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林深顾南意(入局)免费阅读无弹窗_入局傅林深顾南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以傅林深顾南意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入局》,是由网文大神“苏行歌”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顾南意余光注意到他的眼神,满意的弯唇:“画儿啊,是不是很传神?”“你怎么能画这些?顾南意,我刚刚的话,你是不是都当耳旁风了?”顾媛显然是被气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南意画这些东西,让人怎么看顾家?不知道的,还以为顾家门风不行,才养出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呢!不同于顾媛的生气,顾南意倒是很淡定,她慢悠悠的收回本子,眼神格外无辜:“我都说了,这画给人看不太合适,你非要让他们看”……

小说:入局

作者:苏行歌

角色:傅林深顾南意

热门网络作者“苏行歌”的新书《入局》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不用道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她说着,又打开了手机:“对了,我加你一个微信,后续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及时跟我沟通。如果有人来威胁你,也可以及时联系我。”她神情温柔而坚定:“你要相信,黑恶分子是不会战胜法律的,我们始终站在百姓的身前,保护你们…

入局

第28章 鲤 免费在线阅读

对于这个结果,顾南意终于暂时松了一口气。

她再次道谢,真心实意的感激:“谢谢你们。”

她生的好,模样瞧着也动人,眼下这模样,让那女警察的一颗心都软了。

多好的姑娘,却遭遇了这种事情。

“不用道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她说着,又打开了手机:“对了,我加你一个微信,后续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及时跟我沟通。如果有人来威胁你,也可以及时联系我。”

她神情温柔而坚定:“你要相信,黑恶分子是不会战胜法律的,我们始终站在百姓的身前,保护你们。”

顾南意瞬间红了眼。

她咬了咬嘴唇,声音也有点颤:“好,我记着了。”

无人站在她身前过,跌跌撞撞摔倒又爬起来,她以为自己是一个人。

但她不是。

她这模样,看着更让人心疼了,女警察看着小可怜似的女孩,没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好了,不哭,没什么坎儿是不能迈过去的,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也还长着呢。别怕。”

顾南意点头,她又安慰了几句,这才站起身:“我得先回去了,有事情的话,你随时可以跟我联系。”

她说着,又冲着顾南意眨了眨眼:“当然,如果想要聊天,姐姐也不是不可以陪你。”

顾南意忍不住笑了笑,女警察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爽朗:“走了。”

顾南意跟她告别,等到人走后,这才慢慢滑进了被窝。

手机上的添加记录已经通过,她看着新加好友的头像,是一张女人穿着警服,敬礼的图片。

点开她的资料,顾南意在备注上端端正正的写上“乔旭警官”。

那个女警察,连名字都是英气十足的。

她跟自己说过,是旭日朝阳的旭。

……

顾南意只伤到了一只手,所以没有请护工,不过住的病房是单人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厕所,她料理自己的日常也不算困难。

医院的午餐一如既往的淡而无味,不好吃,但也还能入口。

她吃了饭,去简单洗漱了一下,才回了床上补觉。

折腾了这么久,她这一觉睡得很沉,可惜才睡一个小时,就被电话吵醒。

打电话的是齐朝,顾南意听到铃声响的时候,头脑还是木沉沉的。

她闭了闭眼,缓了一会儿,才摁了接听。

“喂。”

才睡醒,她声音沙哑,齐朝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南姐,你伤势严重了?”

顾南意没忍住笑,骂他:“咒我呢?才睡醒,没事。”

她把手机放在耳边,自己伸手去抓水杯,喝了一口水,嗓子才好了一点:“怎么了?”

听她声音正常了,齐朝才松了口气,跟她说:“南姐,店里已经收拾好了,您让我办的事情,也办妥当了。”

网上那些舆论,有一多半都是出自顾南意的手。那些被递到警方手里的证据,也是出自顾南意的手笔。

她既然要跟郑义撕破脸,就得做到让对方翻不了身。

起码这几年,不能翻了身。

否则招惹了这种人,下场凄惨的只会是自己。

这会儿听了齐朝的话,顾南意就点头:“我知道了。”

她神情有些恹恹,靠在枕头上,听齐朝又说:“我打电话就是跟您说一声,刚才郑家的人来过,但是被我给拦回去了。我是想着,要不要给您请个保镖过去?”

郑家的人现在慌了神儿,要找顾南意,这会儿顾南意单独在医院里面,听着很不安全。

顾南意听到这话就笑了:“不用。警方在这边留了人,说是保护我的安全。我现在还巴不得让他们来闹呢。”

他们只要敢来闹,她就有的是法子让郑义他们加罪名。

“还有,你让人在网上发酵的大一点,把他们闹成过街老鼠。”

刚才乔旭跟她说的清楚,舆论也会是影响量刑的一个标准,这很合她的心意。

齐朝明白她的意思,郑重点头:“南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顾南意才打算说话,就听外面有人敲门。

“好,有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应了一声让人稍等,又跟齐朝说:“先不说了,拜拜。”

齐朝应声,挂了电话之后,顾南意把手机放在一边,才说:“请进。”

来的人,竟然是杜远。

见到顾南意的第一眼,杜远就红了眼,小孩儿气得青筋暴起,咬牙骂街:“刘江河个王八蛋!老子绝对不放过他!”

然后又颤声问她:“南姐,你是不是很疼?”

他眼睛里蓄了泪,要掉不掉的,顾南意看他这模样,心都软成一团。

她笑着跟杜远招手,让他过来坐,声音里满是不在乎:“不疼,医生开了止疼药,一点感觉都没有。”

杜远手里还拎着一袋水果,她瞧着人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又气愤的模样,故意逗他:“拎着不重啊?还是拿送我的礼物当哑铃呢?”

杜远这才把水果放在桌上,又瞧见上面放的水果篮,问:“谁来过了?”

顾南意嗤笑:“我爸妈呗,二老过来心疼一下我。”

杜远眼睛沉沉的:“他们真有心还是假有意,谁知道呢。”

他说着,把水果篮往旁边推了推,把自己的放上去,又给顾南意拿了个苹果,抽了水果刀帮她削皮。

一边削,一边跟她咬牙说:“南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他昨天下午才得了消息,当时就要过来,又觉得不能直接这么来,压着心里的火气,先去找了关系安排人,一切都办完后,才急匆匆的赶过来的。

他已经打点了关系,必须得让姓刘的、还有那个郑义在里面好好待上几年!

顾南意跟他太熟了,一句话就明白杜远的潜台词,睨了他一眼,说:“少掺和那些,脏了你的手。”

她见杜远这模样,心里暖洋洋的,但是该说的话必须得说:“跟你说认真的呢,小孩子就该老老实实的,掺和那些肮脏事儿干什么。”

小孩儿眼都气红了,小模样让人瞧着又暖心又无奈。

她伸出手来,拍了拍杜远的手背,故意哄他:“多大了,还要掉眼泪呢?羞不羞?”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