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桑酒酒夜将离《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_(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全章节阅读

桑酒酒夜将离《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

桑酒酒夜将离《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

孰尔

本文标签:

小说: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孰尔 角色:桑酒酒夜将离 简介:上辈子,未婚夫为了皇位灭她满门,重生后,她为了退婚招惹太子,没想到未婚夫真的狗,太子殿下却不是人!为了抱上夫君金光闪闪的大腿,一心只想躺赢的桑酒酒被迫踏上了打怪升级飞升成神的修仙之路 桑酒酒:他很强,我想当挂件 夜将离:我很强,我要她更强! 【开局鬼王实力却只想躺赢的柔弱嫡女x拿媳妇当继承人培养的神秘大佬】 书评...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6 15:02:56

小说介绍

小说: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孰尔 角色:桑酒酒夜将离 简介:上辈子,未婚夫为了皇位灭她满门,重生后,她为了退婚招惹太子,没想到未婚夫真的狗,太子殿下却不是人!为了抱上夫君金光闪闪的大腿,一心只想躺赢的桑酒酒被迫踏上了打怪升级飞升成神的修仙之路 桑酒酒:他很强,我想当挂件 夜将离:我很强,我要她更强! 【开局鬼王实力却只想躺赢的柔弱嫡女x拿媳妇当继承人培养的神秘大佬】 书评...

第1章

小说: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孰尔 角色:桑酒酒夜将离 简介:上辈子,未婚夫为了皇位灭她满门,重生后,她为了退婚招惹太子,没想到未婚夫真的狗,太子殿下却不是人!为了抱上夫君金光闪闪的大腿,一心只想躺赢的桑酒酒被迫踏上了打怪升级飞升成神的修仙之路
桑酒酒:他很强,我想当挂件
夜将离:我很强,我要她更强! 【开局鬼王实力却只想躺赢的柔弱嫡女x拿媳妇当继承人培养的神秘大佬】

书评专区

电影世界冒险王:主角脑残无敌,明明已经在刺客联盟世界做了那么多打斗练习,结果在现实世界中开着子弹时间也不会反击,理由是没有进行过近身格斗训练,真是呵呵 诸天游戏巡礼者:目前粮草,剧情节奏很好 位面旅行之神的玩具:剧毒,作者心理变态,我觉得可以募捐一下,赞助你去泰国做手术变人妖。 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

《为追太子我混成了仙界大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宝物


桑酒酒裹着被子坐在地上,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女,眼眶微微红,“这里的床太小了,我想回将军府。”

白苏忍俊不禁,“哪有刚出府就想家的,姑娘快些起来吧,地上凉,等会儿又该喊疼了!”

桑酒酒揉了揉腰,“我现在就疼…”

白苏语气宠溺又无奈:“好好好,奴婢这就给姑娘揉一揉。”

这时紫菀也进屋了,“姑娘怎么不多睡会儿,二皇子在听住持大师讲佛,怕是要晚些时候才能过来瞧你。”

桑酒酒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一条白皙水嫩的手臂从被褥中伸出来,又被滑下来水绿色纱袖遮了去,“扶我起来。”

白苏乖巧地扶起她,又在她腰间垫了个枕头,小心翼翼的动作像是捧着最名贵的瓷器。

“姑娘,还是再歇会儿吧,你这身子骨可经不住折腾了。”

桑酒酒靠坐在榻上,轻抚昏沉的额角。

正如白苏所言,她这身子确实虚弱,做了十多年无根幽魂,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沉重疲惫的感觉了。

“笃笃!”

敲门声响起,禅房雅致的桑皮纸窗外,映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桑落妹妹,可否一见?”

男子的声音温润有礼,紫苑眼睛一亮,“姑娘,是二皇子殿下来了,我去开门!”

桑酒酒蹙眉,来得倒是挺快。

白苏见自家姑娘摇头,忙拉住紫苑,扬声道:“殿下恕罪,我们姑娘身子不适,刚睡下了。”

夜清玄不疑有他,“可要唤御医瞧瞧?”

桑酒酒轻轻摇头,白苏会意,又道:“姑娘并无大碍,就是身子乏累,需要休息。”

“那本宫晚些时候再来。”

“恭送殿下。”

夜清玄在门外又站了片刻,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紫菀见人走了,魂儿也跟着走了似的,不高兴地撅着嘴,看桑酒酒的眼神带了点埋怨 “姑娘……”

桑酒酒摆摆手,许是神魂不稳,她觉得头疼欲裂,熬不住,又睡了过去。

白苏用帕子蘸了热水,细细地擦拭桑酒酒汗湿的额头。

紫菀哼了一声,“姑娘这是怎么了,连二皇子殿下都拒之门外?”

“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男未婚女未嫁,即便有婚约在身,也是要避嫌的。”

紫菀不以为然,“姑娘迟早是二皇子妃,有什么可避讳的。”

“你若真为姑娘着想,这些话就少说两句,没事就出去外头候着,别打扰姑娘休息。”

紫苑还想争辩,白苏没搭理她,绞干帕子端着水盆便出去了。

将军府就桑酒酒这么一个女孩儿,她生得娇,又患有弱症,府里上至将军下至仆妇,都愿意宠着她,无人教她礼仪规矩,任性妄为十来年,日子过得比公主还舒坦,当真是无忧无虑的。

白苏却担心,姑娘这样的性子,怎能嫁作皇家妇?

桑酒酒这一觉就睡到了黄昏,白苏掌了灯,哄着她吃了半碗鸡茸山菇汤。

紫菀说:“这菇子还是二殿下遣人送来的,姑娘吃着可香?”

桑酒酒顿时没了食欲,“你若喜欢,赏了你吧。”

她饭量轻,白苏倒也没再劝,拿帕子给她净了手,“奴婢去后厨熬汤时听小师傅说,禅院的优昙花今夜怕是要开了,姑娘睡了这么久,不如我和紫菀陪您出去走走?”

皇觉寺是东晟国的国寺,也是皇帝每年设坛祈雨的地方,能在此地借宿的香客非富即贵,每个禅房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院中又种植被誉为佛花的优昙婆罗华。

传说此花极为难得,寻常不会开花,只有佛陀降世才会绽放出金黄色的小花朵,清香扑鼻。

桑酒酒却是见过这优昙婆罗华的,桑家灭门后,“桑落”央求琮王带她来此为父兄祈福,便是在优昙花飘香的禅院里,她穿着清凉,要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

当夜的琮王殿下,便如同佛陀降世,那样活色生香的女人摆在面前,竟然冷下脸拂袖而去。

“姑娘?”

白苏担忧地唤了两声,“姑娘若是不想去,奴婢还带了您平日爱看的话本子,要不念给你听?”

桑酒酒回过神来,“出去走走也好。”

紫菀连忙拿了披风给她系好,又对拿着帷帽的白苏道:“就在院子里,又不走远,不戴帷帽也不打紧。”

推开门,一阵熟悉的清香扑面而来,许是不久前刚下过雨,山间的空气透着水汽,桑酒酒深吸一口气,沉闷混沌之感一扫而空。

“姑娘你看,那便是优昙婆罗华!”

白苏指着一棵绿意盎然的树,疑惑地说:“可也没看到有花呀。”

桑酒酒莞尔,“无花便观叶吧。”

紫菀噘嘴,小声地嘀咕道:“叶子有什么可看的……”

“无花便观叶,落儿真是明月入怀,好雅兴啊。”

主仆三人回头,见夜清玄负手立在院外,身后是染遍红霞的天空,他站在那里,仿佛与柔和的光晕揉在了一起。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见惯了龙袍加身的玄帝,乍见一袭白衣的夜清玄,桑酒酒有些不太适应,她福了福身,“桑落见过二殿下。”

紫菀呆呆地盯着夜清玄,白苏用胳膊碰了碰她,两人一起屈膝见礼。

“落儿身子可好些了?”

夜清玄伸手要扶桑酒酒,却被她侧身躲了过去,他微怔,笑道:“几日不见,倒是与本宫生分起来了。”

桑酒酒不露痕迹地退后了两步,“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天色已晚,殿下还是回去吧。”

夜清玄又是一愣,桑家酒酒是他看着长大的,心性纯如稚子,又和他早有婚约,与他向来亲厚,何时顾忌过男女大防?

他问:“落儿可是在跟本宫置气?”

桑酒酒还没回答,他又道:“本宫先行来此是为了跟圆慧大师求一宝物,未能与你结伴同行,是本宫失约,本宫跟你赔个不是,可好?”

“殿下误会了……咳咳!”

桑酒酒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身体摇摇欲坠,白苏忙扶住自家姑娘,“二殿下,姑娘经不得风,奴婢先扶她回房了。”

“落儿留步。”

夜清玄摊开手,随从立刻奉上一个古朴的雕花乌木盒,他献宝似的捧到桑落面前,“这是青鸾佩,只要落儿戴了它,弱症就能缓解一二。”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