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想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月张柳岭)偷偷想你最新小说

江月张柳岭是《偷偷想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旧月安好”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十六岁那年,是一场彻夜不息的烟花,十七岁时,包场了A城最大的游乐园,十八岁时,送了她伊丽莎白二世时期的古董胸针,还有珍贵的粉色钻石因为他,让她的生日变得如此让人期待她总是忍不住去猜,今年他又会送什么礼物给她呢?但她总是会猜错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二十岁的江月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光是站在那,都能够感觉到她楚楚动人的美丽可是一旦她动,那就更出色了,因为她眉间的那抹骄傲,为她添了高不可攀的光辉她……

小说:偷偷想你

作者:旧月安好

角色:江月张柳岭

火爆新书《偷偷想你》是由网络作者“旧月安好”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小说内容概括:张柳岭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走进去后,直接到床边将被子掀开,把人从床上抱了起来。江月的腿上是血,她腿上有伤。那伤算不上严重,但是却出了很多的血,张柳岭看了一眼:“先去医院。”江月在被他从床上抱起后不说话,眼睛里都是眼泪…

偷偷想你

第18章 免费在线阅读

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在施念从院子离开后,他又上了车,很快他的车子从别墅院子里离开,疾速驶入了马路,几乎是跟施念所乘坐的出租车一前一后。

只是她的车往右驶,而张柳岭的车子往左驶。

施念坐在出租车里,目光朝后视镜看去,正好看到他的车朝前左驶,不见了踪影。

他刚不是在家吗?他去哪?

张柳岭的车子来到了一处酒店,在到那酒店后,他直接上楼,从电梯里出来便进了一间房间,房间里江月正躺在床上哭泣,身上盖着被子,被子上有血。

张柳岭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走进去后,直接到床边将被子掀开,把人从床上抱了起来。

江月的腿上是血,她腿上有伤。

那伤算不上严重,但是却出了很多的血,张柳岭看了一眼:“先去医院。”

江月在被他从床上抱起后不说话,眼睛里都是眼泪。

张柳岭抱着她出房间,可是在他抱着她出房间时,江月的双手又随之抱住他,头靠在他下颌下方。

张柳岭没有拒绝,也没有将她给推开,只是任由她靠在他怀中,他停顿了几秒,继续带着她出酒店房间。

之后他将她放在车上的副驾驶位上,她还不愿意放开,手依旧在抱着他颈脖,脸埋在他怀里。

“江月。”

他出声提醒,江月这才缓慢的将手从他颈脖上抽了出来,看上去明显比平时温顺配合多了。

张柳岭在她将手收回后,给她系好安全带,接着他发动车,他的车从酒店这边离开。

在这个过程中,江月一直都隐忍着疼痛,脸色苍白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抽泣。

张柳岭的手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等到医院后,江月依旧是被他从车上抱下来的。

江月在他怀中埋怨说:“都是你,真的好痛。”

“别说话。”他皱眉命令她。

她今天是真的很乖,他这句话一出,她就不说了,只将脸贴在他颈脖,十足依恋的模样。

张柳岭也只能任由她。

到医院后,医生检查江月腿上的伤,问她的伤是怎么弄的,江月坐在那不说话,目光看了张柳岭一眼。

张柳岭倒是没有看她,而是直接回答:“不小心撞到了尖锐物。”

医生观察了一眼伤口,总结了一下:“撞的很深啊。”

张柳岭听了站在一旁没有出声。

江月声音软软的问:“会留疤吗?”

“要缝合呢。”

江月听了后,又看向张柳岭。

张柳岭对医生问:“现在吗?”

“是的。”

“麻烦您这边安排下,尽量别留疤。”

江月的腿很漂亮,那种匀称笔直的漂亮。

医生说:“我尽量。”

因为要准备做手术,要去手术台,护士推了轮椅过来,江月坐在医生办公室对于那轮椅根本就不动。

医生看向她:“姑娘,你这是?”

江月的视线还在盯着张柳岭。

张柳岭对于她的意图很明显,在她的视线下只能皱眉,走了过去再次将她从椅子上抱起。

他对护士说:“我抱过去吧。”

护士看了两人一眼,只能迟疑几秒点头。

张柳岭把人打横抱在身上,江月窝在他怀里充满担心的询问:“会不会留疤?”

“你现在担心这个问题已经迟了。”

江月越发害怕了,盯着自己的腿。

张柳岭再怎么无情,还是又说了句:“应该不会,不需要大缝合。”

“可是会痛。”

对于她这一系列的娇气的话,他还是耐着心思回着她:“会有麻药。”

“打麻药也痛。”

张柳岭终于忍不住,低头问她:“难道你现在不痛?”

江月感觉到他有点凶,才不那么矫情,手又抱紧他颈脖。

张柳岭眼睛闪过几分暗意,只能容忍她抱着,好在她也终于安静了,没娇气的问这问那了。

他们这一路可谓是相当的受人瞩目,江月一看就是年龄很小,而张柳岭怎么看都不像是跟她同龄,一个气质优越的年长男士打横抱着一个女生,自然引人猜测。

江月注意着那些视线,突然在张柳岭耳边说:“你猜他们是不是在猜,我会不会你的小情人。”

“江月!”

张柳岭听到那三个字,他脸色便含着怒气。

江月终于停止说话,因为他们已经到手术门口了。

张柳岭自然也注意到了一旁人的视线,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在护士把轮椅推过来后,他弯身将她放在了轮椅上。

江月的手还不肯从他颈脖处拿走,在他放下的那一瞬间,在他耳边声音带着颤音:“我真的有点害怕。”

她声音带着半截哭腔。

张柳岭听到后,放她下去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在她脸庞也说了句:“不会疼,我在外面等你。”

那句话只有江月听得到,她笑了像是满足一般,翘起嘴角。

他说完,这才将她彻底的放在轮椅上。

江月才情愿坐下去,不过坐在那后,嘴上虽然没说,可脸上那害怕的表情还是在的。

张柳岭看了她一眼,对一旁的护士说:“可以了,推她进去吧。”

护士一直在等待着,看到刚才那一幕,在心里想着这点伤不就是个小手术吗?搞的像是要截肢一样,她低头看了一眼轮椅上的伤者,显然伤者不是这么想,那模样像是去赴刑场。

她点了两下头,这才推着江月进去。

在江月进手术后,张柳岭站在外面等待着,可还没站定两分钟,护士就从手术室里面出来,对他说:“张先生麻烦您进去下,伤者不配合。”

张柳岭听后,没有犹豫回了个:“好。”字。

当他进去看到的是血淋淋的场景,江月的腿正在被医生架着消毒清洗,她在哭。

张柳岭过去直接抱住了她。

江月在被他抱住后,手紧攥着他的衣服,责怪的哭着说:“好疼。”

她的手打着他。

张柳岭任由她打着自己,手捂住她的眼睛,防止她去看自己的伤口,另一只手落在她后脑勺紧紧扣着,防止她乱动。

可当双氧水再次浇上去,江月便抓住他捂住他眼睛的手,用力咬在他手腕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36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