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说塔猛月牙儿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小说塔猛月牙儿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小说塔猛月牙儿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雷声轰隆隆

本文标签:

小说: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雷声轰隆隆 角色:塔猛月牙儿 简介:百战征战诸将归来,有活人,也有死人 神魔横行,圣人遍地 陈十一说“我一剑可开天!” 塔十一说“我九剑可裂地!” 阿亮“我一剑可砍死你俩!” 守住灯塔,就是为神魔指引前进的方向! 书评专区 旱魃日记:双猪脚,耐看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ps:原书名已被禾口.蟹)他渴望开车,你却骑单车。退车!听说并非渴望女.乃.子的...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6 12:02:49

小说介绍

小说: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雷声轰隆隆 角色:塔猛月牙儿 简介:百战征战诸将归来,有活人,也有死人 神魔横行,圣人遍地 陈十一说“我一剑可开天!” 塔十一说“我九剑可裂地!” 阿亮“我一剑可砍死你俩!” 守住灯塔,就是为神魔指引前进的方向! 书评专区 旱魃日记:双猪脚,耐看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ps:原书名已被禾口.蟹)他渴望开车,你却骑单车。退车!听说并非渴望女.乃.子的...

第1章

小说: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雷声轰隆隆 角色:塔猛月牙儿 简介:百战征战诸将归来,有活人,也有死人
神魔横行,圣人遍地
陈十一说“我一剑可开天!” 塔十一说“我九剑可裂地!” 阿亮“我一剑可砍死你俩!” 守住灯塔,就是为神魔指引前进的方向!

书评专区

旱魃日记:双猪脚,耐看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ps:原书名已被禾口.蟹)他渴望开车,你却骑单车。退车!听说并非渴望女.乃.子的马甲,真的嘛——《后宫禁书目录》 官途:写官场文的还不小白的太少,很多都是俗的章节,什么美女啊,突发事件啊,同学聚会啊。写得比较好的看了这么多官场小说,推荐我的书记人生。高官这小说也凑合 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

《灯塔:我是隐官的师侄》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蔡仙路


一个俊俏的不像话的男子走上小岛,高鼻梁,薄嘴唇,不看对方喉结真以为是位女子。

此人虽浑身湿透,可衣服上金丝编织的瑰丽图案让其看着并不狼狈,脚踏金丝云纹布履,丝丝长发自然垂落,有水滴不断落下。

塔猛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起身烧水煮茶,那男子也不说话,静静坐在石桌旁看着。

待沏完茶,男子早已不耐烦,接过后一饮而尽,随即闭目感受体内修为的复苏。

半小时后男子才站起身,刚要抬头呼唤接引之门,却突然发现塔猛手中的竹简,他问也不问劈手夺过,低头细看。

男子越看神情越是激动,塔猛站在一旁道“这位大哥,能否把书还给我?”

男子并不做回答,只是低着头看。

塔猛见此也懒得理会,那本书是之前过客所留,只是讲一些儒家至理名言,在他眼中并不重要,所以他随手又拿起一本继续看。

可在男子眼中,那书却如珍宝。不是说书有多贵重,而是那些字,个个笔画苍劲,一看就是大师所为。

男子没有着急离去,而是如塔猛一样坐在石桌旁静静看书,他将水杯往前推了推,示意倒茶。

“此地有规矩,一人只能饮一杯茶!”

男子这才正视塔猛,面露讥讽道“那是说别人,我乃儒家学生,这片天地都置于儒教之下,可笑的小娃,别说一杯茶,连此地圣人也要礼敬我三分。”

塔猛依然坐着不动。

那男子见此将书收入怀中,懒得在此长留,起身准备离去。

塔猛见此,上前拦住对方,道“把书留下,这是我的!”

“呦?”男子有些惊讶,忍不住再次打量对方,道“你确信这是你的书?别以为我不知道此地规矩,你们这些接引族人大字不识一个,装什么读书人!”

男子用手指点在塔猛脑袋上,一脸不屑道“好狗不挡道,滚开!”

塔猛还想说什么,那男子看到石桌上还有很多书籍,他眼睛再也无法挪开,忍不住上前东挑细捡,最后摇摇头,好似看不上这些。

男子转身向灯塔内走去,塔猛只是望着,并没有阻拦。

男子来到门口,前脚还没迈出,塔内莫名的产生一股巨力将其推的连连后退。他有些惊异,再次上前,依然被推了出来。

还不死心,男子伸头向里面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简单的床,还有一大堆书籍,他环顾了一圈,忽然发现床底下露出一把剑柄,上面雕刻着古怪的画像。

此人浑身一震,死死盯着那剑柄,再也无法挪开眼光。他原本以为此地就那些大师真迹比较珍贵,可现在才知道自己想错了,接引人在此地驻守十一代,寂灭海中涌上的宝物肯定数不胜数。

男子名叫蔡仙路,也是百年前去征战的上五境强者,仗着家族势力才敢对此地不屑一顾,更不把坐镇一地的圣人放在眼中。

他缓缓转头,盯着塔猛道“进去,把那柄剑拿给我看!”

塔猛摇头,抢书不说,还要抢其他东西,他现在越来越厌恶那些所谓的读书人。

更别说那柄剑是从塔一开始一代代传下来的,爷爷说是接引一族的传家宝。

这男子虽然声称儒家弟子,可行事却如同土匪霸道,塔猛自知打不过对方,把剑拿出来岂不是肉包子打狗。

蔡仙路早已不耐烦,伸手去抓塔猛,岂料塔猛脚下突然劲气爆发,一个箭步冲入塔中。

“小兔崽子,你给我出来!”蔡仙路想要进去将其揪出来,可那股力道依然将之拒之门外。

十一代人看护此处,有些人喝完茶就离开,更有好心的留下自己的真迹,以作纪念。可难免会出现一些桀骜之人,仗着家族势力或者身上有战功,便提一些过分要求。

像今日之事还算小的,只要躲在塔中就行,记得爷爷还活着的时候来了一个异常强大的巫族修士,行事十分跋扈,最后还是坐镇圣人出面才消停下来。

任凭蔡仙路在外面辱骂,塔猛不理,坐在自己床头看书。另一张床是爷爷的,塔猛想要留个念想,便没有拆除。

塔猛不相信坐镇圣人没有关注此地,此刻依然没有露面,是担心对方身后势力,还是想给自己一个教训,他不敢确定。

塔猛忍不住低头去看露出的剑柄,上面的雕刻他十分熟悉,是一个人老者举头看天,背在后面的手中有一卷书,其他再无特殊之处。

以前把玩时,塔猛发现只要将剑举起,剑柄上老者的脸正好对着自己,像是在审视。

外面的蔡仙路看到塔猛用脚把剑柄磕进床底,更加愤怒的同时也明白今日别想拿到那柄剑了。

此刻灯塔上空正好出现接引之门,塔猛看不到,可蔡仙路看到后并不理会,不甘的继续辱骂。

只是空有上五境修为,却对一个普通人毫无办法,让他十分恼火。

就这在时,他忽然停下了辱骂,支起耳朵做倾听状,应该是听到了别人的传音,蔡先璐这才转身离开。

在转身的那一刻,塔猛发现了对方眼中的阴鸷。

那是杀意!

待对方进入接引之门,塔猛走出灯塔,望着天空莫名的愤怒。

他没有言语,只是冷冷的盯着天空,暗讨裴南廷的无耻。

也让期待离开此地的塔猛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

此刻的五行大陆土之地界,乃佛门一大三千大千界,这里的人信仰之力浩渺,可托起佛门的‘一大世界’,让佛祖居于最高位置。

在大千界一个小千世界的草原上,金色太阳发出阵阵佛光普照大地,成群的牛马悠闲啃食着嫩绿的青草,更远处山峦起伏,祥云环绕。

从这个方向看去气场磅礴,仙云淼淼,好一个风水宝地。

山峦下的草原平坦,一望无际,在某个角落突然凸起一个小包,一个头上满是泥土的脑袋钻了出来。此人面色消瘦,嘴唇上留着两撇八字胡,显得炯炯有神。

他四周观察了一下才发现挖错了方向,骂骂咧咧了几句,转身想要再次钻入地下。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细小的光芒刹那间来到面前。

消瘦男子有些惊疑不定的伸出手,光芒消散,一句话传入此人耳中。

“老三,一年后来祖地接班。”

名叫老三的消瘦男子钻出地洞,呸呸两口吐掉嘴里的泥沙,他有些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远处的山脊,暗讨白来一趟,随即化作一股青烟消散。

……

灯塔这边的塔猛修炼更加刻苦,一整天都在站桩、走桩和定桩,天黑也不再节省灯油,看书至深夜才去休息。

那本剑侠小册已经修炼到第二页,劲气自溢。第三页的开篇就提到不要以外劲化内劲,意思是不要做任何突破,要将多出的劲气引入气海,让气海充盈。

再往后翻阅,不再讲武道之路,而是讲一些侠之大者的义与意,极为晦涩难懂。

塔猛还发现越往后,阿亮的字迹越是苍劲有力。

最为玄奥的是每个字都不同,要么笔走龙蛇,要么剑拔弩张,要么行云流水,要么龙飞凤舞。

这些字最终会融成一股势,仿佛有人在拔剑向自己刺来,让人心中隐隐作痛。

剑仙之道,最重杀伐!

在丝丝杀意渲染之下,塔猛嘴角不自觉的溢出鲜血。

“挣”的一声剑鸣惊醒了塔猛。他赶忙扔下册子,舒缓内心的躁动。

转头看去,才发现是床底下的剑又露出了剑柄,静躺着不动。

塔猛擦了擦嘴角,伸手拿起那柄三尺长剑,为了防止再出现不受控制的情况出现,他用绳子悬在腰间,只要修炼就带着这把剑。

眼看就要到五年之约,虽然有些担心外面的蔡仙路,可他还是决定时间一到,就立刻离开。

多彩多姿的五行大陆,才是他心中向往的生活。

当天夜里,塔猛紧挨着油灯在看书。

外面一片黑暗,不时传来海浪的咆哮声。

五年前与以茶祭奠英灵,接引之力传到远方,此刻最后一位被接引者的英灵,正在缓缓靠近……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