自己和姜海燕两个人跑的够快啊。自己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当时街上也没有几个人看到,就算是看到的那些人也不可能认识自己。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31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