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她权倾五洲(苏琳嬿殷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妖女她权倾五洲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苏琳嬿殷念)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初一见月”创作的《妖女她权倾五洲》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崽崽!快跑啊!快把她的皮撕下来!咬断她的手脚!”斗兽场里,一群衣着华美的少年少女坐在高位上,满眼兴奋的盯着底下的广场几只凶残的炽冥狗正将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女团团围住少女拼命的往前跑,可还是被炽冥狗摁住了肩膀撕咬下一大块的皮肉少女死死的咬住牙,一声不吭的忍受着这种灭顶之痛,她仰起头,鲜血打湿了她整张脸,她的目光在那些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些天天折磨她的人,她一辈子都不会忘,等她找到逃出这个鬼地方……

小说:妖女她权倾五洲

作者:初一见月

角色:苏琳嬿殷念

作者“初一见月”的热门新书《妖女她权倾五洲》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要是殷念听见她的心声一定能唾她一脸。这明明就是老妖婆的擦桌布好吗?当时老妖婆随手就丢给她,她还嫌弃来着。“是火灵系的吗?”周少玉感慨的说:“看着很年轻啊,估摸着天赋不错,好想试着和她打一次。”殷念吃了药后五官就出现了点变化,还有从前的五分模样,虽然不及原本惊艳,但依然很漂亮…

妖女她权倾五洲

第41章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炽纱?”周少玉心头一跳,“那玩意不是早在千年前就消失了吗?”

可那分明就是!

“那女人是谁啊?”

吴雪盯着殷念身上的炽纱,露出了妒忌的神情。

这东西只要带一小片在身上就能让火灵变得和自身更为契合,灵力只是一个统称,灵力又细分为水火木雷土五系,看自己身上的灵力具体是偏向哪一块的,后面修行的攻击性功法就是偏向那一系的。

比如吴雪自己就是水系里的变异系,寒雪系。

这女人竟然得了这么大一块直接做成衣服?真是嚣张到了极致,太爱显摆了。

要是殷念听见她的心声一定能唾她一脸。

这明明就是老妖婆的擦桌布好吗?当时老妖婆随手就丢给她,她还嫌弃来着。

“是火灵系的吗?”周少玉感慨的说:“看着很年轻啊,估摸着天赋不错,好想试着和她打一次。”

殷念吃了药后五官就出现了点变化,还有从前的五分模样,虽然不及原本惊艳,但依然很漂亮。

吴雪对这个打架狂已经没别的想法了。

但是很快让两人更震惊的事情就出现了。

那女人还看着马车里面,然后转头对着大长老说了什么。

大长老死命摇头,抵死不从。

殷念叹了一口气。

随后就钻回了兽车里,然后……她竟然抱了一个男人下来!

周少玉和吴雪目瞪口呆!

是真的抱,打横抱!

“男,男宠吗?”周少玉开口都有些结巴了。

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有不少女强者底下男宠都一窝一窝的养,但很少会出现喜欢男宠到当众抱他的样子。

这是真宠啊……

两人往前走了两步,却猛地看见了‘男宠’的那张脸。

吴雪手上的扇子法器都差点拿不稳了。

“这,这不是那位阵法,阵法师?”

那天元辛碎的威压逼迫的她们这些天骄不得不低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今天这位强者就像个小绵羊一样被一个女人给抱在了怀里?

周少玉更惊了。

有谁敢把小神境强者当男宠一样抱在怀里的?这要不是他亲眼看见了必定会觉得说出这句话的人在放屁。

“真是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周少玉感慨:“白家的事情才闹起来呢,这边就出了这么一个女人,这女人什么来头啊?”

但显然赤鬼谷众人才不会搭理他。

他们径直进了自己的院落。

这院落非常大,从里到外守卫都极其森严。

而且规矩比白家讲究多了,就算她抱着元辛碎走进来,都没人往她这边多看一眼。

将元辛碎放下之后,殷念才无奈的舒展了自己的身体。

大长老说什么都不敢动自家少主的身体,只能她来当苦力了呗。

“主人!”百变有些蠢蠢欲动的从她袖口里探出自己圆溜溜的脑袋,“我们现在出去看戏啊!”

“百变,你脑袋上长了个包包?”

百变圆溜溜的脑袋上拱起了两个小包包。

摸着手感还挺好的,弹弹的软软的。

“恩,这是要进阶啦。”灵兽也是有等级的,初生灵兽被称为初元兽,再往上走便是灵元兽,最后是神元兽。

灵兽的划分比人的等级简单多了,因为灵兽比起等级,更看重血脉压制。

“哼!”辣辣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羽毛,“我也要进阶啦!我肯定比这条虫快!”

眼看两个崽又要吵起来,殷念立刻说:“别吵,我带你们出去看热闹。”

帝后的热闹,白家其他人的热闹。

她都迫不及待的要去看看。

殷念带上两个崽就往外面走。

才走出一段路呢,拐过角就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对面那人脸色苍白。

殷念看清楚那人的容貌后下意识的开口:“庄闲?”

庄闲听见声音这才缓慢抬头,对上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他露出疑惑神情,“姑娘,你认识我?”

殷念这才想起自己用的不是‘白露’的身体了。

但是她也不慌,不疾不徐的说:“庄闲公子在斗兽国宴一战成名,那天去看了比赛的人谁不知道你?”

说起斗兽国宴就让庄闲想起了死去了的‘白露’。

他原本以为她是要故意欺辱他,才抓着那点小事让他去给她买裙子。

可那天在深宫最后一眼,却让庄闲已经心生疑惑了,那绝对不是一个会故意欺辱别人的人露出来的眼神。

可她竟然死了?

而且还是被帝后杀了的?

想到这里庄闲只觉得浑身发冷。

帝后为何深夜只叫他一人去宫里现在想来也很奇怪,他如果进去了,死的就是他了吧?

“不行!”想到这里,庄闲突然浑身一颤,“我得赶快回山庄!”

如果帝后真的想杀他的话,那岂不是还会对他出手?

殷念就眼看着他脸色变来变去。

“主人我们快去皇宫啊。”百变迫不及待的小声催促。

它从来没跟着殷念一起搞事过,好激动啊!

迫不及待!

殷念绕过他要走,却突然感觉周围多了数道地灵境巅峰强者的气息。

百变和辣辣第一时间从殷念的袖口跳了出来。

“主人小心!”辣辣小小的脸蛋上尽是戒备的神情,“有敌人!”

百变本体迎风暴涨,将殷念整个人直接圈住。

庄闲感知没有殷念灵敏,他刚被百变的气势震住,想问一句怎么了,周围顿时就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

“地灵境强者?”庄闲眼瞳狠狠一缩。

“你们是帝后派来的人?”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

黑衣人们眯起了眼睛,“小子挺聪明。”

可这么聪明的小天才,也不过是他们帝姬的垫脚石而已。

“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那就乖乖的跟我去皇宫。”

“免得受皮肉之苦!”要知道帝后可是在皇宫里歇斯底里的发疯!任务要是完不成,他们也别想活了。

黑衣人说完,就看向了旁边的殷念。

“我跟你们走,别伤及无辜!”庄闲心头狠狠一跳。

“被她看见了,那就不能算无辜了。”黑衣人冷笑着抽出自己的法器长刀,地灵境巅峰的威压压的殷念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下意识的就释放出了灵力护住自己的筋骨,不然又要骨裂了。

“二星人灵境?”那黑衣人吃了一惊,这女人看起来不过才十八岁左右的样子。

居然就已经是二星人灵境了?

这……这是哪方势力的孩子?动了她会不会有影响?

这个念头才出来,黑衣人却感觉脖子一痒。

下一刻鲜血从他被割开的喉咙里喷射而出,黑衣人瞪大眼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秒就失去了气息。

“老大!”旁边的人吓了一跳,“谁!”

殷念也吓了一跳。

但很快吧唧吧唧嘴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殷念吓了一跳转身对上了一个缺了大门牙满头乱发一只脚穿鞋,另一只脚光着的老乞丐。

老乞丐看着仿佛一只手就能摁倒。

那双眼睛却亮的出奇。

“庄天问也真是,自己儿子都被人围起来了,也不来管管,还用上了唯一一个人情,要我这个糟老头子来,嗝儿~”他打了个嗝儿。

说着庄家人,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殷念。

庄闲见这人的装束,就知道是父亲用那传话令牌叫来的人了。

这位……应当就是当年庄天问的那位神秘师傅了。

“是,是师公吗?”庄闲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乞丐却朝着他嫌弃的摆了摆手,“你且站边上等等。”

一扭头,他就无视了那些怒视着他的黑衣人一脸从容看向殷念笑眯眯的问:“小姑娘哎,有师傅没嘞?”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