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尘九儿姐(鉴宝鬼眼)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鉴宝鬼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经典力作《鉴宝鬼眼》,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苏尘九儿姐,由作者“小九徒”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陆岑音回信息:“你最好别太过分!”我直接没回几分钟之后陆岑音再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在牛车上被颠醒,听到了你们的对话现在,你可以说了?”原来如此!看来当时对她下手轻了我回道:“因为我认得你的胸”这是事实但陆岑音却可能认为我耍了她,文字显得极端愤怒:“很好!你等着!”我寻思不用等明天我们又能再见面了第二天下午肖胖子骑着力帆摩托车来接我他今天戴了一顶帽子,鼻梁架了一副墨镜,腰间别了……

小说:鉴宝鬼眼

作者:小九徒

角色:苏尘九儿姐

《鉴宝鬼眼》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九徒”。《鉴宝鬼眼》内容概括:做局人在农村建或者买一套房子,住上几年,甚至十来年,按兵不动。一旦遇上合适的大憨货,房子里面的老表,就开始挖地窖或者拆老宅,假装弄出来一个老物件,引人上钩来买。加上假物件的制假水平比较高明,一般人,压根不会怀疑此事的真实性。等东西一被大憨货买走,里面的人立马收鱼篓,撤走…

鉴宝鬼眼

第8章 免费在线阅读

做局。

就是故意挖一个圈套,让人往里面跳。

这里面的名堂太多,先说肖胖子所遇到的这个。

这局叫做“土鱼篓”,属于做局当中比较高明一种手法。

做局人在农村建或者买一套房子,住上几年,甚至十来年,按兵不动。一旦遇上合适的大憨货,房子里面的老表,就开始挖地窖或者拆老宅,假装弄出来一个老物件,引人上钩来买。

加上假物件的制假水平比较高明,一般人,压根不会怀疑此事的真实性。

等东西一被大憨货买走,里面的人立马收鱼篓,撤走。

让买家哭都没地儿哭去。

肖胖子闻言,顿时愣在了原地,一双铜锣眼瞪得老大。

半晌之后,肖胖子烂着张脸说道:“不可能啊!房子确实老表住的,牵线的人也是靠得住的朋友……兄弟,你都没用三件套,千万别吓我啊……这么滴,你赶紧用工具再瞅瞅!”

我说道:“不用再看!这宋钧窑玉壶春瓶做假手段高明,但瑕疵也很明显。”

“第一,宋时期玉壶春瓶大多修长、溜肩、直身,你这件瓶身浑圆,似‘地雷’,收足,是典型金元时期的特点,造假人未仔细区分年代。”

“第二,钧窑胎骨厚重,通体施釉,浑然天成,这件上厚下薄,假意古人施釉不当,实则是造假人手艺不精所致。”

“第三,蚯蚓走泥纹是釉层上漂浮的浅色浮釉,釉层下都是深色的,恰似蚯蚓在稀泥表面爬过的痕迹。可你这件纹走釉底,蚯蚓似钻非爬,完全丧失了灵动性。”

其实。

造假人的技艺不差,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

在“土鱼篓局”的巨大引诱之下,受宋钧窑玉壶春瓶这类重器的刺激,别说肖胖子爷俩,就是多年的老行家,也容易打眼。

这几句话一出,肖胖子立马拿起了高光手电,拿着瓶子,仔仔细细地再看了几遍。

看完之后,他顿时脸色煞白,浑身如遭雷击,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不吭声。

时间好像在静默。

正在此时,肖胖子的电话响了。

两千年左右的手机,喇叭都很响。

不过,即便不那么响,以我的听力,也听一清二楚。

“岚啊……快来救我……我被人给砍了……”

这是肖伯的声音!

肖胖子闻言,脸色陡变,喊道:“老爸,你在哪儿?!”

肖伯在对面含糊地说了几句话。

肖胖子没听清楚,急了,大声喂了几句,但对面电话挂断了。

我说道:“肖伯在新街口百货大楼旁边副食店!”

我和肖胖子立马装起了东西,跑了出去。

肖胖子骑着摩托车,我坐在车后座,风驰电掣一般往新街口赶去。

到了新街口,一群人正在围观。

肖胖子扒拉开人群,冲了进去。

肖伯躺在地上,浑身是血,手、脚,都被砍了深深的伤口,奄奄一息。

“老爸!老爸!你怎么样?!”肖胖子抱着浑身是血的肖伯,焦急大喊道。

一分钟之后,救护车到了。

我们把肖伯抬上了救护车。

一天之后,肖伯被抢救回来。

他告诉我们,砍他的人,是放高利贷王大头一帮人。

五十万本金,再加上利息,现在已经是七十万了。

王大头说,三天后再不还钱,让他们父子同时瘫痪在床。

肖伯躺在床上,吩咐肖胖子,赶紧将那尊宋钧窑玉壶春瓶出手,否则,损失太大了。

在医院外面的台阶之上,肖胖子猩红着双眼,抽着烟,瞅着外面车来车往。

“兄弟,你身上有钱吗?”

“还王大头还是给医院?”

“给医院。”

我拿出身上那枚佛像金钱,丢给了他。

“刚捡的漏,至少值五万,给肖伯治病足够了。”

肖胖子拿起佛像金钱瞅了瞅,丢还给了我:“你帮我个忙,去换钱给我爸治病,再把我爸安顿到乡下去,大恩不言谢!”

尔后,他将烟头狠狠地摔在地上,大踏步出医院门。

我冷声问道:“干嘛去?”

肖胖子回头:“你再帮个忙,如果我被人给砍死了,你把我骨灰掺在瓷泥里,做成旱烟斗,送给我爸!”

我说道:“傻逼!”

肖胖子变脸了,像一头发疯的野兽,冲我大吼道:“老子要报仇!王大头砍了我爸!老子三岁就没妈了,全靠我爸一双手,把我喂成了一米八的铁骨汉子!我要杀了王大头!”

我问道:“王大头是你仇人么?”

肖胖子:“是!不共戴天之仇!”

他脑子坏了!

被仇恨给冲坏的。

我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领子,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利息是你们答应的,你爸不还钱,被王大头砍死都不冤!你的仇人是做局害你们的人!你特么去吧,踏出医院大门,肖伯要再被人砍,我眉毛都不会跳一下!”

还是那句话。

江湖不是绣花睡美人,没有温良恭俭让。

他现在去,就是送死。

肖胖子先是发愣,猩红的牛眼死死地盯着我。

半晌之后,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疯狂地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仇人是做局的!但我打听过了,丹市那家农户已经跑了,连我爸那位骑墙的朋友也不见了,我上哪儿找他们去!”

我说道:“金陵但凡势力大的古董商,在农村都安插了不少土鱼篓,平时按兵不动,一般遇见傻大户,土鱼篓才会露饵。你们向来穷的叮当响,证明这个鱼篓最初肯定不是为你们设的。”

“而骑墙的那位,认识肖伯几十年不坑你爸,为什么他偏偏这个时候坑你们?”

肖胖子闻言,转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真正的仇家也不是他们。”

“那是谁?”

“你好好想想。最近得罪了那个古董商大佬,他启动了土鱼篓,想要做死你们爷俩。”

肖胖子听完都傻了。

我丢了烟头,上楼去病房看肖伯。

斜眼瞥见,肖胖子拿起了电话,好像正在向别人打听着什么事。

肖伯浑身包扎的像木乃伊似的,见我来了,眼珠子动了动,还咧嘴笑了。

“小苏啊,肖岚一定把那上货给你上过眼了吧?怎么样,这次肖伯不打眼了吧?”

“肖伯您太棒了。”

“嘿嘿!哪有小孩天天哭,哪有赌徒天天输!干咱这行也一样,不会一直吃瘪。肖伯这点伤,都不算事!”

“……”

正聊着呢,肖胖子在病房门外,冲我勾了一下手。

我出去之后,肖胖子说道:“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谁?”

“裴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7:31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