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模一样的项链》霍因央柳婉全章节免费阅读_(霍因央柳婉)完结版在线阅读

精选金牌作家“小夜时雨”小说,《一模一样的项链》作品已完结,主人公:霍因央柳婉,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小说主要讲述了:”不如我们合作,报复他一把?”他的建议引起了我的好奇,”怎么个报复法?说来听听。”他手在胸前交叉着,眸底露出一丝狡黠,”和我在一起,我是他最讨厌的人。”

小说:一模一样的项链

主角:霍因央柳婉

作者:小夜时雨

类型:现代言情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一模一样的项链》又名《我和霍因央离婚两个月了》是知名作者“小夜时雨”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霍因央柳婉展开。全文精彩片段:下班时,我被霍因央拦住了去路,央求我不要离开他。男友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礼貌而疏远地笑着。“都离了婚了,哪有和前妻藕断丝连的道理?”“你说是吧,哥。”下班时,我刚从室内出来,就遇到了霍因央。我眼神略过他,本想就此从他身边绕过去,但还是被他拦了下来。“柳婉,我可以解释,你能不能回来?”看着他伸出的手,我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大步,像吞了只苍蝇似的看着他。“离我远点,我恶心。”霍因央眉头一紧,将手缓缓缩了回去,身体却一动未动。僵持不下之时,路一鸣牵上我的手,出现将我拦在他身后,他向霍因央抛出一个疏远而又礼貌的笑容,“都离…

第3章

秦愫,那是霍因央的前任。

褪去了激情,我冷眼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警惕性。

“霍因央,你究竟是去见谁了?”

“真的是客户,喝了酒我有点晕乎,口误而已,我发誓。”

我的视线被茶几上的项链包装所吸引,蓦地像是想起了什么。

忍耐着胸中的怒火,我心底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明知故问,

“你今天,也送了她一模一样的项链?”

良久,霍因央没有回应我,但我已经得到了他的回答。

我转身走进房间,将房门反锁,迅速换了衣服收了行李准备走。

霍因央上前来抓住我的胳膊,指尖发白,丝毫没有畏惧和心虚。

“柳婉,够了,不要没完没了。”

“我只是口误,你真的想多了。”

“哦?

那不原谅你反倒还是我的不是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眼神坚毅,

仿佛刚才把对方叫成前任名字的人是我。

当晚,我在一家星级酒店开了房间,准备隔天再去租房子,

霍因央之前每个月给我的钱足够支撑我这些开销。

一不做二不休。

我将事情经过编辑好发在了家庭群里,

绘声绘色地讲述了霍因央和前任的二三事。

霍因央的妈妈,我的前婆婆看完后暴跳如雷,

在群里连发了两条100秒语音斥责他以及挽留我。

“阿姨,对不起,以后不能再叫您妈妈了。

我和霍因央的缘分就到这里。”

说完我就从群退了出来。

从此以后,这些鸡飞狗跳再和我无关。

霍因央知道我从小是单亲家庭,

憎恨出轨,对家庭幸福极度渴望。

如果不是他在婚前信誓旦旦向我承诺会给我一个幸福的家,

我也不会选择大我五岁的他。

正因为如此,爱的时候,他让我幸福,那我的眼里只有他。

但不爱的时候,他背叛我,我也能够做的决绝。

洗完澡出来,微信上收到一条消息。

我点开,顿时心头一沉,是霍因央的弟弟,

和我同岁的路一鸣。

“嫂子,你真的要和我哥他离婚了吗?”

我狐疑,

霍因央曾经和我说过他弟弟一直对他带有莫名的敌意,

还告诫过我千万不要理他,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

正因为如此,路一鸣曾经给我送过几次东西我也婉拒了,

消息我也是爱回不回。

但如今我已经要和霍因央离婚了,

对于他的话我根本没必要再当一回事,甚至还想反其道而行之。

“是的,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半晌,他才发了一条消息,

“既然这样,不如明天下午见一面?”

每次回婆家,我都能感觉得到霍因央和路一鸣的磁场不合,

他手里保不齐有霍因央更多出轨的证据,有利于我和他离婚。

“好的,明天你发位置。”

路一鸣坐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沓文件。

他看我死死地盯着不放,扬起唇角,

一副”真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递到了我的面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霍因央和秦愫的地下停车场密会、

迪士尼甜蜜双人游,还有各种各样的文字整理,

可以说细致到了某种境界。

眼前这个人确实对霍因央有些难以言说的感情,

我以前只知道他不近女色,

我公公还时不时抱怨他是不是想去做和尚,

现在看来,难道他对霍因央?

“谢谢你,我有个问题很好奇,虽然现在很不合时宜,

请问你是不是对同性……”我硬着头皮问了出来。

路一鸣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我对那个人只有看不起,

只不过现在你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可以报复他,

所以我才给你这些。

再说,你应该很需要。”

我疑惑不已,”他和你有什么仇吗,为什么要报仇?”

他目光躲闪,随后眼神由鄙夷转为柔和,

直直地看着我,我也分不清楚那双眼里的情绪是否含有同情。

“这不是重点。

不如我们合作,报复他一把?”

他的建议引起了我的好奇,”怎么个报复法?

说来听听。”

他手在胸前交叉着,眸底露出一丝狡黠,

“和我在一起,我是他最讨厌的人。”

我听完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他。

他的手握成拳,拇指不停摩挲着,看起来有些……紧张?

“你到底是想报复他,还是想趁虚而入?”

我不甘落后,故意揶揄他。

谁知路一鸣缓缓靠近,手撑在桌子边,

“如果我说,两个都有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9: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