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君与卿)南笙楚逸辰_(南笙楚逸辰)全章节阅读

(君与卿)南笙楚逸辰

(君与卿)南笙楚逸辰

九颗芋圆

本文标签:

小说:君与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九颗芋圆 角色:南笙楚逸辰 简介:被坊间传言玩弄权谋,党同伐异的千年铁树冷面侯爷,却在乞巧节一场偶遇后,骚话频出…… “笙儿,我还不敢死,留着我这条命还得娶你,对你负责” “唉,该看到的重点你都没看见,打着让你负责的主意又泡汤了 “我欲与卿穿红装,解霓裳,芙蓉帐暖诉衷肠” 从小远离双亲,善良真诚,张扬恣意的兰阳县主更是能说会道…… “我若是狐狸精,他就是商纣王,...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6 12:02:07

小说介绍

小说:君与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九颗芋圆 角色:南笙楚逸辰 简介:被坊间传言玩弄权谋,党同伐异的千年铁树冷面侯爷,却在乞巧节一场偶遇后,骚话频出…… “笙儿,我还不敢死,留着我这条命还得娶你,对你负责” “唉,该看到的重点你都没看见,打着让你负责的主意又泡汤了 “我欲与卿穿红装,解霓裳,芙蓉帐暖诉衷肠” 从小远离双亲,善良真诚,张扬恣意的兰阳县主更是能说会道…… “我若是狐狸精,他就是商纣王,...

第1章

小说:君与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九颗芋圆 角色:南笙楚逸辰 简介:被坊间传言玩弄权谋,党同伐异的千年铁树冷面侯爷,却在乞巧节一场偶遇后,骚话频出…… “笙儿,我还不敢死,留着我这条命还得娶你,对你负责
” “唉,该看到的重点你都没看见,打着让你负责的主意又泡汤了
“我欲与卿穿红装,解霓裳,芙蓉帐暖诉衷肠
” 从小远离双亲,善良真诚,张扬恣意的兰阳县主更是能说会道…… “我若是狐狸精,他就是商纣王,心甘情愿被我迷惑
” “呵呵,我不光会百般献媚,我还有千般手段
” ……

书评专区

天行健:评分:8一首男儿的慷歌。但是不愿再读第二遍。 一路向仙:口头禅,再加无病**,与之前相比大大不如,推土机也没有以前写的好了 不死:没有加星星的。都是我以前看的,还能记得的比较好的书。印象中很好看 女主拥有不死技能 穿越猎人 cp团长 异能关键是血液 后面血流干就变成正常人了 妖舟大大的文笔那肯定不用说的 很好看 君与卿

《君与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茶楼再见 乌龙不断


楚逸尘翻身跳下马,和楚骁走进茶楼,小二立马笑嘻嘻上来迎客。

楚骁刚想说来一壶好茶,他伸手示意不必,小二悻悻的退了下去。

楚逸尘眼睛盯着不远处一抹俏丽又熟悉的身影,轻快的开口:“楚骁,我带你去喝免费的茶水,还能嗑瓜子聊天的那种,走。”

楚骁以为他家侯爷要用强权压迫老板免费提供吃食,又转念想他家侯爷向来不是这样的人。

楚逸尘慢悠悠通过人来人往,吵吵闹闹谈笑的人群向眼中的倩影走去,此时南笙正和她的俩婢女讨论钱三还有听到的八卦。

紫馨一脸担忧:“小姐,刚刚那个叫钱三的说是南宸侯府的人,大家都说南宸侯不是什么好人,想必他也不是啥好人,会不会来找麻烦。”

“紫馨,绿盈,今日咱们发生的事儿千万别跟外祖父说,免得他担心。”

楚逸尘的脸突然出现在南笙的视野中,南笙觉得黄历上自己今日绝对是不宜出行。

绿盈立马一级戒备状态,站在南笙旁边随时要进行搏斗的样子。

“我对你家小姐没恶意,所以你大可不必。”

南笙拍拍绿盈的肩膀,眼神传递出没事,放松些的意思,绿盈便退后了一些,和紫馨并排站在南笙的后边。

见楚逸尘还不走,南笙挤出一丝不带任何感情的微笑,“这位公子,旁边位子很多,请便!”

楚逸尘嘴角含笑的还是和南笙坐在了同一桌,“拼个桌吧,这个位置甚好。”

“出门时听家里的一名庸医说茶楼里不光有八卦听,还有很有趣的姑娘,此前还不信,现在看来所言不虚。”楚逸尘拿起茶壶给南笙添了些茶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南笙心里吐槽:还不走,怎么脸皮这么厚,穿戴的这么好没钱要茶水吗?非要喝本小姐的,不想给你喝行不行。

南笙眼眸一挑,讥笑着说:“果然是登徒子,一点都没有浪得虚名,青天白日里就说要找有趣的姑娘,不害臊。”

楚逸尘一点也不生气,眼前的姑娘不仅有趣,还真性情,有什么说什么,和表里不一的那些世家小姐比简直判若云泥。

他叫了楚骁一声,告诉楚骁下次看到家里的庸医时,告诉他别青天白日里就想有趣的姑娘,想的话得害臊。

南笙听完他交代的话简直无语至极,气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接仰头喝了一口茶水。

“刀子嘴,豆腐心,听说这是用来描述那些——善良漂亮却嘴上不饶人的小姐的,想必也同样适用于姑娘喽。”

南笙散漫的眨着眼睛,“那你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善良好惹的姑娘。”一边说一边故意把磕完的瓜子皮扔在楚逸尘的身上,之后装作一脸无辜,自己绝对是不小心,纯属手滑的表情。

楚逸尘看着从自己外衫上滑落的瓜子皮,脑海中闪现出以后和这样天真带着一点小泼辣的南笙在府里玩闹的画面,暖意缓缓流淌。

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样子在楚骁眼里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可理喻,楚骁都怀疑他家侯爷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坏了,生平第一次被扔瓜子皮,看起来还这么开心。

楚逸尘收回视线,把胳膊搭在桌子上撑着头,目光有丝丝点点留恋的看着南笙,“那若是我非要惹姑娘呢,又当如何?”

南笙抿了一下嘴,心想道南宸侯不好惹是天下人皆知的事,要不就拿他打打幌子,吓吓这个登徒子。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画面,她神色认真的说:“南宸侯知道吗你?”

楚骁刚想接话你面前的不就是么,楚逸尘眼疾手快的踩了他一下,楚骁吃痛闭上了嘴。干嘛不让他说,明明本尊就在这儿呢。

楚逸尘装作不太清楚的样子问:“我应该知道吗?”

南笙一摆手,一幅连他你都不知道的表情,“你去打听打听,谁不晓得他。堂堂秘报署统御史,呼风唤雨,权倾朝野,杀伐狠绝。”南笙完美的把自己听到的八卦添油加醋的复述了出来,真是佩服自己的聪明劲。

楚逸尘连连点头,“听起来很厉害,是号人物。”

南笙心想怕了吧。接着说道:“我,跟他关系匪浅。南宸侯府我随意出入就跟自己家一样。楚逸尘,谁惹了我他一定就会去收拾谁,秘报署可不是好惹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南笙特意加重了语气,“公子这么爱喝茶,不知道秘报署的茶,你想不想尝尝味道。”

楚逸尘的笑意直达眼底:“不瞒姑娘说,秘报署的茶还真不如你这儿的好喝。”

南笙就郁闷了,这个人怎么油盐不进,话外之意就是别招惹我,赶紧圆润的走都听不出来。

“姑娘,你说了这么久南宸侯,你看我跟他相比,如何?”

“差了十万八千里。”南笙没好气,说话语速一下子快了起来。

“哦?楚骁,我跟他差了很多吗?”

楚骁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小姐,我家公子就是南宸侯,他们是一个人啊。”

南笙,绿盈和紫馨三脸震惊,这回好了,本想狐假虎威一下,直接惹到了本尊,一会儿不知道秘报署的茶能不能好喝点儿。

楚逸尘见南笙有些慌了神,怕自己开玩笑过分了,真的把她吓到了,“实在抱歉,刚没有第一时间解释清楚,并非有意捉弄。现在向姑娘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楚逸尘,三生有幸能结识姑娘,南宸侯府的大门随时敞开,有人惹了姑娘尽管告诉我,我自当效力。”

南笙的脸色青了紫,紫了红,活活想这一刻赶紧晕过去吧,实在是连呼吸都感觉到尴尬。

客栈老板此时像救场一样,立马一路慌慌张张小跑着过来,连连哈腰:“实在不知侯爷大驾光临,怠慢了,侯爷,望海涵啊。”

“一般我是不会光临,不过听闻这里在谈我的八卦,便来瞧瞧。”

老板吓得额头上都是汗珠“不敢,不敢,侯爷恕罪啊!”

楚逸尘望着南笙,眼神突然变得温柔“你该好好谢谢这位姑娘,因为她,我今天心情颇佳,不打算追究。”

“是是是,姑娘心地善良,长的又漂亮,小人给姑娘行礼了。”

楚逸尘开口:“好了,下去吧。”老板连忙退下。

“请问姑娘芳名?”

南笙想还来这套?又想直接拒绝他的提问,楚逸尘似是洞察了南笙的心思,还未等南笙开口,他先一步说:“姑娘不说也可以,秘报署统御史想查位姑娘的名字,想必不难。”

南笙眼皮一抬,正视着他,气势并不弱的说:“本想说那秘报署就去查吧,总归比我直接告诉你要费时费力些。但谁让我理亏,编谎话被人识破,便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南笙。”

楚逸尘小声重复‘南笙,南笙,好名字’。

他走近一步,俯身跟南笙说:“谎话也可以变成真话的,只要你想就可以。”

南笙赶紧后退了两步,紫馨扶了她一下稳住了身形。眼前的男人言语间总笼罩着逗弄的语气语调,但是偶尔又在他不易察觉,不经意流露的眼神中看到似有若无的真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