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与到白首(权蓁苏玺)_(权蓁苏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权蓁苏玺是《相与到白首》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芭了芭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苏茂的骨灰不拿回家,寄存在殡仪馆里的骨灰龛里苏家的习俗是一年后再下葬中午要吃豆腐饭,在苏家自己的五星级酒店严瑾忙里忙外,忙碌的像个大堂经理,在人群里穿梭他把律所的人都叫来帮忙,唯独没看到权蓁他忙的像头驴,一圈圈转圈:“权蓁呢,谁看到权蓁了?”权蓁人呢?她和苏玺在酒店包房的沙发里,拥吻在一起 ……

小说:相与到白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芭了芭蕉

角色:权蓁苏玺

现代言情小说《相与到白首》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芭了芭蕉”。精彩内容:他张着嘴巴睡觉,酒水味臭死了。他这么臭,权蓁不由得想起了香香的苏玺小弟弟。他真的很香,奶香奶香的。严瑾上大学那会就没奶味,大学毕业后他就提前油腻了…

相与到白首

第15章 在线试读

宴会散去,已经是下午了。
严瑾喝多了,权蓁得保持清醒。
他还要坚持送客人,权蓁把他塞进车里,苏玺遥遥地看着她,跟她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在车里,严瑾整个人都躺在权蓁身上,快把她给压死了。
他张着嘴巴睡觉,酒水味臭死了。
他这么臭,权蓁不由得想起了香香的苏玺小弟弟。
他真的很香,奶香奶香的。
严瑾上大学那会就没奶味,大学毕业后他就提前油腻了。
权蓁心猿意马了一路,车子到了严瑾家,她请司机帮忙把他弄进他家里。
他一个人住,住在和权蓁隔着一条马路的高档小区。
本来他是要买和权蓁一个小区的,可能觉得把妹不方便,就买了对面小区。
权蓁很费劲地帮他把鞋脱下来,腿搬到床上去,再用枕头把他脑袋垫高,万一他等会吐了不至于呛到气管鼻子什么的。
正准备给他倒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就可以走了,严瑾握住了她的手腕。
“权蓁…干嘛?”
她回头看他,严瑾闭着眼睛说醉话。
“我,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打算,你,别看不上…”真难得,醉成这样了,还叫的出她的名字。
她还以为他会叫麦琪,熙熙,或者铃铛。
她掰开他的手,可是刚掰开一根手指,他那根手指又合上。
权蓁真的想一巴掌给他:“严瑾,你再不松手,我踹你了!”
他不但不松手,还握着权蓁的手递到自己嘴边亲了一口。
亲完还来劲了,忽然一把将权蓁拉下来,就抱住了她压倒在床上。
他满是酒气的嘴在她的衣领里乱拱,手在她的身上乱摸,然后就开始胡乱地扯她的衣服。
严瑾好久都没有对她动手动脚了,今天是喝了酒,想来一出酒后乱性。
权蓁奋力挣扎,喝酒的人力气就是奇大,几下拉扯下来,权蓁的衣服都被他拽的七七八八。
情急之下,权蓁用力推开他,顺手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她下了狠手,打完了自己的手掌震得都发麻。
严瑾被打的酒都醒了,躺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她。
“你打我干嘛?”
权蓁跳下床,整理好乱七八糟的衣襟,连水都没给他倒就走了。
走出严瑾家的小区,她站在路口看着对面自己家的小区发呆。
严瑾说什么也算自己的男朋友。
男朋友求欢,她赏了一巴掌。
可就在几个小时前,她和一个小奶狗翻滚在酒店的沙发上。
这都叫什么事啊。
明明只是送给自己的一件生日礼物,疯狂一晚上就到此结束了。
可现在,事情好像有点往她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她已经好久没试过不能控制某件事了,特别是自己。
权蓁回到家,严瑾还打电话来问:“你干嘛打我?”
权蓁懒得回答他,就说:“你酒醒了再说吧!”
“权蓁,你好狠啊,我牙都要被你打掉了。”
权蓁看看手掌都肿了,她的确下手挺狠的。
她有点抱歉,但嘴还是硬的:“谁让你动手动脚?”
“我天,我们好了这么多年了,要不权蓁,你哪天有空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你是不是有处女情结啊!”
“闭上你的嘴!”
权蓁挂了电话。
处女情结…这个东西是断然没有的。
但她也没想到,会给了一个小男生。
如果严谨知道了,会郁闷死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0日 pm7:3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0日 pm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