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完整版《赵九韶陈北淮》在哪里看?

完整版《赵九韶陈北淮》在哪里看?

完整版《赵九韶陈北淮》在哪里看?

一眼看尽长安花

本文标签:

小说:江山为我客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眼看尽长安花 角色:赵九韶陈北淮 简介:这是一个互相成就,互相成长的故事,如果说赵九韶是浸淫在权力场中的尊贵王爷,那么陈北淮就是被放逐的落魄太子 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相互碰撞,互相招惹,互相试探 “江山与我皆风流,一眼人间皆过客” 书评专区 天剑歌:恶心的书,恶心的作者 穿成画像:耽美,开篇主角当画像的那部分很新奇,后半段剧情就平庸了 步步为赢:dleer...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29 21:03:07

小说介绍

小说:江山为我客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眼看尽长安花 角色:赵九韶陈北淮 简介:这是一个互相成就,互相成长的故事,如果说赵九韶是浸淫在权力场中的尊贵王爷,那么陈北淮就是被放逐的落魄太子 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相互碰撞,互相招惹,互相试探 “江山与我皆风流,一眼人间皆过客” 书评专区 天剑歌:恶心的书,恶心的作者 穿成画像:耽美,开篇主角当画像的那部分很新奇,后半段剧情就平庸了 步步为赢:dleer...

第1章

小说:江山为我客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眼看尽长安花 角色:赵九韶陈北淮 简介:这是一个互相成就,互相成长的故事,如果说赵九韶是浸淫在权力场中的尊贵王爷,那么陈北淮就是被放逐的落魄太子
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相互碰撞,互相招惹,互相试探
“江山与我皆风流,一眼人间皆过客

书评专区

天剑歌:恶心的书,恶心的作者 穿成画像:耽美,开篇主角当画像的那部分很新奇,后半段剧情就平庸了 步步为赢:dleer连载书,足球,不太喜欢主角,书还是不错的,有时间看吧 江山为我客

《江山为我客》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草原王子


“赵九韶对你,可是关怀备至。”陶五一冷哼一声,转身出去煎药。

“你杵在这里做什么?”陈北淮好笑地看着照夜。

“主子说……说……”

陈北淮拿勺子搅了搅送过来的白粥,看着升腾起来的热气。

“说什么?”

“说你夜里劳累,让我来盯着你好好吃饭。”照夜耳根红了。

“你今年几岁?”陈北淮逗小孩似地看着他。

“我今年十八。”

“嗯?”

“十六……”照夜紧抿嘴唇。

“十六啊,习武之人耳目清明,我夜里劳累不劳累,你不是清楚吗?”陈北淮待白粥凉了些,放在桌上盯着他瞧。

照夜耳朵红透了,不只是耳朵,整张脸都是红的,眼神四处飞着,就是不敢看陈北淮,但陈北淮还是盯着他瞧,照夜慌忙间离开了帐篷。

“白露,进来。”

陈北淮尝了尝送过来的白粥和小菜,吃了几口便推到一旁。

白露想去收拾了,陈北淮拦了她,瞧她遮了一层面纱,便问她缘由。

“奴婢怕污了公子的眼睛。”

陈北淮扯了她的纱巾,随意地丢在一旁。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你遮挡住它留下来的痕迹,它会回到从前吗?”

“奴婢愚钝。”

“你是怕污了我的眼睛,还是怕污了你自己的心?”陈北淮看着白露脸上的伤疤,好像看到了自己。

“你这话是说给这丫头听,还是说给我?”陶五一端了药,没好气地放在桌子上。

药汁是黑苦的,陈北淮瞥了一眼,叹了口气,端过来闭着气一饮而尽。

舌尖还留着滋味,陈北淮不断吞咽津液,想要缓过那个苦味。

“人受了伤,若没有好好将养,一定会留下疤痕。被伤到的人并没有错,为什么要遮遮掩掩?”

“奴婢只是觉得……”

“你觉得疤痕丑陋,所以你要戴着面纱,你说怕脏了我的眼睛,其实是你自己不敢看它。”

“奴婢……奴婢……”

“我说了,你并非奴籍,我也不需要你做我的奴仆,你若是想跟着我,就要自己想明白,你是南晋的女儿,不是这额尔顿抢来的猪狗。”

白露低下了头,整个人身子佝偻着,仿佛要低到泥土里。

“我一定会带你走出去。”陈北淮随着陶五一走了出去,留给白露一道瘦削的背影。

“你为难那个丫头做什么?”陶五一摸着刀,偏头问他。

“想要活下去,一味地逃是最没用的,她如今接受不了自己,待风波过去后,她同样无法接受。此刻,逃出去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待逃出去,她日日夜夜想得都会是如今的境况,心力交瘁,到时寻死,你我都无法阻拦。”陈北淮眼睛朝前看,朝远处看。

“你会想吗?”陶五一停住了,看着陈北淮一步步向前走。

“我不会。”陈北淮坚定地说。

陶五一不说话了,快步跟上他。

有人圈了一块地,用帐子围了起来,在四周都设了席面,额尔顿人在中间表演骑术。

陈北淮走到席末找了个位子坐下,挨着陶五一。他瞧了瞧小桌上的糕饼,笑了笑。

“不宜多食。”陶五一看见陈北淮发亮的眸子,出声提醒。

陈北淮装没听见,捏了糕点去看这席面上坐的人。场子上转过一圈,陈北淮含笑看向了赵九韶,见那人一直盯着自己,陈北淮便把糕点放下,揉捏着右手手腕,有人躲开了眼神,陈北淮笑了。

“那中间坐的,是大王子,叫傲日格勒的。不出意外,未来可汗的位子便是他的。”陶五一凑近他说道。

“我原以为草原上的人都长得是好看的,这个大王子长得,我确实不敢恭维。”陈北淮端起茶杯,冲着陶五一笑。

“他的母亲,原该是那日松的妻子,但那日松该娶妻的时候去了北昭,再回来的时候,傲日格勒都长牙了。”

陶五一接着说:“他旁边坐的,是二王子,叫旭日,他和傲日格勒是一母所出,却向来不对付。”

“可他们长得这差的有点多吧,他们的母亲?”陈北淮支起下巴,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

那个叫旭日的草原儿郎却也盯住了他,嘴角带笑,陈北淮隔着远,看不见旭日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陈北淮没见过眼眶如此深邃的男子,不由得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长得确实好看吧,他们的母亲原是额尔敦十八部落最美的女子,但是生了其其格之后不久便死了。”陶五一看着陈北淮一个劲儿地盯着那位俊朗的二王子,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

“再下边那个,就是朝阳要嫁的四王子。”

陈北淮前倾身子,仔细端详。

“看模样,他跟赵九韶却是有点像。”

“是啊,一半中原人的血,一半额尔顿人的血。”陶五一也去看。

“他叫傲云,母亲是南晋人。”

陈北淮深吸一口气,将逐渐躁动不安的心又压了回去。

如今这旭日和傲云都没有妻子,姐姐嫁给傲云,不知道是皇帝的决断还是姐姐自己的选择,傲云有着外族的血,做可汗的可能性极小。这是南晋皇室的手段,还是姐姐想要敛其锋芒,明哲保身?

“你在想什么?”陶五一看着失神的陈北淮,出声问。

“这傲云,是个有福之人。”陈北淮含了口糕点,笑了出来。

“怎么不见三王子?”陈北淮顺着看下去。

“三王子是可汗和一北昭女子所生,许多年前,那女子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孩在雪地里遇了狼。”

陈北淮心下了然,还想去拿碟中的糕点,陶五一瞪了他一眼,将那碟子都撤了,让人换上了瓜果。

“这草原深处,哪里来的这些瓜果?”

“贵人给你的。”陶五一冷哼。

陈北淮剥了个柑橘,仔仔细细地挑着柑橘的白色经络,不时地瞟一眼那边坐着的赵九韶。

“果然是贵人。”陈北淮分了一半给陶五一。

陶五一看不懂他,看不懂他们。

“四王子是个聪慧之人。”陈北淮盯着中间骑马的人,一瓣瓣地往嘴里塞着橘子。

“他有我大吗?”陈北淮凑近陶五一,悄悄问。

“比你小一岁吧。”陶五一稍稍偏头。

“他如果死了,姐姐可以回临京吗?”陈北淮眯起眼来看那专注于马术的傲云。

“他如果死了,朝阳非但回不去,还要给别人当妾室。”

“回去吧。”陈北淮起身整理衣袖。

那日松将陶五一拦下了,陈北淮便自己往回走。

“九爷在那席面上,你不专注看九爷,剩下的人里,有比九爷好看的人?”不出陈北淮所料,后面是赵九韶跟上来了。

“多谢王爷的瓜果,失陪了,还请王爷见谅。”陈北淮加快了步伐,不愿再跟他废话。

赵九韶盯着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下烦闷,瞪了一眼跟过来的照夜。

白露将那遮挡疤痕的纱巾收起来了,陈北淮掀开帘子快步走进帐篷,将白露招到跟前来。

“我昨日教你的,你姑姑和姐姐可都知晓了?”

“是。”

“那……她们可愿意……”

“愿意的,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我们一直想为父亲报仇,若不是这样,恐怕……恐怕我们早就死在这里了。”白露呼吸急促了起来。

“你很聪明,活着,才能看到以后,事态瞬息万变,结局是什么样子,你我均能改变。”陈北淮摸了摸手上的银环,没有去转它。

“你可害怕?”陈北淮柔声问道。

白露目光坚定,摇了摇头。

“明日就是大婚了,我们也快离开这里了。”陈北淮摸了摸下巴,喃喃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