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姝晏姝(重生皇后一睁眼,虐死渣夫夺江山)免费阅读无弹窗_重生皇后一睁眼,虐死渣夫夺江山晏姝晏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重生皇后一睁眼,虐死渣夫夺江山》是由作者“凤点江山”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晏雪在凤仪宫跪了一夜这一夜对她来说漫长而煎熬,简直像是身在炼狱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也意识到了严嬷嬷的狠辣,晏雪不敢跟她硬碰硬,在吃了几次教训之后,只能乖乖跪着可她从小到大何曾遭过这么大的罪?两条腿跪得剧痛无比,像是有锥子在里面一个凿个不停,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然而刚要晃动,严嬷嬷手里的藤条就抽了下来抽了之后还要她跪得端正,那严厉的表情,冷酷的语调,简直让晏雪生不如死,更是无数次心里咒骂着严嬷……

小说:重生皇后一睁眼,虐死渣夫夺江山

作者:凤点江山

角色:晏姝晏姝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皇后一睁眼,虐死渣夫夺江山》的作者是“凤点江山”。梗概:宫道两旁御林军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个个身姿挺拔,目不斜视,冷峻慑人的气势让人不自觉地生出畏惧,不敢随意乱瞄乱看。今晚大哥晏凌风也在宫中当值。晏雪忽然想到这个,暗自猜测着稍后会不会遇见他。如果遇见了他,她应该态度好一点,毕竟他执掌御林军大权,皇上暂时还要靠着他保护…

重生皇后一睁眼,虐死渣夫夺江山

第5章 此一时彼一时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封后大典之后的宫廷,还残留着几分白日里的热闹和繁华。

宫人们穿梭的脚步很快,身上的衣裳都崭新而鲜亮,精神气十足。

晏雪一路跟随严嬷嬷往凤仪宫而去。

沿途来来去去的宫女们姿容出众,规矩严谨,宫里的气氛依旧那么肃穆压抑,并未随着新帝登基和封后大典发生多少变化。

宫道两旁御林军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个个身姿挺拔,目不斜视,冷峻慑人的气势让人不自觉地生出畏惧,不敢随意乱瞄乱看。

今晚大哥晏凌风也在宫中当值。

晏雪忽然想到这个,暗自猜测着稍后会不会遇见他。

如果遇见了他,她应该态度好一点,毕竟他执掌御林军大权,皇上暂时还要靠着他保护。

晏雪一路有的没的想着,转眼到了凤仪宫外,脚步微顿,她抬头望着凤仪宫上方奢华威严的匾额,眼底掠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光芒。

早晚有一天,这座宫殿会属于她,她会替代晏姝成为后宫真正的主子。

到那时,晏姝大概已经魂归黄泉了吧。

想到皇上给她的承诺,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晏雪嘴角扬了扬,暗自嘲弄着晏姝的愚蠢。

“晏二姑娘。”严嬷嬷眉头微皱,严肃地提醒着她,“到了皇后娘娘的宫里,你应该低着头,以示恭敬。”

晏雪回神,连忙垂下眸子,并掩去眼底怒意:“是我失态,请嬷嬷海涵。”

严嬷嬷冷冷看她一眼,转身跨进宫门。

晏雪跟在她身后,穿过宫苑,拾阶而上,低眉垂眼地跨进殿门。

“皇上,皇后娘娘。”严嬷嬷声音在耳畔响起,“晏二姑娘来了。”

皇上还没走?

晏雪精神一振,连忙抬头看去。

下一瞬,晏雪表情蓦地僵在脸上,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

她看见了什么?

夜容煊居然跪在地上给晏姝捏腿?

堂堂一国之君,晏姝竟如此折辱他?

晏雪表情忽青忽白,抬眸看向晏姝,震惊且带着点痛心的语气:“姐姐,皇上乃是一国之君,您怎么能让皇上——”

“晏二姑娘。”严嬷嬷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见着皇上和皇后娘娘应该行礼,方才在路上,老奴不是已经教了你?”

晏雪脸色微白,不安地看着夜容煊:“皇上?”

晏姝目光清冷,不发一语地看着她。

晏雪被她看得心头一悸,咬了咬牙,不由自主地屈膝跪下:“妹妹晏雪,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姐姐。”

严嬷嬷声音冷了冷:“晏二姑娘。”

晏雪面上划过恼怒,低着头,语气里多了几分隐忍和委屈:“臣女晏雪,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夜容煊下意识地开口:“免——”

“晏雪。”晏姝语气平静,声音淡得听不出情绪波动,“本宫有意让你进宫伺候皇上,你应该没意见。”

夜容煊话未说完就被打断,眸子里闪过一丝阴沉,沉默着没再说话。

“进宫?”晏雪脸色一变,下意识地看向皇帝,“这是皇上的意思吗?”

晏姝嘲弄地勾起唇角:“非得皇上让你进宫,你才愿意?”

“妹妹不敢。”晏雪脸色苍白,羸弱无辜的模样让人心疼,“妹妹只是不敢跟皇后姐姐争宠。”

“你想多了。”晏姝敛眸,欣赏着指甲上颜色鲜艳的丹蔻,“本宫不怕你争,你能争得走的,一定是本宫不稀罕的。”

此言一出,夜容煊和晏雪脸色齐齐一变。

大抵是做贼心虚,两人面上不约而同地划过慌乱,开始思索着晏姝话里的意思。

这句话是单纯的下马威,还是意有所指?

“姝儿。”夜容煊斟酌着开口,“朕觉得选秀之事不着急,容朕考虑一下如何?”

晏姝声音疏冷:“不用考虑,我还能害她不成?”

晏雪咬了咬唇,小心问道:“姐姐的意思是,让我入宫为妃?”

“想得太美。”晏姝语气淡漠,无情地浇灭了她的奢望,“刚入宫时封你个昭仪做做就不错了,待有了身孕才能晋升。”

有了身孕……

夜容煊心里一紧,她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话茬?

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不,不可能。

夜容煊告诉自己,这件事只有他跟晏雪自己知道,连护国公夫妇暂时都不得而知,晏姝更不可能知道。

他这样想着,却依然心虚得不敢跟晏姝对视。

晏雪也有片刻紧张,笑意越发勉强:“有姐姐在,我……”

“除非你能得到皇上宠爱,才有可能破格晋升。”晏姝说着,瞥了夜容煊一眼,“皇上觉得晏雪有机会晋升为妃吗?”

这个问题问得刁钻。

若夜容煊回答没机会,等到晏雪肚子里一天天大起来,他该如何解释?

若说有机会,岂不是直接打脸自己的痴情人设?

夜容煊压下心里不安,状似无奈地一笑:“姝儿,朕实在看不懂你。”

“是吗?”

“明明我们之前互相承诺过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夜容煊叹气,“怎么突然间如此坚决地想让朕充盈后宫?”

“此一时彼一时。”晏姝抽回自己的手,声音平淡,“一国之君不能只顾儿女私情,充盈后宫也是为了替皇上稳固朝堂势力,更快地掌握大权在手,况且皇上需要开枝散叶。”

夜容煊盯着她平静的脸,总觉得这个说法不是真心。

“天色不早了,皇上先回去吧。”晏姝开口,带着几分强硬的命令意味,“我跟妹妹说说知心话。”

夜容煊不放心让晏雪一人留在这里,温柔劝阻:“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姝儿,难道你要让姐妹情深破坏我们的夫妻之情?”

晏姝眉头微皱,眼神有些不耐:“这个问题方才我们已讨论过,皇上没必要再多说什么。”

夜容煊心里无法克制地生出怒气,面上表情也明显难看了一些,然而对上晏姝清冷凉薄得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眸子,心头蓦然一凛。

一刹那只剩下了心虚。

他担心多说多错,在晏姝面前暴露了什么,只得装作不关心晏雪的样子,点了点头:“那你们好好聊,朕先去御书房处理奏折。”

晏姝嗯了一声,连起身送他的意思都没有。

夜容煊很快摆驾去御书房,经过晏雪身边时,极快地给了她一个眼神,随即举步离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