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说项年项奕晴《阴阳纪》

小说项年项奕晴《阴阳纪》

小说项年项奕晴《阴阳纪》

愚公拔山

本文标签:

小说:阴阳纪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愚公拔山 角色:项年项奕晴 简介:一个原本生活富裕的富家少爷,为何执意要进入修炼宗派,是因为要出人头地还是说有什么执念江湖传闻,潜龙大陆的话事人亦是修仙宗派的弟子,这件事可信度到底有多高且看,项年如何在乱世中安身立命,逍遥云游 书评专区 巨星:足球竞技,成长故事没有太大的BUG,喜欢平平淡淡的书友可以阅读 我的小人国:主角视力一定极好。居然能看到两厘米小人俯身时...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6 09:06:03

小说介绍

小说:阴阳纪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愚公拔山 角色:项年项奕晴 简介:一个原本生活富裕的富家少爷,为何执意要进入修炼宗派,是因为要出人头地还是说有什么执念江湖传闻,潜龙大陆的话事人亦是修仙宗派的弟子,这件事可信度到底有多高且看,项年如何在乱世中安身立命,逍遥云游 书评专区 巨星:足球竞技,成长故事没有太大的BUG,喜欢平平淡淡的书友可以阅读 我的小人国:主角视力一定极好。居然能看到两厘米小人俯身时...

第1章

小说:阴阳纪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愚公拔山 角色:项年项奕晴 简介:一个原本生活富裕的富家少爷,为何执意要进入修炼宗派,是因为要出人头地还是说有什么执念
江湖传闻,潜龙大陆的话事人亦是修仙宗派的弟子,这件事可信度到底有多高
且看,项年如何在乱世中安身立命,逍遥云游

书评专区

巨星:足球竞技,成长故事没有太大的BUG,喜欢平平淡淡的书友可以阅读 我的小人国:主角视力一定极好。居然能看到两厘米小人俯身时露出的那一抹有些晃眼的雪白。我的老天,按照比例来说,两厘米的小人俯身的一抹雪白大概……两毫米?这一抹雪白是安装了激光笔吗?两毫米的晃眼? 御妖至尊:没有写出哪种历尽沧桑感,主角的城府不够啊. 阴阳纪

《阴阳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武道山入围赛


距离几人擒住金翼狮,孤狼吸收骨髓,项年有突破天象境的迹象,已有三个时辰。可项年依然处于昏迷的状态,不见好转,这可把看着他的陈道玄,项奕晴,孤狼三人给急坏了。中途有好几次,项奕晴都想强行把项年给唤醒,要不是陈道玄担心怕影响项年顿悟天象境的规则,以项奕晴对项年的重视程度,说什么也得强行把项年唤醒。

‘混沌初开,天地未分之时,便已有混沌之气,阴为浊,阳为清。而后,本座降世,经历千年,自创三种神通。轮回之术,大梦春秋,四象化形,将其练至返璞归真之境。偶有一日,见人间一道黑气直逼天穹,便施展轮回之术,放眼观瞧潜龙大陆,有诸多明亮之星,最亮那一颗代表着你。所以,本座授下大梦春秋之术,七年之后,化作一游方道士,将漓泉剑交予你祖父,托他代为保管,待时机成熟之时,将此剑交予你……孩子,快醒来吧,魂灵族还要依靠你们来打败。’昏迷之中,项年看到一位慈祥的老者,然后便听到了老者说话。此人,便是镜神界之主,被誉为天地共主的混沌老人,本体为一棵生命之树。

混沌老人将该说的都交代于项年后,所幻化的投影便渐渐虚无。还未等项年将刚听到的话吸收,体内便运转起了一片汪洋星海,渐渐的,一颗又一颗闪耀的星辰连接起来。而后,其中数十颗小的星辰合成了四颗较大的星辰,合围于一片亮光边缘。那片亮光渐渐的形成了一条龙,生龙活虎的朝着项年飞来。

“啊,哈呼,哈呼。”还在感悟的项年瞬间就被这条龙赶出了星海之外。

“年儿,怎么样了。”看到昏迷的项年突然惊醒,站着的三人立刻围了上来,先声发问的便是项年的师傅。

“是啊,项年,你还好吗。刚刚聊着聊着你就晕倒了,把我们担心死了,有好几次都想着强行把你叫醒,陈伯说不可打扰你,这才安稳了些许。你要是再不醒,奕晴姐就该哭出来了。”孤狼说着说着,笑了出来。

“你……”项奕晴听到孤狼说的后半截,满脸通红的直跺脚,刚想说些什么反驳一下,可是想了想,越解释越说不清,由它去吧。于是,加快了几分脚步,站在了孤狼身旁,伸出一只手,拧向了孤狼的耳朵。

“嘶,哎哟,疼疼疼疼疼。”“项年,看好你家项奕晴,文质彬彬的,手劲咋这么大呢,疼疼疼。松手,松手。”

“奕晴姐,松开他吧。”看着一向文质彬彬的项奕晴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项年也是哭笑不得。

“哼,这次就先饶了你,再敢乱说……”项奕晴此时的表情也说不上来是开心还是生气,松手之后,故作严肃的呵斥着孤狼。

“好嘞,绝对不敢了,不敢了。奕晴姐,你这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我从来没见过女孩子也能把功夫练这么好的啊。”怕项奕晴再拿刚刚的那件事说他,孤狼急忙调转话题。毕竟,在打金翼狮时,项奕晴表露出来的战力可是丝毫不弱于自己啊,一杆长枪耍的出神入化,功夫好的姑娘少见,耍长枪的姑娘更少见。而且还是平日里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姑娘,如果不出手看着和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没什么分别。

“好了,寒暄的话随时可以再说,再不出发,可就真的赶不上武道山的入围赛了啊。”看到眼前的三个年轻人,陈道玄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和三两好友,对酒当歌,行侠仗义的场景。

“孤狼,我们要一起去武道山,你呢,以你的本事,通过入围赛应该不难吧。”项年也是及时开口发问道。

“我家中还有人要养啊,最多随你们走出天险山我就得回来了,这次来这山上,也是为了能更好的增强实力保护家人。没成想,遇到了你们。”孤狼看了看项年和项奕晴,再想了想自己叹了一声气。

“小友,无妨。既然是朋友,将你家中的亲眷一并接到项府住便好,哎,不要客气啊,你小子很对我的脾气。放心,接到项府,保证给你照顾好,等你回来,保证看见的是满面荣光的家人。”

“既然陈伯这么说了,那晚辈再客气就显得虚情假意了,好,三位先行一步,我回家一趟,将这件事和家中人说一下,便立刻赶上来。”孤狼看陈道玄如此盛情相邀,心想,自己再不领情,怕是有负人家了。说罢,便抬脚向东方而行。

“小友且慢,待老夫为你叫几个帮手,此地路途遥远,到北境**寻常人走,还需要些时日。嘘~”陈道玄叫住抬脚要走的孤狼,转而,吹了一个口哨,周围钻出了几名身穿黑衣,头戴黑面巾,单手持刀的人。

“陈先生。”钻出来的几人看到了陈道玄,立即弯腰单膝跪地,单手持刀撑地,另一只手握拳并在了胸前。

看到警觉的孤狼,陈道玄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妨,这是我项家的人。”看到孤狼警觉的神情慢慢舒展了起来,陈道玄转身对来的几人说到,“跟随这位小友,回到家中,将他家中亲眷接至项府,若回去之后家主问起来,就说这是年儿的朋友,记得了嘛。”

“是。”几人应声答道。

“小友,有他们接你家亲眷,你可放心。”陈道玄怕眼前这位小朋友还是不肯相信,又再一次的仔细询问了起来。

“多谢项伯。”那晚辈便先回家去了,三位先行一步。孤狼转身领着项家的几人走向了家中的方向。

目送孤狼离开后,三人唤出金吼兽,翻身骑到了背上,继续朝着武道山出发。

“各位父老乡亲,有钱的请捧个钱场,没钱的请捧个人场。老道我今天时间富裕,一个一个来啊,慢慢来,不要着急,不着急。”

赶往武道山的几人耗尽了身上带的干粮和水,总算是来到了武道山脚下的一处闹市。一进入闹市,便听到了阵阵吆喝声,声音最大的就是算命的道士。寻找着声音来源,三人向算命的道士望去。只见此人其貌不扬,一口大黑牙,独独缺了临门的两颗,双手瘦如枯骨,指缝泛黄,每当有人聊起天下大事的时候,脸上总是笑眯眯的。

许是感应到了有人在瞧他,算命的道士抬起头看向了项年三人,随即又低下了。

“此人不简单。”自打进了闹市一言未发的陈道玄说话了。随即,又望向了离算卦道士不远的另一处卖糖葫芦的摊贩,此人身材宽胖,腰间挂着一壶酒,脸上总是挂着微笑,看起来显得憨厚朴实。“嗯?一处闹市都能有这许多藏龙卧虎之人,洞虚默许的吗还是。”

“师傅,如何?”原本以陈道玄的性格,不至于对闹市中人如此感兴趣才对,可是,今日不仅对算卦的道士注目观瞧,连卖糖葫芦的小贩也是如此,这一现象使得项年的心里渐渐怀疑起来。

“这二人身上都有真气,且实力不俗。卖糖葫芦的胖子是铭阵中期修为,这个道士,身上应该有屏蔽他人探查的宝物在,看不透。不过,最低怕也是洞玄。此二人若能收至麾下,将来也是两个极强的助力。”陈道玄一眼便看出了两人的修为,心里想着是否要帮自己的徒儿将这两人收至麾下。“要为师帮忙吗,为师出手帮你,你收服这二人想来应该不会太困难。”

“那多谢师傅了,徒儿对这二人也没太大把握。”项年想了想,同意了师傅的说法。

“先生,可否帮在下三人,算一番前程。”说罢,陈道玄拉着项年两人来到了道士的挂摊前。

“哎,这位老先生,请报上生辰八字,这位少爷和小姐也一样。”道士将枯瘦的左手搭在了陈道玄的脉搏上,右手掐了一个手诀,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嗯?这位老先生前程似锦,身具王者之气,自年轻之时,便是名动一方之人。而今,与天空最亮的那颗星遥相呼应,密不可分。在朝堂可封候拜将,在江湖可声名大噪。”

“来,这位少爷和这位小姐。嗯,都是好苗子啊。什么,不应该啊,帝剑山不是好些年不派传人出来了吗。”刚开始算,还只是觉得眼前的少年和少女的天赋很好。算到后来,则是直接被项年的气运惊呆了,隐隐觉得眼前的少年和帝剑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算不是传人,最起码也是子嗣,不过这么年轻的还真的少见。

道士年轻的时候去一座老山一次历练之时,曾经因为意外,惊动了那里的兽王。那时,自己的实力还远不如现在,自然,被兽王击伤。即将陨落之际,恰巧被云游的项祖所救。临走之时,只留下了帝剑山项四这个名字。

自此,道士云游四方,只为了找到当初的恩公报救命之恩。今日正好来到了武道山下,遇到了在贩卖糖葫芦的崔闵商。打了个招呼,刚摆好挂摊,便注意到了项年三人。

“这位少爷,不知可认得项四。在下曾在重伤之际被这位相救,贫道这些年一直云游四方就是为了报当初的救命之恩。”

“项四?师傅,你认得吗。”听到项四这个名号,项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是何人。

“这位先生,你所说的项四,不知是什么模样,年纪有多大。”陈道玄思虑了一番之后,开口发问道。

“长发,带着一根桃木簪,剑眉星目,身着玄色长袍。年龄,算一算,如今应已是鲐背之年。”道士听得陈道玄的问题,回忆了起来。

“不瞒先生,按照先生所说,项四正是我家老太爷。不过不叫项四,真名叫项祖……”道士描述完当日那人的长相,衣着,项年边说边笑到。

“可算找到你们了!”还未等项年说完,身后一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