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说《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小说《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小说《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西梅茶茶

本文标签:

小说: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西梅茶茶 角色:傅时礼沈晚安 简介:一场阴谋,亲生父亲设计圈套,让自己替嫁给一个身患残疾,又有隐疾的傅家二少爷 沈晚安遇强则强,立志把这个劫难变成可以抱的大腿,谁知她还没出手,腿腿自己先沦陷了 晚安:“我不是沈暖,我是替嫁新娘,你娶错人了” 傅时礼:“没错,爱的就是你,我的宝贝” 晚安:“我是回来复仇的,不是来跟你谈情说爱的” 傅时礼:“明...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6 06:05:06

小说介绍

小说: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西梅茶茶 角色:傅时礼沈晚安 简介:一场阴谋,亲生父亲设计圈套,让自己替嫁给一个身患残疾,又有隐疾的傅家二少爷 沈晚安遇强则强,立志把这个劫难变成可以抱的大腿,谁知她还没出手,腿腿自己先沦陷了 晚安:“我不是沈暖,我是替嫁新娘,你娶错人了” 傅时礼:“没错,爱的就是你,我的宝贝” 晚安:“我是回来复仇的,不是来跟你谈情说爱的” 傅时礼:“明...

第1章

小说: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西梅茶茶 角色:傅时礼沈晚安 简介:一场阴谋,亲生父亲设计圈套,让自己替嫁给一个身患残疾,又有隐疾的傅家二少爷
沈晚安遇强则强,立志把这个劫难变成可以抱的大腿,谁知她还没出手,腿腿自己先沦陷了
晚安:“我不是沈暖,我是替嫁新娘,你娶错人了
” 傅时礼:“没错,爱的就是你,我的宝贝
” 晚安:“我是回来复仇的,不是来跟你谈情说爱的
” 傅时礼:“明白,夫人要刀儿谁,吱一声我来
” 后来,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甜蜜小日子,傅时礼也在宠妻狂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书评专区

楚臣:开头就有点看不下去,遇到这么大的事,完全不考虑跟他爹说。一点亲情都不敢相信?还成天担心刺客再来,手边明明有很大的助力,却不考虑。这智商太堪忧了。 精灵之全球降临:剧情白而且这个作者不愿意动脑子,技能策略描写浮于表面,偏向于傻瓜式描述,如光壁反射壁,他的宠物不管遇到法攻还是物攻只有一个描述就是同时释放双壁,然后就是双壁破和不破的问题了,挺可笑的。 虎狼与羊:自嗨严重, 盛极而衰 什么时候作者射了 估计也就TJ了 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替嫁后,夫人成了大佬的白月光》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晚宴缺席


沈晚安被傅时礼突如其来的温柔吓了一跳,眼皮不自觉的抽搐。这男人假装和善的样子比摆臭脸还要让人别扭。

见气氛缓和,林雅琴跟在一旁张罗:“时礼啊,你和暖暖就留下来吃个便饭,我亲自下厨,如何?”

女人笑着拉过沈晚安的手,看起来十分熟络,话虽然是冲着傅时礼说的,可看的却是身边的晚安。

“那……那就吃吧。”

女人话语中的停顿让傅时礼微微蹙眉,却什么也没说。林雅琴拉着沈晚安进屋,隐隐的,她感觉自己的身后一直有一道目光在追随不放,看得她脊背发麻。

她知道,那道目光,来自傅时礼。

不管是刚刚门前的试探还是现在自己无意间表现出的陌生,都让男人心底生疑。

林雅琴装出一副好客的样子,拉着沈晚安在厨房帮来忙去。

傅时礼摇着轮椅直接上了二楼,对这明显表演出来的母女情深没有任何兴趣。

这林雅琴本来就是沈暖的继母,两人关系不和的传闻不仅一次上过新闻报纸,如今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洗手作羹汤,饶是他看着也尴尬。

也就一刻钟的时间,沈晚安便耷拉着脑袋,像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退出了厨房。

她没有上楼,此刻她实在没有精力应付傅时礼,只是简单的披了一件外套,坐在后花园的秋千上发呆。

她没想到,养父竟然贪心到来沈家找麻烦,而那些她以为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的秘密,就这么被嗜赌成性的养父卖给了林雅琴,成了一根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

一阵风吹过,早秋的天气有些微凉,吹起一片落叶,落叶随风而去,洋洋洒洒的旋转上升。

二楼,傅时礼眯起眸子,视线落在楼下花园发呆的女人身上,距离的原因,他只看到晚安小小的背影,仿佛有些凄凉,显得十分孤寂。

冷冷的盯着她,没有丝毫怜惜,甚至带着几丝怒火。

原本他也没想在沈家待太久,若不是佣人歪打正着的把他领到沈暖出嫁前的房间,他还不知道,原来一个女孩子的闺房能狂野到这个地步。

眼神落在手边的盒子上,随即心头窜起了一股怒火。

盒子本身没什么,普普通通的设计,带着几分小女人固有的可爱风,站在窗边,傅时礼的轮椅无意间踢倒放在床边的一个纸箱子,箱子没有盖,里面的东西大大方方的滚落了一地。

各种牌子的安全套……黑**……还有很多限制级的成人用品……

这些东西仿佛一个两个的成了精,蹦跳着出现在傅时礼眼前,盯着它们,男人觉得自己太阳穴都在突突突的跳。

点起香烟,傅时礼眼神扫过房间里的各类摆设,带着些审视。

这个女人,真的就这么欲求不满么?竟然在房间里放这种东西?

男人冷着一张俊美高贵的脸,摇着轮椅走走停停,最后视线落在了一旁的衣帽间上。

哗啦……

拉开门,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许多礼盒,高级定制的洋装,价值不菲的项链,限制出售的水晶鞋,名贵的钻石手表……

整整一柜子的奢侈品,都来源于不同的男人,礼盒上贴着各类标签,还写着一些简短的备注。

初恋穷鬼、第一任男友、第二任男友……第九任男友们……

一字一句,刺激着傅时礼的神经,他觉得自己在看到这些卡片的瞬间,血液都开始倒流了,恨不得冲到沈晚安面前,直接掐死她!

所以,他这是娶了个女海王?所以这个女人真的流转于男人堆里?

她很缺钱么?还是单纯的喜欢男人?

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有十几任男朋友,竟然还有些男人同时在交往?

“咔嚓。”

按下打火机,傅时礼又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眉头紧紧的皱起,眼神死死的盯着楼下的沈晚安,心里一阵烦躁,看着女人的眼神不由得深了几分。

“时礼啊,饭刚准备好,你看你跟暖暖不然就……”

傅时礼摇着轮椅下楼的时候,林雅琴刚好从厨房里出来。顾长禄坐在客厅回头看向他,微微点头示意。

“不必了,没胃口。”

简单直接,这个沈家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沈晚安从小花园里出来的时候,傅时礼已经驱车离开了沈家,根本没有知会她。

男人这样毫不留情的下了她的面子,都让刚刚门口表演的那出假恩爱显得可笑至极。

林雅琴似笑非笑的看向被丢下的沈晚安,语气轻佻,“傅太太,粗茶淡饭要吃点嘛?”

明显的逐客令沈晚安还不至于听不懂,拿起外套,晚安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落荒而逃。

准备了半天,要宴请的客人都走了,林雅琴非但不生气,反而嘴角扬起得意的笑。

“你确定傅时礼都看到了?”

“放心吧老爷,我特意让小翠引着他去的沈暖房里,不仅如此啊,我还加了好些猛料……”

沈晚安走后,顾长禄和林雅琴窃窃私语着,间或笑出声,得意的不得了。

……

背起包顶着大太阳,沈晚安徒步下山,心里不知把傅时礼骂了多少遍。好不容易走到最近的公交站,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喂?怎么了妈?您先别哭!”

电话那边持续传来女人断断续续的哽咽和哭喊,沈晚安蹙眉站在街边拦车,一路上听着母亲哭诉,也不敢挂断电话。

好在她家就住在郊区,公交站距离她家不算太远,一刻钟左右她便到了家门口。

一条破旧的小巷子走到头,破旧的平房前,母亲跪在门口,墙上被泼了红红绿绿的油漆,写的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词。

还债,该死,死全家,快还钱……

沈母目光呆滞,见沈晚安走过来,浑浊的目光才稍微转了转。

“妈,您先进屋去吧。”

撸起袖子,沈晚安对眼前的场面司空见惯,拿起门后一桶纯黑色的油漆,直接泼到了墙上。

从养父第一天开始赌博,她便备了一桶这样的油漆。

工作这么久,卡里除了日常基本的开销,一点多余的钱都没有,全部拿去还赌债,可依旧赶不上父亲欠债的速度。

沈晚安拿着刷子,一如既往的刷掉墙上的字。一旁的沈母红着眼眶,情绪激动的站起来,夺走她手里的油漆刷,满眼老泪。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