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最新章节在哪里看?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最新章节在哪里看?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最新章节在哪里看?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寒橘柚

本文标签: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橘柚 角色:伏羲沈子卿 简介:“来人,公主这身喜服太过刺眼,剥下来!” 新婚当日,她被夫君命令当众脱光衣物跪在雪地中,只因为皇帝杀了他心爱的女子,他无处发泄只好将满腔愤怒发泄在她身上 前去送葬的路途,她们主仆二人被抛荒郊野外,险些成为狼群的果腹之物 只因为她是杀害他心爱女子凶手的女儿,他对她的恨意可谓滔天,面对他一切的惩罚她逆来顺受,从无半个“不...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5 12:10:16

小说介绍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橘柚 角色:伏羲沈子卿 简介:“来人,公主这身喜服太过刺眼,剥下来!” 新婚当日,她被夫君命令当众脱光衣物跪在雪地中,只因为皇帝杀了他心爱的女子,他无处发泄只好将满腔愤怒发泄在她身上 前去送葬的路途,她们主仆二人被抛荒郊野外,险些成为狼群的果腹之物 只因为她是杀害他心爱女子凶手的女儿,他对她的恨意可谓滔天,面对他一切的惩罚她逆来顺受,从无半个“不...

第1章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橘柚 角色:伏羲沈子卿 简介:“来人,公主这身喜服太过刺眼,剥下来!” 新婚当日,她被夫君命令当众脱光衣物跪在雪地中,只因为皇帝杀了他心爱的女子,他无处发泄只好将满腔愤怒发泄在她身上
前去送葬的路途,她们主仆二人被抛荒郊野外,险些成为狼群的果腹之物
只因为她是杀害他心爱女子凶手的女儿,他对她的恨意可谓滔天,面对他一切的惩罚她逆来顺受,从无半个“不”字
本以为此生都要在他的折辱中度过,一场机缘巧合,她彻底改变了逆来顺受的人生,成为寒城人人敬仰的医圣,自此某王爷走上了漫漫追妻路
正当她误以为他回心转意之时,一次大反转将她打进阿鼻地狱……

书评专区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前面超级好看,可惜咱站错cp了,结尾有点不爱 时光之心:男女主角都是双穿的小说,文字如同静静流淌的溪水,宁静,悠远,很不错的小说 法相仙途:剧情还行,就是主角让我感到讨厌,极其的虚伪,双标玩的一溜一溜的 .更恶心的是区区筑基小修死亡就是陨落!陨落这么不值钱啊 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

《启禀王爷,王妃她薨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救命恩人


他踩在积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殊不知,那一场荒唐压抑得沈子卿喘不过气,他心爱之人还尸骨未寒,他怎可与那不知羞耻的东西苟且?

说起婉儿,并非是他的亲妹妹,而是他捡回来的,但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早已超乎了兄妹之情,只是二人均未曾表达。

沈子卿虽杀伐果断,但面对男女之情依旧让他难以表露心迹。

若是他早早表达心意,是不是就不会留下遗憾?

伏羲面无表情将斗篷隆盖在身上,在将士们目睹之下缓缓走出了营帐,迎面而来的是双眼通红的温月。

将士们面面相觑,只能看着她歪歪扭扭离去。

站在梅园中,伏羲不禁迷漫,她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她进入卿王府那一刻就没有居住的院落,第一晚是在灵堂度过,第二晚是在好心人的屋子里度过,今天是第三天,也是她最为憋屈的一天。

梅园飘飘零零的梅花瓣飘扬洒落,最后平静的躺在白雪地上,在白雪的映衬下,那红梅鲜红如血,让人想要汲取却又畏惧。

她的膝盖一直不见好,每走一步都宛如完全蚂蚁在啃啮骨头,疼痛难耐。

若换作往日她还可找些草药自己包扎,可这深冬时节,入目所及都是白茫茫的雪,连枯枝败叶都未曾见,更别说草药。

“小姐呜呜……奴婢给您抓草药去吧,您这腿不好好治疗这辈子就站不起来了……”

温月不顾一切朝着某个方向跑去,她作为婢子当然要比主子先熟悉这陌生的环境。

伏羲看着温月狂奔而去的背影,内心宛如照进了一束光,让她原本尘封冰冷的心一时间有了温度。

“是谁?”

在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簌簌的声响,让伏羲内心一紧,虽说这是王府,可真有事也绝对不会有人来救她。

转眼间,那身穿黑色长袍头戴玳瑁的男子就站在她眼前。

好功夫,短短眨眼的功夫就如同鬼魅般出现,她虽不会武功,但也知晓这人轻功了得。

是他?

在山里救了她并收留了她的男人?他与沈子卿是什么关系,王府重地并非所有人都能进入,想来他与沈子卿的关系非同一般。

既是与沈子卿有关的,那她定然避而远之,沈子卿不是什么好人,他身边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转身就想走,手腕处却传来一阵强大的拉力,若非那人手疾眼快拉住她,那她整个人险些摔进雪地里。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公子雅兴了。”

伏羲挣扎着,但他那只手宛如铁钳般让她动弹不得,却不痛。

她有些诧异,但内心深处告诫她,她已然成亲,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会引发沈子卿的愤怒,如此一来她的日子也不好过。

因此对待这个救命恩人她露出了几分冷色:“放手。”

男人旋即一笑,撒开了手,走到她对面的一颗梅树下依靠着,似笑非笑盯着她。

他的双眸不比沈子卿温和,两人相比不相上下。

沈子卿的是淡漠却充满侵占,他虽眼里含笑却宛如毒蛇般。

这个男人很危险,她的直觉告诉她。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看样子我救了一只白眼狼,不过……你这脾气我挺喜欢。”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说出如此轻薄之话,莫非卿王府的人都如此滥情么?只要见到一个姑娘就毫不避讳表达心意?

当然,伏羲可不会觉得他是喜欢上她,在她看来,这人无非就是在开玩笑,在戏谑。

她讨厌这样的嘲讽,只是微微弯了下膝盖:“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只要我是我能办到的,公子尽请吩咐。”

伏羲不喜欢欠别人,尤其是这个危险的男人。

男人眉头皱了皱,随即脸上出现一抹坏笑:“不如……以身相许可好?我不介意你跟卿王成过亲。”

流氓!

伏羲心想,白嫩的脸蛋浮现出一抹淡粉,显得越发娇俏。

“公子真是说笑,若无事我就先行离去了。”

她逃也似地逃离了这个地方,她不愿跟那个宛如毒蛇般等待出击的男人有过多的交集。

“喂,你瞧见枫王了吗?”

一侍卫模样的男人叫住了伏羲,她疑惑这府里有一个卿王,哪里还有个枫王?

她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偌大的王府好像就没有她能够落脚的地方,她宛如飘扬在天地间的一颗尘埃,没有归宿。

温月回来的时候手里捏着一把草药,这些草药她认识,十七年间在冷宫中,没有人对她“特别照顾”,因此闲暇时间无人打扰她可以种种花、读读医书、做做饭。

身上这些都是小伤,只要有草药她就能够自己医治,可眼下最难的莫过于住所。

夜幕渐沉,背部的鞭痕火辣辣的痛,她浑身的寒冷就没有驱散过。

主仆二人一路搀扶,最终来到了柴房,老妪坐在火炉旁边取暖,见二人到来立即往旁边挪了挪。

早些天她没有看清老妪的模样,如今趁着微弱的烛光和红彤彤的炉火她瞧清楚了。

老妪身躯佝偻,面目沟壑纵横,从眼角到下巴的位置还有一道骇人的疤痕。

道过谢后,伏羲坐在火炉旁边将药草喂进嘴里,用牙齿咬碎,随后吐出敷在膝盖上。

有了火炉取暖,她感觉自己活过来了,膝盖的刺痛也不是那么严重了。

“你懂医术?”

苍老沙哑的声音响起,老妪一边往火炉里加炭火一边问道,这个女孩看起来并非如同那些丫鬟所说的如此不知廉耻。

伏羲点了点头,再无其他,她不愿意提及过往,并非是懒得多费口舌,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共情本就没有多少,有些苦自个儿心知肚明即可,若是说出来就变味儿了。

“那些人说你不知廉耻,在王府门前众人目睹之下宽衣解带。”

老妪看了看旁边的姑娘,道听途说总归是毫无依据的,她半截身子都快要入土了,也算是阅人无数,她知晓这姑娘不似那些人所说的那般不堪。

“婆婆,我们小姐是有苦衷的。”

温月小声说道,自家主子在皇宫之时虽不受宠,但毕竟是个挂名公主,倒也没有人欺压,来到王府处处忍让却依旧生不如死,温月可谓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