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洪绣龙恬

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洪绣龙恬

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洪绣龙恬

李小二

本文标签:

小说:残疾王爷恶毒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李小二 角色:洪绣龙恬 简介:女主洪绣,一个人前哭的十分可怜的小白兔,和传闻恶毒女完全不同,她想一步步挽回形象,却被一次次陷害,在掉了多次的坑中爬起来后悟出了道理,女人就要有自己长处,被人可怜是长处,有黑暗势力也是长处,当然了,野心勃勃更是长处狠心起来男主都不要,只想弑君 一个狠辣妇人怎么坐上王妃之位,怎么联合曾经的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现在却是表面残疾、...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9 12:01:35

小说介绍

小说:残疾王爷恶毒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李小二 角色:洪绣龙恬 简介:女主洪绣,一个人前哭的十分可怜的小白兔,和传闻恶毒女完全不同,她想一步步挽回形象,却被一次次陷害,在掉了多次的坑中爬起来后悟出了道理,女人就要有自己长处,被人可怜是长处,有黑暗势力也是长处,当然了,野心勃勃更是长处狠心起来男主都不要,只想弑君 一个狠辣妇人怎么坐上王妃之位,怎么联合曾经的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现在却是表面残疾、...

第1章

小说:残疾王爷恶毒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李小二 角色:洪绣龙恬 简介:女主洪绣,一个人前哭的十分可怜的小白兔,和传闻恶毒女完全不同,她想一步步挽回形象,却被一次次陷害,在掉了多次的坑中爬起来后悟出了道理,女人就要有自己长处,被人可怜是长处,有黑暗势力也是长处,当然了,野心勃勃更是长处
狠心起来男主都不要,只想弑君
一个狠辣妇人怎么坐上王妃之位,怎么联合曾经的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现在却是表面残疾、到处闲逛、无事可做的腹黑护短、有仇必报的王爷一起筹谋未来,怎么升级为唯一的皇后,怎么将世界掌握在自己手中?且看小白兔成长记…….

书评专区

恶魔篇章:盗贼这个设定,一大看点。 大侠给跪:往下又看了点,到画舫那果然是抄袭,**裸的抄袭滚开啊。 人在海贼颜值拉满:可以勉强看看的水平,不要整太多乱七八糟的就好,海贼文新书现在很少了鼓励一下给个4星 残疾王爷恶毒女

《残疾王爷恶毒女》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博得老太太同情


大家都回去后,洪源打算问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结果被杨姨娘堵了回去:

“孩子的衣裳都还是湿的,这么着急干嘛,又不是不让你问。”

翻了个白眼,扶着洪绣换衣服去了,洪源叹了口气,确实是着急了,也跟着过去了。

到了洪绣的院子,杨姨娘又吩咐芋头给洪绣煮碗姜汤驱驱寒,免得着凉了。

洪绣觉得姨娘像自己的母亲一样,以前还对她有点偏见,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姨娘,今日的事情多谢你。”

“一家人,不说这些。”

姨娘也很高兴,庶母嘛,孩子不讨厌你就很幸运了,至于其他的,她也不奢求。

洪绣很快换好了衣裳,又擦干了头发,兴许真的是有点着凉,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洪源看到这个场景有点心疼,女儿刚回来就这么折腾,杜府那些挨千刀的,不是圣上的面子他今天怎么也不会邀请他们来整这一出,简直晦气。

刚刚想问的话也不想问了,只想让洪绣好好休息,管他什么真相,就算是女儿推了又何妨,就是再捅一次姓杜的也没什么。

“今天你就先休息,别想那么多,晚饭的话为父让人给你送过来,你不用跑来跑去了。”

拉着杨姨娘就出去了,刚出院子,下人就来请:

“老爷,老太太请您过去。”

今天的事情估计老太太也听说了,洪源总是要去解释的,老太太对洪绣一直有偏见,洪源想:得多为绣绣说好话啊。

杨姨娘觉得自己也有必要跟去,老太太喜欢她这能哄人的嘴,她要是去说老太太一定听得进去。

这一路上夫妇俩都在组织语言,刚到老太太的院子,人还没见着,杨姨娘就嚎了起来:

“母亲哟,可太欺负人了,那杜府欺人太甚。”

老太太端坐在椅子上,看到她这幅模样,就知道今天这问话,又是她主导了。

“你慢慢说,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老太太满脸嫌弃,心里其实并不反感。

“母亲,我跟你说,就那杜府小姐,啧啧啧,您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全是她霍霍出来的。”

洪源刚走进来,就已经听到她在告状了,也不打断,拉了个椅子就坐下了,看来没自己什么事了。

“刚开席,我带着咱家绣绣去给她们敬酒,大家都十分客气,哎,偏她不是,说咱酒里有毒。”

老太太虽说年老了,不常在各府走动,但是对于杜家小姐也是有所耳闻,加上五年前的事情,也知道这位是个嘴巴不饶人的。

“当场咱绣绣就被委屈得要哭了,这还不算,那杜家夫人,逮着五年前的事情就要帮她女儿说我们绣绣,还好绣绣懂事,不跟她们计较,只说让她们用餐愉快。”

老太太微微点头,还好没给洪府丢人,自家的宴席,当场闹起来难堪。

姨娘看到老太太点头,又接着说: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哪知道,那杜小姐是个得寸进尺的,大家都在赏花,她跑去找绣绣麻烦,非拉着绣绣要她跪着道歉。”

这有点添油加醋了,洪源咳了一声,有点听不下去,好像也没听说让跪吧。

“那绣绣自然是不肯的,虽说是女子,膝下也是有黄金的,要跪也是跪咱家老祖宗啊。

绣绣没说话就要走,她反而不让,拽着绣绣就要动手。”

洪源换了换姿势,这么说好像也对。老太太对于外人肯定是向着自家人:

“那杜家动手打绣丫头了?”

“打了呀,抓着绣绣不让走呢,绣绣也不能任由她打,又怕还手会伤了人,对不起您的教导,就挣脱想离开,谁知她自己不小心掉水里了。”

老太太听了将信将疑,绣丫头还能记住她的教导?小时候那倔样儿。

“唉,可怜绣绣,怕出事,咱们洪府担责任,也不顾自己的安危,跳进去就救人啊,用光了力气,我们到的时候差点就抓不住她。

母亲,您说,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当时先赶到的都是女人,又都不会水,要不是老爷赶到,可怎么办啊。”

杨姨娘声泪俱下,一想确实有点后怕,以后还得好好教育才行,怎么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老太太叹了口气:

“绣丫头这次受苦了,怎么能轻易跳下水救人,实在莽撞。”

“可不是嘛,母亲,更过分的在后面,那杜家居然说是我们绣绣推的人,真是不识好人心,一家子的白眼狼,说我们串通大夫诬陷他们。

可怜的孩子,头都磕破了请求明查,人家的父亲母亲都在身边为她做主,我们绣绣母亲走得早,没人给她撑腰,她只有自己跪在地上,孤立无援,被人冤枉,无法辩驳。”

洪源听得都快流眼泪了,又觉得不对,怎么姨娘口中他好像不是绣丫头父亲一样,他不是在现场吗?

老太太也不知道是看到自己儿子掉眼泪还是杨姨娘说得太感人,也隐隐心疼起了那自己不喜欢的孙女。

“绣丫头现在如何?头磕破了有没有找大夫看看,落了水别着凉了。”

“绣绣说没事,不让找大夫,我让下人给她煮姜汤了,只是出来的时候看到孩子盖着被子在发抖,头也微微流血。”

杨姨娘看到老太太态度有点转变,又撒了些谎,反正这件事情老太太只知道个大概,小细节嘛,稍微扯一下也无妨。

洪源真是佩服,他在官场上也算是能瞎说,只是和母亲说话他一般不撒谎,要让他编谎话还真是无法说出口。

果然是术业有专攻,洪源又咳了一声,老太太才发现他还在。

“你平日里忙,也要多关心绣丫头,毕竟她是你的长女,她的伤你也该找个大夫,她说不找你就不找,留下疤痕以后怎么找夫家。”

“是,儿子知道了。”

“今日之事杜家实在过分,若不是圣上有意让两家缓和关系,咱们还不必看他脸色。”

“是,官场的事情儿子会处理好,母亲不必忧心。”

“我这有上好的创伤药,你让人给绣丫头带去,告诉她明日免了晨昏定省了,好好休息,以后遇事不要逞强,咱家不是没人!”

老太太十分生气,外人欺负到家里来了,还伤了家里人,真当洪府好说话。

杨姨娘看到老太太不悦,赶紧上前安慰,又是拍拍胸口让她消消气,又是夸她是定府神针,有她在谁都不能小瞧了洪府,把她哄得乐呵乐呵的。

洪源看到这个场景很是欣慰啊,家里女人少,如此和谐也不需要多娶了。

洪源顿时觉得一身轻松,这日子就这样也挺好。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