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虚不敢来》周桐姜娉_(心虚不敢来)完结版阅读

“小尘 ”的代表作《心虚不敢来》已经火爆来袭啦,本书中的男女主角名字是周桐姜娉。小说情节概述:郑文兴是我的继父。母亲去世后,是他在抚养我。郑文兴酗酒赌博。经常会因为我没钱给他买酒用皮带把我吊起来抽打。扁平的皮带抽在后背上、腰上,铁质的扣子有时会在光洁的皮肤上划出一条沟壑。郑文兴从不打我的脸。因为他喜欢大力地捏着我的下巴,欣赏我等待被打时扭曲的脸庞。

小说:心虚不敢来

主角:周桐姜娉

作者:小尘

类型:现代言情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心虚不敢来》又名《北京零下十摄氏度的天》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小尘”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周桐姜娉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心虚不敢来》又名《北京零下十摄氏度的天》内容介绍:周桐终于在人群中发现了我们。他牵着女孩的手向我们走过来,一步一步,走进我的世界。三年未见,他的肤色变得有些深了。但即使这样,他也还是好看。身旁的女孩捏了一下他的手指,周桐这才想起来要跟我们介绍:“妈,阿娉,这是我女朋友,苏橙。”他笑得亮眼,嘴角泛起两个酒窝。侧过头对苏橙介绍:“阿橙,这是我妈,还有我妹妹,姜娉。”妹妹……多么讽刺的称呼。上学的时候我长得矮,跟在周桐后面格格不入。总有人问周桐我是谁。每到这个时候,周桐总是笑得肆意,一边揉乱我的头发,一边跟别人介绍:“这丫头啊,我的小不点儿。”或许是以前的事过…

第5章

不然,我一定要抓住她,指着苏橙的照片对她说:

“看吧,你输了,周桐不喜欢我。”

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后,已经快到凌晨了。

我的头昏昏沉沉的,

以至于我在小区门口看见郑文兴的时候,

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郑文兴是我的继父。

母亲去世后,是他在抚养我。

郑文兴酗酒赌博。

经常会因为我没钱给他买酒用皮带把我吊起来抽打。

扁平的皮带抽在后背上、腰上,

铁质的扣子有时会在光洁的皮肤上划出一条沟壑。

郑文兴从不打我的脸。

因为他喜欢大力地捏着我的下巴,欣赏我等待被打时扭曲的脸庞。

我尝试过报警,可警察每次只会淡淡地瞥上我一眼,

然后当着我的面接过郑文兴递过去的香烟。

门吱呀一声关上后,等待我的是漫漫长夜。

有时候,他也会摸着我胳膊上的伤疤问我:”疼吗?”

然后晚上喝了酒后,继续咒骂赚了钱的人,

把喝剩的半瓶啤酒泼到我的脸上。

我不再寻求帮助,装作无事发生。

这样的生活,我过了三年。

初三那年,郑文兴酒驾撞了人,被送进了监狱。

我解脱了。

我以为我可以瞒周桐一辈子,

直到他硬要我换上他送我的碎花裙。

“谁干的?”

周桐眼眶蓦然红了,死死地盯着我胳膊上烟头留下的伤痕。

我强忍着不让眼里的泪流出来,笑着安慰他:”我不疼了。”

那天晚上,

从小到大一直坚信”男人流血不流泪”的周桐,

抱着我哭了整整一晚。

他把我领回了家,告诉我:

“阿娉,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我发誓。”

我跟他开玩笑:”谁要你保护,我自己可以。”

一向吊儿郎当的周桐却显得格外认真。

“我说真的阿娉。”

我不知道当初周桐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几分真心。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孩儿年少时都会发过这样的誓言。

总之,当初的我,信了。

看到郑文兴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周桐一个人。

电话拨出去的时候,我后悔了。

我忘记了,现在的周桐已经不是只属于我的周桐了。

没等我挂断,对面就接通了。

听筒处传来的是男女交叠的喘息声。

我手忙脚乱地挂断了电话,窝在墙角整整一夜,

连哭都不敢发出声音。

我以为我和周桐会像现在这样慢慢淡出彼此的世界。

多年后再有人跟我提起他,我也只会苦笑一下,跟对方讲一句:

“已经好久不联系了。”

没想到的是,我还是低估了苏橙对我的恨。

接到苏橙电话的时候,我刚做完一台手术。

电话里,苏橙用她黏到发腻的嗓音跟我抱怨周桐对她有多么多么地贴心。

我静静地听完,然后问她:”有什么事吗?”

或许她也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平静,声音一顿:

“我和周桐打算这周末出去玩,你也一起吧。”

我皱起眉头,刚要开口拒绝就听见她对另一旁的周桐说:

“姜娉姐姐说有空。”

接着周桐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那太好了,我还担心她不会答应。”

想起上一次医院的不欢而散,我没有再推辞下去。

电话挂断后,苏橙怕我不来,

甚至还特意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姜娉,你不会因为心虚不敢来吧?”

我摁灭屏幕,没有回复。

直到出发那天,我才终于弄明白了姜娉的目的。

车上,苏橙坐在副驾驶,突然转过头。

“姜娉姐姐,抱歉,忘了告诉你了,我们这次去的是海边,

不过你放心,你可以穿我的泳衣的,周桐给我买了好几套呢。”

语气却没有丝毫的抱歉。

一股凉气瞬间侵占了我的全身。

我已经很久没有穿过泳衣了。

不只是因为身上难看可怖的伤疤,

更多的是我讨厌别人看我时的眼神。

妈妈去世后的三年里,

郑文兴不是没有做过走错房间之类的事。

他会在我换衣服的时候突然推门进来,

两只眼睛坦然地在我身上打量。

我浑身像是栽在了水泥里,动弹不得。

在发现我锁门后,发疯似的把卧室的门锁全部撬掉,

并且扬言如果我再锁一次门他就会把门全部拆掉。

从那以后,我开始避免穿各种清凉的衣服,即使是夏天也依旧是长袖长裤。

海边,苏橙挽着周桐的手,笑得甜美。

比基尼衬着她白皙火辣的身材,反观我,

烈日下仍是万年不变的衬衫和牛仔裤。

“姜娉姐姐怎么不换衣服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am11:5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pm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