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最新章节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在线资源

最新章节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在线资源

最新章节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在线资源

小溍

本文标签:

小说: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小溍 角色:乾默思雨 简介:风水变化莫多测,盗墓诡闻习多年 我叫乾默,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既是孙乾门第二十八代传人,也是以盗墓为生的阴阳先生,但后来我却金盆洗手······ 书评专区 大圣传:求求你太监开新书吧... 重塑人生三十年:今天才撸完,有追的冲动 谋断九州:闭门造车式的权谋,有赖于不错的文笔能够读的下去,但是这种过于小气的心态格局却让人...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5 18:12:50

小说介绍

小说: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小溍 角色:乾默思雨 简介:风水变化莫多测,盗墓诡闻习多年 我叫乾默,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既是孙乾门第二十八代传人,也是以盗墓为生的阴阳先生,但后来我却金盆洗手······ 书评专区 大圣传:求求你太监开新书吧... 重塑人生三十年:今天才撸完,有追的冲动 谋断九州:闭门造车式的权谋,有赖于不错的文笔能够读的下去,但是这种过于小气的心态格局却让人...

第1章

小说: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小溍 角色:乾默思雨 简介:风水变化莫多测,盗墓诡闻习多年
我叫乾默,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既是孙乾门第二十八代传人,也是以盗墓为生的阴阳先生,但后来我却金盆洗手······

书评专区

大圣传:求求你太监开新书吧... 重塑人生三十年:今天才撸完,有追的冲动 谋断九州:闭门造车式的权谋,有赖于不错的文笔能够读的下去,但是这种过于小气的心态格局却让人无法感受到顺畅和灵感。只能说是可读但不可想的作品 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

《阴阳先生之盗墓诡闻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沙丘怪异的石头


“孙叔,不是你,那······是谁?”

孙叔也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看你手臂上的伤口,好像在哪儿见过,你现在手臂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手臂已经好多了,就是有些痒,没有那晚的剧痛了。

师父他们两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到了东部沙丘再说,他们已经在中部盆地补充了淡水,食物也还剩下不少,足够到东部沙丘了。

又寒暄了几句,我们就再次出发了,我的骆驼他们一直绑在一个骆驼的后面,我骑上骆驼,夕阳泛着红色的光亮,照到我们身上,三人并行,向着沙漠的东部缓缓走去······

三天后······

终于穿过无人区,到达了沙丘周围,这里的气候更加恶劣,飞沙走石,漫天呈现红黄色,感觉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我和师父决定在这里考察一番,天色渐渐变黑,繁星逐渐出现,我和师父都拿出风水盘,观星来判断落葬位置。

与师父激烈的讨论了一会儿,认为木星丘附近的任辅位,和苍星环附近的归行位最恰当,简单来说就是确定了两个沙包的位置,风水都是很不错的,但是不知道哪里会有墓。

当天晚上,强叔在守营,我和师父一人拿了一把洛阳铲,就到那两个沙包去看,找到地方下铲,第一个包挖了大概两米深什么都没发现,到了第二个沙包,我和师父大概也挖了两米深,依旧一无所获。

正当我俩疑惑不解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沙丘的中间位置,有一些绿色的沙藓。

“孙叔!孙叔!”我连忙大叫师父,

“你看会不会是半腰葬呢?”

师父也没有回答我,就跟着我去那沙土位置去挖,果不其然,挖了没多深,沙土下面是湿润的土壤,而且其颜色有点发青,基本可以判断这下面是什么了。

“好,好眼力,这么小面积的沙藓都能发现,果然这些年没有白教你,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和强叔一起来挖!”

我挖到了东西,兴奋了不少,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发掘,第二天很快就到了,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师父就叫上我跟强叔,找到了沙包位置,我在上面散土,师父和强叔在下面挖。

“有发现!”

我听到师父大叫,师父用绳子给我拉上许多小石人,大概拉上一二十具,我仔细端量起来,很奇怪,这石头小人形态各异。

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张大了嘴巴,眼中仿佛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看起来栩栩如生,而且会给人一种共鸣,看到石头人的模样,你也会在心底里打颤。

我感觉这小石头人不简单,再多看几眼,我心底都透露出恐惧感,就把这小石人扔到一边,晚上和师父说起这小石人,师父是这么说的。

“这墓绝对不简单,据说古代帝王为了不让人来探扰自己的阴宅,会想方设法的警告盗墓者,让盗墓者无功而返。”

“这小石人和少数民族搞邪术的人形态差不多,看起来也像是邪物,把这小石人包起来吧,不要让它扰乱我们的心境,后面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没两天时间,我们就打通了盗洞,因为这洞太小了,师父他们进不去,但是我年龄小,骨架也没那么大,所以我先进去。

在里面配合师父他们,里应外合,把墓口给撬开,爬了一会儿。

“哎呦!”

我突然从洞里面掉了出来,摔了个狗啃泥,我慢慢从地上起来,师父就没这么狼狈了,纵身跳到地面上,强叔也跟着出来了,还顺手折了几根荧光棒,我捂着脸说到:“孙叔,你···你在坑我啊!”

师父憋笑的说道:“当年我也是这么被坑的,吃一堑长一智,懂吗?”

我憋了一肚子气,你摔了还不行,还要让我摔,我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

强叔紧忙说道:“你们看看这墓道!”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仔细看了看周围,都是青石砖砌成的,顶部呈现拱形,就是从那上面打通摔下来的。

“当务之急,是先清楚我们的位置!”

强叔这么说,我们也点了点头,师父有经验,先在前面走,听说墓中机关众多,落石、弩箭,稍不留意,就会葬送生命。

但是师父走的丝毫不慢,他一边走一边讲:“这墓道,基本是没有机关的,等到了俑道,才可能会有机关!”

师父走走停停,讲了很多关于墓中的知识,但是这东西不好展示,只能隐晦其词。

走到墓道尽头,强叔和师父都兴奋起来。

“‘大’字型墓道,不同于‘甲’字型与‘土’字型,这说明最起码是唐代之前,里面的东西肯定很值钱。”

“孙叔说的对!那这墓门,我们该如何开打开呢?”

没错,墓道的尽头,就是一扇双开门的墓门,上面雕刻着许多小人,大概就是农忙时的景象,二牛抬杠法,插秧灌渠,砍木养殖,生动的描绘了当时的农业。

“孙叔!你看这会不会是······”

师父和强叔都点了点头,不过要印证我的猜想还要进一步的挖掘。

“小默!你还记得我教你的双线引龙法吗?”

师父这么一说,我顿时豁然开朗,拿出两盘粗鱼线,与师父手中一人一盘,挂在五指上,然后拿鱼线通过墓门。

有的墓门密不透风,就会拿洛阳铲或者炸药,开一个小缝,但好在这墓门可以透过鱼线,五指经过长期的练习,每个指头的触感不同,可以找到墓门后的机关。

师父的大拇指始终在发力,他要帮我架住墓门后的的石砖。

我闭上眼睛,细细的推演着墓门后的机关,终于在小拇指的位置,我察觉到了异样。

小拇指用力弯曲,似乎都要弯成九十度了,我头上也布满了一层密密的汗珠,终于听到“啪嗒”一声,鱼线绷断。

师父拿出洛阳铲,两三铲的工夫门就轰隆一下被打开了,墓门被打开的瞬间,一股劲风袭来。

“赶紧捂住口鼻!”

强叔大喊,我并没有料到这一手,所以就没反应过来,一股腐败的味道铺天盖地的袭来,我浑身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这劲风的感觉使我整个人变得通透,心脏都不自觉的多跳了几下。

等劲风放完,我瞬间干呕起来。

“怎么样?没事吧,小默?”

我摇了摇头,“我平时怎么教你的?盗墓走一步看三步,要不然丢掉小命是迟早的事情,还好这只是死气,等回去多泡点杂粮澡就行了!”

其实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死气是什么样子,现在我知道了,被死气冲撞一次,精神异常疲劳,身体其实没什么异样,感觉就像网吧通宵七天一样!师父给我一张清心符,我揣在兜里压了压,才好了不少。

甬道里面异常漆黑,一眼看不到底,我们只能弯下腰,才能勉强在甬道里面行走,师父在前头格外谨慎,我跟着他走了一会儿,“砰!”我撞到师父的后背。

“先停一停!”

“怎么了?”

师父嘴中缓缓说了四个字:八!门!遁!甲!

我顿时有些紧张了,当然,我知道八门遁甲是什么,直到现在,我都没能全然学到,因为你可以学会奇门遁甲,但是你能学明白就不是一件容易事,当然,我说的是学到诸葛亮和刘伯温那样,如果破解不了,莽撞行事的话,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我也没有把握,但是我可以试一试!”

师父率先跳到下面平台,我跟强叔紧随其后,师父开始推算,而我则是在一边看着,因为我学艺不精,害怕影响师父,师父叹了一口气。”

缓缓说到:“这并不是根据伏羲八卦,来判断的,而是根据另一种方法,完全打乱了八门位置,我找到了五方位置,但是还有三方,不能判断,试试投石问路吧!”

我点了点头,跟着师父往前面走,师父不能确定的地方,我就拿石头砸,虽然师父不能准确判断,但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有惊无险的到达对面,当然,这又是一处墓门,我们还是用双线引龙法,把墓门打开,其实走到这里,我都有些奇怪,怎么一点危险还没遇到?

墓门打开,更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黄肠题凑!”我见到后惊叫。

强叔和师父脸上也透露出丝丝的失望之意,黄肠题凑,是古往今来盗墓者最不想见到的结构,全身没有铆钉,都是利用坚硬的柏木穿插而成,中间是用的石炭之类的填充,以此来保护棺椁。

但他为什么是盗墓者的公敌呢?据说有一处墓葬,被打了一百多个盗洞,用了很多雷管,不过才炸掉两根柏木。

师父对这“黄肠题凑”若有所思起来,伸手摸了摸,语调突然严肃起来。

“这柏木墙?或许······我们都被骗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