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莫寒糯糯(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免费阅读无弹窗_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封莫寒糯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夏甜宝”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封莫寒糯糯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内容介绍:封莫寒看不到,听小丫头说完,眉头不由得微挑“难道梦里做的好事也算?”糯糯惊讶地猜测道昨天晚上她梦见她帮师父洗碗来着,难道这也有用?还是很大的作用!想着,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想着真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得多做点梦了见她笑得有些傻气,也不知道把功劳安在了哪个抢功的家伙头上,封莫寒有些不大高兴,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做什么美梦呢,是因为我捐了一千万出去”闻言,糯糯一怔,“真的吗?”“不然呢,有必要骗你……

小说: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

作者:夏甜宝

角色:封莫寒糯糯

《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甜宝”。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见封老爷子的拐杖还举着,似乎随时想要再来第二棍子,她猛地扭过头去看着他,张开手挡在他面前,龇着小虎牙凶巴巴道:“不许欺负我爸爸!”小姑娘面上满是愤怒,明明小身子还没腿高,却依旧坚定地挡在他身前。封莫寒眸光轻闪,忽然弯腰把她抱了起来,抬眸冷冷看向封老爷子,语气淡凉道:“你既然都信了别人的话,还问我做什…

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

第16章 免费在线阅读

只见楼下客厅里,封老爷子拿着拐杖,狠狠打在封莫寒的背上,声音闷得直压得人心里难受。

封莫寒咬了咬牙,躲也不躲,低敛着眉眼,浑身笼罩在冷郁之中。

糯糯一出门就看到了这一幕,瞳孔微缩,大喊了一声,随即立刻往楼下跑去,余下还有五级台阶的时候,她实在等不及,手攀着栏杆,借力一跃而下,快步闪身到了封莫寒面前。

她急急看着他,踮着脚尖想去摸摸他的背,然而根本就够不着,只能抱住他的腿,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见封老爷子的拐杖还举着,似乎随时想要再来第二棍子,她猛地扭过头去看着他,张开手挡在他面前,龇着小虎牙凶巴巴道:“不许欺负我爸爸!”

小姑娘面上满是愤怒,明明小身子还没腿高,却依旧坚定地挡在他身前。

封莫寒眸光轻闪,忽然弯腰把她抱了起来,抬眸冷冷看向封老爷子,语气淡凉道:“你既然都信了别人的话,还问我做什么。”

说完,他顿了下,自嘲一笑,“也怪我,我今天就不该回来的,这本来也不是我的家。”

听到这话,封老爷子脸色霍然一变。

封母的眼泪也扑簌簌流了下来,想说些什么,看着儿子轻嘲的表情,喉间哽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糯糯离他最近,清楚感觉到了他身上悲凉的气息,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她随意在眼睛上抹了一把,小心翼翼地圈住他的脖子,脸埋在脖颈间蹭了蹭,带着鼻腔说道:“爸爸,我们回家,回我们的家去。”

小姑娘身子软软的,带着奶香,满是对他的心疼,封莫寒忽然笑了下,这一次,带了几分真意,“好,回家。”

说完,他直接抬步离开。

封煜麟他们愣愣喊了声“小叔”,也没见他的脚步有丝毫的停留。

糯糯也没回头,目光一错不错地盯着他的后背,看着他刚才被拐杖打过的地方,伸出手想去摸,又怕弄疼了他,只能跟着难受。

带着她一路回到家,封莫寒面上没什么表情。

糯糯一进门就说:“爸爸快擦药。”

“不用。”封莫寒扫了她一眼,无所谓道,“这连小伤都不算,不用上药。”

连骨头都没断,这点疼算得了什么,挠痒痒罢了。

糯糯听到这话,心里却更难受了,抱着他的腿坚持说:“上药。”

她眼里裹着水意,金豆子也摇摇欲坠地挂在眼睫上。

想着她刚才在老宅伸手挡在他面前的模样,封莫寒心里猛地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有些难受,也有些暖,沉默了下,顺从地翻出之前宋成安留在这里的医药箱。

打开,却犯了难,他的伤在背上,他看不到。

见状,糯糯立刻说道:“我给爸爸擦。”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封莫寒再次让步,脱去衬衫,里面的伤也一下子露了出来。

那道红肿的淤青尤为明显,封老爷子下手极重,几乎横亘整个后背。

糯糯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紧咬着唇瓣,压制住喉间的呜咽。

却还是被封莫寒察觉到了动静,侧眸看着眼泪成串往下掉的小姑娘,出声说道:“害怕的话,我给宋成安打电话,让他来……”

话没说完,背上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温弱的气息。

糯糯一边轻轻给他上着药,一边帮他吹着伤口,嘴里小声道:“呼呼就不疼了。”

一瞬间,封莫寒的心猛地有些发胀。

陌生的情绪从心间涌起,再也难以克制。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拳头却紧紧攥住,抵抗着心里的波动,然而无济于事。

糯糯下手极轻,生怕弄疼了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上完了药。

她坐在那里,目光缓缓落在其他地方。

除了那道刚被封老爷子打出来的淤青外,他的背上满是纵横交错的伤口,单单是她能认出来的,就有刀伤,被东西砸中的钝物伤,还有烧伤,烫伤……深浅不一,年份也不尽相似。

她甚至都无法想象一个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口。

他该有多疼啊。

光是想着那个画面,她心里就难受得不行,眼泪也掉得更凶。

半晌,她从沙发上下来,低着头瓮声道:“药干了,爸爸可以穿衣服了。”

她低头收拾着医药箱,没有抬头看他,也没问他那些伤是哪里来的,眼泪却一点点砸了下来。

封莫寒看着她,沉吟许久到底是没有说话。

坐了一会儿,他抬步走到了书房,刚要关门,手忽然一顿,垂眸看着跟上来的小丫头,“跟着我做什么,我要工作了。”

糯糯立刻说;“我陪着爸爸,我乖乖的,肯定不吵你。”

她眼睛还是红得厉害,封莫寒看着,没有拒绝,只偏开视线说:“先去把脸洗干净。”

哭得跟个小花猫一样。

有什么好哭的。

这般想着,握着门把的手却是紧了一下。

听出他话里的松动,糯糯眼睛一亮,重重点着头,“嗯!”

说完,哒哒跑到盥洗池边,她长得矮,踮起脚尖也够不到,只能拖着椅子踩在上面才能够得着,这么一来又有些太高,得要弯着腰才正正好。

有些费劲,还有点危险。

她也浑不在意,快速洗完脸,拿毛巾擦了擦,利索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蹦蹦跶跶朝他跑了过来,拉住他的手,仰头冲他笑了一下。

封莫寒眼眸微敛,一言不发地往里走去。

走了几步,糯糯便乖乖松开了手,自己搬了椅子来坐在他旁边,跟她刚才保证的那般,静静坐着,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动静。

封莫寒打开电脑,处理起公务来。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偶尔响起的键盘声。

糯糯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从椅子上下来,悄悄走了出去。

封莫寒见了,还以为小孩是待不住了,也没在意,继续看着文件,不曾想,没过几分钟,门就又被打开了,一个小萝卜头走了进来,手里小心翼翼端着个杯子。

封莫寒抬眸看了眼,怔了下。

“爸爸喝水。”糯糯把水杯捧高递给他。

她个子太矮,两只手捧着杯子,水也有一些洒出来溅在她的手背上。

下意识地,封莫寒快速伸手接过。

摸了下,还好只是温水。

见他接过,糯糯冲他笑了下,又乖乖绕到她刚才的椅子上,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坐好。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44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