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说《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免费在线阅读

卿无邪

本文标签:

小说: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卿无邪 角色:沈清箫恒 简介:简介:男女主双穿越+种田经商+女强男强+甜宠无虐 沈清被退亲后,眼一眨一闭穿越到了古代饥荒年,成了个五岁小农女 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家里为了点生存资源争得面红脖子粗 有囤着千亿物资的系统背包在手,沈清表示很淡定 发家致富斗极品,那都不叫事 直到某一天,她在异世遇到了他 两人相视一笑,走了,干把大的去…… (主...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8 12:08:27

小说介绍

小说: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卿无邪 角色:沈清箫恒 简介:简介:男女主双穿越+种田经商+女强男强+甜宠无虐 沈清被退亲后,眼一眨一闭穿越到了古代饥荒年,成了个五岁小农女 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家里为了点生存资源争得面红脖子粗 有囤着千亿物资的系统背包在手,沈清表示很淡定 发家致富斗极品,那都不叫事 直到某一天,她在异世遇到了他 两人相视一笑,走了,干把大的去…… (主...

第1章

小说: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卿无邪 角色:沈清箫恒 简介:简介:男女主双穿越+种田经商+女强男强+甜宠无虐 沈清被退亲后,眼一眨一闭穿越到了古代饥荒年,成了个五岁小农女
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家里为了点生存资源争得面红脖子粗
有囤着千亿物资的系统背包在手,沈清表示很淡定
发家致富斗极品,那都不叫事
直到某一天,她在异世遇到了他
两人相视一笑,走了,干把大的去…… (主经商种田科举权谋,辅言情)

书评专区

覆汉:吕布可以死,但是他不该这样屈辱的死。 镜照万界:主角能起个正常人名吗? 一个顶流的诞生:主角过于弱智又太飘。当推土机文看,妹子又没意思。 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

《退亲后,我携千亿物资穿古代荒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三石麦子


粥什么味道都没有,寡淡得很。

沈清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许是病刚好,她也没什么胃口。

“二哥,你吃。”她把碗推到沈策跟前。

说完沈清一怔,她喊这小男孩‘二哥’竟如此顺口。

沈策皱起眉:“咋就吃这点?”

以往妹妹一碗粥还不够吃的。

毕竟一天就两顿,还都是稀的,哪怕妹妹胃口不大,但等到饭点也早饿了。

他还想着一会留半碗粥给妹妹呢。

沈清:“饱了。”

沈策见妹妹真吃不下了,想了想,把半碗粥先放一旁。

“那等你啥时候饿了,二哥再热热给你吃。”

沈清蹙了下眉。

沈策又去大木箱子里翻出一个油纸包,从里头掏出一块酥糖来,递到沈清嘴边:“啊……”

这包酥糖还是上月大哥带回来哄妹妹的,不过半斤重,他平日也不敢给妹妹多吃,每天只在妹妹饿的时候喂她一块,一块糖并不大,小妹一口就能吃一个,就这也仅剩下两块了。

沈清:“二……”哥吃。

她刚张口,话都没说完,沈策便把糖塞进了她的嘴里。

沈清:……

她抿了抿唇,只好咬了几下。

这酥糖是饴糖、细白糖、精面和芝麻做的,还挺好吃的。

沈策见状满足笑笑,又小心把最后一块酥糖包好。

沈清看着沈策的动作,心中喟叹一声,直接上前抢了油纸包拆开,在沈策诧异的目光下,拿起最后一块糖塞进沈策的嘴里。

沈策一时不察,被塞进来一块糖,他人还有点懵。

“二哥吃。”沈清认真道。

沈策顿时眼眶一红。

他咬着甜甜的糖,既心疼,又感动。

妹妹懂事了,知道疼他了。

倒不是以前妹妹不好,事实上妹妹一直很乖很听话,也很好哄,他说什么都听他的,这样强硬的给他吃东西,还是头一回。

“二哥喝,我饱了。”沈清又把炕桌上的半碗粥推给他。

“那哪成,你吃这么点,一会儿就该饿了。”

“二哥喝!”

“……”

两人争了半响,最终以沈策失败告终。

……

正屋东间。

沈老头、赵氏、沈娇娥和三房徐氏、沈蓉儿坐在炕上吃饭。

这间屋子是沈老头和赵氏住的,炕通着灶房,灶台生了火,屋里就会暖和了,所以家里人冬天都喜欢在这屋吃饭。

原本早前全家都在这屋吃的,但如今一家人吃饭还吃两样的,沈老头哪好意思把大房二房的都喊来。

沈娇娥容貌集合了沈老头和赵氏的优点,不仅皮肤白皙,还随了沈老头的大眼睛高鼻梁。

她穿着身桃红色土布袄裙,头上戴了朵红色绢花,年仅14岁,已出落得明艳动人,也难怪沈老头和赵氏都疼她。

沈娇娥有些没滋没味的啃着粗饼子,从桌上唯一一个小菜碟里夹了一片腌菜,心情烦躁道:“整天吃粗饼子喝寡粥,还只有一个饼,压根吃不饱。”

爹娘也太抠了,凭啥三嫂能吃俩饼,她只能吃一个?

家里又不是没粮食!

沈老头皮肤黝黑,脸上还生了许多深深的皱纹,看起来一脸苦相,想是年轻的时候没少吃苦受累。

他早饿得把一碗粥喝完了,此刻正拿着个烟袋抽着烟,吞云吐雾的,闻言好没气瞪了沈娇娥一眼:“还有饼子吃就不错了。”

沈老头是偏心没错,但乡下人到底看重香火,不代表他心里一点没有其他儿孙。

想到家里还有俩孙子每天只能喝稀粥,他心里总怪不是滋味的。

也难怪三孙子昨儿跟徐氏吵架说了那话,家里省吃俭用下来的,全填狗肚子里去了。

有东西吃还嫌这嫌那,小女儿这话若让大房二房听了去,得更加让人心生嫌隙了。

再则,他都没得吃呢!

赵氏正抱着沈蓉儿,给她喂饭,三岁的孩子已经可以吃点粗粮了,亲孙女她倒也知道疼,还把自个的饼分给孩子一半。

见沈大山不高兴了,赵氏笑着掰了一小块饼递给他:“他爹,你也吃,整天不吃干粮哪成。”

沈老头就爱吃赵氏这套,闻言心情又好了点,也没客气的接过来。

这每天饿得实在让他心浮气躁。

徐氏跟老三沈昌一般大,都是21岁,她姿色平平,个头瘦高,皮肤有点黑,倒是长了双勾人的丹凤眼,长脸高颧骨,看起来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她此刻穿着身绣着精致花纹的绿袄红裙,头上戴了个银钗,耳上戴了银耳环,手上还有个银镯子。

只是身子有些臃肿,她肚里的孩子约莫再三月余就能生了,早已显怀了。

徐氏眼珠子转了转,也递了块饼给沈老头:“爹,您也吃。”

这次沈老头却没接:“你吃你的。”

徐氏又把饼递给赵氏:“那娘,您吃。”

赵氏一副好婆婆的模样,嗔了她一眼:“让你吃你就吃,你这怀着身子,可不能饿着,也是委屈你了,谁让这年头闹了饥荒,让你大着肚子还吃不着好的。”

徐氏只好收回了手。

一旁沈娇娥翻了个白眼。

又是这样,就会装腔作势。

但沈娇娥可不敢跟三嫂呛声,她爹娘再疼她,可只要有关他三哥前程的事,她都要靠边站的。

三哥若想考中功名,还得徐氏爹指点一二,她爹娘怎肯为了她得罪三嫂。

徐氏没注意到沈娇娥的白眼,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会把小姑子放在眼里。

她装模作样锤下了腰,叹了口气道:“这还有个冬天要熬过去,来年还不知啥光景,万一再旱,太原可要乱起来了。爹,娘,依儿媳看,咱家可得多存点粮食以防万一,否则到时想要买粮都没地买了。”

沈老头默了下,才慢悠悠道:“如今外头粮食都啥价了,买啥买,再说真乱起来,那可不是有粮食就成。”

也是家里有存粮,他大儿子二孙子每月还能带四斗粮回来,沈老头还是有点底气的。

别看他大儿子二孙子出去能挣着粮食,这俩人一个庄稼老把式了,另一个像是有使不完的劲。

那马大老爷也不是什么老好人,家里的长工多是当牲口使的,换别人可受不了那份罪。

但若入得了马老爷的眼,那人也不吝啬。

要知道如今二斗粗粮外头都能卖得一两银了,马老爷确实够大方了。

不过沈老头心里还是有忧虑的,他就怕外头会乱。

如今外头已经开始乱了,县里有官兵镇压还好些,乡下地界,早就生出乱象了。

他们七里村要不是族人多,有大户主事,平日又派了人巡逻,哪还有这般安宁。

真乱起来,若只有零散流民还好对付,万一再有人造反,或来了山贼流寇,那才真是要人命。

沈老头自家有吃有喝,自然希望外头太平,否则他都一把老骨头了,到时还不是被人吃干抹净的份。

徐氏似犹豫了下,才说出目的:“爹,我昨儿听我爹说,我那大槐哥想要娶个填房,大槐哥家的条件你是知道的,不差吃不差喝的,就是命不好,我那堂嫂走得早,他一个人过日子实在不像样,爹,我想着,咱家的闺女嫁过去,总不会吃亏的。”

这话一出,赵氏和沈娇娥纷纷看向她。

沈老头耷拉着眼帘,并没有吭声,赵氏和沈娇娥却满眼算计。

那徐大槐算是徐氏的一个堂哥,条件可比沈家好不少,可徐大槐今年都三十好几了,三个儿女都快长大了,好人家的大姑娘谁会愿意嫁给他。

赵氏和沈娇娥自然不会觉得徐氏说的闺女,是指沈娇娥,她也没那个胆子。

但沈娇娥不行,那大房不还有个闺女呢吗?

赵氏忙问:“那他家娶媳妇,能给多少聘礼啊?”

徐氏笑道:“娘,大槐哥说了,这要是有大姑娘愿意嫁给他,他给出三石麦子,如今麦价都涨到八九两银子一石了,三石麦子都够置几亩地的,谁家娶媳妇能这么大方。”

其实沈大槐说的条件,可有四石麦子,但她爹还想从中收点媒钱,所以徐氏只说了三石麦子。

赵氏眼睛瞬间亮了,看向沈老头:“他爹,三石麦子不少了!来年昌儿去念书咱也能轻省点。”

这县里念书,往年束脩交二石麦子或二两银就行,可如今灾年,书院是要粮不要银,只是束脩减到一石麦了。

她儿子在书院吃饭一年还得交两石麦,纸墨书本钱一年也得花好几两,另还有要给先生的节礼和住宿钱,总得算下来,一年至少使出去三石麦和十余两银子,麦子若是换成其它粮食就更多了。

家里能多出三石麦,那来年她儿子念书就能省下大半费用了,家里吃喝也能宽裕点。

三个女人纷纷看向沈老头,等着老爷子发话。

沈老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小桃才多大啊,这嫁人是不是早了点?”

就跟赵氏一样,沈老头也没想过让小女儿嫁给一个鳏夫。

但大孙女今年才十一岁,这么小嫁了出去,还挑了这么个夫家,村里人的唾沫星子不得喷死他?

徐氏早就想好说辞了,忙说:“爹,咱让小桃嫁过去,那是让她去享福的啊!如今家里饭都吃不起,小桃若是嫁过去,我大槐哥还能短了她吃喝?再说咱家是有存粮,可这马上要到腊月了,来年我男人可还得念书呢,家里粮食哪够用的。”

她还等着他男人考个功名回来,好让她也跟她娘一样,当个秀才娘子呢。

可这家里的粮食她都算了,来年再供她男人念书,可就剩不下多少了,难不成来年她连这点干粮都吃不上了?

要知道如今她是怀着身子,这才顿顿有两个饼,偶尔还能开小灶。

等她肚子里的小崽子出来了,她还咋好意思比公婆吃得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