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芊芊离渊(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花芊芊离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主角花芊芊离渊的穿越重生小说《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狐十三”,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好嘞!奴婢这就给您拿!”不知道为何,看见小姐的心意被离渊接受,秋桃的心里美滋滋的给离渊拿了梅子,秋桃这才将花芊芊唤了进来离渊痛得双唇有些发白,但他仍是一声未吭,笔直地坐在木桶里花芊芊裙摆轻荡,走回屋子的时候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她拿出了准备好的银针,走到离渊身边,“我要开始了,会很疼,不过我会尽量轻一点”听见花芊芊的声音,离渊那本就坐得笔直的身体绷得更紧了,他微扬着下巴,将脸侧到了一边“……

小说: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

作者:狐十三

角色:花芊芊离渊

《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狐十三”。《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内容概括:是不是想暗地里把我灭了口,然后再吞了我的嫁妆!”萧炎闻言眉心蹙成了一个川字,回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和小妹。“大哥,你不要听这贱人胡说,那镯子明明是我的,她在相府根本不受宠,哪来的那么多嫁妆!”花芊芊险些被萧兰气笑了,她唤来秋桃,朗声道:“去把我的嫁妆册子拿过来!”秋桃领命,利索地跑去找来了一个册子递给了…

弃妃要和离,矜持王爷失控了

第4章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花芊芊之所以把事情闹得这般大,也是想将萧炎引来。

萧炎对她万般不好,但相较于萧家其他牛鬼蛇神来说,还算得上是一个守诺有信的君子。

也只有他在场,她才能把自己的嫁妆讨回来。

“萧世子,你们府上这泼皮无赖的架势真是让我长见识了,我就是想要回我的嫁妆,可你母亲却说我得了疯病,还要将我送去庄子上。

是不是想暗地里把我灭了口,然后再吞了我的嫁妆!”

萧炎闻言眉心蹙成了一个川字,回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和小妹。

“大哥,你不要听这贱人胡说,那镯子明明是我的,她在相府根本不受宠,哪来的那么多嫁妆!”

花芊芊险些被萧兰气笑了,她唤来秋桃,朗声道:“去把我的嫁妆册子拿过来!”

秋桃领命,利索地跑去找来了一个册子递给了花芊芊。

花芊芊拿过册子,轻轻一抖,长长的折子就拖到了地面,末尾处还印着永宁伯府的红印。

看着那个红印,花芊芊眼眶微酸,当初她要帮花舒月替嫁进伯府时,外祖母就是一万个不同意。

后来见她执意要嫁,便给她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并且嘱咐她,将嫁妆抬进伯府,定要让萧家印上府印,以防萧家吞了她的嫁妆还要赖账。

这一切,真的被外祖母预料到了,他们处处为她着想,她前世却为了眼前这些人与他们断了联系。

一想到这,花芊芊的心就有些揪痛。

她声音微哑地道:“这是我的陪嫁册子,抬进伯府时,是过了你们的眼,印了你们府印的,每一件物件都有记录。

我抬进府三十二抬嫁妆,如今只剩下十抬不到,你们告诉我,这些嫁妆去哪了?

这镯子,还有伯爷夫人身上的锦缎,甚至萧世子你腰上挂着的那块玉佩,哪一件不是出自我的嫁妆?

你若是还没瞎,那便自己看吧!”

萧炎看着这长长的嫁妆单子,脸色有些涨红,既然和离,归还嫁妆确实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确实没有想到,他的母亲和小妹居然会在背地里抢占花芊芊的嫁妆。

他虽然不喜她,却没有想过要欺辱她,这实非君子所为!

萧夫人看着那长长的单子,眉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哪里想到这小贱人还留着这么一手!

“炎儿,你莫要听她胡说,这些东西都是她自己拿出来孝敬我们的!

再说,她已经嫁进伯府,便是伯府的人,她的嫁妆自然也是伯府的!

炎儿,这里用不着你,你快去歇着,这事交给娘处理便是。”

秋桃气鼓鼓地张开双臂拦在花芊芊身前,“你胡说,这些东西都是你们自己拿走的,根本不是我家小姐给你们的!

我们家小姐已经与萧世子和离了,你们要是敢对我家小姐动私刑,我就跟你们拼了!”

“和离?”秋桃的话一出口,萧兰母女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花芊芊这样的女子,能嫁给她儿子,不知道上辈子积了多少德,她居然说要和离,简直笑话!

“秋桃,你就不要给世子夫人添乱了!”

还跪在地上的碧荷见到萧炎后眼神里立刻有了光,满脸哀戚地道:

“世子爷,您就原谅我么家夫人吧,她之所以会这样,定是因为您生了她的气!

世子夫人刚还说要发卖了奴婢,世子爷,求您了,只要您一句话,世子夫人一定会认错留下的。”

碧荷哭得梨花带雨,还故意将红肿的脸露给萧炎看。

她知道花芊芊的心思都在萧炎身上,只要萧炎替她说一句话,花芊芊定不敢再将她发卖。

萧炎看着委屈的碧荷,瞬间就明白了花芊芊闹这一出的用途。

这是软的不行,便想来硬的让他妥协!

“花芊芊,你果然露出真面目了!”萧炎将自己的指节捏得直响,“我既已写了和离书,你我就已经恩断义绝,你别妄想我会回头!”

花芊芊倒是没想到他会自恋到这种地步,不由给了萧炎一个白眼,“既然萧世子也知道咱们和离了,那便痛快些归还我的嫁妆吧!

三十二抬嫁妆,六百六十样物件,可别漏了任何一样!”

萧炎被气得嘴唇发抖,“我现在哪里给你找这些东西去,你分明就是在为难我!”

“不急。”花芊芊缓缓收回了嫁妆单子,“我给你十日的时间。”

萧炎咬牙道:“好,十日就十日,不过我告诉你,这十日你莫要动什么歪心思,归还了你的嫁妆后休得让我在伯府再见到你!”

花芊芊轻轻勾起了唇角,脸上绽放出一个久违的微笑,浅浅的梨涡瞬间让她那张臃肿的脸有了灵气。

她这笑容,莫名地就刺痛了萧炎的心。

“我跟萧世子真是想到一处去了,这辈子,我都不想再与你相见。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萧世子,这些嫁妆,一定要交到我手上,否则,我可不认!”

她要的,就是让萧炎同意赔付她的嫁妆,她一时一刻都不想呆在永宁伯府,所以才宽容了萧炎十日。

萧炎本以为花芊芊这十日要留在伯府里拖延时间,却不料花芊芊让陪嫁的车夫将箱笼都抬到了马车上。

收拾好一切,秋桃又跑过来拽碧荷,还跪在萧炎脚边的碧荷吓得紧紧抱住了萧炎的大腿。

碧荷懵了,完全没想到花芊芊竟真的要离开伯府。

那她怎么办!

“世子爷,您救救奴婢吧,看在我服侍过舒月小姐的份儿上,世子爷您救救我吧!”

听见舒月这两个字,萧炎眼神立刻柔软了不少。

他蹙眉对花芊芊道:“既然你要卖了她,那便卖给伯府吧,阿贵,去拿五十两银子来!”

花芊芊都快要给深情的萧世子鼓掌了。

可惜呀,她不稀罕这五十两!

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萧炎留下,只平淡地甩出两个字:“不卖。”

随后,便上了马车。

秋桃早就看不惯阴奉阳违的碧荷,前两天她还看见碧荷往萧世子书房那边转悠,小心思都写在了脸上。

以前她跟小姐提起这事,碧荷总能找到一堆的理由哄骗小姐,现在小姐终于看清了碧荷的真面目,她心中也欢喜,叫上车夫张叔,撸起袖子,就将碧荷拉到了马车上。

碧荷还在哭喊反抗,花芊芊听得有些不耐烦,伸手在碧荷的囟门穴和上星穴敲打了一下。

碧荷觉着脑子一沉,晕了过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